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双生有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3.荡然无存

双生有恨 四月耳 2309 2019.07.03 19:52

  “唔唔!”冷相知激烈的挣扎,她想要去救他们。

  可任她如何努力,玉空玦紧紧的抓住她,令她动不了分毫。

  “你去只是送死。”他语气平淡。

  她疯狂大喊,五脏六腑如撕裂般痛苦,可嘴巴被紧紧捂住,只能化成不甘痛苦的呜咽。

  “啊!”远方一声大叫,她猛地一震,停止了挣扎,不可置信的看着河对岸的那一幕,心跳都好像停止了一般。

  她的家人倒在了敌人的刀下,如风中柳絮,脆弱不堪。

  “畜生!”她嘶吼,口中的咒骂化成两个模糊不清的字,双手去扒捂住嘴巴的那只手,可她的力道始终有限。

  那边似乎有人注意到了这里,正抬头朝这边张望。

  “放...开!”她口齿不清的挣扎着,头发凌乱开来,护额掉落,露出额头的印记。

  忽的,额上月牙印记竟发出了一抹妖冶的红,就在此时,两个手指抹上额头,那红芒瞬间消失。

  “砰!”玉空玦抬手打晕冷相知,抱着她柔软的身体向马车走去。

  “幺鸡,回来了。”

  随着他的声音,母鸡咯咯两声拍打着翅膀又跑了回来。

  河岸边的几人看着他们远去。

  “老大,那人是谁?为什么上面要我们“鹰出五杰”做这么丢脸的事?”其中一人拿着长刀,不解的看着旁边的一个人。

  那人长刀入鞘,“管他呢,有钱拿就行,”他又看看倒地的三人,扔下一个钱袋,“谢谢你们的配合。”

  随着他的话语落地,刚刚的三人竟站起了身,一个长的与冷广岚一般无二的人颠颠钱袋,嘿嘿一笑,“谢谢大人,这钱真好赚,只是我们这面具怎么揭掉?”

  “热敷几分钟,自可脱落。”

  “哎哎,好,谢谢大人。”三人拿钱离开。

  另一人看着他们的背影,问,“老大,就这么放走他们?不像我们组织的作风啊?”

  “委托者特意强调不要杀他们,我们照做就行。”

  “好了,把村子烧了,然后回去复命。”

  冷相知做了一个梦,梦中她又回到了那个其乐融融的家,家人围坐一起有说有笑,日子简单舒适,可转眼天堂变成了人间地狱,他们向着她嘶吼让她快跑,可家人却相继倒在血泊之中。

  她惊坐起,才发现自己躺着车厢的软榻上,车子颠簸着不知向何处驶去。

  她怔愣着,忽然昨晚的一幕如潮水般涌来。

  “停车!我要回家!”她大吼,推开车门,可车门似乎从外面挡住了,任她又踢又打,车门依然紧紧关闭。

  “求求你,让我回家。。”无果,她颓废的坐下,靠着门,声泪俱下的哀求,刚刚堆满脸的仇恨化成了浓浓的悲戚。

  外面没有回应,只有咯咯的鸡叫声。

  她呆愣的坐着,一股风吹动车帷卷了进来,她抬眸看去,窗口不大,可却可容她钻出去,面上一抹疯狂,猛地屈膝朝外扑去,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就在她闭眼等着疼痛感传来,脚腕忽的一紧,她睁眼看去,玉空玦抓着她脚踝正挑眉看她。

  “放开我。”她踢腿。

  玉空玦一个翻转,把她放在地上,“怎么?想不开要自寻短见?”

  “我要回家!”她一字一句的道。

  “你回去除了送死还能做什么?”他环胸而立,居高临下的斜睨。

  “我要回去!”她泪眼婆娑,可眼神透着不容分说的坚定,不等他的回复,越过他跳上马车,马鞭一挥,就要出发。

  只是马鞭还未挥下便被他握住了,他看着她,目光平淡,“回去?能做什么?”

  “不用你管!”再次挥动马鞭,他的手纹丝不动,她怒目而视,“放开!”

  “不放。”

  两人对视良久,皆是毫不让步,冷相知咬紧嘴唇,眼神看向那只骨节分明的手,张口就要咬去。

  只是嘴巴还未到跟前,就被他镇定自若的捏住了脸颊,他笑,“小十三还真是狗性不改。”

  “我要回去,求求你。”她态度再次软了,痛哭不已,口中不住的哀求。

  “你不知道,你这一睡睡了三天,你们花枝村早就没了。”

  她一怔,“什么叫没了?”

  “花枝村所有村民被杀,那些人临走之前一把火烧了整个村子,只剩了一点残渣。”他语气淡然,眼眸如镜细细的观察冷相知的表情。

  “不。。不可能,”她木讷的摇头,猛地抬头看他,“你在骗我!你就是不想我回去!”

  “我娘亲,祖父,还有依依,他们都活着,之前看到的都是梦,他们一定还在家等我,我要回去。”她跳下马车,身体摇摇晃晃的向前走去,“我。。我不要坐马车了,走,我也要走回去。”

  就在她走出十步远的距离,衣襟忽然被揪住,她怔怔回头,他弯腰与她对视,看着她混混沌沌没有一点光彩的眼眸,微叹口气,清冷的眸子透出一抹无奈,“我带你回去,不过无论是什么样的结果,你都要接受,面对,然后与我去断云山。”

  他直起身,环胸而立,语气不容置疑,“你若不同意,我便直接打晕了你,抗走。”

  她呆滞的抬头看他,愣了一会,抬手抹掉冲出眼眶的泪水。

  “我答应。”

  花枝村那个曾经美好的小村,已成了灰烬,一场大火烧的什么都没有剩下。

  冷相知呆若木鸡的跌坐在地上,眼前呈现的一切都似假的,如此不真实。

  “哭吧。”

  玉空玦的话似乎开了道闸,一串笑声自她红唇溢出,接着笑声变哭声,哭声直冲天际,哭断衷肠令人动容。

  玉空玦自她身后负手而立,眉宇微皱,眸光深沉不知其所想。

  哭声忽然戛然而止,冷相知身子一软晕了过去。

  ...

  断云山脉坐落在王朝西北边,属于渝州境的范围,与虞城所在的渝凌境相隔三个州境。

  一辆马车缓缓驶过崇明城,到了处人烟稀少的林子。

  林子外围偶尔能碰到狩猎的队伍,越深入人越少,最后一个人影都不见了。

  凉风吹拂,树影婆娑,阳光透过浓密的枝叶缝隙斑驳洒落,倒更显林子静谧幽暗。

  又行进了一个时辰,越深入丛林越茂密,不止狩猎人,就连一些动物都看不到了。

  “嗷!”

  深处传来一声声狼嚎,震的丛林飞禽拍翅飞走,马喷着鼻息,不再往前走,不住的踩着蹄子,似很是焦躁不安。

  “十三,换位置。”车厢内一声慵懒得话,玉空玦弯腰推门而出,冷相知看都没看他,就钻进了车厢。

  车厢内幺鸡咯咯两声,钻进了冷相知怀里,瑟瑟发抖。

  玉空玦挥动马鞭,马车继续前行,没行多会,薄雾渐起,忽的又一声虎啸,声音似乎离他们很近。

  玉空玦丝毫不见慌乱,他从容的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半截手指骨,颜色乌黑却很光亮,他拿在嘴边吹响,声音细微绵长。

  吹罢,马车继续行驶,却再没有兽吼声传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