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江山如有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第4节 落水

江山如有待 叶子娇 3489 2019.11.06 17:30

  连夜秋雨,日渐寒冷。

  初宁从柜子里翻出稍厚的衣服,想起乐馨绝妙的邯郸踮屣之舞,心中很不是滋味,便走到铜镜面前试着学习乐馨的舞姿,无奈相同的动作,自己比划出来总是别扭。

  “王孙,你在干嘛呢?”紫莲抱着被褥走进屋内,刚好看见初宁正站在铜镜面前摆着奇怪的姿势。

  初宁也觉有些尴尬,便清了清嗓子“咳...咳…”,回到桌前端起水杯喝了喝水,“紫莲,你说我以前怎么没有学跳舞?”

  紫莲掩嘴偷笑,“王孙,你一直都跟着王上、长安君还有蒙家兄弟一起在泽宫练剑习射啊。”

  初宁张了张嘴,“我…”欲言又止,最终趴在桌子上仰天长叹,“乐馨能歌善舞,是了不起!还好政哥哥不理她。”

  紫莲一边铺着床铺一边安慰,“既然王上都不搭理她,王孙又何必生气呢?为她气坏了自己的身子可不值得。”

  初宁郁郁寡欢,“罢了罢了,我还是自己下棋静静心吧。”

  乐馨自从夜宴着凉,便感上风寒,加上离乡背井有些水土不服,本来轻微的风寒仔细养了好一阵子才恢复过来。没有乐馨日日在初宁和嬴政面前晃荡,初宁觉得日子也畅意开怀了许多。

  好不容易一日夜里没有绵绵细雨,一大早,初宁便和紫莲带着竹筒来到上林苑采集露水。祖太后最喜用露水搽脸,能使人容颜健康美丽。

  上林苑中秋花正浓,树荫罩着余寂蜿蜒的青石板小径,一泓清泉从洁白如玉的海棠花木深处涌出,沿着小径汩汩流淌。清亮的晨风带着桂花香气迎面拂来,十分惬意。

  初宁和紫莲沿着小径走着,一旁鲜艳的月季正开得红火热烈。白白朱朱的花瓣间凝结着一颗颗晶莹的露珠,映着初升的太阳,五光十色好似暮夜繁星。轻轻捏着花朵轻轻地摇动几下,露珠便乖乖的滚进了竹筒。

  主仆两怡然自得的采集露珠,丝毫没有注意有人从对面走来。

  天气忽又和暖了许多,乐馨身体好了许多,便想出来透透气,却没想到冤家路窄,竟然又遇见初宁在上林苑采集露珠,乐馨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样子只觉心烦意乱。

  乐馨蔑然地望着她,“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雅兴?”

  只闻其声便知其人,初宁也不看她,继续轻捏花朵,脸色平静如秋水说道:“有美一人兮去乡离家,专思君兮不可化,君不知兮可奈何!”

  乐馨缠绵病榻的这些时日,嬴政未曾来看望,她派人打听,秦王除了议政都是和初宁在一起,为此,她是伤心不已。而今日见初宁又变着方地羞辱自己,立刻勃然大怒,一口气是再也忍不得了,便一把摘下初宁手中的月季,扔在地上狠狠踩碎。

  初宁骤然凝眸,有些气恼,“你干嘛摘我的花?”

  “你的花?”乐馨眼底浮起怨恨,“我就是要毁了你想要的一切!”

  “不可理喻!”初宁横了她一眼转身便走,“紫莲我们走。”

  “站在!”乐馨歇斯底冲到初宁面前拦住她,“我让你走了吗?”

  初宁嗤地一笑,“你当真是病糊涂了,我想做什么便做什么,如何由得你来指手画脚?”

  乐馨贝齿轻咬,冷笑一声,“这里是秦国,你楚王孙于此不过也就是个质子的女儿!有什么好得意的?”

  人人尊称初宁为楚王孙,殊不知这是她最厌恶害怕的身份,说到底不过是被楚王遗弃的孩子。从小到大,那些议论初宁身份的宫人都被她亲手惩罚,她亦用这种嚣张跋扈来掩藏自己内心的自卑失落,让旁人不敢再小瞧了她。

  心底深藏的惶恐心事被道明,初宁只觉心头怒火冲天,顾不得其他,飞快地扬起手来给了乐馨一记极响亮的耳光。她绝不能让别人看穿她的脆弱逞强。

  “啪!”只在风驰电掣之间,乐馨的脸上现出了一道深深的红痕。

  乐馨先是一楞,随即捂着火辣辣的脸,怒目切齿,“你打我?”说着便抡起手臂想打回来。

  初宁何等眼疾手快,立即反手狠狠握住乐馨的手,怒目相视,“打你怎么了?就算是赵国公主如此,本王孙也照打无疑!何况你小小一个君女,出言无状,自寻死路!如今,你又能把我怎样?”

  乐馨戾气缠身气急败坏,却又被初宁牵制住,自己的侍女慕儿也被紫莲给拦住,帮不上忙。情急之下,便想把初宁往旁边溪泉里推。

  奈何乐馨虽然年长,可惜她是练舞之人,且大病初愈十分娇弱,而初宁是习武之人,身强体健,小小年纪便已经同她一般高了,一时间两人僵持不下。

  初宁见乐馨不肯罢休,还想把自己往溪泉里推,争强好胜之心浮起也不让人,虽然她剑法平平,但是对付一个女子还是绰绰有余的。便顺势借力,一扭身反将乐馨一把给推进了溪泉之中。

  乐馨“扑通”掉进了初秋清晨寒冷的泉水中,鲜艳的衣衫在水花中翻腾,犹如一只惊恐挣扎的美艳蝴蝶,虚弱的叫喊着,“救…我…”

  慕儿脸色吓得惨白,着急得大声呼救。

  “别叫了!”初宁慢条斯理地整理着衣衫,缓声道:“这泉水不过才半人高!”

