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双生有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1. 名十三幺

双生有恨 四月耳 2141 2019.06.21 19:35

  饭菜很简单,两个小炒,一碗汤面。

  “唔,出去的这三个月,最想念的便是小六的手艺。”

  见玉空玦吃的开心,六月寒冰冷的俊颜柔了一些,“师父不会再出门了吧?”

  他蹙眉想了想,“唔,过段时间或许会,哦,对了,听汗毛说,小三回来了?”

  “嗯,”整理被褥的六月寒并未回头,“她见师父没在,呆了一日便又离开了,说没别的事,只是想师父了。”

  “那丫头心里只有小一,她会想我?”玉空玦想起她每每都屁颠屁颠的跟在小一的身后,笑着摇了摇头,“敷衍罢了,准是长时间不归怕被我责骂。”

  把被子抱出去外面晒着,六月寒的声音从院子里传了进来,“师父,我刚打扫书房时听到密室里面有动静。”

  刚刚喝下一大口汤的玉空玦愣了一下,“又把那娃忘了,最近脑子有些不大好使,总是忘事。”

  “师父说的是谁?”

  “你未来的小师妹,名字我都想好了。”

  六月寒拍打被子的动作一顿,沉吟了片刻,他那几年前死去的小师弟叫什么来着?忘了,不过该轮到十三就是了。

  当玉空玦吃饱喝足下了密室,便看到了冷相知披头散发,双手血迹斑斑的紧握着铁栏,似不知疼痛一般,一双充了血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看向石门的方向。

  随着他的走进,她的视线上移,与他对视。

  “我爹爹在哪?”

  她的声音暗哑,即使一天一夜都未吃喝,嗓子早已冒烟,嘴唇干裂,可她却依旧直挺挺的站着,说话声音也充满了力量。

  玉空玦透彻的眸子望向墙壁,上面有干涸的血迹,看来是她为了出来,用指甲扒墙的缘故。

  这孩子的心性,有意思!

  玉空玦眸光充满兴味。

  “你若是双目流血,再吐个长舌,恐怕真的会吓到我。”他收回目光淡淡一笑,也不回她,静静的欣赏了一番后,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我爹爹在哪?”她仍是同样的话。

  他转头对身后跟着一同下来的六月寒问道,“师父给你们找的这个小师妹怎么样?”

  六月寒看着她那双充满恨意的眸子,点点头,“可驯服。”

  他颇为赞同的点头,“把人带出去吧。”

  玉空玦背负双手,懒散的出了密室,六月寒扛着冷相知跟在身后,不过他没有那么幸运,因为他肩上的那女娃正狠狠的咬着他的肩膀,下口毫不留情,鲜血染了衣襟。

  他把她放在地上,肩上的伤似没有痛觉般看都未看,也丝毫不理。

  冷相知刚被放在地上,就站起身就向门口跑去,她要去找父亲。

  玉空玦淡然的坐在书房中的软塌上,慵懒的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待他准备好,六月寒已揪着小相知的衣领回了原处,任她双脚离地的乱扑腾。

  “把她放下吧。”

  六月寒听话的把她放下,退到一边,可她双脚刚刚沾地,便又一股脑儿的向外跑,可她刚刚转身抬脚,突然小腿一麻,痛呼一声跌在地上,小腿胀麻无比,竟无法再动弹。

  她抬头,正对上玉空玦那双温润的眸,深邃不见底,他手中正把玩着几粒雪白珠子,还有一粒深深的嵌入了不远处的墙壁之上。

  那是之前太子殿下赏赐的珍珠。

  “小丫头你叫什么?”静等了一会儿,见冷相知安静了下来,才开口问道。

  虽然押解他们有三个月的时间,可回程中,他从未与他们说过一句话,适而才会问她的名。

  冷相知只是冷漠的看着他,并未回答。

  “你多大?”他展颜一笑,又问。

  她仍是不回。

  “唔,看来你这小娃对父亲的踪影并不在意,否则定会加倍讨好我。”

  “冷相知,十岁。”

  “咦?你不继续保持沉默了?”玉空玦双眸一亮,揶揄道。

  “我父亲在哪?”

  他眨眨眼,“你父亲当然是在他家了。”

  “我父亲回家了?”小相知眉头一皱,不相信的问了一遍。

  “没错,回家了。”他点头。

  小相知面露喜色。

  “我说的家可不是你认为的那个家,此家非彼家。”玉空玦摇头晃脑的漏齿一笑,他真是喜欢死她表情的瞬间变化。

  “你在耍我?”冷相知气上心头。

  玉空玦似是没瞧见她的愤怒,而是话锋一转,“你做我徒弟可好?很多人哭着求我,我都不收呢。”

  “我只想见我父亲。”语气加重。

  玉空玦修长白静的手指轻抚棱角分明的下颌,自顾自的道,“你在我徒弟中排行十三,而我又不再打算收徒,你便是关门弟子,辈分最小,便叫你十三幺吧,可好?”

  十三幺?好久远的三个字,六月寒的眼眸有一瞬的恍惚。

  冷相知怒瞪,一字一顿的又道,“我只想见我父亲。”

  “不喜欢?那十三小?”他眉目一扬,又换了个名字。

  “我叫冷相知!”她咬牙切齿。

  “哎呀,”玉空玦拍手,“那你便是同意做我十三弟子了?”

  “恭喜师父。”旁边的六月寒单膝一拜。

  “要赶紧通知你那几个师兄弟们,”玉空玦坐起身就要去写信。

  “师父,我来通知。”

  “我什么时候同意了!”冷相知看着他们师徒二人一唱一和,实在不懂他们怎么想的。

  她的话一出口,玉空玦又默默的回到了原来的姿势,刚迈步要去通知师兄弟的六月寒也收回了脚。

  “你在耍我们?”

  玉空玦仍是刚刚那个语调,可不知为何,小相知竟感觉浑身犯冷。

  “我要先见我父亲。”此时的小腿已恢复正常,她起身,改了话头。

  玉空玦笑容又起,“那好,后天我带你去见他,这两天你先呆在这。”

  “当真?”冷相知没想到他会如此痛快的答应,一时没反应过来。

  “当然,我玉空玦一向说话算话。”他点头。

  “师父,那我去给师妹准备房间。”冰冷如六月寒,嘴角竟也微扬。

  “给小十三找个舒服的房间,最好离我近一些。”玉空玦吩咐道。

  “我叫冷相知,不叫十三。”她纠正。

  “确实不叫十三,你名十三幺。”他亦纠正。

  “冷相知!”她再纠正。

  “怕是不想见...”

  他慵懒开口,话还未尽,冷相知对着六月寒道,“我与师兄一道去。”

  冷相知跟在六月寒身后一同离去,任由身后玉空玦得意的大笑。

  他那一声声“十三幺,小十三”,她充耳不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