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这个修士真赖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老叟钓蛟

这个修士真赖皮 武当苗人凤 2803 2021.09.12 10:00

  竖日,阳光透过破庙的缝隙照射进来。

  清晨的阳光很亮,但不刺眼,庙中多了些暖意。

  沉睡一夜的江小川缓缓醒来,只觉神清气爽,疲劳尽去。

  李继如睡着一般,盘坐在他身旁。

  江小川回过神来,快速后退几步,拉远彼此距离。

  昨夜,头痛欲裂时,他看到了自己眉心的紫色印记,也看到有紫色光芒从自己的脑海进入对方体内。神奇的是,他不是用眼睛看到的,而是某种玄之又玄的感觉。

  直觉告诉他,对方已经死了。

  安全起见,江小川再度喊了两声,见对方没有回应,确定了内心的猜测。

  至此,他总算有时间重新梳理昨晚发生的一切。

  作为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中的年轻人,昨晚发生的一切对他的冲击实在太大,他先前的担忧成了现实。

  动辄杀人的凶猛三兄弟,能飞的邪恶黑影,以及疑似妖怪的红衣女子,全是江小川没接触过的。

  如果这个世界本就如此,他又该如何应对?

  一只羚羊在老虎和狮子的交锋中生存下来,唯运气尔,但运气不可能一直站在自己这边。

  满是猎手的丛林,要想生存下去,或许只能自己成为猎手。

  江小川无奈叹气,接受了操蛋的现实,既然反抗不了,不如尽情享受。

  一番纠结后,他朝破庙内的三人一妖伸出了罪恶的双手,俗称摸尸。

  他们遗留的东西,多半对他要走的路有帮助。

  搜寻一圈下来,江小川手中多了两本泛黄的书籍,一根乌黑的铁棍和一柄寒光闪烁的利剑。

  至于李继身边乌黑麻漆的泥罐,他没敢动,对先前从中飞出的黑影很是忌惮。

  除了这些,还从三人身上搜到一些黄白之物。不多,也就两片金叶子和十来粒碎银,如此看来,金银应该也是这个世界的货币。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华,没钱怎么能行?

  至于狐妖的尸体,江小川准备只要皮毛,好带好藏,等弄清这个世界的情况再卖掉,稚童持金过闹市的行为可不值得提倡。

  盘点所有收获,江小川最感兴趣的还是从李继身上扒出来的两本书籍,泛黄的封面,光滑的书页,想来是时常被人拿在手上翻阅。

  况且,对方贴身携带,应该有些价值。

  江小川寻个地方坐下,拿出较厚那本,仔细翻读起来。

  书籍封面上映着《太上感应法门》六个大字,字体古朴,隐约有某种玄奥的气息流转其间。

  当他细细感受时,那种感觉又消失了,又反复试了几次,一无所获。

  翻开封面,一行小字映入眼帘,“太上者,道门至尊之称也,由此动彼谓之感,由彼答此谓之应,以道心体天心,为太上感应也!”

  看到此处,江小川亢奋起来,果然是天无绝人之路,道门至尊的修炼法门竟然被自己拿到,莫非自己是传说中的天命之子?

  他压抑住内心的激动,继续看下去,终于弄清修炼是怎么一回事。

  据《太上感应法门》记载,天地间有灵气,共分金木水火土五行,五行相融变异,衍生出风雷冰三异行,故天地灵气共计八行。

  修士纳灵气入体,是为修行,故修道又称炼气。

  人有五官,衍生出五感,形声嗅味触,再加三魂七魄衍生出的灵识,共计六感。

  灵气无色无味,无形无质,存于虚实之间,需灵识才能察觉。

  欲要练气,先要感气,故练气第一境名曰感气。此境关键在于灵识强弱,若灵识散弱,则难以感气成功,自此便离仙道远矣!

  感气成功后,下一境名曰练气,以灵识搬运天地灵气,过五脏,穿经脉,后储于丹田,往复一次为一周天。

  练气境是一个水磨功夫的过程,关键在灵识强弱和经脉宽度,其一稍弱者,穷尽一生难逾此境。

  练气第三境名曰筑基,练天地灵物入体,以筑道基,再以道基炼化体内灵气,可练法术,祭法器,初步具备战斗力。

  至于筑基之后的境界,这本《太上感应法门》上并无记载,这让江小川颇感遗憾,看来天命之子什么的与他情深缘浅。

  有了修炼法门,下一步该尝试修炼了。

  江小川盘坐在地,五心朝天,准备试试。

  按《太上感应法门》记载,第一步是用灵识感知灵气,感受到灵气便算成功。

  但是,书上只说灵识为三魂七魄的衍生,那它在哪里?怎么把它弄到空气中去?还有,灵气长成啥样?感受到灵气的征兆又是什么感觉?