  慕儿听罢,立即跳进泉水里,颤巍巍地扶起乐馨。

  君女乐馨浑身湿透了,头发挂着水贴在脸上狼狈不堪。她哆哆嗦嗦地从水池里站起来,眼睛写满了无助与惊慌,但当她看见初宁若无其事面露讥笑地站在岸上时,瞬间又火冒三丈,怒气冲冲地指着初宁,“你…你…”却终究因为惊吓过度,说不出话更多的话来。

  初宁嘴角扬起得意的笑容,“君女还是回去好好养着吧!”

  慕儿的呼救声引来侍卫,乐馨很快便被救了起来,初宁见状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紫莲三步两回头,有些担心,“王孙,虽然是她先招惹你的,可是她毕竟也算是赵国来使…”

  初宁朝着建章宫方向加快步伐,“所以,我得赶紧给自己找个靠山去。”

  建章宫内,阳光从雕花木窗外斑斑点点的照进来,嬴政方才梳洗完毕,正在用朝食。初宁突然跑了进来,吓了袁风一跳,他差点就惊呼有刺客了。

  袁风紧张地拍拍胸口,嬴政一见初宁跑进来,便不由自主地笑道:“宁儿,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用过朝食了吗?”

  初宁点点头,有些心虚,“一早,我就去上林苑...为祖太后采集露水了。”

  嬴政见她目光闪烁,猜测该又是闯了什么祸,才躲到他这里来,便由着她,“也是辛苦了,陪我再用点朝食吧。”

  “好。”初宁答应着坐下来,本就起得早,刚才又一番折腾,她也有些饿了。

  两人安静坐着吃饭,轻尝缓味。一名寺人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匍匐在地,“王上,不好了!君女乐馨她......”

  初宁闻声转身机警地盯着传话的寺人。

  寺人见罪魁祸首正在这里,心中一惊,又见初宁眼神锋利,一时被吓得说不出话来。

  袁大监疑惑追问:“君女怎么了?”

  寺人低头,“君女乐馨...不小心掉进上林苑的溪泉之中了。”

  嬴政一听上林苑便知肯定和初宁脱不了干系,“寡人记得上林苑的溪泉不深,人救上来好好休养便是,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可是...赵国使节大怒,在太后面前追着讨要说法,”寺人神色紧张,瞟了一眼初宁低头战战兢兢地说道,“太后正派人满宫里寻找...楚王孙...”

  初宁回头对上嬴政带着笑意的好奇目光,低眉顺眼道:“是我把她推下去的。”

  嬴政佯装生气,“若不是寺人来禀报,你是不是就打算瞒着寡人了?”

  初宁讨好道:“我只是想让王上安心用完朝食嘛。”

  嬴政哭笑不得,“她又怎么招惹你了?”

  “她先骂我,我气不过就打了她!”初宁见嬴政并不生气,便放心的继续说下去,“她想还手,但肯定是打不过我的,结果自己反而掉入了溪泉之中,她这是自食其果,能怪我吗?”

  袁风和寺人听得心惊胆战,但见嬴政听完后不怒反笑,也稍稍安心了。

  嬴政宠溺地拂过初宁头发,“你呀,什么时候才能让人不操心?”

  寺人紧张说道:“王上,现在太后那边还等着...楚王孙呢。消息已经惊动了祖太后,吕相邦和昌平君在宫中听见消息也赶往甘泉宫了。”

  初宁听见父亲也去了,这才坐立不安,赶紧拉着嬴政的袖子求救:“政哥哥!父亲也去了,你可一定要帮我啊!”

  嬴政拍拍她的手,“放心,我与你同去。”

  二人赶到时,甘泉宫里已经十分热闹,初宁跟着嬴政身后,步入殿内,完全不敢看父亲。

  昌平君一见初宁便厉声喝道:“你可真是越来越胆大了!”

  吕不韦拉着昌平君劝道,“昌平君莫急!”

  初宁吓得赶紧跪下,悄悄拽住嬴政的衣角,让他帮自己挡住盛怒的父亲。

  嬴政便站在原地,平静地问道:“君女乐馨现在情况如何?医师令现在何处?”

  寺人赶紧从内殿唤来了医师令孙得力,“回禀王上,君女已无碍,只是君女本就水土不服,伤寒又才恢复不久,今日受了秋水寒气,湿寒入骨,需得好好调理。”

  赵国使节听闻愈加生气,但还是作揖道:“我国特派君女代表我王不远万里来探望秦国太后,却屡屡被楚王孙折辱,今日更是被欺辱至此!还肯秦王决断,还我赵国一个公道!”

  “屡屡?”错误都被推到初宁头上,她气愤填膺,“你怎么不说说乐馨屡屡对我言语刻薄呢?今日要不是她先辱骂于我,我会打她吗?”

  嬴政听闻略微颔首,初宁与嬴政的小动作自然是逃不掉正殿上的祖太后的眼睛,她明白嬴政的内心已经有了决断,便温声问道:“初宁,你说君女乐馨辱骂你?她骂了你什么?”

  内心结痂的伤口被那句话撕烂,初宁愤愤的说道:“实在是恶毒至极,难以启齿!”

  赵国使节也看出了风向不对,赶紧说道:“纵然有言语不对,但是楚王孙将君女推入水中的行为难道不是恶毒至极吗?”

  初宁瞪着使节,朗声正气道:“分明是她想推我下去,却技不如人,自己反而掉进了溪流之中!害人终害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