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双生有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2. 青楼,老人

双生有恨 四月耳 2284 2019.07.12 21:57

  “我相信他不是,他救了我,”苻偲过眸光微动,在浔邺身上打量了片刻,说道。

  “他救了你?”魏展炎眉头一扬,抱拳道,“谢谢大侠救命之恩。”

  浔邺淡淡看了他一眼,收回了目光,瞥向背后的女娃,眉头一紧,会吵醒她,这是他心中唯一的想法。

  乐出云冷笑一声道,“他救了你,也不能证明他不是人牙子。”

  “哎呀,现在最主要的是小主子,偲过!赶紧带我们去,以防出个好歹。”范樱急了。

  这人是做什么的与他们何干?就算是人牙子又如何,最主要的是小主子的安危。

  “把孩子留下!”乐出云已催动了内力。

  “唔,浔邺怎么了?”恰在这时,女娃睡眼朦胧,竟转醒过来。

  “浔邺她是谁?”她看到了挡在他们面前的女子,打了个哈欠,口齿不清的问。

  “女侠,你看,他们是相识的,我们赶紧走吧。”魏展炎再次出口相劝。

  “小娃,这人你认识?”

  这个陌生女人的话好奇怪,女娃心里想着,虽然感到很奇怪,可还是乖乖的点头,“认识。”

  长剑入鞘,她又恢复了之前的模样,“我为我之前的行为道歉。”

  “浔邺?”女娃更不解了。

  “接着睡吧。”浔邺轻轻的对她道,后擦着乐出云的身体径直远去。

  “谢谢你救了我。”苻偲过朝他的背影扬声道。

  浔邺聊下顿了顿,淡漠的声音飘了过来。

  “我没救你。”

  女娃好奇的回过头看去,那个少年一身淡蓝色布衣,黑发简单的梳在脑后,肤如凝脂,唇若点樱,一双乌黑的眼眸如天上星子,泛着莹润的光。

  在夜幕中,几人转身离去,身影渐渐与夜色融为一体。

  女娃抬头看了看,夜色更浓,她打了个哈欠,伏在他背后继续睡。

  。。。。

  樊城在泷鹿境虽不过是个小城,可八街九陌也是繁华的很。

  樊城街道上各个门店大开,只有一处欢乐楼大门紧闭,只因它是晚间才迎客的青楼。

  忽的青楼大门从里砰的一声打开,就见两个大汉一脸怒意的抬着一个老者出了门,刚跨出门槛,两人双臂一抡,就见那老头嗖一声于半空中划了一道优美的弧线后砰一声摔在地上。

  “哎!看!又是那个老家伙!这都第几次了?”

  对面酒楼很多人听到动静都纷纷跑出来瞧。

  二楼靠窗的位置也是站了一排人,有的还拿着花生豆,一边吃一边趴在窗栏上看热闹。

  女娃好奇的伸长着脖子向下望。

  但看那老者头发花白,可面色红润有光泽,穿着补着几个补丁的破旧衣服,一身衣服虽然破旧,却干净整洁不见脏乱,花白的头发整齐的梳在脑后,只有几缕碎发是因刚刚摔在地上时冒出来的。

  他哎呦两声痛的呲牙咧嘴,把凌散的头发往后一梳,也不起来索性坐在地上,指着两个大汉便骂,“你们两个野蛮人!真是一点都没有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

  他话甫一出口,正端着就酒杯打算一仰而尽的浔邺停了停动作,面具下的黑瞳淡淡的扫去,落在那老头身上,眸子微不可察的一眯。

  “我呸!你个为老不尊的东西!也不看看你几两肉还学别人逛青楼?就不怕老骨头散架一命呜呼了?”其中一个大汉狠狠的啐了一口,口中骂道。

  “嘿!你怎么说话呢?你这小辈真是无礼,小心遭报应。”

  “我去你的!你一个半只脚都跨进棺材板里的人还说我遭报应,真是笑死人了,若不是念你是个老人,我们早打死你了。”

  “别让我们再看见你!”两个大汉又啐了一口,重重的关上大门。

  “呸!打死我?你们祖宗都不敢跟我这么说话!”老者骂骂咧咧的站起身,拂去身上灰尘,“现在的人都这么没有礼貌。”

  “看什么看!快散了散了!”他见周围人还在饶有兴趣的围观,挥着手驱散众人。

  待人都散了,他看了眼大门紧闭的青楼,颇遗憾的摇摇头,转身便要离开。

  “老人家!那青楼究竟是哪位姑娘让你如此流连忘返?被轰出三回了,还不死心?”二楼有凑热闹不嫌事大的人笑着大声询问。

  “嘿嘿,不可说,不可说。”老者神秘的笑笑,眼神不经意的扫向那人旁边的一桌客人,浑浊的眼睛瞬间一亮。

  “青楼是什么?”女娃回过头好奇的问兀自喝酒的浔邺。

  “一个女人厌恶,男人欢喜的地方。”他回。

  “你也欢喜吗?”她又问。

  “老头子也好奇的很,你也欢喜吗?”

  还未等浔邺回话,旁边一个老迈的声音笑着插了进来。

  女娃转头看去,可不就是刚刚的老者,此时双手扒在窗棱上,一个翻身就在其他看客的喝彩声中稳稳的进了二楼。

  “呦!老人家本事不小啊,怎么刚刚还如此落魄的被人扔出来?”有人笑问。

  “老头子我大度,不跟那小辈一般见识。”老者摇头晃脑的摆摆手,一屁股坐在了女娃的旁边,丝毫不见客气的拿了几粒花生豆就一股的扔进了嘴里。

  “你欢喜吗?”他又问。

  女娃好奇的看着这老者,好奇这老者怎么有些自来熟。

  “你不在庄里呆着,竟偷溜进青楼,想必是不怕努婆的板尺了。”浔邺淡淡的道。

  想到了他口中的那个人,老头子笑容一滞,讪笑一声,“我这不是闷的慌吗?只是逗逗那些人,又不是真逛青楼。”

  看样子两人竟是熟人,女娃更加好奇的打量眼前的老者,好奇性格迥然不同的两个人是怎么认识的。

  “唔,我想想,自上次一别,我们已有几十。。”老者正掰着手指数数,突然周身一股杀意笼罩,身上汗毛倒竖,他轻咳一声,“有几年未见了。”

  这话一出口,那杀意瞬间无影无踪,他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对面淡然喝酒的浔邺,这小子竟动真格。

  是因为这女娃?

  老者将目光扫向女娃,“这女娃娃你从哪掳来的?”

  “你这娃娃生的好看,比我们那庄子里的小娃都好看,长大定比那些青楼女子好看百倍,多大了?叫什么名字?”

  “我?”女娃愣住了,是啊?她叫什么?丫头吗?那不过是两位老人的随口。

  缓缓摇头,“我没有名字。”

  老头一瞪眼,“怎么会没有名字?每个人都会有名字。”

  “名字很重要吗?”这次换她问。

  “当然,名字都是最亲的家人给起的。”老者颇为认真的想了想,随即又摇了摇头,“不过也有不是家人,却是很有意义的人给起名字。”

  “那或许曾经的我有过名字吧。”

  她说的很轻柔很安静,好似完全不在意自己有没有名字这件事,浔邺不着痕迹的看去,还是看到了她那双眼睛中闪过的一丝迷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