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江山如有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江山如有待

叶子娇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10.27上架
  • 25.42

    连载(字)

7位书友共同开启《江山如有待》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当时只道是寻常 第1节 初见

江山如有待 叶子娇 3909 2019.10.27 17:43

  人世走一回,就像无名石坠入时光的湖泊,虽泛起阵阵涟漪,仍难逃岁月无痕波澜不惊。山水茫,云未留,不记来时路,一切该如何回忆呢?

  幼时很多事情都记不清楚了,但初宁永远不会忘记她五岁时第一次见到嬴政的情景。

  九岁的他身材瘦瘦高高,安静的站在他那个美艳绝伦的母亲身旁,明明很害怕,但表面上还装作若无其事。

  他见到多年未见面的父亲和从未谋面的弟弟时候的拘谨,在那时五岁的初宁看来,觉得十分有趣。也就第一面,初宁就感觉他与成蛟不同,和这宫里的其他人都不同。

  他有着和年纪不相符的成熟与与生俱来的孤绝冷傲,但又处处小心谨慎。

  在嬴政返秦之前,初宁和成蛟便已经是宫里被众人宠爱得为所欲为的两个小霸王了。

  秦王异人,认华阳夫人为养母遂改名为子楚,当年逃回秦国后,在华阳夫人的安排下便娶了楚国贵女,一年后生下公子成蛟。

  初宁的祖母是秦孝文王的妹妹公主婧,嫁给当时在秦国为质子的楚国太子熊完。一年后,初宁的父亲熊启出生。秦昭襄王四十四年,楚顷襄王病危,熊完欲回国争夺王位,但秦昭襄王以情况不明为由,不予放归,后其随从黄歇以偷梁换柱的计略使其逃归楚国并顺利继承王位。

  虽然后来,楚王也曾经派人来想要接回夫人婧嬴和熊启,但是婧嬴性情刚烈,认为是楚王先弃了她们母子,便置气不愿前往楚国,加上秦昭襄王也不愿放人,于是熊启便和婧嬴夫人一直住在咸阳宫中。

  自宣太后起,楚系外戚势力便开始在秦国深植根基。熊启年少即封昌平君后娶驷车庶长嬴贲的孙女英嬴。婧嬴夫人与华阳一直交好,熊启成婚分府后,婧嬴便搬去华阳宫和华阳太后同住,相互陪伴。

  初宁一出生便深得华阳太后的喜爱,华阳太后亲自给她取名初宁,希望她能一生平安终始,安定如初。

  小时候的初宁十分调皮,她两岁时,母亲怀上了弟弟。婧嬴夫人担心初宁闹着母亲,便把初宁接到宫中教养,过节时才回家看望父母。说是教养,其实也是让初宁给自己和华阳太后作个伴,宫里有个小孩子总是要热闹些的。

  成蛟只比初宁大一岁,从初宁进宫起,他们两个便时常一起玩耍,宫人们常喁喁私语,说他们两个将来会是秦国的王与王后。不过这话传到婧嬴夫人那儿后,嚼舌根的宫人都被她狠狠训斥了。

  初宁记得那个时候祖母和祖太后在房间里说了很久的话,但祖母却不愿意告诉初宁,说她现在太小了,不能理会,等她长大后,祖母再告诉她。

  秦庄襄王元年,赵王将嬴政母子送回秦国。他们回来的那日清晨,成蛟对初宁说:“昨晚,我偷偷听见父王和母亲说,他当年是不得已才将赵姬母子留在赵国,他们这些年吃了许多苦,自觉亏欠他们许多,所以他会封赵姬为王后,政为太子,希望母亲能够理解。”

  初宁四下一顾,宫苑墙角处只有他们两人,她低声道:“你小声些,当心隔墙有耳。”

  成蛟轻轻嗯了一声,见他神色黯然,初宁又问道:“你不高兴?”

  “母亲对父王说她理解,她只愿我能平安富贵一生。”成蛟抿唇片刻还是忍不住抱怨道:“可是!我,我还是觉得父王偏心!他都多年没有见过赵国回来的那个儿子,凭什么就让他做太子?”

  “可他...是你哥哥啊,而且当太子有什么好的,将来做了王上多辛苦啊!我们都不能随心所欲地玩耍了。而且来日方长,说不定他会成为你的好哥哥,我的好朋友呢?”