  江小川脸色发黑,满头问号,想了半天仍是毫无头绪。

  得,练个锤子!

  还是先别浪费时间了!

  转眼已到晌午,江小川费了不少功夫将狐皮完整割下,再将两本书往怀里一塞,拄着抹上灰的黑铁棍离去,长剑锃光瓦亮的,他没敢带在身上。

  一夜没吃饭,江小川饿得咕咕直叫,出门后直奔北方。

  据李元说,北方十里外有个镇子,镇上来客天南地北都有,不担心暴露身份,是个顶好的去处。

  ............

  南山镇外,江小川抬抬手,抖抖腿,觉得体力明显比以前好,顶着太阳走了十里路,竟然一点汗也没出。

  他摇摇头,将这个想法甩出脑海,准备一鼓作气杀到酒楼好好搓一顿,五脏庙再不祭祭,怕是要造反了。

  又走了片刻,江小川突然察觉到不对,他抬头看向前方,发现自己与镇子的距离竟然丝毫没拉近。

  回想昨夜经历的一切,他心中发憷,莫非是传说中的鬼打墙?听说要用内裤套在头上才能走出去?

  可***不太雅观,江小川决定再试试。

  他向左转身,盯着前方的大树走了几步,发现距离近了,又转头朝前走了一阵,确定方才不是错觉。

  这时,一道苍凉沙哑的声音从左方传过来,“我本一钓叟,垂竿向云澜。一丝连三界,独钓荒与蛮。”声音渺远,略显老态,却难掩其中的豪迈霸气。

  江小川明了,若发出声音的人不让,自己休想靠近前方镇子一步。

  对方手段玄奇,远超他的想象,与其扭扭捏捏,不如索性过去一探究竟。

  他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沿着满是枯草的河岸逆流而上。

  莫约走了十多里地,河道陡然开阔,河面宽度暴涨五倍有余,整条大河如同流进一个漏斗,壮观中透着一丝怪异。

  河边,一老者端坐在半人高的巨石上。

  老者须发皆白,满脸皱纹,手持一根丈余长短的竹竿,挽着袖子盯着河面。

  竹竿通体青白色,更像是玉,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柔和的青绿色光芒,美不胜收。

  看模样,老者是在垂钓,但奇怪的是竹竿上并没有渔线。

  姜太公?

  果然,高人装逼如神仙放屁,不同凡响。

  江小川步向河边,拱手行礼道:“小子江小川,见过前辈!”声音无比恭敬,一听就是个懂礼貌的年轻人。

  老者没回头,淡淡开口道:“小友,前路难行,不如换个方向,兴许才走得通!”一股高人气息扑面而来。

  江小川默赞,果然是高人,这逼装得,不比那些道貌岸然骗人钱财的神棍强得多?

  他仍是恭敬,再度拱手道:“还请前辈明示!”

  老人沉默不言,手臂一甩,河中顿时掀起巨浪。

  江小川定睛看去,一个硕大的黑色头颅随着竹竿上扬,头颅顶上有一对三尺黑角,大小和地球上的卡车头差不多。

  接着,巨兽的身子被细小的鱼竿扯出河面,大约两丈粗细,其上有黑色鳞片覆盖,闪烁着刺眼的寒光。

  随着竹竿抬高,河中的巨兽露出真面目,形似一条巨蛇,长约五十丈,如同一座黑色石峰屹立在河上。

  江小川呆住了,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巨蛇疯狂嘶鸣,剧烈挣扎,粗壮的身躯弯出不可思议的弧度,却无法撼动头顶那根细小的竹竿。

  老者干枯的手臂纹丝不动,看着巨蛇发出痛苦的悲鸣,灰白瞳孔深处是绝对的冰冷。

  江小川和老者的目光甫一接触,便马上移开,只觉不寒而栗,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

  冷漠,冰寒,没有一丝温度。

  这老头绝壁是个惯犯!

  看似僵持的局面其实不然,老者似是不耐烦,只轻微一抖手臂,巨蛇体内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瞬间停止挣扎,合上了双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