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这个修士真赖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雨夜杀机

这个修士真赖皮 武当苗人凤 3423 2021.09.11 12:30

  夕阳西下,余晖尽头袅袅炊烟。

  暮色里,小镇百姓结束一天的忙碌,三五结伴往回走。

  小镇名叫南山,是个僻静地方,隶属原阳郡,毗邻墨云林。镇子周围田土不多,故而百姓多以狩猎为生。

  有行脚商人自原阳郡城而来,带来一车车米面杂货,向镇上百姓换取动物毛皮,供给郡城中裁缝铺,替富贵人家制些衣物地毯。

  镇子往南十里有座荒村,地处南山镇至原阳郡的官道旁,算不得偏僻,但早已无人居住。

  十年前,曾有数百人生活在此。某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村中百姓一夜间离奇失踪,没留下任何足印,也没有血迹,颇为诡异。

  官府曾派人查探,最终一无所获,只得作罢,此事便成一桩悬案。

  镇上百姓对此讳莫如深,言语间透着忌讳,不敢深言,唯恐招惹上祸端。久而久之,此事再无人提及。

  自此,村子连同官道在内,逐渐荒芜。

  村子中央是口深井,长时间无人打理,周围长满了杂草。时值深秋,杂草枯黄落败,柔软而舒适,再加上尚有余温的阳光和不时拂过的微风,端是睡觉的好地方。

  一莫约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躺在井边枯草上,面目清秀,双眼紧闭,胸膛微微浮动,显然正在昏迷中。

  天色将晚,天空起了乌云,凉风吹过,年轻人骤然惊醒,弹坐起来,茫然环顾四周。

  这他妈又是哪里?

  还有完没完?

  清醒过来的江小川一锤地面,心烦意乱。

  情况一而再再而三超出自身掌控,向来还算乐观的江小川被折磨得有些绝望。

  站立良久,他只得无奈握拳虚砸。

  雷霆巨掌,耀眼的光柱,黑洞,反复在他心中浮现,再结合荒无一人的村子,他终于确定,这里多半不是地球了。

  江小川神色有些怅然,开始恐慌、迷茫,甚至有些喘不过气。

  穿越二字,在资讯异常发达的地球上,出现的频率和穿衣服穿裤子差不多,以往站在上帝视角看某些类似题材的影视作品或文学作品时,多数人恨不得感同身受,体验一番各种奇遇,左拥右抱,享受一下主角的待遇。

  但当此事真正落到某人头上,陌生环境带来的恐慌足以让人崩溃。

  法制不健全......

  医疗条件落后......

  人际关系难处......

  各种灵异事件和超自然力量......

  想想随时会被弄死,穿越的念头瞬间被打消。

  所以,能不能不穿?

  被投放到一个一无所知的世界,从头去接纳它、适应它,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不愿去面对,江小川亦是如此。

  天色暗淡下去,江小川收拾好心绪,选定方向径直离去。

  不管在哪里,总要活下来才是。

  “轰隆隆......”

  一声闷雷从天际传来,或许是孤寂了太久,江小川竟然觉得有些亲切。

  正当他想找地方避雨,恰好看见不远处有座砖石砌成的破庙,便加快步伐赶了过去。

  江小川前脚刚踏进庙门,雨点就开始变得密集,好险!

  借着乌云中射下的最后一丝余光,江小川仔细打量屋内,除了正中央有一座破残的狐狸神像,四周再无其他。

  雨越下越大,打在屋顶上,发出持续的闷响声。

  江小川斜靠在门边,思索接下来的打算。

  雨夜中,时间是如此的漫长,天空仿佛随时会被照亮,也仿佛永远也不会亮。

  不知过了多久,庙外传来杂乱急促的脚步声,江小川瞬间惊醒,浑身紧绷,屏住呼吸,一动不动的盯着门口。

  不多时,脚步声直逼门外,三个身穿青衫,背着行囊的人鱼贯而入,双方一个照面,皆是沉默,隐隐开始对峙,然后又错开目光。

  火光燃起,伴着火苗的跳动,凝重的气氛逐渐缓解。

  为首之人是个中年汉子,莫约四十来岁,两鬓微微斑白。他身后跟着两人,一个魁梧壮汉和一个干瘦的青年,壮汉满目凶光,甚是可怖,青年则是脸色苍白,目光中有一丝说不出的阴狠。

  三人坐下,中年汉子和气拱手道:“小兄弟,我们是原阳郡的行脚商人,来此是为了避雨,未告而入,还请见谅。”

  江小川略微迟钝,也拱手还礼,动作稍显生疏,“我本出门游历的读书人,奈何途中遭遇贼人,这才流落至此。”

  中年汉子将一切看在眼里,瞳孔深处的警惕之色稍褪,再度开口道:“既是如此,小兄弟不妨过来一同烤火,深秋寒意重,莫要染上风寒才是!”

  江小川拱手道谢,走向火堆旁,盘坐下来。

  中年汉子隐晦朝身旁的魁梧壮汉使了个眼色,壮汉将放在腰后的手拿了回来。手上握着一个布袋,袋子打开,里面装了不少干粮。

  中年汉子接过布袋,递给同行两人肉干,随后也递给江小川一份,指着其余二人介绍道:“我名李元,这傻大个是我二弟,名为李良,那边是我三弟,名为李继,我们兄弟都是粗人,大字不识几个,靠着把子力气在南山和原阳这条路线行商混口饭吃,倒是叫小兄弟见笑了!”

