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双生有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4. 来者不善(下)

双生有恨 四月耳 2269 2019.06.14 20:09

  “你们干什么!”

  冷广岚气急,怒瞪门外站着的两个罪魁祸首,就是那两人踹坏了他家的门,随手抓了根棍子顺势就要打。

  “发生什么事了?”冷清姚听到声响,在围裙上擦拭着手,急忙的跑了出来。

  眼见自家父亲竟抡着棍子去打那两个一看就不好惹的大汉,口中惊呼着赶紧拦下。

  一看他们便来者不善,若是惹恼了他们,恐怕不能善了。

  左右邻里听到动静,纷纷跑出来向这边张望。

  “怎么回事?”老李头站在门口,手上拿着烟袋。

  “是不是他们得罪了什么人?”老李头的儿子猜测。

  “我过去看看,”老李头把烟袋插在腰间就要迈出门槛。

  他那儿子儿媳见状,赶紧把他拦下,“我的爹啊!你看他们凶神恶煞的,你去招惹他们做甚!”

  “快快快,进屋里去。”他儿把他推进了屋,儿媳赶紧关上院门,只留一条门缝,眯着眼向那边观望。

  在两个大汉虎视眈眈之下,冷清姚挡在冷广岚身前,壮着胆子问道,“不知两位是何人?闯入我家可是为何?”

  两个大汉看都未看他们,两双虎目向屋里张望,似想要进去寻找什么,可又好像在忌惮着什么。

  “我娘亲在问你们话,不懂礼数!”小相依也跑了出来,握着两个小拳头怒气冲冲。

  “依依。”冷清姚一惊,赶紧把她拉在自己身后。

  “臭小鬼,”其中一个大汉冷哼一声,似没有找到要找的人,眼神扫向他们,“左卿言在哪?”

  “我们不识你口中之人,你们怕是寻错了人家。”听到他口中之人,冷清姚一直紧绷的心松了下来,还好还好,既认错了人,好言好语请走就是。

  “放屁,这画像之人便是左卿言,你们村中人已经告知他就在此处,你们最好给我老实交代。”大汉面色沉了下来,拿出一卷画轴刷的展开,上面画着一俊雅男子,与冷泗奚一般无二。

  冷清姚眸光一沉,隐在衣袖下得柔荑紧紧握住,冷广岚眯着眼走到冷清姚身侧细细的看了看画像,浑浊的目光一变,似是想到了什么。

  当年,冷清姚在泗奚河畔救下了昏迷不醒的冷泗奚,醒来后,发现他记忆全无,天地之大又无处可去,便收留了他,跟了他们的姓,为了方便好记,便为他取名冷泗奚。

  难不成?

  两人暗中对视了一眼,皆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疑。

  “爹爹!”冷相依探出头,指着画像惊呼出声。

  她这两个字甫一出口,两个大汉瞬时迸发出了杀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冷相依。

  糟糕!冷清姚面色终是变了,本是想着矢口否认到底,可她到底把相依忘了,孩子天真哪会想那么多,可话已脱口,什么都来不及了。

  只是,看他们面色凶狠,定不是善茬,绝不能承认。

  “两位大人,画像之人确实与我家相公有相似之处,可相公名唤冷泗奚,村街邻里也都知晓,并非你们口中之人。”冷清姚故作镇定。

  “我看你们是活腻歪了。”一个大汉冷哼一声,伸出粗壮的胳膊,就向冷清姚抓去。

  “娘亲!”冷相依一向机敏,此时的她已知自己脱口的话带来了多大的麻烦,眼看那大汉极其凶恶的过来,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你干什么!”冷广岚一怒,手中棍子抡起,向着大汉的胳膊打去。

  “放肆—”一道慵懒至极的声音从院外响起,拉长着尾音,“你们真是无礼,毕竟是左大人的家人,客气一些。”

