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江山如有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第2节 祭礼

江山如有待 叶子娇 3579 2019.11.25 17:30

  当然,世间不止亲情、爱情,还有相知铭心的友情。初宁如温馨灿烂的阳光,消散了弥漫在云容周围的黑暗,温暖了她的心田。她不再余寂,不用再在令人窒息的,无穷无尽的桎梏中,端详自己余清暗淡的生活,她终于感觉心有可依。月下相许让云容放下了惆怅,她心中想要逃离这个冷漠严酷的家族的种子牢牢地生根发芽了,她想要和初宁一起走向她们美好的未来。

  这个对未来的期许让云容的舞蹈更有了脱胎换骨般的灵动真意,因此她得到祭司的肯定,被选定为祭祀领舞。世事变化无常,以前云容一直担心发生的事情而今却成了她最渴望发生的事情。她感谢那些出于各种原因的安排和那场意外,让自己遇到了初宁,如此,命运对她也不算是至极的残忍。

  祭祀这一日,蓝空碧霄晴云轻漾,淮河一如既往的逶迤清澜,熏风掠过水面,荡起迷人的涟漪,层层波浪在金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潺潺流水旁搭建的祭祀高台之上,从王族公亲中精挑细选出来的数十位风仪清举的翩翩君子合着虎座凤架鼓率直原真的野性声响,朗声安歌道:“与女游兮九河,冲风起兮横波。乘水车兮荷盖,驾两龙兮骖螭。…”

  高台之中,身着雀羽连绸姣服的云容手持祭铃伴着歌声带领其他伴舞跃然起舞,娇艳阳光下,她静美绝伦的脸上一双明眸难得的丽朗傲世,正如出尘下凡的洛水女神。

  “子交手兮东行,送美人兮南浦。波滔滔兮来迎,鱼鳞鳞兮媵予。”

  云容的袅娜身姿在璀璨光影间栩栩流动,她高举祭铃舒袖旋转,环佩叮叮傲世生风,霓裳翻飞纷披迷漫,艳动四方,令人迷醉惊赞。紧接着,群巫迎神、礼神、颂神,祈祷神明降福免灾,保佑风调雨顺年成丰收。

  瑶席上端坐的李夫人笑意嫣然,她目光灼灼地看着太子和初宁正在极力地为云容喝彩,心中拧做一团,敢怒不敢言。祭祀观礼,太子明明有自己的位置,却非要和初宁挤在一起,更要命的是楚王居然答应了!李夫人也只好心中暗自滴血,微笑着应承。

  自那日,太子悍把玩过弹弓之后,便是入魔般的着迷。李夫人自然是管教得严厉,不准他玩,但这反倒增加了他的好奇探寻之心,不是日日吵闹就是偷偷的跑去和同初宁玩耍。初宁虽倨傲狡黠,但是玩乐的新点子多,故而太子对她是又爱又怕。

  楚王对这种小孩子取乐不以为意,还让初宁多多带着太子,因此李夫人也不好明面上阻止太子与初宁亲近,只得日夜在殿中祈祷初宁早日离开楚国,永远也不要再回来!

  而李夫人此前关于阿嫮婚事的打算也无奈作罢,阿嫮与初宁不和,若以媵妾的身份陪同前往,以后在秦国的日子也不会好过。既然不能在外联系上秦国,那便得紧紧抓住楚国内部的势力。但是在楚国内部势力的选择上这一点上,李夫人和哥哥李园有了分歧。

  李夫人很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春申君,长辈的事情与孩子无关,她觉得云容的哥哥不错,虽然他的性子比云容还要孤傲一些,但是嫁得不远,阿嫮在自己身边,夫家也不会亏待了她。可是哥哥李园几乎是想都没想的就否定了她的想法,李园看上的是世代为楚将的项家儿郎,项梁。此前,他与项梁的兄长项荣一起前往秦楚边境查处边境官员的为非作歹和安置难民,两人也因此接下了友谊。

  也是在这时,李夫人才知道了哥哥的野心,他苦心经营这么久为的就是有一天取春申君而代之!然而无论她是苦口婆心的劝说,还是义正言辞的指责,忘恩负义无异于自断后路,必然身败名裂!李园的决心就像此刻在水面上如箭一般飞出的龙舟,头也不回地加入了这场深不见底的亡命竞技之中。

  祭祀河伯礼毕之后便是万众期待的竞龙舟了。此刻,河岸两边早已被从各处赶来观赛的黎民被挤得水泄不通,吆喝声雷动震天。贵族们则在沿途搭建的看台上,以最佳的视角,舒适得欣赏整场比赛。这些身着华服的贵族看似悠闲,实则也是暗潮涌动。

  竞技的龙舟由各个公亲权臣、城中富豪和平民自发组织的队伍组成,从龙舟装饰的豪华程度和各式各样的五彩旗帜便可以一眼分辨出哪条龙舟属于谁。贵族富豪们的龙舟,雕龙画凤配上龙灯精致奢华,而平民的龙舟就朴素得多了。

  竞龙舟原是为与民同乐图个吉利,在龙舟竞技中拔得头筹无异于取得了当年的好彩头,赢得胜利的队伍将会得到楚王亲自赏赐玉兰酒。但是在争取赢得比赛胜利的背后,赌舟才是上至贵族,下至平民都如此热衷龙舟竞技的真正原因,人人都想要从赌舟中谋获巨大的利益。

