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这个修士真赖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有朋自远方来

这个修士真赖皮 武当苗人凤 2998 2021.09.14 18:40

  一大早,清香园大堂中已经坐满人,都是些汉子,正在高谈阔论。

  江小川寻了个偏僻位置坐下,想多了解些情况。

  有个贼眉鼠眼的汉子端起酒猛灌了一大口,一巴掌拍在身旁壮汉的肩膀上,眼看对方就要发怒,他赶紧道:“薛良兄,我这儿有个消息,五两银子卖给你!”

  薛良怒色稍褪,右手抓起一坛酒砸在他面前,狞笑道:“你且说来听听!我若满意,酒归你,我若不满意,你归我!”

  汉子暗道要完,随后故作镇定,一拍胸脯道:“我鼠三岂是那等骗吃骗喝的人!”说得豪迈,却难掩心虚。

  旁边有人等不及了,催促道:“鼠三,你他娘的倒是快说啊!磨磨唧唧的,当心老子把你的脑袋塞到屁*眼里去。”

  鼠三不敢多言,忙伸手半掩嘴角,神秘兮兮道:“我昨晚去凤来楼,听翠红说李元三兄弟要去红山村猎杀红仙姑!”

  话音未落,薛良面色一变,沉声问道:“此言为真?”

  鼠三急了,梗着脖子道:“绝对是真的,那李良亲口说出,肯定假不了!”

  有人神色担忧,言道:“云澜河那条老蛟可曾出现?”

  鼠三连忙摇头,神色也惊慌起来。

  那桩惨案十年来无人敢提及,并不代表大家都忘却了。

  十年前,红山村一夜被灭,虽无实证,但罪魁祸首大家都知道。

  只是连官府不敢深究,故而此事不了了之。

  薛良是红山村人氏,有仇不能报,有家不能回,十年下来累积的仇恨和憋屈可想而知。

  红仙姑虽是小圆山的山神,道行却不深,但是它背后的那尊老蛟,震慑力却是十足。那些失踪的村民,多半是进了老蛟的肚子,尸骨无存。

  薛良有些癫狂,追问道:“可曾成功?”

  鼠三连忙点头,将事情后续一一道出,“李氏三兄弟彻夜未归,李家老太爷集结家丁,浩浩荡荡赶往红山村,最后在破庙找到三兄弟的尸体和被剥了皮的狐狸。镇上好多人都知道了,还说李家怕是要绝后了。”

  鼠三本事不行,打探消息却是一绝,见他说得信誓旦旦,众人暗忖此事怕是错不了。

  薛良大笑,边笑边落泪,整个人都魔怔了。

  “爹,娘,孩儿无能,可老天有眼,已经有人为你们报仇了!”

  这时,几个身穿吏服的人走进来,为首的小吏展开一张黄布,朗声念道:“奉帝旨谕,神道失德,戮百姓无数,失天道庇佑。即日起,神灵可斩,若有江湖豪杰斩杀神灵,可凭神印至各郡城领赏,若有大功者,可入仙门,钦此!”

  帝旨宣完,清香园炸了锅,周围看热闹的人坐不住了。

  自神道兴起,何曾听过神灵可斩?

  难以置信!

  况且,斩神可入仙门。

  这等诱惑,没有一个江湖中人能抵挡。

  听到这里,江小川不断回想这两天发生的事,其中大部分能说得通了。

  自己醒来的那个荒村应该就是红山村了,村中无人居住,想来是被红仙姑全部弄死了,包括薛良的父母在内。

  那条老蛟,说的多半是老者吊起的那条,很有可能是红仙姑的靠山。

  不过已经死了,不足为惧。

  至于斩神一事,他昨日在河边听那道苍老的声音提起过,还牵扯到封神台,也不知是不是地球上封神演义里那座?

  如果是,地球和这个地方定然有联系,说不定还和自己莫名其妙的穿越也有关系。

  帝旨代表的是官方的意思,昨天那一仗想必是打赢了,不然不会有这道旨意。

  还有,老头到底是死是活?

  有些问题想通了,又牵扯带出更多新的问题,江小川揉揉眉心,暂时停止思考。

  ............

  南山镇外,有道人倒骑驴而来,手中提着一个朱红色的葫芦,不时往口中灌一口酒,颇为惬意。

  毛驴瘦小不堪,时而抬起前蹄,试图将背上的人甩下来。

  临近镇前,有人在叫卖,“胡萝卜,又脆又甜的胡萝卜!”

  声音传来,吓得道人一激灵,慌忙夹紧双腿,可惜迟了。

  毛驴突然发疯,一跃一丈高,瘦小的躯体在空中疯狂扭动,将背上的道人抖落下来,然后撒开腿狂奔,往镇子门口而去。

  道人摔在地上,起身一拍屁股,怒骂道:“惫懒货,就知道吃,道爷我顿顿大鱼大肉伺候,还抵不过几根胡萝卜不成?”