  “也是。”成蛟想了想说:“你叫他哥哥?我可比你大一岁,你都从来没有叫过我哥哥!”

  初宁笑道:“得了吧!等你的弹弓和投壶能赢过我了,我再叫你!”

  成蛟还没来得及反驳初宁,他们便被宫人请回到章台殿,赵姬母子已经入了宫。

  初宁坐在华阳太后身边看着瘦瘦高高的嬴政昂首挺胸从殿门走进来,不同于成蛟的俊美天真,初宁那个觉得嬴政英俊冷漠的脸上多了一些桀骜不羁,虽然嬴政只比成蛟大三岁,但是他身上已经散发出一种让人不可靠近的王者之气。

  面无表情的嬴政一只手拉着他的母亲,另一只手紧紧握拳。初宁心想他应该是很紧张,但却又要强作毫不畏惧地迎上其他人好奇的目光。

  嬴政的目光从初宁身上一扫而过,但很快又转了回来,初宁便对他温婉一笑,他楞了一下,避开初宁的目光。

  秦王当下宣布封赵姬为王后。

  华阳太后并没有惊讶,显然,秦王和华阳太后早就商量过了,宫里的事情都要得到华阳太后的首肯,不仅因为她是先王的王后,王上的养母,更是因为她背后如盘石桑苞的楚系外戚势力。而王后更是必须得到以华阳太后为首的宗室亲族的认可,才是名正言顺。

  夏太后看着艳若桃李的赵姬,厌恶中不由得生了些羡慕,自己的儿子是真真爱她啊!此前为了与楚系联盟,王上答应继位后让阳泉君与吕不韦同为丞相,并封阳泉君的儿子为昌文君,任郎中令。现在为了赵姬,王上又命昌平君接替去世的阳泉君出任左丞相,用一个官职为心爱的女人换得王后位。夏太后在心中暗叹,如今朝政大权多半又都落入了楚系那边。

  初宁看向站在赵姬母子身旁的吕相邦,心想这应该是少不了他的功劳。吕相邦和华阳太后以及外祖父的关系一向很好,原就是他在赵国帮助秦王逃归秦国,他和赵姬应该也是早就相识的,因此相比楚夫人,他自然是要拥戴赵姬母子的。

  秦王上前拉住他们母子,在得到华阳太后点头认可后,秦王带着赵姬和嬴政走上殿中正坐,并招呼成蛟上前来见见他这个哥哥。

  成蛟嘟着嘴不愿上前,大人们都以为他是不好意思,便开起了他的玩笑,一时间两兄弟都有些尴尬,成蛟便更加不愿上去了。

  初宁知道成蛟心里还是觉得委屈,便对华阳太后说:“我带他去。”

  华阳太后含笑道:“应也只有你了。”

  初宁走过去拉住成蛟,他还是不愿起身,好在楚夫人暗中一把将成蛟推到初宁面前,初宁才得以拉着他走到殿台上,来到嬴政面前。

  此刻的嬴政也有些不知所措,初宁欠身行礼,“政哥哥!”

  嬴政只楞楞地看着初宁,没有任何动作言语。初宁又把成蛟硬推到嬴政面前,笑道:“政哥哥,以后你可要好好保护你的成蛟弟弟和我这个初宁妹妹!我们两个可是知道这咸阳宫里所有好玩的地方呢。”

  嬴政喃喃道:“成蛟弟弟…初宁妹妹…”他的目光终于温柔下来,脸上也露出了一抹微笑,“好。”

  嬴政的微笑很好看,他如黑宝石一样的瞳仁里好像闪烁着小星星,初宁跟着他乐呵呵地笑起来,成蛟也不明就里地跟着“咯咯”笑起来,大概是觉得终于过了这个难关。

  大人们见状自然也高兴了,赵姬娇笑曼语:“这个小女子真是乖巧伶俐。”

  秦王笑道:“爱妃说得对,还是启兄的女儿初宁最是聪慧,小小年纪就这么懂事。”

  大人们的寒暄初宁都不记得了,只有嬴政的微笑如一瞬即永恒的昙花永远留在了她的记忆深处。

  从此以后,初宁和成蛟就带着嬴政一起在咸阳宫里肆意玩闹,虽然在他们作弄宫人的时候,嬴政常常制止他们,当成蛟发现嬴政的弹弓和投壶技术都强过他之后,他也真心接纳了这个哥哥。

  嬴政说自己在赵国从来没有这样的自在欢快。长平之战秦国共斩首坑杀赵军约四十五万,在那之后,秦赵关系急剧恶化,他和母亲在赵国如履薄冰,现在总算不用每天提心吊胆了。

  初宁还记得他当时是神情,是那样的无奈自嘲,可眼神又是那样坚毅。初宁看着他,不由自主地问道:“你恨那些人吗?”

