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双生有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6. 深山离宫

双生有恨 四月耳 2136 2019.06.16 19:56

  一处云雾缭绕的深山之中,一座气魄恢宏的宫殿隐在悬崖峭壁之上。

  偌大的居室内,一绝美女子坐于床畔,床上正睡着只着白净单衣的女娃。

  女子左手拿着不过巴掌大小的光球,光球表面流动着黑白相间的气晕,她把光球置于床上女娃的面前,口中念着“以吾之念,魂魄归兮”,右手覆于光球,掌心灵力蔓延而出,小心的引渡着光球。

  不多会儿,从女娃额头出现一缕白气,悠悠荡荡,与那光球的黑白相间的气晕缠绕在一起。

  女子面色激动,神色动容,眼中希冀之光迸发而出。

  可忽的冒体而出的那缕白气又回归女娃的身体,光球也瞬间成了普通的圆球,黑白之气不在。

  “不是吗?”女子精神有一瞬的恍惚,怔愣片刻,最后凄苦一笑,起身,把圆球放在一木盒中。

  面上有着失望至极的痛楚,按在木盒上的玉手因用力过大,青筋凸起。

  良久,她深深的吸了口气,“浔邺。”

  “宫主。”

  一人推门而入,声音平淡,此人一袭黑色斗篷衣袍,面戴一个黑白鬼脸面具,左边白色为底黑色勾画哭脸,右边黑色为底,白色勾画笑脸,看上去说不出的诡异,整个人只露出一双黑瞳,令人看不清容貌。

  “把这女娃抱去你的住处吧,在她醒来之前好生照看。”

  名为浔邺的男子点头称是,犹豫了半晌,问,“可是离又大人?”

  她摇头,“只是有着与他相同的一缕魂魄罢了,也是那缕特殊的魂魄保她留了一丝生机,可那魂魄也消散了大半,不多日便会彻底消失。”

  “那这女娃?”

  “等她醒来,找一户好人家安置,她也是命苦竟遭遇如此劫难,但愿不要留下阴影,为报仇走入极端。”

  “去吧,我累了。”

  浔邺点头,抱起床上女娃,出了房门。

  房中一时安静下来,女子走至一面镜前,身形一变,化成一男子,正是之前在小村救下女娃的那名男子。

  他颤抖着手,抚上镜面,看着镜中映着的那张刻在心底最深处的面容,一滴泪滑落。

  泪眼模糊了视线,模糊了镜中的俊颜,恍惚间她似乎看到了他向她张开手臂,温柔的唤她,“沐夭,来。”

  “离又,一万年了,你还要我等多久,”声音凄凉哀怨,他的面贴向冰凉的镜面,“我只有在变成你的模样,看着镜中你的容颜,才感觉到你仍在我的身边。”

  门外,浔邺抱着女娃静静的站立了一会儿,才迈步离开。

  回了自己房中,他把女娃放在床上,恰好,女娃睁开了眸。

  四目相对,女娃眨眨乌黑闪亮的大眼,“好漂亮的面具。”说着,就要摸上去。

  浔邺直起身,躲开她伸来的小手,“你不害怕?”

  “为何要害怕,真的很好看。”

  “你这娃倒奇怪的很,”本以为她醒来会嚎哭不止,谁知却冒出这么一句。

  “这是哪里?你又是何人?”眼珠乌溜溜的转动,整个环境她都很陌生。

  “这里是离宫,我名浔邺。”

  “离宫,浔邺,”女娃喃喃的重复了一句,“那我又是谁?怎会在这里?”眼中一片茫然。

  “嗯?你,不记得了?”面具之下的剑眉挑起。

  “我脑中似有一团迷雾,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女娃摇头,“你可认得我?”

  “我不知,你是我家主人带回来的。”

  “你的主人在哪,我能见他吗?”

  “不能,除非她主动见你,否则,你永远都见不到她。”

  女娃失望了,“见不到他,我如何知道自己是谁?父母是谁?家在何方?”

  “不知道岂不是更好,这样你便可以无忧无虑的生活。”

  他的声音似乎比刚刚多了一丝惘然,女娃定定的看着那张面具,“家都没有,哪来的无忧无虑。”

  浔邺没有言语,只是手点在她的额头,她感觉自己的眼皮越来越沉,下一瞬,便沉沉睡去。

  他给她盖上被子,转身出了房门。

  “什么都不记得了?”

  入夜,两人站在檐下的游廊一角,下面是万丈深渊,烟嵐浮动,浔邺向女子报告了这件事,她微微蹙眉。

  “或许是受的刺激太大所导致。”他道。

  “这样对她来说或许是最好的结果,如果没什么大碍,过几日便带她离开吧。”

  “是。”

  沐夭的眸投向远处的黑暗,没有再说话,浔邺也未离去,两人一前一后便这样静静而立,不知过了多久,清浅的声音才又再度响起,“等她醒来,带她去泡一泡花溪泉水,虽只有几日,可也是缘分一场,但愿她以后的人生能过得平安顺遂一些。”

  第二日,女娃乖巧的跟在浔邺身后,大大的眼睛四处张望,这个宫殿很大,七弯八拐的便迷了方向,只是似乎除了前方这个人,还有他口中的主人之外,偌大的宫殿似没有其他人了。

  奇怪的很。

  “浔邺,我们去哪?”

  浔邺未回头,也并不在乎女娃直呼他的姓名,“对你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地方。”他回。

  女娃不再过问,安静的缀在身后。

  又绕过了一处长长的回廊,两人在一亭子处停了下来。

  亭子周围设有栏杆,底下一层石阶,一直向下延伸。

  石阶下是万丈深渊,白雾缭绕而石阶两边也没有设扶手。

  女娃惨白着脸,“走下去?”

  浔邺点头,下了石阶,回头向她伸出手。

  他的手很大,骨节分明,手指修长,只是有些凉,女娃暗暗的想着。

  大手牵小手,两人一步步下了石阶,石阶尽头是一山洞,刚抵达山洞口,女娃便感觉里面有一股热气奔涌而出。

  两人入了山洞,越往里走热气越浓,行了并不深,也就二十米左右,浔邺便停下了,前面有一处水气氤氲的温泉。

  温泉周围生长着不知名的绿叶植物,那植物竟散发出柔和的绿光。

  “那是什么?”女娃好奇的问。

  “鸢苜草。”

  “好漂亮,”女娃赞美了一句,蹲下身子便要触碰。

  “有毒。”

  浔邺的一句话便让她打消了触摸的打算。

  “把衣服脱了进温泉里,水不深,不用担心淹到,我在外面等你。”

  而后拿出一个珠子戴在她的脖子上,“不要摘,出来后再给我即可。”

  说罢,转身离去。

  女娃摸着胸前的黑玉珠,安静的照着他的话做了。

  洞口外,他迎风而立,斗篷下钻出来的几缕鬓发随风飘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