  初宁肯定不会错过这样的好玩的事情,只是她没想到由郢都富豪明面上组织和权贵暗中支持产生的赌舟行为,下注人数之多,赔率之高,已经完全超出了她的想象。

  初宁从街头巷尾听见了一些讹言,蒙恬也告诉她这种赛事肯定有权贵在背后操纵着比赛的输赢,但是她都丝毫不在乎。最后初宁决定用投壶的方式,随便选出一支队伍来下注。她命人在每支羽箭上标注龙舟队伍的名字,投壶时将所有羽箭一起掷出,投中的羽箭便是下注的队伍。

  上天给初宁选择的是昭氏公族的龙舟,她便欣然下注了。虽然以目前形势来看,昭氏公族的龙舟获胜的可能性不是很大,但是她认为千金难换片刻高兴,天意才是最有趣的。

  河岸上挨山塞海的人群不惧烈日地沸腾欢呼着,有人敲锣打鼓,有人爬到岸边高高的树上大声呐喊,为他们自己支持的龙舟队呐喊鼓劲。一艘艘龙舟竭尽全力地你追我赶,每一次激烈的角逐换下领先的龙舟都引得岸边人声振奋,甚是壮观。

  初宁在心中感叹道:“相比之下,秦国真是太严肃无趣了。”她真想把这样热闹带回秦国,在渭水河畔也来一次竞龙舟。但是她也清楚的知道,无论嬴政有多宠溺她的那些胡闹,他也绝对不会允许在秦国开展这样奢靡放纵的活动来败坏当地务实进取的民风。

  这一瞬间的想法让初宁自己都觉得有些诧异,即使经过了这些事情,她还是会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似的来思考这些问题。她离开秦国的时候,原是想借时间和距离来消解忧愁,没曾想它们只是悄悄地在掩盖那些不好的记忆,而楚王的话让它们更加明目张胆地吞噬起来。初宁其实不喜欢这样无限包容,越陷越深的自己。

  初宁看着身旁已经换回常服的云容,她正兴致勃勃地关注着自己下注的龙舟:春申君名下的龙舟。但其实,这也是初宁硬拉着云容蒙眼投壶得来的结果。期初,初宁劝云容就支持自己的祖父,但是她并不想参与。于是初宁就想出了投壶,但是上天还是为了她确定了她本该的选择。不过,云容也确实是乐在其中了。这样轻松欢快的云容让初宁很欣慰,就算是可以预见嬴政以后也许不会再像从前那样宠溺自己了,此刻的她也从心底里为云容高兴。

  最终,在震耳欲聋的叫喊声中,春申君的龙舟终于将其他龙舟甩在身后,领先问鼎。这个结果不算是晴天霹雳,但也有些出人意料。云容高兴地拍手叫好,尽管她非常激动高兴,但举止还是十分的端庄得体。

  春申君沉寂了些时间又重新被推上风口浪尖,初宁隐隐感觉这背后恐怕不简单,但她一时又想不清楚是什么,便在心中对自己说,“算了,一个局外人又何必多心?”而后又拉着云容的手,笑道:“姐姐押中了,可要请吃酒啊!”

  祭祀活动过后,便是三日后更加浪漫的宫中娱乐习俗,斗百草。南方的五月仲夏,多雨潮湿极易染病,因此古俗认为五月为恶月,必须采集百草来除毒驱邪祛寒湿。人们到郊野采集艾草、菖蒲、凤仙、白玉兰、柏叶、大风根、桃叶、鸡骨香等编制成“百岁索”期盼百岁无灾。

  斗草游戏正是在这个采集百草的活动中自然地发生和流行起来的。斗草亦分有“文斗”和“武斗”。所谓“文斗”是双方互报花草名,一人持花,对方报名,接着对方再拿出花草猜名,这样一直互问下去,直到谁能报到最后,谁所采花草种类齐全,知道的花草名称多便能可获胜。而“武斗”则简单得多了,双方各自用草或花打成结,以花草结相勾,两人各捏自己花草结的两头相拽,谁的结断了,谁就输了。

  同样的,为了增添输赢的刺激性,比试双方常常会取下头上珠钗或身上玉佩等作为赌注相博。有意思的是,男女之间的赌注往往最后都会变成彼此的定情信物。

  这三日的时间便是为了让参加斗草的玩者能够收集到更多的花草,要收集名花异草常常需要寻遍山川草野。初宁和云容也加入了寻草的队伍,但是她们采集百草一半是为了自己蓄兰沐浴,另一半是为了帮阿嫮收集到更多的花草。

  阿嫮确实如云容所说的那样,没有什么坏心眼,只是性格张扬了些。当她失去领舞资格的时候,不免又痛哭了一场,但之后还是认真地当起了云容的伴舞,因此初宁觉得阿嫮也没那么讨厌了,她这样把喜怒哀乐毫无保留地挂在脸上反倒是有些傻得可爱。

  在竞龙舟时,初宁便瞧见项梁和阿嫮两人时常眉目流盼,她十分惊讶,这还是那个对自己毫不客气的项梁吗?这一幕勾起了初宁强烈的好奇心,在她锲而不舍地追问下,阿嫮终于羞涩的说出,他父亲曾带着她一起同项家兄弟一道踏青巡河,阿嫮和项梁就是这样认识的。

  初宁问道:“然后你就对项梁一见钟情了?”

  阿嫮低下布满绯红的脸颊,娇羞的说道:“所以,我想在斗百草上赢得他的瞩目,把我的花草环送给他。”

  初宁含笑,“你已经取得他的瞩目了。相信我,他肯定也早已注意到你了。不然我又怎么会从你们的眉目传情中看出端倪呢?”

  “真的!?”阿嫮蓦地抬起头,略带着稚气的眼眸中洋溢着喜悦和憧憬,真切地望着初宁。

  那瞬间,初宁仿佛看见了从前在嬴政面前芳意腼腆的自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