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双生有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5.不留,活口

双生有恨 四月耳 2205 2019.06.15 20:00

  “姚妹!”院外一道急切的声音响起,不多时,冷泗奚背着小相知急冲冲的跑进了院,见他们都安然无事,这才放下心来。

  他大老远的便看到门外站着一队人马,心中惊慌忙跑了回来。

  一直在他背上安然入睡的冷相知也被颠醒,她不知为何爹爹如此惊慌失措,这幅失态可是她第一次见到,揉揉惺忪的睡眸,茫然的朝前看去,这才明白爹爹为何如此惊慌。

  在看到他时,院外的大汉皆是紧绷了身子,一脸戒备的看着他,不过却无一人乱动,任由他跑进了院子。

  “奚哥!”

  “爹爹!”

  冷清姚与小相依同时出声,后者上前一把抱住冷泗奚的大腿,眼泪簌簌,“爹爹,你可回来了,我好害怕。”

  冷相知跳下背,到了冷清姚身旁,小手抓住她的衣衫,仰着头,小脸满是担忧,她揽过相知,抚上她的脸,“娘没事。”

  “依依乖,不要怕。”冷泗奚抱起小相依,搂在怀里安抚,看向冷广岚,轻道了声岳丈大人。

  看到他,冷广岚紧绷的心软了下来,点了点头。

  “左大人,别来无恙。”玉空玦起身,笑意盎然,温柔如春风拂面。

  “你是何人?”冷泗奚眉宇紧皱,放下冷相依挡在四人面前,戒备的看着眼前这长身而立的翩翩公子,不知为何在看到这人时,心头莫名一股恐惧盘桓。

  “咦?”玉空玦眉目上挑,打量许久后摇头失笑,“我们寻你许久,竟没想到你不止入了别家婿,甚至连我都忘却了,唉。”

  “你认错人了,还请离开。”冷泗奚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

  面对他毫不客气的驱逐,玉空玦毫不气恼,身形一动,他们一家人甚至来不及惊呼,他已如鬼魅般到了他的跟前,一把握住他的手腕,下一刻,眸中一抹恍然,敛了笑容,“原来如此,这倒省了我一番功夫。”

  “你做什么?”冷泗奚大惊,下意识的抽回手,可任他如何用力,握住他手腕的那只冰凉的手却纹丝不动。

  要知道他的蛮力向来大,就是在山中遇到猛兽,他也可以周旋一二并成功身退。

  可这男子看上去柔弱不堪,却想不到力气如此之大。

  “爹爹!”姐妹花被吓住了,哽着声音哭喊。

  “你放开奚哥,”冷清姚上前欲拉冷泗奚,冷广岚拿着半截棍子也顺势向着玉空玦打去。

  只是还未等他们碰到他的衣角,几个大汉上前紧紧的束缚住他们,还捂住口鼻不让他们叫喊。

  “姚妹!岳丈大人!”冷泗奚怒急,睚眦欲裂的瞪向玉空玦,“你放开我家人!”

  他口中喝着,右腿猛然扫向擒住他的玉空玦,速度迅疾,力量十足。

  面对他的攻势,玉空玦伸出一指,点在已到了眼前的小腿上,细听似有着骨裂声传出,冷泗奚闷哼一声,猛地停下了攻击,小腿蜷缩着不敢触地,痛的冷汗直流,却忍住没有叫出声。

  他强忍痛楚,哑着声音道,“我确实不认识你,更不是你口中的左大人,你真是认错了人,还请放过我的家人。”面对这情景,冷泗奚也没了一开始的强硬,眼中有了一丝乞求,面对家人的安危,他终是低下了头。

  “你好吵。”玉空玦对他浅浅一笑,话音方落,抬手一掌劈在他的脖颈上。

  冷泗奚眼前一黑软了下去,在晕倒之前他还努力的朝家人看去,一滴泪从眼角滑下滴在地上。

  我的妻儿!

  接触到他最后的目光,冷清姚发疯般的哭喊,挣扎。

  两个姐妹花哪里经历过这种事,早已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玉空玦把晕倒的冷泗奚交给身后一个大汉,抚了抚衣衫,走至两人跟前,“两个小家伙,我借用一下你们的爹爹。”言罢,双手拍拍她们的头顶。

  只是在掌心触碰到冷相知的头顶之时,他的笑容一滞,眸光飘忽不定,一向从容的神色有了一瞬的变化,只是很快便隐去。

  半晌笑容又起,手指点点她的额头,向着身后之人吩咐,“这小家伙一并带走。”

  “回府。”他转身缓步行去。

  大汉二话不说,一掌打晕挣扎的冷相知夹在腋下。

  “先生,剩下的三人?”

  “杀了,”他迈出院门,脚下未停,“连带整个村庄,算是给左大人的家属陪葬。”

  他的声音云淡风轻,似说着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

  夕阳隐入西山,彩霞也逐渐散去,零星的几个星子于苍穹之中若隐若现。

  一道人影脚踏崇山峻岭,看向远方。

  若是附近人知晓,竟有人爬上了此山崖必定惊掉下巴。

  此山名为万渊山峦,是邵阳小镇有名的险山,千峰万仞奇险无比,山峦一重皆一重,处处陡崖,又多有土质松软之处,稍不注意便会跌落悬崖,就连敏捷小巧的动物都不敢登上此峰。

  只是此人却不以为然,站立良久,迈开步子向着山下行去,巍峨的山峦在他脚下如履平地。

  只是迈出两步,便又停了,扭头看向南方,平淡无波的眼眸不含任何感情。

  好浓的血腥味。

  世间多杀戮,他嗟叹一声,并未理会,继续向下行去。

  只是刚走出十步之远,身形猛然一停,又看向南方,淡如水的眸子在那一刻有了变化。

  转身向那头行去,他迈的步子不大,却一步跨出了好远,一瞬间他的身影便消失于烟岚之中。

  起风了,狂风呼啸而过,刹那间,黄土飞扬。

  一男子出现在花枝村落的东头,下一瞬便到了村中心,他目光轻扫,地面之上一具具尸体散发着刺鼻的腥臭,死状惨不忍睹,每户人家都大敞着门,向里望去竟还有死尸,甚至还有不过一两岁的婴孩。

  他似看惯了生死,不以为意,收回目光举步朝一户人家中走去,临近时,他步履变缓,身体都有些微微颤抖。

  他走至门外,看着那三具尸体,一老人、一妇女还有一女娃,每个人的脖子上都有一道深深的勒痕,不,确切的说,是两具,因为那女娃还有气息,虽然弱的几乎不见。

  她被护在老人与妇女的身下,或许在死前,他们仍一心想要保护于她。

  男子轻手轻脚的将其抱起,脸蹭着女娃额头,眸光轻柔眷恋,似有着无尽的诉说。

  他抱着女娃离去了。

  天,已彻底黑了,狂风不止,呼啸间似有着一声声凄厉的声音从花枝小村传出。

  几日,整个邵阳小镇都在传着那么令人震惊悲恸的一件事。

  花枝小村整个村落被屠,三百九十余人全部遇难,无一人生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