  江小川摆手,连道“不敢”,顺便将刚编好的故事娓娓道来,语气诚恳,将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遭遇山贼后的凄楚表现得淋漓尽致。

  两帮素未谋面的人相互‘交了底’,气氛一下子融洽起来。

  四人相谈正欢时,雨夜中再度传来脚步声,屋外有娇媚的女声传来,“各位大哥,能否行行好,让小女子在此地落脚一晚?”

  话音未落,一道火红色身影从门外走了进来。

  来人艳红衣裙罩体,修长的玉颈下,一片酥胸如白玉凝脂,半遮半露,透着莫大的吸引力。女子装束妖艳,但与其神态相较,却是落了下风,仔细看去,那一双桃花眼更是摄人心魄,媚意荡漾间,散发出无穷的魅惑。

  见其余人着了道,李元面色冰冷,一声厉喝,其余三人瞬间转醒。众人眼中尽是后怕,看向女子的目光随之警惕起来。

  红衣女子见状,既不生气,也不紧张,反倒是指着几人,“咯咯”直笑,笑弯了腰,胸前露出一抹粉腻。

  她娇声开口道:“我一个弱女子,还能吃了你们不成?”

  李元神色凝重道:“我等几人都是行脚商人,今夜恰逢大雨,迫于无奈才来此处落脚,若有冒犯,还请红仙姑恕罪!”说罢指了指身后的行囊,证明自己没说谎。

  红衣女子顺势瞧了一眼,眼神瞬间变得冰冷,露出森白的牙齿,阴恻恻道:“既然知道我的身份,还敢过来?”

  李元再道:“既然红仙姑不喜,那我等马上离去!”说完拿上行李,就要转身离去。

  魁梧壮汉面色涨红,怒吼道:“什么狗屁仙姑,待我一棒子将她锤烂便是!”说罢,转身抄起一根半丈长短的黑铁棍,朝红衣女子一棒打去。

  李元面色大变,那句“不要”刚刚出口,铁棍已经逼近红衣女子的头颅。

  红仙姑不怒反笑,红袖轻拂,铁棍顿时歪去半尺,正好从她身边划过。随后她伸出一只毛绒绒的尖锐利爪,三寸长的指甲泛着寒光,朝李良脖子划去。

  眼看魁梧壮汉就要丧命,骤变陡生,一道剑光从她身后升起,直取后心。

  红仙姑一声怒吼,顾不得去击杀李良,转身用尖爪挡住袭来的致命一剑。

  突然一道模糊的黑影从另一个方向急速袭来,形似孩童,嘴里发出刺耳的厉啸,其五官模糊不可辨认,一口咬在红衣女子肩上。

  红仙姑一掌拍飞黑影,肩头流出了暗红色鲜血,腥臭无比,显然已经中毒。

  三人没留给红仙姑任何喘息的机会,李良手中的铁棍再度袭来,势大力沉击在她背上。红仙姑顿时被打飞出去,正好压在躲在墙角的江小川身上。

  巨力掼下,江小川瘫倒在地,口吐鲜血。

  红仙姑神色冰寒,以手撑地,咬牙切齿道:“你们三个,是为了我而来?”

  见胜局已定,李元不急不缓开口道:“久闻仙姑大名,今日前来拜访,只为一睹仙姑盛颜。”

  李良是个急性子,咋咋呼呼开口道:“大哥,还和她废什么话,待我一棒子把她敲死,拿去换灵石才是。”

  李继阴恻恻道:“不急,先让我将她的魂魄收入这厉鬼罐中,也能多个强大的帮手。”

  两个体修一个法修,皆以符箓掩盖身上的气息,三人中单独一人都不是她的对手,但三人默契的配合,红仙姑显然不是对手。

  她今天算是栽了,倘若不能马上脱身,怕是要凉。

  红仙姑来不及懊恼,暗自盘算该如何脱身,手段她是有的,但代价太大。

  这一犹豫,机会转瞬即逝。李继取出一枚古玉,单手掐诀,激发出一道青色巨网,朝红仙姑覆盖而去。

  此情此景,红仙姑如何不知道自己再无生路,万念俱灰下,她银牙紧咬,伴随着一声痛呼,一截染着鲜血的断尾激射而去,瞬间逃出巨网。

  断尾如同一柄利剑,先后刺穿李元和李良的胸口,带出两蓬鲜血,二人瞬间毙命。

  随即断尾朝李继射去,却不复方才的威力,虽然刺进体内,却没刺中要害,只是让他重伤。

  李继吃痛,勃然大怒,再次掐诀,激活巨网上的法阵,雷霆闪过,红仙姑被击中,一命呜呼,一只三尺长短的狐狸现出原形。

  斗战落下帷幕,李元兄弟三人两死一伤,惨烈取胜。

  江小川“幽幽醒来”,艰难起身,慢慢挪向李继,虚弱的开口道:“李大哥,这是怎么回事儿?”

  李继先是两位兄长惨死,随后自己又身受重创,正在怒火难消的关头。

  见江小川没死,还不知死活的询问,当下眼神一狠,伸手按住他的天灵盖,将灵识一股脑注入,肆意发泄着怒火。

  江小川只觉脑袋快要涨开,惨叫不止。

  眉心深处的雷霆印记受到刺激,缓缓浮现,泥宫丸中出现道道细小的雷霆,将李继侵入的灵识击碎,化作本源的魂力修补受创的识海。

  随后,雷霆逆行而上,直入李继的泥宫丸,搅碎他的魂魄。

  李继魂魄消散,盘坐在地上死去。江小川则因为心神耗损巨大,沉沉睡去。

  破庙中再无声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