  怒骂无用,毛驴奔得更欢。

  待道人赶到镇前,只见地上一片狼藉,双眼有些发黑。

  瘟丧的,道爷恐怕要去卖身了!

  只见毛驴四处撒欢,口中嚼着胡萝卜,四蹄不停往散落在地的蔬菜瓜果踩去。离它不远处,有两人鼻青脸肿,躺在地上哼哼唧唧,身上满是驴蹄印。

  十数人迅速转身围住道人,指指点点,无数口水喷到他脸上,让他赔钱。

  道人低声下气,差点没跪在地上,最后摸出身上所有钱财,连酒葫芦也抵了出去,围住他的人才散去。

  最后,道人在毛驴耳边嘀咕了几句,才让它安稳下来。

  毛驴昂首挺胸走在前面,道人垂头丧气跟在后面,一前一后进入镇子,往清香园而去。

  ............

  清香园,江小川吃完面,正准备上楼。

  有一头发杂乱,满脸通红的道人从门外走进来。

  他往大堂扫了一眼,眼前一亮,快步走过去拦住江小川,打了一个稽首道:“施主与贫道有缘,可否让我为你卜上一卦?”

  江小川双眼一眯,坐了下来,反问道:“道长一卦需钱财几许?”

  道人顺势坐下,连忙摆手,回道:“一碗杂酱面即可!”

  江小川老神在在,叫小二上了一碗杂酱面,伸出手掌道:“麻烦道长了!”

  道人一摸胸前,脸更红了,嗫喏道:“方才畜生惹祸,我算卦的铜钱抵了出去,小兄弟且放心,待我回师门拿了铜钱,再为你算上一卦。”

  江小川摆摆手,言道:“无妨,道长先吃面,若是有缘,再补上便是!”

  道人再看一眼江小川,恢复正色问道:“小兄弟手中可有一截断裂的青竹?”

  江小川心中一跳,故作镇定,“世间青竹何其多,道长若要,自取一根便是。”说罢就要转身上楼。

  道人神色有些复杂,开口念道:“我本一钓叟,垂竿向云澜。一丝连三界,独钓荒与蛮。”

  江小川愣住,轻声问到,“可是那位前辈?”

  道人点头,沉声道:“那位是门中师祖,现在仍未回山!”

  江小川复坐,言道:“青竹的确在我手中,且待我为道长取来!”

  道人一摆手道:“不用,师祖既然做了选择,自有他的道理!贫道道号“酒玄”,自云湖大泽而来,此次来寻小兄弟,是替门中长辈带些话。”

  江小川拱手行礼道:“见过酒道长,请道长明言。”

  酒道人夹起一著面,塞进口中,含糊道:“想必小兄弟已经听到灭神的帝旨!”

  江小川点点头。

  酒道人继续道:“山水有灵运,爆发便是生灵涂炭,故天道册封神灵,以镇山河,这便是神灵的由来。山水不灭,神灵不死!”

  江小川听完,心神震动,这世间当真有不死不灭!

  酒道人继续道:“天泽无边,山河无数,除了各仙门镇压的仙山大泽外,尚有无数山川需要神灵镇压。可神灵仗着天道庇护,残忍暴虐,肆意抹杀生灵,若非有各大圣地和仙山威慑,怕世间生灵早已灭绝。神道崩灭后,神灵不死之身顿破,故而青帝下旨绞杀神灵。”

  江小川问道:“既然需要神灵镇压山水灵运,扼杀神灵后,又该如何?”

  酒道人面色潮红,亢奋道:“各大圣地联合山上仙门,共筑封神台,准备封神!”

  此言一出,江小川内心翻江倒海,此举若是成功,无数神灵将由自己册封,这些仙门当真下了好大一盘棋。

  酒道人正在兴头上,继续说道:“天下大乱,大世将临,若在绞杀神灵的过程中能立大功,封神台上未必没有名字。”

  这个想法很诱人,但江小川似乎察觉到一丝不妥,各大仙门封的神,未必和天道封的神一样吧?有前车之鉴在,各大仙门怎么会重蹈覆辙?

  封神层次太高,他弄不清其中的弯弯道道,只得将此事记在心上。

  江小川本来想劝一劝酒道人,转念一想还是放弃了,对方明显被彻底洗脑了,现在相劝只会适得其反。

  况且,他还搞不清楚封神到底是好是坏。

  酒道人冷静下来,继续道:“山门长辈差我过来,便是想让你前去原阳郡,参与这次灭神之战。”

  说罢,他从怀中掏出一块玉牌,递给江小川,继续道:“赵先生乃师祖至交好友,在原阳郡的青云书院中教书,你且带上玉牌去寻他,想来定有所获!”

  一声尖锐的驴叫声传来,酒道人呼哧呼哧吃完杂酱面,起身,火急火燎出门离去。

  江小川拿着玉牌,有些犹豫。

  老头,我该不该相信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