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双生有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8. 树林暗涌

双生有恨 四月耳 2307 2019.07.08 20:00

  虞城位于渝凌境最南边,出了虞城往南便是泷鹿境。

  傍晚时分,漫天红霞不断变换着形状,尤其壮观。

  一片树林中,魏展炎大口的喘着粗气,肩膀上一道深深的刀伤,伤口见骨,鲜血顺着手臂流在已被血染透的长剑上,顺着剑尖滴在地上。

  地面上横躺着十多具尸体,有自家的护卫也有对方的人。

  鲜血、碎肉、残肢,触目惊心,血腥味浓郁的化不开,在这丛林间弥漫。

  他被十个护卫保护在中间,周围都是杀气腾腾的黑衣人,而他则是紧张的贴在一辆马车前面,里面有他们的小主子,绝对不能让那些黑衣人伤害他们。

  马车另一侧同样有一个中年人被护卫保护在中间,背贴马车手拿长剑,谨慎的扫视四周,他名为范樱,与魏展炎一起受老爷的临终嘱托,保护小主人。

  车厢内一个少年把一个四五岁大的幼童护在身后,一双干净明亮的眼眸透过车窗薄纱看向外面。

  “偲过哥哥,我们是不是都要死在这里了?”幼童抖着身体,圆滚滚的眼睛透着无尽的惶恐不安。

  感觉到男娃的害怕,名为偲过的少年眸子半眯,森寒的杀机涌动,“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他转过身子,刚刚的杀机瞬间散去,温柔的看着男娃,“枫儿相信偲过哥哥吗?”

  “我信的!”幼童忙不迭的点头,虽然还是忍不住的颤栗,可他的眸子已多了一些坚定。

  偲过哥哥很厉害,带着他逃亡了两年,遇到的危险数不胜数,可都化险为夷,这次一定也会顺利脱落。

  他心里这么相信着。

  少年摸了摸男娃的头,一双好看的眸子扫向窗外,本以为这次可以顺利到羽城,没想到竟会被敌人发现。

  这次行动很隐蔽,他们特地挑偏僻的路走,为何还是被发现?

  难不成有?

  他的眸倏的一眯,眸光飘浮不定。

  难不成这里有对方的内应?

  他回想以前的种种,可没有丝毫的头绪。

  不行,现在最主要的是先脱困。

  他甩去杂七杂八的想法,眸子再次飘向车外。

  可恶!为何他们还不派人来,自己明明提前与他们联络过了。

  他眉头紧蹙,眼眸投向外面,窗纱后的那道伟岸身影是他们最坚强的护盾,可现已摇摇晃晃好似随时都能倒下去。

  看得出来此时的他不过是强弩之末罢了。

  怕过不了多长时间,魏展炎便要顶不住了,他若是死了,想必范樱也坚持不了多久,在那之前必须想出逃跑的法子。

  “你们是谁派来的?我出双倍赏金给你们。”

  魏展炎红着一双眼,力气一点点流失,他强撑着,心中不断告诫自己,绝对不能倒下去,嘴上与他们周旋,心中焦急如焚的想着可以逃脱的方法。

  “不用拖延时间,你只要把车里的孩子给我们,我便饶你们一命,”为首的黑衣人冷冷的回答,握剑的手也是往下滴着血,看来他也受了不轻的伤。

  “不可能!”魏展炎冷冷的回答。

  “展炎!不必跟他们浪费唇舌,咱们就是鱼死网破也要保护小主子安然脱困!”范樱杀红了眼,口上恨恨的道,他身上同样有着几道伤口,拿剑的手都微微颤抖。

  “他们是“死门”的人。”车厢内,苻偲过声音低沉。

  为首之人面色一沉,没想到竟会被看破身份,不过无所谓!

  “死门?”魏展炎心中一凛,忽的仰头大笑,笑声无比凄凉,笑罢,面上一抹嘲讽,“想不到他们竟会派第二杀手组织来对付一个小孩子,还真是恬不知耻。”

  在他身旁的一个护卫手握长刀,悄悄的对他道:“魏大人,一会我们兄弟几个想办法牵制住他们,你与范大人带着小主子赶紧逃。”

  魏展炎凄苦一笑,他如何不想逃命,可早在之前对方就将马匹砍翻在地,现在又将他们围的水泄不通,摆明了不放过一个。

  红霞消散,在这天色渐暗的时候起了风,血腥味更加弥漫。

  风越来越大,卷着尘土飘过,模糊了他们的身影,大风更添几分紧张的氛围,众人屏住呼吸,握着兵器的手紧了紧。

  不知何人咽了一口唾沫,咕噜声在这剑拔弩张之际尤其清楚。

  那再正常不过的口水声此时就像爆发战斗的导火索,一点即着。

  “杀了他。”终于,为首之人大手一挥,周围的杀手或拿长剑或拿大刀向着他们杀去。

  “拼了!”一个护卫大吼一声迎上前去,手中长刀烁烁,泛着冷芒向着一个黑衣人劈去。

  “锵!”一声,两个兵刃撞击在一起,擦着火光,给这暗下来的天色添了一抹亮光。

  双方战在一起,刀光剑影下,又是一具具尸体倒下。

  魏展炎怒吼一声,竟是徒手捏住向他攻来的一把长刀,手上青筋爆突,大力之下,手上刀刃从中折断,手腕一旋,半截长刀划着那人的脖颈而过,血流如注。

  那人捂着脖子后腿了几步,瞪大了眼珠似不能接受自己将死的命运。

  魏展炎一脚将他踹翻在地,那人眼神涣散,瞳孔扩张,终是咽了气。

  忽然耳边一阵呼啸夹着凌厉无匹的劲风当头而来,他未做多余的思考,身体的战斗本能已让他做出最快的反应,侧头,提剑,两手握住剑柄于头顶一横,恰好挡住袭来的长刀。

  只觉双臂一沉似被巨石击中,腿上一软单膝跪在地上,不过好在他咬牙坚持住了,刀刃只是在他肩膀又留下一小道伤口。

  “大人!”周围还在拼死抵抗的大汉口中嘶吼一声,奈何自己被牵制住,根本抽不了身去解救魏展炎。

  “老魏坚持住!”马车的另一侧,范樱一剑杀掉一人,焦急的吼道,他看不到对面的情况,可听声音似乎老伙计陷入了危急时刻,他想要飞身去救,却脱不开身,铮一声,长剑再次抵住另一黑衣人的攻击,心下不由得更加焦急。

  “死吧!”

  为首之人冷哼一声,眼神无情乘胜追击。

  脚下一点,身体凌空而起,手中长刀在空中划着一道完美的弧度,而后重重的朝着魏展炎挥劈而下。

  就在这紧要关头,两道亮白夹带着疾风凌空而来,一个朝黑衣人的面门而来,一个射向他的手腕。

  他瞳孔一缩,再提气,腰身一扭,向后翻转,两道亮白险险的擦着他的身体而过,重重的打在树干上。

  他定睛看去,竟是两把飞镖,深深的插入树内。

  躲过一劫的魏展炎大口的喘着粗气,冷汗直流。

  “谁?滚出来!”为首黑衣人声音一沉,双眼阴翳的扫视四周。

  突然眼前一花,还未看见来人,一道黑影伴着沁鼻的香味,瞬间到了他的面前,紧接着下巴便被狠狠的踢中,身子不受控制的朝一侧摔去。

  那道身影如羽毛一般,在空中一个翻身,优雅的落在马车顶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