  “恨解决不了任何事情。”嬴政目光灼灼:“我要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一年后嬴政被册封为太子,吕不韦为太子傅,谏义大夫王绾同为夫子。嬴政和成蛟同去进学,只余下初宁一人,她便不能习惯了,平时喜欢玩的那些把戏,如今一个人也没有了兴趣。无奈华阳太后和祖母都说初宁年纪还小,不让她去进学。

  初宁争辩道:“可是成蛟就比我大一岁!凭什么他就可以去?”

  华阳道:“成蛟是王子,早些学习自然是好的。”

  成蛟下学后总跑来向初宁炫耀,今日夫子又教了他什么,看见初宁什么也听不懂,便十分得意。好在嬴政会劝解他们,不然初宁和成蛟每天都会打上一架。

  初宁自己翻看竹简,只识得些字,但文章的意思完全不得理会,紫莲劝初宁道:“王孙,勿再自己折磨自己了,等长大些进学后,自然就明白这些了。”紫莲年长初宁两岁,是初宁自幼随身的侍女。

  初宁抠着竹简,愤愤地说:“可是一想到成蛟得意样子我就生气!而且越想越生气!不行,我一定不能让他给小瞧了!”

  紫莲宽慰道:“太子殿下不是会给王孙讲解吗,等王孙偷偷向太子殿下学了道理,他便不能再小瞧王孙了。”

  “你说得对!”初宁灵机一动,又道:“太后不让我们学,我们就偷偷学!走,紫莲!我们上泮宫偷听去!”

  紫莲阻止不了初宁,被硬拉到泮宫。俩人躲在窗牖下,偷偷往里看去,王绾正在给嬴政和成蛟讲课,政哥哥听得仔细,成蛟却是在打瞌睡。

  初宁和紫莲瞧见打瞌睡的成蛟,忍不住笑起来,被屋里的人发现了。

  “初宁!”成蛟在屋里叫起来。

  俩人赶紧跑到廊下,初宁一不小心踩到了成蛟的舄履上。

  成蛟跑出来想抓住偷听的初宁,看见初宁正踩着他舄履,便又大声嚷嚷道:“你为什么踩我舄履?”

  初宁笑道:“哟!公子这会声音这么大,想必是刚才在屋里睡觉养足了精神吧!”

  成蛟嘟嘴道:“你!我没有!”

  初宁大笑,“没有什么?”

  身后突然传来秦王的声音:“怎么今日泮宫如此热闹?”话音刚落,秦王便和吕不韦一同步入宫门,秦王温声道:“原来芈丫头也在这啊。”

  众人行礼之后,成蛟便向秦王告状道:“父王!初宁踩我的舄履!”

  “我又不是故意的。”初宁走到成蛟身边对秦王道:“王上!您知道初宁刚才在牖外都看见了什么吗?”

  成蛟一听这话便紧张起来,偷偷扯了扯初宁的衣袖。

  秦王和颜悦色道:“芈丫头看见了什么?”

  “初宁看见政哥哥和成蛟认真思学,十分羡慕。两位哥哥都学有所长,我却都不能明白他们说的那些之乎者也了,心中实在是苦恼。特恳请王上能准许初宁做两位哥哥的陪读,一起进学。”说完,初宁瞟了一眼成蛟,示意自己没有说出他打瞌睡的事情,他就得帮忙说话。

  成蛟立刻心领神会道:“是啊父王,您就让初宁和我们一起进学吧。”

  嬴政也道:“父王,初宁妹妹虽然年幼但天资聪慧也求知若渴,儿臣闲暇时间给初宁妹妹讲起夫子的功课,初宁妹妹都能理解不少。如今儿臣与弟弟都来进学,初宁妹妹少了陪伴难免忧思,还请父王准许初宁妹妹同我们一起进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