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双生有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8.仗势欺人

双生有恨 四月耳 2531 2019.06.28 19:53

  前方巡逻队长李栋斜眼看去,一看到那叫喊的人,眉头蓦地一皱。

  “队长,又是那个王丈生,平时仗着虞府没少干那仗势欺人的事,不知道这次又干什么缺德事儿,我们只当没听见,”李栋身后一个护卫面露厌恶,在他耳边小声地道。

  “不行,那虞家向来与大人交好,若大人知道这事定会怪罪我们,我们先把马车拦下看看再说。”李栋摇摇头,随后一摆手,一队护卫顿成扇形排开。

  “吁~”前方遭人阻拦,冷相知柳眉一蹙,赶紧停下马车。

  “不知各位大人为何阻我去路?”心急回家的她见人阻了去路,心生不快,不过她也知民不与官斗,心里再气恼,面上也丝毫不显。

  李栋很想说他也不知道,不过看身后的人已跑了过来,便没有开口。

  “你!你这人怎么回...事!”身后的人终于追了上来,累的上气不接下气,双手支着膝盖喘个不停。

  “我怎么了?”冷相知冷眼看他。

  这人一身小厮装扮,衣裳材质看上去倒像是有钱人家的下人,不过他身材瘦小,穿上去松松垮垮的,倒有些不伦不类。

  他又喘息了好半天待缓和一些,直起腰,昂着下巴向着冷相知命令道,“你!把车厢门打开!我要检查!”

  车厢内,听到这句话的那名女娃面色惨白,身子抖得厉害。

  冷相知眼神扫了一下车厢,冷言冷语的道,“里面只有一个傻子和一只鸡有什么好看的?”

  车厢内,玉空玦睁开眼眸,一瞬的朦胧瞬间清明起来,他眉梢微挑,眸中隐有笑意。

  忽的衣衫一紧,他视线下移,三个血红的大字触目惊心,双眸的笑意褪去倒漫上了一层薄薄的淡漠,在他脚下的女童颤抖不已,泪如雨下。

  她揪着他的衣衫,又指了指那三个字,嘴角边的血迹未干,竟是硬生生的把手指咬破,写下了“救救我”三个血字。

  见他不为所动,女童泪水流的更凶,却又不敢发出声响,生怕惊动外面的人,只能无声的磕头哀求。

  “若不打开让我看,你们就别想走出虞城。”王丈生见她竟不为所动,搬出了虞府。

  “小娃子,你就给他看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有巡逻队的人小声的劝告。

  “说了只有傻子和鸡,不开。”冷相知性子也被激了起来。

  “一品香”酒楼作为虞城最大的酒楼,虽未至饭点,可早已座无虚席。

  二楼靠窗处,有几个武夫正坐在一起喝酒谈笑,他们穿着同一款式的衣衫,前襟处皆有一个大大的“万”字。

  蹬蹬蹬!

  脚步声传来,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汉上了楼来,虎目四处扫视。

  “老二!这!”那几个武夫看到他后振臂高呼。

  被称为老二的童武咧嘴一笑向着那头走去。

  “怎得来这么晚?”一人向旁边靠了靠,给他倒了杯酒。

  “一些俗事耽搁了。”他坐下,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顿觉得全身一暖。

  几人有说有笑的谈着一些有的没的,忽然一人语调一抬,指向窗外。

  “看,又是那个王丈生,这次不知又是哪个人倒霉了。”

  几人向窗外看去,大街上一阵骚乱,围满了人。

  “看,那王丈生竟是在为难一个小少年。”

  “不过看那少年丝毫不惧,倒也硬气的很。”

  几人颇为赞赏。

  “他一个孩子面对那种无赖不懂忍退,吃亏的反而是自己。”注视着下方的热闹,童武倒了杯酒,再次一饮而尽,虎目隐有悲怆。

  几人一愣,坐在他边上的大汉一把勾住他的肩膀,“冲咱老二这横冲直撞的性子,竟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再干一杯。”

  “来!”

