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双生有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1. 死里逃生

双生有恨 四月耳 2351 2019.07.01 20:11

  “快抓住他。”另外一对官兵呼啦着朝这头涌来,那领队的趴在地上怒指大汉的背影,刚说一句,便不住的咳嗽起来,只觉得身体里火烧火燎的疼,可见刚刚那一下劲头真不小。

  “一群酒囊饭袋。”不远处一个茶馆二楼,虞谬以手托腮,刚刚的一幕尽收眼底。

  “小姐,我们赶紧追吧。”王丈生眼看那人跑出了城,颇为着急。

  “急什么?任他再快可还带着一个拖油瓶呢,他跑不了!备马!”

  云越压越低,风起,呼啸不止,时不时的一个雷轰隆两声,一场大雨是越来越近。

  大汉虽然扛着一个麻袋,可他脚下却不慢,很快就把那些官兵抛在了后头。

  “小姐,您没事吧?”他放下麻袋,解开绳子,里面赫然是个女娃子,他将她抱出来。

  这二人便是虞缪要找的童武与米麓儿。

  她怀中还抱着收拾好的包裹,就是收拾这些细软耽误了时间,若知道虞府行动这么快,他便直接带着小姐出城了,此时的童武心中有些后悔。

  “我没事,我们逃出来了?”米麓儿四处瞅瞅,眼中盛满惊喜。

  “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刚刚那么一闹,虞府肯定知道了。”童武面容严肃,背起米麓儿向着远处跑去。

  天色越来越暗,黑云带着电闪雷鸣的气势压下,狂风呼啸,飞沙走石。

  “轰隆!”一个响雷在耳边炸响,米麓儿赶紧捂紧耳朵,童武眯着眼,心下有些着急,他逆风而行影响了他的速度。

  忽然他耳中一动,身后似有马蹄声传来。

  他向后看去,远处一道道黑影疾驰而来。

  “不好!”他面色一变,拿出了最快的速度,拼命地向前跑。

  “童武!是他们!他们追来了!”米麓儿自然也看到了,说话已带了哭腔。

  “小姐,不要怕,童武一定会保护你。”童武咬牙,脚下又快了几分。

  他四处看着,周围一片空旷,除了一条溪流,没有一个可隐藏的地方。

  很快,身后的人便追了上来,他背靠河流,一队人把他团团围住,不留一丝可让他逃脱的缝隙。

  为首的女子噙一抹笑,神情倨傲的仿似看蝼蚁一般,扬起脖,红唇一启一合,“拿下。”

