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双生有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7. 欲加之罪

双生有恨 四月耳 2563 2019.07.07 19:57

  王丈生远远的跟在二人身后,心下有些着急,“这小姐人怎么还不来?”

  刚嘀咕完,便眼尖的看见自家小姐带着人怒气冲冲的向这边走来,周围行人纷纷绕行。

  他赶忙迎上去,“小姐!您总算来了!”

  “人在哪?”虞缪迎头便问。

  “那!”

  虞缪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顿时柳眉倒竖,抬起一掌糊在他的脸上,打的他是眼冒金星,他捂着脸诚惶诚恐,不知小姐为何打他。

  “睁开你的狗眼看看,那是米麓儿吗?”虞缪寒着声音怒斥。

  “小...姐,小的也没说是找到米麓儿那妮子啊,他们是马车的那两个人。”王丈生顿感委屈。

  听了他的话,虞缪再次把目光投向二人,“可看清楚了?确实是他们?”

  “虽然那戴面具的小的不是很清楚,”话刚说到这,虞缪一双凤眸倏的眯起,带着寒芒斜斜看来,王丈生赶紧捂住两边的脸以防再被打,急忙接着说道,“不过,那女娃小的敢拿身家性命打赌,绝对错不了。”

  她冷笑一声,俏脸漫上一层阴沉,“米麓儿寻不到,拿他们出出气也好。”

  手一挥,“围住。”

  女娃正拉着浔邺流连在各个摊贩前,突然一群凶神恶煞的人出现将他二人团团围住。

  周围行人见状,早就远远的躲开了。

  王丈生双手叉腰,冷笑连连,“嘿嘿,想不到吧,别以为你们二人一个带上面具,一个男扮女装就能逃过我的法眼。”

  “你们是何人?为何拦我们去路?”浔邺淡然而立,平静的问。

  “嘿!还在这跟你爷爷装呢!”王丈生声音徒然拔高,捋起袖子就要动手。

  “滚边去。”虞缪冷喝一声,一脚踹开挡在前面的王丈生。

  他脚下一个趔趄向着浔邺扑去,浔邺看都未看他微微侧身,他砰的一声摔在地上,刚下过雨的地上泥水飞溅瞬间成了个泥人。

  王丈生痛哼几声又紧忙爬起来,不敢怒不敢言,灰溜溜的站在虞缪身后。

  她双眸半眯细细的打量着浔邺,精致的下巴一扬,“就是你打伤了我的人?还对我们虞府出言不逊?”

  “我不知你在说什么!”浔邺依旧淡然。

  虞缪微微侧头瞥向王丈生。

  王丈生心里一颤,怒指,“你还嘴硬?看到我的脸没有?就是你家的鸡挠的!还骗我说有毒汁!我呸!鸡呢?你的鸡呢?”他四处寻找,却没有那鸡的踪影。

  “你们认错人了。”

  “呸!说我认错人?你以为扔了鸡,让他换上女装就可以瞒天过海了?我告诉你,之前发生的那一幕,很多人都看到了。”王丈生呲着一口黄牙,唾沫飞溅。

  浔邺眯起的眼中有一丝嫌恶,为躲避口水,后退了两步。

  “听不懂。”他摇头。

  虞谬唇畔勾起一抹冷笑,眸中凶光闪烁,“既然不承认,那就带回府细细的审问。”

  “啊!是你!”忽然女娃惊叫一声,站在浔邺身后指着王丈生,“我记得你!你是中午放下狠话捂脸狼狈逃跑的那个人!”

  王丈生大叫一声,虽然不喜她的用词,“哈!终于承认了!”

  女娃安静的摇摇头,认真的道,“我们不是你说的人,当时我们就在客栈门口,你不信可以到“自来香”客栈问问去。”

  虞缪柳眉一蹙,眼神示意一个下人去问,那人点头跑开。

  不多会,气喘吁吁的跑回,附在虞缪的耳边小声道,“小姐,那掌柜的说,事发时候,这个戴面具的确站在客栈门口。”

  虞缪的眼神沉了几分,瞥了眼王丈生,脸色阴沉的可怕。

  死奴才!

