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双生有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7. 音漪戏社

双生有恨 四月耳 2075 2019.06.17 19:58

  又隔几日,浔邺手拿包裹带着女娃下了山,走出一段距离,她转身朝着隐在山雾中的宫殿弯腰拜了拜。

  楼台之上一双眸目送他们离去。

  一路上女娃安静的很,也不曾问他要去哪里。

  下了山渡过一条宽阔的河来到一个小村落,站在一颗粗壮的柳树后,浔邺手指村落第一户农家院,“我为你寻了处好人家,那里的两位老人早些年丧子,如今年迈孤独又无儿女奉养,你便去与他们作伴吧。”

  他把包裹递给她,里面有他缝制的新衣和鞋子。

  “你放心,两位老人家心善,也很乐意收养你。”他暗暗考察了两日,发现那对老夫妇心善又真心想要子女陪伴,这才取了面具与两位老人说了此事,他们也是感谢连连。

  在下山之前,他告诉女娃,她本是孤儿,靠乞食为生,主人是在破庙发现大病昏迷中的她,将她抱了回来。

  这不过是他随口编的谎言,可女娃点点头也不过多询问,不知是否真的相信这套说辞。

  “你不随我去吗?”她问。

  “我这幅样子怕吓到村民。”

  那又是如何为我寻得这户人家?

  这句话只是在女娃的心中响起,她不曾说出口,冲着他重重的拜了一拜,谢过了他与那未曾谋面的主人,转身向着那户人家走去。

  她不吵不闹,就这样接受了他们为她安排好的人生。

  到了院落,敲响了紧闭的木门,里面传来了一个老妇人的声音。

  她回头看去,远方的那棵柳树处已没了他的身影。

  老妇人开了门,她说明了来由,老妇人一脸高兴的把她迎进了门。

  木门关上,树后的浔邺走了出来,他站立了良久,转身离去。

  老夫妇得知她是个孤儿,又失了记忆,便为她取了丫头这个名字。

  老位老人本有一独子,还未娶亲便去参军,几年前回家省亲却恰好一小队山贼为躲避官兵的围剿来到了这处村落,他们的儿子与山贼激战在一起,十余山贼全部身死,可他也身中几刀不治身亡。

  村民感恩戴德,平日有了些好吃好穿的也会为老两口送来。

  当得知老人家收养了一名女童,便都来贺喜,也直夸女娃长得漂亮,两个老人更加开心。

  老人家院落中种了一些蔬菜,养了几只鸡,平日女娃便除除草,喂喂鸡,日子也算安定。

  一日,女娃端着木盆来井边洗衣,周围也有着七八个妇女有说有笑的洗着衣服。

  众妇女都很和善的跟她打了招呼,她只是点点头也不说话,找了个地方安静的洗着衣服,虽然她来的时日不长,可也都知道她乖巧好静,对于她的不言不语也都没在意,便继续说闹闲谈。

  “听说没有,花枝村落的事官府已查明,听说是一伙强盗干的,前段时间官府召集了兵马把那伙强盗剿了,一个不留。”一个妇女拍打衣物的动作不停,向其他人说着自己听来的消息。

  “是吗?那便好,省的周围村跟着人心惶惶。”

  “官府这次行动倒是迅疾,那伙强盗真是死有余辜,就该下十八层地狱。”

  “没错,真是心狠手辣,竟把整个村子屠的一个不剩,连襁褓中的婴儿都不放过。”

  “虽然那村中的尸体已被官府清理,可听别人说,一到阴天下雨,那村中便传出凄惨的哭叫声,像是鬼魂讨命呢。”

  “哎呀,你们说的怪吓人的。”

  “哎呦,丫头哭了,大家快别说了,孩子小,听不得这残忍的事儿。”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那场惨案,离着女娃最近的一个妇女看到了她脸上的泪水,忙止了众人的议论。

  哎?哭了?

  女娃低头看向桶里清水的倒影,里面的人已泪流满面。

  真是奇怪,女娃用手擦拭脸上的泪水,可越擦眼泪掉的越快。

  为何自己会这么难过?

  女娃不解为何自己会哭,可心里越来越难受,似有把小刀用力的剜着自己的心,她越哭越厉害,最后哭的泣不成声。

  众人见女娃哭的厉害,怎么哄都止不住,忙去叫那老两口。

  两位老人闻讯赶来,心疼的给她擦着眼泪,口中说着“不洗了不洗了,咱回家”,衣服木盆都没拿,就背着她回了院子。

  村外一个身影站的很远,静静地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好似站了好久,刚刚的一幕尽收眼底,在女娃他们回家后,便转身离去。

  深山的宫殿中,沐夭看着刚刚回来的浔邺,“又去偷偷的看她了?”

  浔邺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沐夭微叹,“看见她,令你想到了当年的自己吗?”

  叹息随风而去。

  武越王城,华丽威严的宫殿依凭起伏的山峦而建,峰峦叠嶂恰是最好的屏障,其周一座座富丽堂皇的府邸环大武王宫,红墙碧瓦鳞次栉比,一条护城河环绕周围,八街九陌繁华至极。

  荠池街是王城最为繁华的一条街道,暮色四合,华灯初上,再别条街道的小贩陆续收摊回家时,这条街道仍是有着络绎不绝的叫喊,游人如织。

  主要便是这条街是最为有名的花街,青楼八坊便是出自这里,其中女子各个艳丽绝美,若说这条街只是那红粉青楼则是不然。

  青楼八坊固然有名,可比起王城最为有名的音漪戏社却是差了几分。

  音漪戏社位于花街的中心位置,碧瓦朱甍,楼门雕刻着精美的图案,朱漆大门悬挂黑金楠木匾额,上刻“音漪”二字。

  入门便是蜿蜒曲折的游廊,底方水池清澈见底,流水叮咛,清凉迎面,池面粉荷绿叶,清香袭人。

  过了游廊便是宽敞明亮的厅堂,地面由大理石铺就,四周悬挂大红灯笼,前方大戏台之上曼妙女子着大红戏服,踩着节拍舞袖转步,腰肢柔软,抬眸时眼波流转娇媚勾人,红唇一启一合,嗓音飞泉鸣玉,余音缭绕,下方宾客满堂,喝彩不绝。

  戏社名伶众多,一楼大堂供一般百姓听戏观看,再楼上便是那些达官贵人,富家子弟专门包下喜欢的那位名伶,专为自己唱曲。

  包厢宽大隔音又好,丝毫不用担心声音穿透而过,扰了别人听戏的心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