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这个修士真赖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赵先生

这个修士真赖皮 武当苗人凤 2280 2021.09.16 10:00

  清晨,青云书院中。

  江小川从厢房出来,看到两个老人围着一张木桌正在吃饭。左手边是昨夜开门那位白师叔,右手则是一位青衫老人。

  虽然在同一张桌子上,但两人吃的东西大不一样。白师叔身放着一个大盘子,盘中堆满大块的肉食,只见他左手拿肉,右手提着一坛酒,边吃边灌,再配上油腻光亮的衣服和凝成一坨的头发,活似一个饿极了的老乞丐。

  青衫老人则文雅得多,身前只有一碗粥和一碟青菜。老人手持竹筷,偶尔轻轻夹起一根青菜放入口中,再喝一口粥,嘴角含笑,慢慢的嚼着。

  青衫老人看见江小川,伸手邀他过来,轻声说道:“小友,先来吃些东西!”

  江小川快步走过去,也不客气,顺手抄起一只筷子,在一个巨大的盘中插了一大坨肉,开始用力撕咬。

  才咬下去,他就后悔了。

  就这?还不如喝粥呢!

  肉实在是太硬,像没煮过一般,看邋遢老头吃得香,他有些疑惑,现在的老人牙口都这么好么?

  青衫老人喝完粥,笑着问道:“小友前来寻我,所为何事?”

  江小川用力将艰难嚼碎的肉咽进肚子,开口答道:“为了修道而来。”这是实话,没什么好隐瞒的。

  邋遢老头不屑一笑,讥讽道:“你修个屁的道!就这点微末本事,也配言道?”

  江小川懵逼了,咋滴,修道还犯法?

  青衫老人笑道:“道太大,看不见也摸不着,修道修道,修到最后也没见谁能得道,有人耗尽一生一无所获,有人皓首穷经亦寻不得,荒废了岁月,失去了风华,也值得么?”

  江小川洒脱一笑,直言道:“道为何物我不关心,现在我只想求个顺心,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准,那就以后再说吧!”

  青衫老人含笑离去,临行前言道:“我姓赵,你称呼我为赵先生即可!”

  江小川早有预料,并不觉得意外,只是朝老人的背影拱手一拜,朗声道:“拜见赵先生!”

  邋遢老头满脸不屑,嘲笑道:“你这三脚猫功夫,还求顺心,随时会被人弄死,这心还能顺得下来?”

  江小川也不恼,顺着杆子往上爬,拱手行礼道:“还请师叔多多指教!”说罢抱着肉啃起来,只觉得比先前更香。

  邋遢老头从怀中摸出一本黑乎乎的书籍,随手丢给他,言道:“我姓白,叫我白师叔即可!你先好生修炼,免得出去被人一拳打死,丢了赵先生的脸。”说完也转身离去。

  啃完肉,江小川昂首挺胸,朝前院去了。

  不多时,江小川走进学堂,四处打量。学堂不大,莫约能坐下十几号人,书案和凳子也不高,干干净净,皆朝讲台方向整齐摆放。

  再往前是一张三尺高的木桌,桌上有几本泛黄的书籍,除此之外,就只剩一个搁满毛笔的笔架和一方砚池,极为简洁。

  时辰将近,十数少年陆陆续续从门外走进来,一一寻了自己的位置坐下,不多时便将空荡的学堂塞得满满当当。

  江小川见最后一排还剩一个空位,也没个挑选的余地,只得走过去坐了下来。

  十多岁的少年,正是喧闹的时候,学不来那些个老人的沉静。见赵先生没来,这些少年开始交头接耳,言语间绕不开些侠义之事,东一句谁人斩了妖,西一句谁人又除了魔,多有崇拜。

  有个黑衣少女不言不语,盯着眼前这一幕,嘴角挂着嘲讽的笑意。

  这时,赵先生走了进来,喧闹的学堂顿时变得安静,连呼吸都清晰可闻。

  赵先生走上讲台,缓慢言道:“自上古起,天道册封生灵为神,有山精野怪,也有上古异兽,却唯独没有人妖魔三族,有人可知这是为何?”

  台下少年面面相觑,没有人能答得上来。

  这时,黑衣少女站直娇躯,行了一礼,头颅上扬朗声答道:“上古时期,人妖魔三族并列,压得其余种族喘不过气,有不少小族无法在三族的夹缝间生存,最后灭绝,故而天道为了制衡三族,才从小族中选了生灵,册封为神,镇压山水灵运,这才让各族幸存至今。”

  赵先生满意的看了少女一眼,继续道:“天道的职责在于维持平衡,这才有神灵出小族这一说,可世事易变,如今的神灵虽然成了势,难以遏制,却没到能压制人妖魔三族的地步,那为何要灭神?为何不能平和相处?”

  这等辛密,在外界很难能听到,故而台下的少年都很认真。

  少女想了许久,欲言又止,最后只得坐下,哪怕她出身尊贵,也难触及天道运行的秘密。

  这时,赵先生一指坐在最后一排的江小川,言道:“小川,你说说看!”

  江小川一脸懵逼,下意识说道:“神灵能杀人族,人族怎么不能杀神?”

  有少年不服,站起身来,反驳道:“大家都说神灵会庇佑人族,神灵怎么可能杀人?”

  江小川对此话不屑一顾,自己亲身经历的,还能有错不成?

  于是反口问道:“神灵保佑过你?还是给过你饭吃?或者是把你养大?再或者是传授过知识学问给你?”

  少年面色涨红,不知该如何反驳,嘴巴张了半天,最后只蹦出四个字,“强词夺理!”

  赵先生叹气,各族平和已有数万年,现在这些孩子被保护得太好,竟不知道种族间的对峙与血腥。再过十年百年,这些孩子会成为人族栋梁,若有一天战事再起,他们又该拿什么去护佑人族根基?

  这数万年来人族流的鲜血不可怕,可怕的是越来越多的人被这平和的假象迷住眼,自动丢弃了手中的刀。

  最后,赵先生做了总结,“人族之所以能在数百万年的厮杀中留存下来,靠的是无数先辈身先士卒,拼死相博,而不是依靠某族的施舍和庇护。若有一日有外族挑起烽火,没人能退缩,因为身后是和你们流着相同鲜血的族人。”

  一众少年失魂落魄,原来这个世界并不像表面一样安稳祥和。

  江小川嗤笑,这帮傻子,傻不拉几的,一看就没经历过社会的毒打,弱肉强食是生灵的天性,怎么还会傻乎乎相信一两次作秀般的神迹?

  天真不等于善良,往往能刺入骨髓。善良也不代表不沾鲜血,双手沾满鲜血的将军,也可能是无人们心中的大善人。唯独傻是真的傻,不掺一点水分,纯粹却毫无用处。

  转眼到了晌午,赵先生去了后院,一众娇生惯养的公主少爷也满腹心事的离去,显然是被撕裂的伤口还没恢复。

  元锦城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把搂住江小川的肩膀,笑道:“小师弟,咱们去春风楼,大师兄和二师姐已经到了,这一顿就当为你接风洗尘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