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江山如有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第7节 烈马

江山如有待 叶子娇 3536 2019.11.30 17:30

  一如往常的晴空万里,艳阳高照,不一样的是,今日的马场热闹非凡。

  虽然是烈日炎炎,但马场上阔野千里,清风徐徐也算是凉爽,只是李夫人担心儿子,便带着铺天盖地的侍卫仆人把马场围得水泄不通,好似身在鬲中,热气逼人。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初宁便带着云容早早地逃离这个水深火热之地。

  听说要去学骑马,太子悍原本是兴奋不已,但是当他来到比自己高一头的小马驹面前,心里也不免有些害怕。

  安越君安抚着太子,然后把他抱到马背上。待太子不再那么害怕了,安越君便让太子试着摸摸马的耳朵,拍拍马的脖子,和小马驹熟悉起来。

  小马驹十分温顺,也伸头厮磨太子的小手,太子喜笑颜开,“真好玩!”

  安越君拍拍太子的肩膀,“殿下坐好了。”说着便牵起缰绳,让小马驹驮着太子慢慢绕场。

  太子坐在马背上一颠一颠的,不由得愁眉苦脸。

  安越君含笑问道:“好玩吗?”

  太子有些苦恼,“好玩,就是屁股好疼!”

  李夫人从一旁寺人举着的障日羽扇投下的阴影中走出,来到太子身边,她眯着眸子睨了安越君一眼,又拿出用留夷、揭车和杜衡熏染过的绢巾给太子擦汗,“悍儿,想要以后有同你王兄一样骑术,自然要吃些苦头的。”

  安越君道:“夫人过奖了,太子天资聪慧,将来必定六艺出众。”

  李夫人含了一份瑰姿艳逸的深邃笑容,“有劳你这个王兄悉心指导了。”

  阳光昭昭,初宁拉着云容远远来到马场另一边的马厩,她们两个绕着马厩走了一圈后,初宁道:“这几个都是千里良驹,姐姐,你看你自己喜欢哪一匹马?”

  云容看了片刻,指着其中一匹浅棕色的赤兔马道:“那匹马长得好看,它耳朵和脸真像只小兔子。”

  初宁点点头,“这匹赤兔马神清骨峻且目光温和,姐姐眼光真好。”说罢,便拉着云容走过去,“此刻它和我们还不熟悉,又没有牵绳,所以我们要从它的正面靠近,千万别走它身后,否则容易遭到马的攻击。”

  初宁招呼圉人给这匹马安上缰绳骑座,云容看着马儿被套上绳索有些不忍,她觉得自己束缚马儿的自由,“它会不会不愿意?”

  “以前教我骑马的师者说过,不管是征服一个人还是动物,首先就得拿下它的欲望。”初宁拿起一把草料递给云容,“对于马儿来说,就是这个!”

  云容犹豫地接过草料,初宁拉着她的手将草料送到马儿面前。马儿立刻咀嚼品尝起来,它半闭着双眼,鼻子发出呼呼声,初宁道:“马儿可聪明了,它们不仅善于学习模仿,还很有灵性,你对它们好,它们就会对你忠诚,可没有人那么多的心眼。你看,它很喜欢姐姐喂它吃东西呢。”

  云容一颗惴惴不安的心也放下了,“如此便好。”

  初宁让云容牵出马儿,在马厩周围走一走。走了几圈,云容和马儿都放松下来,初宁便和圉人一起,让云容骑上了马背。

  云容面色苍白,身躯僵硬地的坐在马背上,完全不敢动。

  初宁拉着缰绳道:“姐姐你用脚轻轻叩它的肚子。”

  “哦。”云容的双脚如蜻蜓点水般动了一下,完全没有挨到马肚子。

  初宁安慰道:“姐姐不必害怕,我牵着它呢,再试一下,轻叩它的肚子。”

  云容楞楞的稍稍加大了力气,总算是蹭到了马肚子,马儿随即走起来,很是悠闲载着云容溜达起来。

  云容骑在马背上丝毫都不敢松懈,一颗心既害怕但又情不自禁的向往。初宁帮她牵着缰绳,缓缓行走在一碧千里的草场上,有着泥土芳香的风似有若无地吹过脸颊,这种味道十分熟悉却又不同,初宁又想起了从前嬴政教自己骑马的样子。

  那时候,初宁紧张兮兮地坐在马背上,嬴政帮她牵着缰绳,为了缓解初宁的害怕,嬴政便给她讲起秦国与马的渊源。

  早在黄帝时代,人们过着迁徙不定的游牧生活。那时的马被称为“火畜”,还没有被人驯化。王亥是第一个骑马成功的人,后来他便开始苦心驯马,又教人骑马,练就了第一支骑兵,正是这支精敏强悍的骑兵,成为了后来黄帝与蚩尤涿鹿大战中的中流砥柱。

  秦人先祖非子初居西犬丘,后因非子养马有功,被周孝王分土邑秦列为附庸,自此嬴姓一族才是有封地的正式贵族。时至周平王时期,因秦襄公率军救援护送周平王到新都,周平王便赐予秦襄公诸侯之名,赐给他岐山以西的土地,始建秦国。周平王还承诺嬴姓西戎之地,但凡能克,尽归姓氏所有。而后秦人浴血拼搏,自己打下了千里国土。

  嬴政停下脚步,摸着马儿自由飞散的鬃毛,“任何事情想要成功,都要无畏恐惧艰难。”他回过头来,棱角分明的脸庞在阳光下格外光辉朗耀,“骑马也是一样,有我在,你不必害怕,要相信自己!”

