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这个修士真赖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跑路才是王道

这个修士真赖皮 武当苗人凤 3579 2021.09.15 09:07

  小镇生活的枯燥乏味,多数人天亮打猎,天黑睡觉,只有那帮子江湖豪客高不成低不就,闲得发慌,整日聚在一起想干大事。

  日上三竿,朝食到了散伙的时候,有个人冲进来,从桌上端起茶壶猛灌一口,喘着粗气道:“李家发布悬赏令,要用一半家财寻杀害李继的凶手。”

  有人疑惑道:“李氏三兄弟不是被红仙姑弄死的么?”

  话音未落,其中一人立刻站出来反驳,“我就说李氏三兄弟是死在断魂枪下嘛!”说完双手抱胸,俨然一副天上懂一半,地上全知道的模样。

  另一人道:“放你娘的屁,什么狗屁断魂枪,肯定是黑虎掏心爪。”

  一时间众说纷纭,才冷静下来的众人如同吃了春药,个个嗷嗷叫。

  神灵当道,积威厚重,哪有那么好杀?人不一样,大家都是两个肩膀抗一个脑袋,凭什么我弄不死你?

  报信之人打趣道:“听验尸的高人说,李氏三兄弟两死一伤,斩杀了妖狐,最后有人过来捡了便宜,杀掉了重伤的李继。老太爷愤极,这才拿出一半家财来悬赏寻凶。”

  众人如被掐住脖子的公鸡,脸色涨红,喉咙中剩余的半句话怎么也说不出来。

  江小川看在眼里,暗自发笑,这帮人怕是要用脚抠出套两室一厅!

  钱不经花,十来粒碎银即将用完,李氏家大业大,一半家财可不是小钱,搞得他都有点想用自己去换赏银。

  冲动是魔鬼,江小川默默念叨。

  这事儿给他提了一个醒,地不宜久留,跑路才是王道,溜溜球。

  他不能确定李氏是否会抓到自己,也不敢赌,所以决定跑路,马上去原阳郡。

  一个老头,能有什么坏心思呢?想来不会坑人吧?

  ............

  南山镇距原阳郡约四百里,有官道相连,快马一日可达。

  时值正午,阳光炙烈,官道上,一行人正在苦哈哈往南前进。带路之人是个黝黑瘦小的老头,身穿麻衣,手持烟枪,腰间还挂着酒葫芦。

  老头是个闷葫芦,不大说话,偶尔会眯眼扫一下道路两旁。作为向导,老头很合格,不久前,他提前发现有大虫要横穿官道,先行率领众人避开,间接救了不少人的命,故而大家对他很信服。

  天泽广袤无边,哪怕人族境内,也多数是野兽横行的蛮荒之地,独行风险太高。想要长途穿越,熟悉路况的领路人必不可少,故而催生出向导这个行业。

  要想吃这碗饭,需要来回奔波在荒野大地中,风险极大,多数活不长。如老头这般年纪,四肢健全,而且还能出来干活的,堪称凤毛麟角。一行人为了请老者带路,耗费极大,平摊到每个人身上也是不小的数字。

  不过众人各有营生手段,倒也还出得上这个钱。

  江小川稍作乔装,混在人群中默不作声。他不时看向老头,有些好奇,先前对方怎么知道前方即将有大虫路过?灵识还是经验,或是其它?

  这门本事确实有大用,他想学一学。

  这时,有人小心开口问道:“老爷子,日头很毒,咱们能不能先找个地儿休息一下?”

  老头斜瞥了他一眼,惜字如金,“不能!”

  那人满脸苦涩,咬紧牙关,继续跟着走。一行人中多数是青壮年,咬咬牙也能坚持,但有个妇人却是不行了,只见她满头大汗,脚步虚浮,走起来路摇摇晃晃,若再不寻个荫凉地方歇歇,怕是要昏过去了。

  又过一阵,老头听到身后的闷响声,停下脚步,回头一扫众人,见那个妇人晕倒在地,脸色有些不耐烦,一指身边的年轻人,“你去背上她,继续!”

  向导作为蛮荒常客,对路上的危险了如指掌,为了能最大程度保证安全,歇脚的地方和一天的行程多数是固定的。若有人耽搁行程,导致不能准时达到休息地点,那才是最大的危险,大家也都清楚,只得强打精神跟上。

  又继续赶了二十里路,众人快要坚持不住时,老头才下令休整,一时间众人尽数瘫倒在树荫下,喘着粗气纳凉。

  江小川坐在地上,闭上双眼,放出灵识,不动声色观察四周,可惜灵识薄弱,能感知的范围不大,只能说聊胜于无。

  突然,他的灵识范围内出现几个人,吓了他一跳,下意识站起身来,随后又蹲下,悄悄往官道挪了几步。林子深处,有个嗓音响起,“各位,我们只求财,还望配合一下!”

  江小川转头,循着声音看去,见几个黑衣人从林中走出,脸上也带着黑面巾,手中提着长刀,唯一露在外面的双眼闪烁着凶光。

  众人恐慌,有人甚至差点跪下,老头却站了起来,不耐烦道:“滚!”

  为首的黑衣人眯着眼,视线从众人身上一扫而过,但是在老头身上,却多有停留,眼神逐渐阴沉。

  他一抬手,制止身后蠢蠢欲动的三人,沉声问道:“阁下是何人?”

  老头不答,抬起烟枪,打向对方,黑衣人提刀格挡,接着后退三步,地上出现三个半尺深的足印。

  甫一交手,高下立判。

  黑衣人轻甩手臂,转身径直离去,临走前,他看向路边昏迷的妇人,又转头看着老头,笑眯眯道:“你护不住她!”

