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双生有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3. 来者不善(上)

双生有恨 四月耳 2091 2019.06.13 20:00

  傍晚时分。

  冷泗奚一家像往常一样,其乐融融的吃着饭。

  “依依,慢点吃,没人和你抢。”冷清姚看冷相依快速的扒着饭,柳眉轻蹙。

  把碗里的米饭连带肉一起吞下去,冷相依抹抹嘴巴,“我吃饱了,我和大胖他们约好要去岸边捉青蛙,相知我们一起去吧。”

  冷相依坐在凳子上,两只胳膊支在凳子边,不停的晃着身子,看向一边细嚼慢咽的冷相知。

  听到她的话,冷相知吃饭的动作一滞,而后摇摇头,“我,我就不去了。”

  “相知,你放心,大胖他们不会再嘲笑你了,若他们还敢嘲笑,我就继续打他们。”冷相依显然看穿了她拒绝的原因,口中说着还举起了小拳头。

  两夫妇对视一眼,皆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那抹心疼。

  五年前,冷相知哭着回来,跟在她后面的相依身上满是泥垢与伤痕,两人细问过后,才知道,原来是大胖他们嘲笑相知,相依为了保护她,和他们扭打了起来。

  从那时候起,那额头的胎记,第一次让她心中产生了自卑。

  “哼,要是再让我知道他们嘲笑你,我直接去老李头他们家算账去。”冷广岚怒哼了一声,想起上次,他依然气不打一处来,若不是女儿女婿都拦着,他非去老李头家揍那小胖子一顿。

  “祖父,到时候我与你一道去。”冷相依不不甘落后。

  冷相知心里一甜,浅浅一笑,连连摇头,“谢谢祖父,大胖他们没有再嘲笑我了,我只是今天太累了。”

  虽然没有嘲笑,可也会远远的躲开,从不曾主动与自己玩耍,只是偶尔叫相依玩儿时,不情愿的连带着自己罢了。

  心里的话并未说出口。

  冷相依又劝了几句,不过终是拗不过她,大胖几人已在门外催促,便和冷清姚说了一声,跑出去了。

  “注意安全啊!天黑之前必须回来!”冷清姚大声的嘱咐。

  “知道了。”

  冷相依已出了家门,只有声音传了过来。

  “知儿,明日你与父亲一同去市集吧,买两匹布回来,我为你们缝制新衣。”

  冷清姚给小相知的碗里夹了块肉,话锋一转,轻声说着。

  “娘,我,我不想去。”她的声音细小如蚊蝇。

  “这若是相依,可要满心欢喜了,你只去过一次镇子吧?放心,娘给你准备了这个。”

  冷清姚虽是心疼,可面上不显,在冷相知好奇的注视下,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个大大的花环,环上鲜花娇嫩,芬芳馥郁,显然是今日刚做好的。

  看到花环,冷相知眸光一亮,还未说话,便被冷清姚戴在额上,大大的花瓣正好遮挡住了整个额头的胎记。

  “真漂亮。”冷清姚笑看,不住地点头。

  一边的冷广岚、冷泗奚二人口中也是不住地赞美。

  “我外孙本就生的漂亮,戴上这花环更是娇艳无比,我敢保证整个虞城都找不到比我外孙好看的。”冷广岚竖起拇指大声称赞。

  冷相知终不过是十岁孩子,听到他们的赞扬,马上放下碗筷,跑到屋外的水桶之上,看向里面的倒影。

  倒影之人水灵秀气,芙蓉如面,朱唇皓齿,一双灿若星辰的眼眸有着惊喜,额上一个由花瓣编织的花环,更是衬的她娇美如花。

  “娘,这花环好漂亮啊。”冷相知兴冲冲的跑进里屋,一把抱住冷清姚的腰,抬着头,眸光闪烁。

  “这花环哪比得上我外孙,”没等冷清姚说话,冷广岚便插了一句。

  “那好,明日一早,我便带着知儿去市集转转,正好把前两日晒好的兔皮卖掉。”冷泗奚笑道,看到冷相知的笑容,他心里也高兴地很。

  第二日一早,待吃了早饭,冷泗奚便带着冷相知出了门。

  冷相依在得知今日去镇上高兴地要跳了脚,刚要跟在他们屁股后面一道出门,便被冷清姚揪住了衣领。

  只道前两日在学堂时她没完成先生交代的功课,今日便罚她在家好好念书。

  冷相依平日虽顽劣,可从不顶撞冷清姚,于是只得作罢,二人便在她羡慕的目光下向着邵阳小镇出发了。

  小镇不远,可也要行半个时辰,冷相知戴着花环被冷泗奚牵着,这花环是冷清姚一大早新做的,昨日那个花瓣已经蔫了。

  暖风袭过,花瓣飘扬,一路上,不少人将目光投注在她身上,只不过不再是嫌恶的眼神。

  这一半日,冷相知兴高采烈的穿梭在集市上,跟着冷泗奚卖了兔皮,又买了两匹粉嫩的布料,兜兜转转直到快晌午时分才从镇上往家赶。

  冷相知手抱布匹趴在冷泗奚的背后,额头上的花蔫了已取了下来,被冷泗奚捏在手中。

  不多时,背后传来匀称的呼吸声,冷泗奚微喘着粗气,微微一笑,这大半日怕是玩累了,他眸光温柔,这几日再多打些猎换了钱,一家人到镇上好好玩乐一次。

  可他不知,如此简单的一个想法,却变成了永不能实现的奢望。

  家中,冷广岚躲在荫凉下聚精会神的看着石桌上摆放的象棋,满是皱纹的脸都紧皱在一起。

  那是他与老李头下得棋,不过下到此处,冷广岚便被难住了,因为快到晌午了,老李头得意洋洋的回了家,说给他半日时间思考,等晚些再过来。

  这把冷广岚气的不轻,下决心一定解了此局。

  “娘,我表现的好点,下个集市,让爹带我同去吧,好不好?”屋里,正在帮忙洗菜的小相依看着灶台边忙乎的冷清姚,小声的询问。

  冷清姚未回头,在灶口点了火,向里面添着柴,“好啊,只要你这几天好好完成先生布置的功课,我便同意你去。”

  “那说好了,可不许反悔。”

  “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不过,可不许想着让相知帮你作弊,必定自己完成。”

  心里的如意算盘被冷清姚一口道破,冷相依吐了吐舌,“那我让相知教我,她讲的可比先生通俗易懂的多。”

  “好,”冷清姚一笑。

  门外突然响起了重重的敲门声,可还未等冷广岚起身去开门,紧闭的木门便被人粗鲁的一脚踹开。

  木门砰地一声断成两半掉在地上,可见那一脚的力气多么的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