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双生有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2. 冷家有两女

双生有恨 四月耳 2460 2019.06.12 16:13

  隶庆六十六年,渝凌境,虞城,邵阳小镇的花枝小村落。

  每个村落的村民都在笑说着前几日发生的这么一件美事。

  那就是冷泗奚、冷清姚两夫妇诞下了一对儿双生娃。

  一对儿可爱的姐妹花。

  大女取名冷相知、小女冷相依。

  这可是代代单传的花枝小村百年来头一次降临了两位婴孩,还是一胞双胎。

  这便成了家家户户口中相传的美事,整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因为都是女娃,每个村民都争相着去看两个女婴,有的甚至还早早的想与老二小相依定下娃娃亲。

  无人提及小相知,那便是因为她的额头上有一块胎记,几乎覆盖了整个额头,触目惊心,小相依自然受村里人喜爱一些,不过好在冷氏一家一视同仁,同样把小相知宝贝般的宠着。

  不过最令村民称奇的便是,那日晚,天生异象。

  于他家正上空,一片夜幕之上,五星环绕弯月,更有雷电相伴。

  当然这诡异的现象,人们也并不会真的与冷家联想到一起,只是图个乐呵。

  武越王城,衍王府。

  一声震怒响彻书房。

  “废物!都是废物!三年了,竟一个人影都没有找到!”

  “王爷息怒,实在是这王朝广袤无垠,王爷再给我们一点时间。”

  下方一个人跪伏在地,惶恐不安,就连说话的声音都有着颤抖。

  “滚!”

  “是,是。”那人如释重负的连连应道,抹了把汗退了出去。

  粗糙有力的手指敲击案几石面,李衍行烦躁的闭上眼,头痛欲裂。

  一女子自暗处走出,修长的手指轻按他的额头,为他舒缓眉心,“王爷,这王朝几十个大城,上百个小城,小镇村落更是不胜枚举,找一个人谈何容易。”

  “何况又不能凭借官府之力,只能暗处寻找,确实不能怪他们。”

  她的声音柔和细微,春风般抚过他的耳畔,令他的烦躁去了大半,他拍拍她的手,叹了口气,“我也知道,好了,素弥你先下去吧。”

  女子退走,李衍行遥望静谧夜幕,眼中一片阴霾。

  “左卿言!”

  。。。

  双生姐妹花的喜悦还未消散,有一件怪事便令两夫妇犯了难。

  那就是两个娃即使在睡梦中也要牵着手,只要把她们一分开,老二冷相依便会醒来扯着嗓子嚎哭,声音嘹亮直冲天际,可若把她放回冷相知身边,她便立马安静下来。

  夫妇二人对此也奇怪的很,连着试了好几回,无论何时只要把任何一人抱远,老二便嚎哭不止,无论冷清姚怎样安抚都不顶用,倒是老大安安静静,不哭不闹。

  想来这老二在腹中就对老大产生了极强的依赖感?夫妇二人只能下此结论,可这样哺乳时便犯了难,只能在母乳喂养时,冷泗奚抱着另一个在旁等候。

  好在到了一岁那年,这种现象便没有再出现过,夫妇二人也松了口气,总算可以分开抱了。

  时间如流水,姐妹花也在茁壮成长。

  五岁那年,这对姐妹花一个哭着,一个气着回到了家中。

  夫妇二人询问了原由,才知是村中孩童指着老大冷相知的额上胎记,嘲骂她是怪物,丑八怪。

  冷相依气不过,与他们扭打在了一起。

  家中老人气的要去那孩子家中揍他一顿,被夫妇二人拦下了。

  八岁那年,邻村请了个教书先生,夫妇二人给邻村的村长与先生塞了点银钱,把姐妹花塞到了学堂。

  仅三天,老二便被先生赶了回来,只因她指着先生的鼻子大骂他愚蠢,不懂变通。

  不过对于这事,一向老实的冷相知竟也悄摸摸的站在相依那头。

  难不成那先生当真愚钝?这个想法刚出现在夫妇二人心里,就被他们连连否了,同时也对先生生出了丝丝的愧疚,暗暗谴责,怎能被八岁的孩子同化。

  夫妇二人带着姐妹花又是赔礼又是道歉,那先生竟毫不动摇,坚决不让老二再入学堂,正在夫妇二人没辙时,冷相知一句话令先生动摇,最终答应再给老二一次机会。

  这让夫妇二人喜出望外,也发现了,先生对于老大倒是喜欢的很。

  她们间不过是点芝麻绿豆的小事,整个王朝倒是发生了一件大事,那便是太子敄联合邑王意欲逼宫,被衍王识破,破了他们的计策,太子敄自杀于大殿之上,太子的生母皇后娘娘被打入冷宫,邑王被关进大牢永不见天日,相关大臣死的死,流放的流放,王上念衍王救驾之功,新立太子衍。

  同年,皇后病逝,太子衍生母荣贵妃被封为皇后。

  这对朝局来说大有震荡,可对普通百姓来说却也无关紧要,只要登基以后是位明君,谁去坐那太子之位都可。

  时光荏苒,春去秋来,转眼,姐妹花已有十岁。

  不过这十年间,老二最爱惹事生非,无奈家中老人总是护着,打不的骂不得。

  夫妇二人头痛不已,却也无可奈何。

  不过好在老大乖巧的很,总是一两句话便把二人哄得眉开眼笑,烦恼顿释,对此,老二还拍着胸脯很为自己有这么一个姐姐感到无比自豪。

  一日,花枝小村外一条小河处,河水涓涓,叮铃作响。

  岸边一颗枝繁叶茂的大柳树,树枝垂落,风一拂,树枝婆娑起舞。

  一女娃脱了鞋袜仰躺在河边,一双秀气可爱的小脚不停的拨着水。

  沁凉的感觉瞬间袭上全身,让她满身的燥热消退了不少。

  “就知道你跑到这里来了。”

  身后一道轻柔舒缓的声音传来,少女仰着头朝上看去。

  一个与她长相相同的少女弯着腰与她对视,顿时令她眼前一暗。

  “这么热的天,河边戏水才舒爽啊。”

  仰躺在地面的冷相依咧嘴一笑,拍了拍她旁边的空地,“相知,这样真的很舒服,你试试。”

  冷相知并未向她那样脱去鞋袜,只是默默的坐到她的旁边,伸了个懒腰,双臂支在身后,目光迷离,遥看远方。

  那边是重重叠叠的群山,笼罩在烟岚之中。

  “相知,你的眉心似乎有个月牙。”

  她歪着头看着一边安静的冷相知,忽的睁大了眼睛,坐起身,掰正她的脑袋仔细的看。

  在一大片印记下,确实有一个月牙的印记在眉中心的位置,不仔细看根本就发现不了。

  听了她的话,冷相知一怔,摸向头上的印记,“我只看到丑丑的一片红色胎记。”

  拜这个印记所赐,总是承受着别人异样的眼光,周围的孩子也都叫她丑八怪。

  拿起一颗石子扔进河里,带起一圈圈涟漪,嘴边一丝若有若无的苦笑。

  冷相依看着她眨了眨眼,鞠一捧水洒向她的脸,慧黠的眼眸眨了眨,咯咯一笑,“愁眉苦脸的样子可不适合你,怎么样,凉快很多吧。”

  水滴顺着下巴滴在地上,冷相知拭去水渍,展颜一笑,“你不是最怕热吗?我也让你凉快凉快。”

  “才不要。”

  冷相依口中咯咯一笑,抓住她乱来的手,两人就这么在岸边嬉闹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