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星际文明 星际先遣舰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星堡争夺

星际先遣舰队 李未远 1449 2020.05.23 08:32

  二十个光斑在快速地逼近先遣舰队和运输舰,先遣舰队的飞行员紧张地做好了战斗准备,在莫拉古运输舰上的兰谷飞行员也都分散到了运输舰各处的激光炮塔,随时准备还击。

  昱辰司令官看了看高速飞来的莫拉古战舰,仔细想了想钦兰舰长的话,他决定冒一下险。

  “先遣舰队、运输舰统统飞离正对五号基地的方向,看看对方战舰的真实意图。”昱辰司令官下达了指令。

  “明白!”各舰收到指令,开始转弯,飞离了正对五号基地的方向。

  所有人都在紧张地看着二十艘莫拉古战舰的航向变化,他们并没有转弯追击,还是沿着原来的方向,朝着五号基地方向飞去。

  “黑牛,你们的运输舰上有莫拉古通讯设备,注意监听他们与五号基地雷达站之间的对话。”昱辰司令官用无线电对黑牛说。

  “黑牛明白。”黑牛答应着,打开了莫拉古运输舰上的通讯设备,让锦兰大使听。

  锦兰大使能够听懂莫拉古语,他在认真监听莫拉古战舰与雷达站之间的对话。

  “这二十艘战舰不是来追击我们的,”锦兰大师听了一会,说:“他们是莫拉古第五编队的战舰,本来是要进行掩护运输轰炸舰飞行的。”

  “听说第五基地遇袭,收到了基地的无线电求援信号,才飞回来保护基地的。”锦兰大使又听了一会,说。

  “等会了,他们在无线电里吵了起来,”锦兰大使一边仔细听,一边说,同时笑了。

  过了一会,锦兰大使说:“第五基地雷达站让这些战舰来追击我们,这些战舰拒绝了这一命令,要求直接返回基地,执行保护任务。”

  大家都认真听着,害怕二十艘战舰听从了雷达站的指令,前来截击,飞行员们一边稳稳地飞行,一边继续做着战斗准备。

  又听了一会,锦兰大使说:“他们还在继续争吵,战舰似乎很不高兴,雷达站火气也很大……”

  就在这时,二十艘莫拉古战舰已经飞过了先遣舰队和运输舰的位置,他们还是没有转弯追击,而是径直朝着莫拉古五号基地飞去。

  莫拉古通讯无线电里的争吵还在继续,指责的声音越来越大,锦兰大使放下了自己的监听耳机,巨大的争吵声都可以从监听耳机里传出来。

  “莫拉古飞行员是大爷,他们不会听从雷达站的指令的。”一名兰谷飞行员说。

  “他们只听自己舰队的指令,他们的舰队所向披靡。”另一名兰谷飞行员说。

  “因为从来没有那个星球敢于攻击莫拉古的基地,从来没有。”第一名兰谷飞行员说。

  锦兰大使看了看黑牛,说:“你们是第一个攻进了莫拉古基地的舰队。”

  黑牛想了一会,说:“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二十艘莫拉古战舰径直飞进了第五基地,没有再追出来。

  所有人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很多人的汗早就流满了一身。

  “虚惊一场!”无线电操作员子昂说。

  “也是侥幸,如果莫拉古有高空预警卫星,我们就进不去,也出不来。”昱辰司令官感叹地说。

  “莫拉古就是喜欢简单放纵,不愿意进行复杂的组织联络系统。”子昂回答说。

  在“群龙”号里,引航员阿真问昱辰司令官:“现在,我们飞往哪里?”

  昱辰司令官看了一下虚拟星图,说:“我们原来打算飞往威宁星堡,那里太远了,又在莫拉古舰队后面,太危险,现在只能飞往望海星堡。”