  听到声音那个大汉倏地停下攻势,他这一停正好被棍子打在手臂上,木棍发出沉闷的一声,断成两截,冷广岚目瞪口呆的看着仅剩半截的木棍。

  反观那大汉,他面色依旧,似棍子没有打在他身上一般,眉头皱都没皱,与另一大汉退至门外,恭顺的低下头让出了一条通道。

  他们身材魁梧,挡在门口便遮挡住了视线,这两人一侧身,这才看到门外竟站着一大队人马,各个身形彪悍,肃杀之气冲天。

  在他们前方落着一顶繁复宽大的轿子,一人走至前方掀起轿帘,一袭水墨白衣男子弯腰而出。

  男子身材颀长身如玉树,黑发随意的拢起披散在背,两鬓的几缕乌发随风飞扬,俊美的面容似中秋月,完美的无可挑剔,只是挂着一些不健康的白,嘴边漾着令人目眩的笑,如春风拂柳。

  长翘的浓睫之下一双瞳似月下深潭浓郁幽暗,又隐有一丝明灭不定的亮,遥不见底,令人无法看透他的想法,他缓缓踏来,灼热的日光似都被他隔绝开来,随着他的走近竟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一缕清凉。

  他行至门口,静静地负手而立,古井无波的眸子扫视而来,虽只着简单服饰,可站在那,却有傲睨万物,神秘莫测之感。

  “左夫人,”男子微微颔首,嘴角牵一抹笑,“在下玉空玦,与你家相公虽只有几面之缘,却也算的上是故人之交,你们不必害怕。”

  他的声音低沉迷离,似有着融化冬雪般的魔力,令冷家两人卸了防备,一直紧绷的身体松懈了下来。

  刚刚放松下来的冷清姚忽的一凛,这人好危险,虽然人是在笑,可眼中根本看不到任何笑意,就像没有感情,只是牵起了嘴角。

  奚哥,若你真是他们口中的左卿言,那你万不可回来啊。

  冷清姚在心底祈祷,自从这人出现,她便心绪难宁,一丝不好的预兆在心底盘桓。

  冷相依大大的眼眸中仍挂着泪水,玉空玦垂下眸,向她走去,冷清姚见状把她往自己身后带去,他始终噙着笑容,也不恼,只是绕过她的身侧弯下腰去,伸出手掌抚在相依的头顶,“乖孩子,不要怕,他们吓到你了,我代他们向你道歉。”

  冷相依怯生生的看着他,心里的害怕因那令人舒心的笑容也消散了不少,“你是好人,我父亲叫冷泗奚,不是你们口中的人,只是长得有点相似罢了,你可以与他们说说,让他们离开这里吗?”

  “不可以哦,”玉空玦挑眉淡然一笑,直起身环视四周,在几人视线之下,走到棋盘处坐下,“唔,等他回来待我确认过,若他不是我要找的人,我们便就此离去,还会备一份赔礼道歉的大礼。”

  随后他的眸光扫向冷广岚未解开的棋盘,随手拨动了一个棋子,解了此局。

  唇边笑意又盛一分。

  冷广岚看到,心中大悟,原来这么解,棋局并不复杂,甚至说不过一个障眼法,明明很简单的一步,却让人易往复杂的方向上思索。

  这老李头什么时候学会这招了,定有高人教导,否则凭他大字都不识的老家伙怎么会想出这么一招。

  冷广岚暗暗思付,殊不知那障眼法的一招却是从他那一直引以自傲的女婿那知晓的。

  哎呀!现在不是想这种事的时候,冷广岚一拍额头,又打起精神,仔细的戒备。

  时间一点点过去,此时已正午时分,阳光愈发毒辣,冷广岚三人早已大汗淋漓,可反观玉空玦手臂支在石桌之上,闭目养神,似睡着了般,脸上一滴汗都没有。

  忽的抚在额上的手指轻点了两下,好看的眸子睁开,唇角微扬。

  回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