  几人大口的喝酒,看着下方街道上愈演愈烈的热闹。

  “小鬼,赶紧给我让开,否则伤了你可别怪我。”

  王丈生双目一瞪,面色也阴沉了下来,平时在外面,每个人看到他不是巴结奉承,就连一些官员都对他客气有礼,可如今竟让一个小鬼弄得自己下不来台,周围人眼里的嘲笑他皆看在眼里,那些人平时敢怒不敢言,可现如今都等着看他的笑话,这让他如何受得了。

  “凭什么你说看我就必须让你看。”冷相知一心着急回家,她完全可以让他看一眼省事,可不知为何,看着他那副嘴脸,冷相知就打心里厌恶,一时间性子倒拧了起来。

  阳光刺目透过廊上一角,射进冷相知的眸子,更显透彻坚毅。

  “好,你可别怪你爷爷。”王丈生冷笑一声,大手上前就向冷相知抓去,欲把她抓下马车。

  冷相知双眸一瞪,绳鞭绕成几圈攥在手里就要向他打去,不过还未打到,伸来的手就缩了回去。

  “行,我大度,不和一个孩子一般见识,”王丈生退后两步,眼睛转向窗帷,那里的窗口足以让他看清里面。

  黝黑的大手又向窗帷抓去,随着窗帷一角的掀开,他上前向里张望。

  “咯咯!”一阵鸡叫猛地想起,还没有等他看去,一只鸡受惊般跳到了窗口,扑棱着翅膀扇在他的脸上,鸡爪子毫不留情的在他脸上留下一道道疤痕。

  王丈生脸上一疼“哎呦哎呦”的惨叫两声,赶紧向后退,却一着急踩在了拖地的裤脚上,直接跌坐在地上,也顾不得起身,捂着脸不住的痛哼。

  “是谁让我的幺鸡受了惊?它名贵的很,这么一来怕是蛋都不会下了,你须赔偿二十两银子,若再是吓跑了它,可得陪百两银子。”

  一道慵懒不羁的声音紧随其后,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鸡抓花了别人的脸而有所自责,反而向受害人讨要赔偿。

  “你!你们,李队!”王丈生脸上火烧火燎的疼,他恨得咬牙切齿,话一转把目标投向李栋等人,可话还未出口,就被李栋惊叫着打断了。

  “哎!那边的贼人!竟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偷窃,哪里跑!”一直看热闹的李栋猛一转身,向着人群外一个角落高喊,“快,大伙随我捉拿贼人!”

  “是!”巡逻队声音整齐肃穆,紧接着一溜烟的功夫就跑没了踪影。

  王丈生捂着一只被鸡爪划破的眼,似忘了疼痛般,不可置信的愣在当地。

  “忘记说了,我家鸡今日刨了颗菲珞花,或许爪子上沾染了菲珞花汁,菲珞平日沾上倒是没什么,可遇血便会渗透其中,之后全身皮肤会流脓腐烂,你最好去瞧瞧。”

  车厢内的人不紧不慢又跟了一句。

  “菲珞?”起初王丈生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只是觉得名字有些耳熟,可忽然想起有一次自家小姐养了一颗那花,花瓣红白相间,花蕊呈绿色,煞是好看,可就这么一朵美丽的话却毒死了一个小丫鬟,死状惨烈。

  那花好像就叫菲珞!

  王丈生越想越怕,“你!你们别跑!给我等着!得罪了我甭想出虞城!”他撂下狠话后,便心急忙慌的捂着脸向着医馆跑去了。

  周围一群看热闹的大笑不已,对着冷相知偷偷的竖起了拇指,同时好奇车厢内那人是何方神圣。

  “哈哈哈!想不到那王丈生还有落荒而逃的一天,哈哈真是笑死了。”

  “一品香”楼上几个武夫已笑作一团,他们虽然并未跟王丈生有过过节,可早已看不惯他作威作福的样子,此时看见王丈生吃了瘪,也觉痛快。

  童武也是咧着嘴笑,可笑容刚起就凝固住了,他的瞳孔放大,捏着酒杯的手一个用力,杯盏破碎,酒水飞溅。

  “怎么了这是?”他这一举动让其他人大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