  她从小到大从没有被人如此耍过,可若就这么回去,那她虞缪将成为虞城最大的笑柄。

  她冷笑一声,“那掌柜的可说你们事后才去的客栈,对此,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女娃小声反驳。

  “你这小丫头倒是伶牙俐齿,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虞缪咬牙切齿,从没有人跟她如此说话,当年的米麓儿是一个,如今又多了个女娃,她目光阴翳,令那本是清秀的脸庞附上了一丝丑陋。

  浔邺懒得多费唇舌,抱起女娃,看都未看她就向着她身侧走过去。

  虞缪面色一沉,“拿下!”

  “嗡~”

  就在那些手下伸着爪子向着浔邺抓去时,脑中突然嗡嗡声大响,头痛欲裂如浪潮般一重接一重,他们紧捂着脑袋嗷嗷叫嚷,双目赤红,脸上青筋凸起,疼得死去活来,哪还有力气与心思阻拦二人。

  “你们怎么回事?废物!赶紧给我把人拿下!”虞缪看着手下一个个叫嚷着跌在地上,不明所以,只以为都是装的,口中大声喝骂,一脚将她旁边摇摇欲坠的一人向着浔邺身上踹去。

  浔邺脚下未停,就见那人捂着脑袋闷哼一声,还未触碰到他便如突然失去了重力一般直直的摔在地上。

  虞缪脸色一变,还未再有下一步动作,浔邺已到了她的跟前。

  “滚!”面具下的薄唇轻吐,如春风扫落叶般入了她的耳畔,后又消散于雨后清凉的空气里。

  “是,滚。”虞缪双目呆愣,不见一点神采,就连一直充斥在双眸里的狠历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如死潭一般浓郁化不开的呆滞。

  浔邺抱着女娃离去,女娃抬眸看着他们,如无波水面平静的眼中多了一丝光彩。

  “小姐!小姐!”远处一声大喊,一个小厮呼哧带喘的飞奔而来,“小姐!老爷正为您买通了城卫一事发火呢,夫人让您赶紧回去!”

  “回去...回去...”她仿佛失去了自主意识一般,如一只木偶重复着那两个字。

  那小厮已到了跟前,发现虞缪的异常,再看府中其他人一个个倒在地上呲牙咧嘴的哀嚎。

  他心里咯噔一下,身上冷汗瞬间就下来了,小姐可不能有事啊!

  “小姐您怎么了?”他急道。

  “怎么了...怎么了...”她又是重复着小厮的话,双眼无神,摇摇晃晃的朝着虞府方向走。

  “小姐!您可别吓我啊!”他急得都快哭了。

  “别吓...别...”

  忽然远处一道极低,似蛇吐信子一般的声音直入他们耳畔,他们浑身一轻,自痛苦与呆傻的状态中恢复过来。

  “人呢?”虞缪清醒过来,四处张望,可早已没了浔邺二人的身影,她见自己那些手下还倒在地上,周围行人又都憋着笑,一股怒火噌的往上冒,她柳眉倒竖,一脚踹在王丈生身上,骂道,“蠢才!赶紧给我起来!”

  “小姐,我们刚刚是怎么了?”王丈生摸着脑袋站起身,刚刚的疼痛记忆犹新。

  “谁管你们怎么了!人都跑了!要你们这些废物有什么用!”她怒骂。

  “小姐!您总算恢复过来了!”小厮见自家小姐终于恢复了过来差点喜极而泣,这若是他带回一个痴傻的小姐,自己哪还有命活。

  “我怎么了?”虞缪见他眼中含泪,寒着声音问。

  “您刚刚就像个。。。”小厮欲言又止,见虞缪脸色越来越差,忙闭了嘴,突然又想起来这的目的,忙道,“小姐!您快回去吧!老爷在李大人那知道您疏通城卫阻拦马车与孩子出城正发火呢!”

  “我爹回来了?”

  “是啊,就在大厅等您呢!”

  “知道了,”她随意的摆摆手,转身看向王丈生几人,“你们几个去客栈把人给我抓来,若是人抓不来,你们也别回来了。”

  她放下一句,转身离开了。

  几人点头哈腰忙慌着就去了客栈,可掌柜的告知他们人已离去。

  就在当天,西城门的护卫撞邪一般状如痴呆的事在虞城传了开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