  老头默然。

  又休息了半个时辰,妇人悠悠转醒,老头看了她一眼,起身道:“走!”

  往后的路途一帆风顺,再无变故,两天后,一行人抵达原阳郡城,众人长舒一口气,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黑衣人什么的,实在是太可怕了!

  郡城前,众人四散离去,妇人向老头盈盈一礼,也转身离开。江小川站在城门口,远远看着这一幕,若有所思,不过此事和他没关系,还是少沾染为妙,毕竟好奇心容易害死猫。

  随后,他摸了摸怀中的玉牌,准备先去寻赵先生。自修行以来,他走得颇为顺遂,但自己的情况自己知道,练气后该如何走其实他一概不知,也是时候找个师傅了。

  总而言之,靠自己瞎摸索终归不是长久之计。

  ............

  原阳郡隶属青极府,距府城不过二百余里,再加地势平坦,又有大河绕城而过,漕运发达,来往商客多,故而极度繁荣。

  街上行人熙熙攘攘,摩肩擦踵,有小贩在高声叫卖,有行人在讨价还价,为了两文钱往往能寸步不让的争上半天,好一派喧闹的市井景象。

  江小川走在宽阔的大街上,摸了摸怀中的金叶子,准备先找个茶楼酒肆,打探一下青云书院在何方。

  原阳郡隶属青极府,距府城不过二百余里,再加地势平坦,又有大河绕城而过,漕运发达,来往商客多,故而极度繁荣。

  街上行人熙熙攘攘,摩肩擦踵,有小贩在高声叫卖,有行人在讨价还价,为了两文钱往往能寸步不让的争上半天,好一派喧闹的市井景象。

  江小川走在宽阔的大街上,摸了摸怀中的金叶子,准备先找个茶楼酒肆,打探一下青云书院在何方。

  ............

  春风楼是原阳郡城中数一数二的酒楼,但凡有点身份的人,都喜欢来此处用餐,彰显身份也好,享受美食也罢,各有目的,导致春风楼人满为患。

  一楼大堂中,江小川半瘫在朱红色靠背椅上,享受着靠垫的柔软,再看看桌上精致的菜肴,发出一声舒爽的叹息,连“沙发”都安排上了,有钱人的快乐是真想象不到啊!

  瘫了一阵,他坐起身来,开始享受美食。

  周围人都在安安静静的吃饭,哪怕有话要说,也会尽量压低声音,大家都是有权有势的人,高声呼喊有失身份,所以江小川只能竖起耳朵,仔细偷听。

  两刻钟下来,他了解到的信息大概分为两类,一是哪家青楼的姑娘活好不粘人,收费几何,二是哪个大族的公子干了了不得的大事,受万人敬仰追捧。说是大事,其实不然,例如作了一首了不得的诗词之类的,其实真不怎么样,只是大人物就算放了个屁,总有人也觉得是香的。

  江小川摇摇头,有钱人的快乐他想象不到,但有钱的生活却是如此枯燥,所以还是修仙好,可以当一个快乐的宅男。

  这时,有个衣着华丽的公子哥摇着折扇走过来,轻声道:“这位兄台,能否拼个桌?”

  江小川转头四顾,见周围已坐满人,于是点了点头。

  公子哥莫约十八九岁,是个自来熟,尚未坐下,便开口问道:“不知兄台在何处就学?”显然,他把江小川当成了读书人。

  江小川好歹也受过九年义务教育,朝对方拱手作揖,回道:“小生姓江,单名一个陆字,乃是青云书院的学生。”

  公子哥听完,面色古怪,见对方不像胡诌,忍不住问道:“说来也巧,我正好在青云书院读书,只是为何没见过兄台?”

  得,遇到正主了,江小川心思急转,言道:“我非原阳郡人,是家中长辈让我来拜在赵先生门下,只是我对此地人生地不熟,这才耽搁了几日。”

  公子哥听完,一拍胸脯,起身就拉住江小川,言道:“原来是小师弟,我名元锦城,是你三师兄,你放心,此事包在我身上。”

  说完丢下一锭银子,连饭都不吃了,拉着江小川出门离去。

  江小川呆了,像个木偶,被前方的身影拉着穿过热闹的街道,左拐右拐,不多时进入一道宁静的小巷。

  这他妈是什么活宝?这么容易就相信他人,没经历过社会的毒打么?

  不过江小川也没什么坏心思,只是顺从的跟着他,一路前行。

  二人到达一处院落前,元锦城拉住门环扣了三下。不多时,门后传来下栓的声音,紧接着是一阵嘎吱的声响,大门被人从后面缓缓拉开。

  一个老人跨了出来,二话不说,举起手上的烟枪就在元锦城头上来了一记,怒道:“下次再这般毛躁,我非把你丢进天河不可。”

  元锦城用手捂住脑袋,顾不得疼痛,兴奋道:“白师叔,你先别急,我找到了师傅流落在外的师弟!”

  老人“哦!”了一声,浑浊的瞳孔顿时变得金黄,扫过江小川,在他胸口停了片刻,叹道:“是那个老鬼的竹子?”

  江小川点点头。

  老人继续道:“当初我就劝过他换根铁棒,用根竹子算个什么事儿,这下算是吃大亏啰!”说罢转身离去。

  元锦城带着江小川进入后院,指着左边的一间厢房道:“小师弟,你先住这里,等明日赵先生再做安排。”

  又寒暄了一阵,二人约好明日去春风楼小聚,元锦城又交代了几句,这才转身离去。江小川看着屋内简朴大气的陈设,不由多了一丝期盼。

  管中窥豹,可见一斑。

  赵先生呐,又该是何等风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