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双生有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7. 月静人安

双生有恨 四月耳 2240 2019.07.17 22:18

  夜,如期而至。

  皓月当空,群星璀璨,浔邺站在溪畔,兜帽被晚风吹落披在肩上,墨发在夜空中肆意飞舞,发丝染上了点点月白,他一身黑衣,一头墨发,静静站立,若不是月光勾勒的轮廓,他整个人都会融进黑暗里。

  遥望忽明忽暗的繁星,深邃的眸子笼上一抹茫然。

  是什么?

  那样纯粹干净的目光,望着他,浅浅的道着“我会在这里乖乖的等你回来”。

  那一刻,他心底被触动了,可那触动是什么?

  他不知道,只觉得心疼。

  她是除了宫主外,第二个让他觉得心疼的人。

  他帮她,不过是因为她有着与自己类似的经历,那时候在他绝望的时候,希望有那么一个人可以帮帮他,然后宫主出现了。

  在命悬一线之际她出手救了他。

  所以他无法对她坐视不管,因为他觉得她需要帮助,就像那时候的他一样。

  也不希望她往后的日子无依无靠。

  他想得入神,不曾知道,不远处的窗前,同样有一双眸在安静的看着他。

  浔邺。

  “不要!不要离开枫儿!枫儿会很乖!你们不要走!”

  一声哭喊拉回了她的思绪,床上的幼童仍在睡梦中,可泪水早已奔涌而出。

  张着双臂似要抓住什么。

  苡归赶紧上前,抱住他,在他耳边轻轻哄着,“不要怕,只是噩梦,乖,不要怕。”

  她的话似有魔力一般,幼童渐渐止了哭声。

  身后脚步声响起,是浔邺,他听到了哭声。

  苡归看幼童渐渐平复下来,回头蠕动了下嘴唇,无声的道了“噩梦”两个字。

  刚扭回头,发现幼童正愣愣的看着她。

  “怎么了?”

  “发生什么事了?”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努婆与老头也听到了动静,几乎是同一时间踏进了门。

  浔邺点燃了油灯,顿时灯光驱散了满屋的黑暗。

  “你没事吧?”她轻声询问。

  幼童看着一屋子的人,有些害怕,这里有见过的,也有没见过的,可除了那个戴面具的看不清表情之外,其余人都是一脸关切的看着自己,那神情做不了假,小脸不由得一皱,眼泪大滴大滴的往下掉。

  他抽泣一声,“我没事。”声音小小的。

  “没事就好,肚子饿了吧?婆婆去给你做饭。”努婆松了口气,转身出去准备食物了。

  老头嘿嘿一笑,道,“小家伙,以后你就在这里住下,我们都会陪着你的。”

  幼童抹抹眼泪,哽咽的道谢,“谢谢爷爷。”

  “明天你就会发现这里很多爷爷,老头子冥岚,你以后可以叫我冥爷爷。”老头上前拍了拍幼童的头,哈哈一笑,随后一点苡归的额头道,“你与他一样。”

  苡归立马乖乖的叫了声“冥爷爷”。

  “小家伙,你叫什么?”

  “我叫枫叶。”

  “枫叶,这个名字好,小枫叶,你跟冥爷爷说说,与你一直在一起的那四个人呢?”

  冥岚低声询问,仔细的观察幼童的表情。

  “他们为了保护我,都死了。”幼童哇一声哭了出来,哭的伤心。

  苡归心中一揪,手上抱得更紧,聊脸颊紧紧贴在他的额头,却不知道如何安慰。

  “那女子很厉害,怎么会死?”冥岚接着问。

  “突然出…出现了好多人,他…们都好凶,魏叔叔他们打不过,偲过哥…哥哥带着我逃…跑,然…然后被人推下了…河。”幼童泣不成声。

  “后来呢?”

  “后…后来,范叔叔赶到,说只剩下他一个人了…然后来了坏…人,范叔叔说不能保护我了,就让我趴…在木头上,看…看天命。”

  “你亲眼看到他们死了?”一直未开口说话的浔邺,突然问了一句。

  枫叶一愣,摇了摇头,“没,没有。”

  浔邺道,“那你就不要给他们下死亡定论,我看他们不像那么容易死的人。”

  枫叶黑宝石般的大眼一亮,猛地抹掉眼泪,“真的吗?”

  话刚问出口,又想到被河水冲走的苻偲过,又哭了起来,“可是…偲过哥哥他被水冲走了…哇!”

  冥岚安慰道,“你看你不也被我们救了吗?你的偲过哥哥也会逢凶化吉的。”

  “真的吗?”

  “没错,你就在这里等着,说不定哪天他们就来接你了。”

  “那…那我去找他们。”

  “你刚走,他们就找来了怎么办?所以啊,你就在这乖乖的等着他们。”

  “嗯!枫儿在这等魏叔叔,范叔叔,偲过哥哥和出云姐姐来接我。”

  “真是好孩子。”冥岚刮了刮枫叶红红的鼻头,还好孩子年纪还小,正是好哄的年纪,总算是把他哄好了。

  “饭好了,来,先吃点饭。”努婆端着食物走了进来。

  一个眼神看来,冥岚立马接收,搬来椅子放在床头,苡归退到一边,努婆把饭放在椅子上,左手端起粥碗,用勺子擓了一勺粥轻轻的吹了吹,送至枫叶的嘴边。

  “先喝点粥,小心烫。”

  “谢谢婆婆。”

  浔邺与冥岚退了出去,刚到门口,就看外面站满了人,都是关心的朝里张望,不过他们没有进去,怕吓着孩子。

  见浔邺与冥岚走出来,赶紧围了,询问情况。

  冥岚口上说着没事,挥挥手,让众人散了。

  吃了饭,枫叶便又沉沉的睡着了,防止他再做噩梦,苡归牵着他的手睡在了旁边。

  努婆轻轻的掩上门,等在外面的二人看来。

  她小声地道,“都睡了。”

  “这也算是稳下来了,你什么时候动身?”两人看向浔邺。

  还未等他开口回答,远处半空中一抹青色极速掠来,三人同时抬头看去。

  是一只青色的小鸟,尖喙上叼着一个信封,一眨眼的功夫,已到了三人跟前。

  “是宫主的青鸟。”努婆与冥岚异口同声。

  浔邺眸光微动,伸手接过信封,刚刚入手,青色的小鸟化成缕缕清烟消散一空。

  那不过是她以法术幻化而成的。

  浔邺展开信封,眸光渐渐凝重。

  “可是有什么事?”

  “宫主去了幽碧渊。”把信叠好,放进袖子里才开口回答。

  “宫主去那个地方做什么?”冥岚脱口问道。

  努婆白了他一眼,“宫主的事哪是我们能够知道的,那个地方虽然是大凶之地,不过对宫主来说不值一提。”

  “我不过是好奇。”冥岚灰溜溜的摸了摸鼻子。

  努婆又白了他一眼,看向浔邺,“不走了吧?”

  “嗯。”

  冥岚也看他,“你不跟去?”

  “她不喜我跟着。”

  淡淡的留下一句,浔邺转身回了屋。

  努婆看着他的背影摇了摇头,瞪了一眼冥岚也回了自己屋。

  “执念啊!”冥岚哀叹一声,背着手也回了。

  月,洒下柔和的光辉,陪伴着人们入睡,小村更加静谧,似也沉沉睡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