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双生有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6. 凤来小镇

双生有恨 四月耳 2241 2019.06.26 19:50

  “这个问题,我们昨晚好像说过了,过多的亲情只会让你心有牵挂,扰乱心神,从而影响修炼。”

  他语气轻柔,没有丝毫不悦,她垂头,躲避着那道灼灼的目光。

  “不看家人一眼我才会心神不宁。”

  她握紧拳头,“我回去看看娘亲,祖父和依依,我只远远的看,只看一眼,然后便和你走。”

  “不行哦,”他忽的一笑,“现在开始我这里才是你的家。”

  “凭什么!你无权管我!”她反驳。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既入我门,我当然有权管你。”

  她定定的看着他,一字一顿的道,“我父亲死了,被你害死的!”

  “我不置可否,所以你才找我报仇不是?”

  她没有言语,与他对视,眼神坚定毫不妥协。

  良久,他叹息一声,最先投降认输,“罢了,若此次不让你看上一眼,怕是也不会安分下来,可我只能让你远远的看上一眼。”

  冷相知压抑住内心的欢喜,冷然的点头,“好!”

  “出发吧。”

  他转身坐进了车厢,外头一声隐藏不住激动的“驾!”字,马车再次前行,向着花枝村行进。

  玉空玦眸光浮动,叹着摇了摇头,取出一张纸铺好,又拿出笔墨。

  还好自己对这丫头的性子有一些了解,很有先见之明的做好了准备。

  他唇一勾,埋头画画。

  行到了午时,马车停在了一条小溪边,冷相知鞠了捧水扬在脸上,顿时清凉的感觉冲刷了大半的热气。

  上方一声鹰唳,她抬头看去,一只老鹰在半空中盘桓,这只鹰跟着他们已经两个时辰了。

  马车上车厢门已关,冷相知支着耳朵听了听车厢内的动静,里面有着匀称的呼吸声,玉空玦似乎睡着了。

  她掰了些干粮抛在马车顶上,对着天上老鹰招了招手,又指了指车顶,也不管它能不能听懂人言,“我在上面撒了些吃的,你饿了就飞下来吃,就算顶棚被你的利爪弄坏也没关系,里面的人大度,不会生气的。”

  歇息作罢,马车再次上路,摇晃着,车厢的人睁开了眼,在他面前展开的纸上,三个人像呈现其中,一老人,一妇女,还有一个和冷相知长的一样的女娃。

  他在空白处缀了一行字,把画像卷好,放在一个纸筒里,拿住一端伸出了窗帷。

  “咻!”半空的老鹰唳叫一声,俯冲而下。

  还真吃食来了?听着声音,冷相知惊了,她放缓了速度,怕吓走了那鹰。

  不过她却不知,那鹰的利爪只是抓住玉空玦手中的笔筒便呼扇着翅膀向着远方飞走了。

  做完这一切,玉空玦懒懒的打了个哈欠,打开车门,“十三,为师饿了。”

  “砰!”半块干粮被扔进了车厢,正好落在他怀中。

  玉空玦拿起,歪头看着手中半块被啃过的饼子,最后双目一闭,手腕一转,饼子划着优美的弧度飞向了窗外。

  天色将黑,马车悠悠的驶进凤来小镇,此时的小贩们已开始忙乎着收摊了。

  冷相知在一家看似干净的客栈门口停了下来。

  在别人陆续进人的时候,只有这家客栈,门可罗雀。

  “哈!”趴在柜台上的掌柜无聊的打了个哈欠,正要换个睡觉姿势的他,在看到外面驻足的人时,立马来了精神。

  “臭小子!赶紧给我起来!”掌柜的大掌直接拍在旁边趴着睡觉的小二后脑上。

  “怎么了?怎么了?”

  还在睡梦中的小二噌的站起身,惊慌的四处张望,嘴角还挂着一丝晶莹的液体。

  “来客人了!赶紧给我迎客去。”掌柜的直接给他的屁股赏了一脚,小二一个趔趄,这才看到门外停着一辆马车,一个俊秀少年正向里边张望。

  他擦擦口水,立马换上了虚伪的笑容,高声呐喊着小跑了出去,“客观!您里面请!我们这里应有尽有!您是打尖还是住店?”

  看着眼前笑的满面春风的店小二,冷相知问道,“还有空房吗?”

  听到空房二字,店小二眼睛瞬时大亮,笑得更是合不拢嘴。

  “有有!随您挑!您请进,马车我给您拉到后院,放心,我们这里有上好的饲料。”

  冷相知点点头跳下马车,扣了扣车厢边缘,“到了。”

  小二好奇的看着车厢里的人影,猜测二人的关系,说是主仆可看这态度又不像,可说不是主仆,为何又要为他赶马车?

  忽听身后一声咳,小二一个激灵,掌柜的正对他怒目而视,他这才猛然醒悟忙上前殷勤的掀开帘子。

  里面的人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一脸哀怨的下了车。

  玉空玦负手而立,眉宇微微一蹙,又回头看了看其它客栈。

  “这就是你选的地方?”

  小二眼珠一转,便知他话里的意思,没等冷相知开口便立马抢先回道:“客观,那些人都不识货,要知道我们这里可是应有尽有,包君满意。”

  “嗯哼?”玉空玦淡淡的瞥了一眼一脸谄媚的店小二,“那便看看是否能令我满意。”

  “客观您里面请嘞!”小二大喜过望,高呼着把玉空玦与冷相知迎了进去,他拉着马去了后院。

  “一看两位客观如此高贵典雅,器宇轩昂,便知是大城来的客人,两位这里坐。”掌柜的亲自拿了抹布给擦了桌子。

  “两位客观路途遥远,想吃点什么?”

  待二人坐下,掌柜兴奋的搓着手。

  “先来一道你们这大厨最拿手的菜,让我把把关。”

  “呦!客观您这是要考验我们啊,您就瞧好吧!”

  掌柜对刚好进来的店小二吩咐道,“小二,让大宝做个最拿手的菜,能不能满足这位客观的胃口,可全看他了”。

  不多会儿,小二端着碗高兴的自后厨出来,放在桌上。

  一碗清汤面上面铺着蔬菜叶和一颗水煮鸡蛋。

  “不是说让做拿手菜吗!还想干吗?不想干直接滚蛋!”掌柜的见小二端上来的面,登时大怒。

  “不是您说做最拿手的吗?大宝说了这便是他最拿手的,他可是一直引以为豪。”小二有些委屈。

  “给我重新做!”

  正当掌柜的让小二端回去重做,却见玉空玦已拿了筷子,挑了面来吃。

  “这个面,”玉空玦品尝了一口,看着碗里的面条顿了顿,这一停顿可没把掌柜的紧张死,手心都有些湿濡。

  “怪不得这里一个客人都不来。”他悠悠的评价了一句,顿时掌柜的脸红成了猪肝色。

  “你吃吧。”又把面推到了冷相知的面前,也不去看她不悦的表情,起身,“后厨在哪?带我去。”

  “客观您这是?”掌柜的一时摸不准他的意思。

  “只管带我去。”

  “哦哦,您这里请。”

  掌柜的带着他去了后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