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双生有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1.八十一寨

双生有恨 四月耳 2261 2019.08.05 23:44

  断云山山谷。

  六月寒见天已放晴,便拿了雨前收好的被褥重新晾晒。

  “好香,小六做好饭了?”

  正拍打着被面的六月寒歪头看去,自家师父鼻翼翕动,正眼神放光的看着自己。

  “嗯,等一下就可以吃了。”平静的面上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笑。

  “还好这里有小六,小十三学了一个月厨艺,结果连我都不如,比起学武,她厨艺方面的悟性还真不是差了一星半点。”

  玉空玦摇头叹息。

  “对了,晚上吃什么?”

  “红烧排骨,今日在林子正好碰到一只撞树上的野猪。”

  撞上树的野猪?那还真是死的冤了。

  玉空玦又嗅了嗅鼻子,嗯,真香。

  “师父,师妹呢?没与你一同回来吗?”

  往常出去,两人都是一道回来,可他扫视一周并没有师妹的影子,正问着,远远的便看到一个小身影缓缓的进了谷。

  “今日的红烧排骨,你小师妹怕是吃不下喽。”玉空玦向那头瞥了一眼,背着手回了屋。

  听不下?六月寒目送师父进了屋,凝眸看去,见冷相知神情木然一身是血,他心下了然。

  原来如此,那等会给师妹做些味淡的清粥。

  正想着,见她走进,六月寒迎上前,“师妹,你没事吧?”

  此时的冷相知要多狼狈便有多狼狈,被雨水与血水浸透的衣服湿答答的裹在身上,粘稠又恶臭。

  她恍惚间听到有人和她说话,她茫然看去,对上一双关切的眸子。

  是六月寒。

  他不是回去了吗?哦哦,对,他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来山谷呆上个把月,一年来四回,最近一年甚至都不回了,这样也好,省的逼她做饭了。

  这个师兄是个好的,她扬起一个笑。

  她自认为是个笑,可在六月寒看来,不过是嘴角一抽。

  看着她慢慢的回了自己房间,六月寒微叹一声。

  进了房,刚关上门,脚下一软,就直接跌在了地上,她倚着门,浑身的冷。

  她就那样呆坐着,直到敲门声传来。

  “师妹,我烧了热水,把脏衣服脱了,去洗个热水澡吧。”

  外面传来六月寒的声音。

  她猛然回神,这才发现自己全身是血,她惊慌着脱去外衣,看着他们如同瘟疫一般,开了门直接将衣服扔了出去。

  正等在外面的六月寒见冷相知开了门,还未说话,就看那身染了血的蓝衫直冲自己飞来。

  他伸手接过,又看冷相知一脸惊恐之色,心道,看来这衣服要不得了,明日再去城里新置一些衣服。

  她只着中衣的出来,雨后太阳散发着热度,可她却感觉不到温暖,身和心都冷,冷的刺骨。

  洗了热水澡,冷相知便昏昏沉沉的睡去了,这一睡直到傍晚都没醒,自然午饭和晚饭都是玉空玦与六月寒两个人吃的。

  晚上,冷相知做了噩梦。

  她梦到被她杀的那些人浑身是血,甚至有的人拖动着肠子张牙舞爪的向她扑来。

  而她自己却动弹不得,甚至眨一下眼睛都做不了。

  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越来越近。

  可场景忽的一转,她看到了爹娘,祖父,相依,他们四人笑着向她招手,她泪流满面的向他们跑去,扑进他们的怀里,可他们忽然变了模样,面目一点点腐烂,恶狠狠的对她说要为他们报仇。

  最后她于梦中惊醒,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冷汗浸湿了衣衫。

  睡意已无,冷相知出了房门,外面月亮高悬,似乎比往常都要亮。

  她缓步走到了湖边停下,看着湖面倒映的弯月,波光粼粼煞是好看。

  夜风轻拂,萤火飞舞,虫鸣蝉啼,听着,看着,她的心慢慢的安静下来,低头看去,一张靓丽的容颜映上水面。

  若是依依还活着,想必也是这个样子,只是少了眉心处的月牙印记。

  她抚上额头,那大片红色胎记在半年前就彻底消失了,只剩下额头上的月牙,不过她不喜欢,平日里也用护额掩盖。

  她看着水中的倒影,不知道看了多久,只是眸光越来越坚定。

  凌晨,天还未亮,薄雾蒙蒙,整个山谷都处在安静中。

  最里面的一间茅草屋,床上一人安然入睡,月光清辉洒落而入。

  床上之人,睡颜如玉,青丝如瀑披散,发梢垂落床沿。

  那样安静的脸,似笔墨勾画。

  一黑影携着月光而入,长剑出鞘,一抹寒光似流星一现,黑影飞身而至,长剑直直刺下。

  仍在睡梦中的人歪头一侧,剑尖刺入枕芯。

  “小十三,一大早就这么精神?”

  冷相知骑在他的身上,双手握着剑柄,神色平静。

  玉空玦睁开眸子,一晃而过的朦胧似带着漫天星辰。

  唇畔勾一抹笑,他看她,“为师可没教你上男人的床。”

  柳眉微不可察的一蹙,她翻身下床,背对他,长剑入鞘,歪头斜斜看他,“你不是说要铲除山贼窝吗?”

  玉空玦侧身而卧,“不急,从今日开始,我有新东西教你,否则可就是山贼除你了。”

  冷相知目光浮动,回身看他,“教什么?”

  修长的手指摩擦棱角分明的下颌,眉眼一弯,“唔,我又困了,睡醒再说。”

  冷相知冷哼一声,转身离开,出去后并未关门,甚至脚下一点,门开的更大。

  他微叹一声,太冷可真不好调教,他也懒得起身去关门,躺下再次闭眸入睡。

  。。。

  断云山共有山峰一百二十座高峰,位于渝州境,绵亘于崇明,花芳,青平三城之间,而在断云山便有着整整八十一个山寨。

  可这八十一个寨却在两年间接连被血洗,如今只剩下最后一个山寨。

  安山寨落于子鹜峰的一个半山腰,寨中山贼上百。

  可此时的他们却成了一具具尸体,触目惊心,一滩滩血迹散发着浓郁的血腥臭味。

  “不...不要杀我!我...我是无辜的,我是被那山贼头子虏来的。”

  一个打扮妖娆的女子瘫坐在地,她面色惨白,浑身颤抖的看着前面的少年,声泪俱下的求饶。

  整整三百五十人啊!他就像地府的阎魔无情的收割着一条条人命,一眨眼的功夫仅剩她一人。

  她多么希望自己可以晕过去,可她却无比的清醒。

  前面的少年手执长剑浑身是血,眼眸中有着无尽的杀意与疯狂。

  “呵呵呵,”一串低沉的笑声自喉间溢出,他缓缓的走进,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嘴边勾起一抹残忍的笑容。

  “好啊。”

  这两个字在她听来犹如天籁,嘴角的笑容刚刚绽放,眼前寒光一闪,一道血痕出现在她的脖颈上。

  嘴边的笑容僵住,瞳孔一点点涣散,身子抖了几下,最终软软的倒在地上,鲜红的血从如奔涌的小溪流淌而出。

  “朱三娘,安山寨三当家,我怎么可能放过。”

  长剑入鞘,转身离去。

举报

作者感言

四月耳

四月耳

考虑了好多天决定重写剧情,抱歉耽误了那么久时间。   在这里尤其要谢谢“作业给姐靠边站”和“迷糊爱银子”   非常感谢两位。

2019-08-05 23:4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