  初宁因为害怕而猛然跳动的心平静下来,她点点头,接过嬴政递过来的缰绳。

  嬴政身轻如叶,一跃跨上马背,坐在初宁身后,他一只手抱住初宁的腰肢,一只手帮初宁拉着缰绳,双腿轻轻夹了一下马肚子,轻呼一声“驾”,马儿立刻小跑起来,带着两人奔向苍茫浩渺的无边平原。

  初宁收起心绪小声哼道:“言念君子,乱我心曲!”她深呼一口气,回头笑道:“姐姐要试一下策马奔腾吗?驷驖孔阜,六辔在手。公之媚子,从公于狩。”

  云容激动地点点头,初宁纵身一跃,翻身跨过马背坐到云容身后,她双腿夹一下马肚子,马儿便像一阵风一样冲了出去。云容害怕得闭上了眼睛,她感觉热烈的风呼呼地从耳边刮过,这是她第一次如此放纵!

  初宁欢呼着,“姐姐,你看!那边自由放牧的骏马!”

  云容慢慢睁开眼睛,她看见远处一弯清澈小河曲折地流过,马在河边惬意吃草。蓝天上,雄鹰自由自在的飞翔。纵马任驰,妙不可言,她感觉自己也在着青苍中自在地凌空遨游。

  后面的时日,李夫人便没有再亲自来马场陪伴太子,一来是因为楚王让她放心,安越君是太子的哥哥,会照顾好弟弟的,而且男孩子也不能总这样娇惯着。二来她也确实不想再去燥热的马场上晒太阳了。

  云容也渐渐学会了骑马,但是她还不敢独自驾马奔驰,于是初宁便陪着她按辔徐行。碧草万顷的小山坡上有一棵榕树,树下长着一大片金色的谖草花,烂漫至极。两人便常常来此花海赏花休息,云容也是第一次幕天席地躺在芬芳绿茵上。

  清风微荡之中四野茫茫,苍天高不可测,大地无边无际,初宁摘下一朵谖草花,“于浩荡天地之间,人也不过藐兹一身,和这小小的谖草也没有多大差别,可是人却都想要争一争。”

  云容道:“伯兮朅兮,邦之桀兮。伯也执殳,为王前驱。尽管害怕战场,余独,军人和妻子却还是得为了国家荣耀和家族骄傲而深明大义的牺牲。”

  焉得谖草?言树之背。总而言之,战争不断就无法忘忧,可是她们又能做什么呢?初宁把谖草花放在鼻尖,轻轻哼道:“雄雉于飞,泄泄其羽。我之怀矣,自诒伊阻。雄雉于飞,下上其音。展矣君子,实劳我心。瞻彼日月,悠悠我思。道之云远,曷云能来?百尔君子,不知德行。不忮不求,何用不臧。”

  又一日,初宁和云容躺在花海里,看彩蝶在花丛间纷飞,幽香环绕令人沉醉。不知何时,脸上温暖的阳光消失了,初宁睁开眼睛,发现刚才还湛蓝的天空悄悄阴沉了下来,她叫醒云容,“姐姐,这天看样子可能要下雨了,我们先回去吧。”

  两人骑马小跑回到马场,发现跑马场还是十分热闹,太子还在骑马,初宁疑惑道:“叔父看不出就要下雨了吗?怎么还在那里,我们也过去看看。”

  奇怪的是安越君并不在,只有太子和圉人。初宁问道:“叔父怎么不在?”

  侍从回答道:“安越君刚去如厕。”

  片刻,安越君便回到马场,他见到初宁和云容,便不由得叹道:“黑云翻墨,暴雨将至,只是太子玩性大发,不肯离去,谁都拿他没办法。你们两个去瞧瞧,能不能叫他下来?”

  云容答应着上前劝解,太子自然是不会听她的话的。

  初宁在一旁看得心急火燎,真想直接冲上去把那小屁孩给揪下来!可惜,这里不是秦国,那也不是她的弟弟,她无权干预,也不好教育。初宁有些失神,怎么回到了自己的母国,反而感到重重拘谨,掣肘颇多。于是她干脆双臂交叉于胸前,和安越君一道坐在旁边的木棚里看太子胡闹,这样即使下雨也淋不到自己了。

  云容见自己劝解无用,便对初宁喊道,“好妹妹,平日里太子殿下爱听你的话,你倒是过来劝一劝啊!”

  初宁摇摇头,“我不来。”她恶狠狠地盯着太子道:“我怕我自己会忍不住想打他!依我看,叔父、姐姐,你们两个就别再苦心劝他了,看他能闹多久,一会下了雨,太子殿下也正好凉快凉快!”

  太子躲开初宁刀子般锋利的眼神,停止了哭喊,但他仍旧坚持,抓着马鬃嘟着小嘴不肯下来。

  看着太子稍稍安静些,云容便伸手欲给太子擦掉脸上的眼泪和汗水。太子心头仍然拧不过,便打开云容的手,“不要你管!”

  “你这孩子!”初宁立刻跑了过去,扬手就想要教训太子,云容赶紧把她拦下。

  安越君见状也立即上前,沉下脸对太子说道:“太子殿下,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快给君女云容道歉!”

  太子又叫喊道:“凭什么!我是太子!才不用给人道歉!”不知为什么,这次太子又异常激动,他抓着马鬃,双脚狠狠的踢着马肚子。眼看小马驹双耳一齐紧贴在脖颈上,目光炯炯不停地点头吹气,分明就是快要发怒了,初宁推开云容,对圉人道:“快把这马牵住!”

  安越君也看出端倪,他准备强制性将太子抱下马,不料还是晚了一步。就在那一瞬间,小马驹突然使劲晃动头颈,扭动身体腾空前肢,一下子就把还没反应过来的太子给狠狠摔在了地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