  虞缪一声令下,二十多人下马一拥而上,童武虎目圆瞪,全身肌肉绷紧,趴在他背后的米麓儿眼中迷蒙,已有眼泪滑落。

  童武心下是焦急的,他大脑飞速转动,想着如何带着小姐逃脱这困境。

  正想着突觉面上一寒,一道亮光携着冰冷的杀机袭来,他脚下一滑,身子快速侧过,刀刃贴面而过,他那张饱经沧桑的脸印在光滑雪亮的刀面上,格外清晰。

  随着又一个响雷,豆大的雨点紧随其后的打了下来,紧接着转变成瓢泼大雨。

  雨越来越大,伴着电闪雷鸣,狂风骤雨,河岸边的大战,似已接近尾声。

  童武此时身上横七竖八的皆是刀伤,胸前有几处伤口皮肉外翻,血流如注恐怖至极。

  他虽然本身武功不弱,可面对十几人的围攻,身后又有米麓儿让他无法彻底展开手脚,一来二去很快就败下阵来。

  他节节后退,河水已淹至小腿,鲜红的血被雨水冲刷着晕染了河中一片。

  他不能再后退,否则一个不注意就会被湍急的河流卷走。

  “童武,你自己逃吧,不要管我了。”米麓儿全身颤抖,小脸泪水雨水交织,声若蚊蝇话刚出口便被雨声掩盖。

  “小姐,在这样我们都是死,你愿不愿和我赌一赌?”童武在一片刀影中寻找生机。

  “嗯!”米麓儿斩钉截铁。

  就在此时,突然背后一道亮光,伴着电闪雷鸣,夹带着死亡的气息向着米麓儿刺去。

  雨下得更大了,这一刻米麓儿只觉得时间都仿佛静止了,在她瞳孔中映着满是鲜血的手握住了那锋利的刀刃,刀尖深深的刺入了他的身体,胸前鲜血溅了她一身一脸。

  她的世界仿佛变成了一片绯红,一瞬间,她的耳中所有声音似乎都消失了。

  “哈哈!”虞谬笑容灿烂,她爱极了米麓儿那无助的可怜模样。

  “童。。武。。”米麓儿不可置信的看着发生的这一幕,脑中一片空白,风雨交加,在这寒气依旧的初春,浑身血液都仿佛被冻住了。

  她仿佛又看到了她的家人护着她死在了敌人刀下的场景,整个世界又仅剩了她一人。

  不要!她不要啊!

  “童武。。你不要丢下我啊。。”她呢喃着,祈祷着。

  “啊!”

  童武大吼一声,一股力气迸发,刀刃从中被他折断,一脚踢飞那人,大手一揽,把她紧紧拥在怀里,“小姐,我在,不要怕,屏住呼吸,接下来就看老天爷的了。”

  “快!快杀了他们!”虞谬似乎看透了童武的想法,面色一变,大喊。

  可她话还未说完,只听“噗通!”一声童武紧搂住米麓儿入了水,大雨滂沱,河水水位暴涨,水流湍急,很快两人就被河水冲走,没了踪影。

  “一群废物!还不赶紧给我去找!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虞谬大怒,目光森然间自显一脸煞气,一张漂亮的脸都似有着扭曲。

  暴雨来的快去得也快,很快暴雨转小雨,小雨淅淅沥沥没多会,天便放晴了。

  伴着泥土清香,太阳冲破乌云的桎梏,洒下万丈光辉。

  一条乡村小路,行人寥寥无几。

  这时有马蹄声传来,一老者架着马车由远而近徐徐驶来。

  “吁~小姐,前方岸边躺着两个人。”老者见前方河边蒲草丛中躺着人,勒停马车。

  “去看看。”车厢中传来一女人声音,温婉动听。

  老者下了车,上去检查,最后把孩子抱了回来。

  “这孩子还有呼吸,那个人怕是不行了。”

  老者叹息着摇了摇头。

  “把孩子抱进来吧。”

  一只纤细白嫩的柔荑掀起车帘,露出一角流彩暗花罗裙。

  老者小心的把孩子放在车厢里,“童武,不要。。丢下我,”只听昏迷中的孩子细若游丝的说了一句,那女子沉吟一下,又道,“穆伯,把那人也放上来吧。”

  老者点头应下,又走回去,就见他仅用一手就把那壮他两倍的大汉提了起来。

  同把他放进车厢,门帘放下,马车渐行渐远。

  “废物!给我继续找!滚!”

  虞缪听到下人的回禀,气的把房间的瓶瓶罐罐摔得稀碎,只因不止米麓儿、童武二人找寻不到,就连王丈生口中的那辆马车都寻不到,好似人间蒸发了一般。她怒火中烧,下人忙慌着脸从房间退出,生怕受到牵连。

  “小姐!人找到了!”那人刚刚走出房门,就见一个小厮跑了进去,声音满含喜悦。

  ....

  天色渐暗,刚刚的一场大雨使得路面泥泞,很不好走,一辆马车停在了一片小树林中,夜黑露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只能在此露宿,将就一晚了。

  “我们折回去,向北走不远距离,就是闵庄,我们再那歇息一晚。”玉空玦抗议,他不要在马车里过夜,怀中幺鸡咯咯叫着,似在与自家主子随声附和。

  可任他说个天翻地覆,奈何冷相知始终不理不睬,大声变无声,最后败下阵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