  “好的,希望崔敏舰长能接应我们。”阿真回答说。

  就在阿真和昱辰司令官说起了崔敏舰长的时候,他已经不在望海星堡了。

  原来的安排是崔敏舰长和“火流星”舰队负责后方护卫,由于望海星堡的战事太激烈了,飞云司令官把崔敏舰长的“火流星”舰队调了过来,护卫后方的任务交给了其他护卫舰队。

  到了威宁星堡,惨烈的战场让崔敏舰长吃了一惊。

  在着陆场周围还有许多巨大的弹坑还没有填平,旷野中还散落着许多莫拉古运输轰炸舰的残骸,还有一些没有爆炸的重磅炸弹扎在威宁星表面的泥土里。

  四处都弥漫着凶险,崔敏舰长对于未来的空战忧心忡忡。

  着陆场简陋的维护条件也让崔敏舰长担忧,燃料、弹药好说,直接装好就好,但是战舰的机械维护、电子维护条件都非常差,崔岷舰长非常担心临战出现故障。

  鉴于莫拉古轰炸攻击的猛烈强度,飞云司令官增加了着陆场的防空力量,激光炮、近防炮、地空导弹的数量大大增加,避弹坑也增加了简易防护罩。

  整个威宁星着陆场就像一个长满了尖刺的防空刺猬,等着莫拉古舰队的再次袭击。

  高强舰长和崔岷舰长再次碰面了,惨烈的战场让他们俩没有了再次比试的想法,而是一致的同仇敌忾,共同抗敌。

  两个人一有空就探讨对付莫拉古轰炸舰队和护航舰队的战术和战法,他们的谈论还没有来得及深入,大规模空战就提前爆发了。

  预警卫星再次发出了警报,密密麻麻的光斑出现在了预警卫星的雷达屏幕上。

  巡星舰立刻开始升空,散落在旷野中的战舰也开始起飞,前去迎敌。

  着陆场附近的激光炮、雷达、地空导弹、近防炮也都做好准备,瞄着天空,随时准备对来袭之敌实施猛烈打击。

  “卫明”号、“卫澄”号、“朗星”号、“轩星”号四艘巨大的巡星舰护卫着着陆场的四角,数十枚导弹拖着明亮的尾焰朝着密集的莫拉古舰群飞去。

  以前的导弹会顺利飞进莫拉古舰群,准确击中目标,但是这次导弹的飞行轨迹非常混乱,很多导弹偏离了预定飞行轨道,飞偏了。

  “电子干扰!”卫明号指挥官立刻呼叫电子舰进行反干扰。

  电子舰升空,对来袭电子干扰进行压制,但是莫拉古电磁干扰非常强烈,电子压制的效果有限。

  “增强电子信号!”卫明号指挥官下令。

  导弹操作员增强了引导信号的强度,一些偏离的导弹在增强的引导信号引导下,重新回到了预定的飞行轨道。

  莫拉古电磁干扰的强度也在增强,一些刚回到轨道的导弹又开始了偏离。

  就在双方电子舰紧张进行电子对抗的时候,一些导弹飞入了莫拉古舰群中,引发了巨大的爆炸,十多个火球从莫拉古舰群中坠落下来。

  莫拉古舰群加快了冲击速度,朝着四艘巡星舰凶猛冲过来。

  第二波数十枚导弹快速发射出去,这次在电子舰强大的电磁掩护下,这一批导弹没有发生偏离。

  数十枚导弹拖着数十道白烟飞向了高速来袭的莫拉古舰群,钻进了舰群中,引来了一连串巨大的爆炸,爆炸的火光连续不断,巨大的火球不断坠落。

  但是,莫拉古舰群已经飞近了巡星舰,四股莫拉古战舰编队朝着四艘巡星舰飞去,朝着巡星舰的激光炮台、舷窗、近防炮开始猛攻。

  巡星舰上的激光炮、近防炮开始猛烈发射,许多莫拉古战舰还没有接近巡星舰,就被炸得粉碎,成了一团团火球,坠落下去。

  其他莫拉古战舰护卫着运输轰炸舰朝着着陆场飞来,骠骑舰队、火飞云舰队、火流星舰队的战舰立刻飞了过去,进行截击。

  莫拉古战舰进行拦截,双方的战舰开始了混战。

  双方的战舰在莫拉古运输轰炸舰外围进行追击、翻滚、扫射,机关炮密集地呼啸飞过,许多中弹战舰爆炸起火……

  高强舰长驾驶着战舰在“火飞云”舰队的掩护下,冲过莫拉古战舰的阻截,冲进了莫拉古运输轰炸舰群中,开始了扫射。

  就在高强舰长朝着莫拉古运输轰炸舰进行扫射的时候,莫拉古运输轰炸舰上配备的机关炮也开火了,高强舰长只能进行短暂的射击就立即转弯躲避致命的机关炮弹。

  但是,这短暂的射击已经足以击碎莫拉古运输轰炸舰的舰壳。

  高强舰长短暂的射击可以击碎运输轰炸舰的舰壳,却还不足击落满是防卫机关炮的运输轰炸舰,他急需帮手。

  他本来希望其他“火飞云”舰队的战舰过来帮忙,但是他们都被莫拉古战舰堵住,飞不过来。

  高强舰长非常焦急,他只能进行小角度短暂射击,这样的攻击效率太低了!

  就在这时,一艘战舰飞了过来,帮助高强舰长压制莫拉古运输轰炸舰的机关炮,高强舰长可以从容进行长时间饱和射击。

  一阵连射,舰载机关炮击碎了莫拉古运输轰炸舰的舰体,这艘莫拉古运输轰炸舰爆炸解体了,许多重磅炸弹被抛射了出来……

  这时,高强舰长才有时间看了一眼协助自己的战舰,那是崔敏舰长的战舰。

  “继续进攻!”高强舰长在无线电里大声喊。

  “我攻击炮位,你攻击舰体。”崔敏舰长在无线电里回答。

  两艘战舰紧密配合,飞向了下一艘莫拉古运输轰炸舰。

  他们采用了同样的战法,崔岷舰长进行扫射,压制莫拉古运输轰炸舰侧面的机关炮,高强舰长从侧翼连续轰击莫拉古运输轰炸舰的舰身,一阵密集的连续轰击之后,莫拉古运输轰炸舰爆炸解体……

  他们俩很快获得了第二个战果,迅速飞到第三艘莫拉古运输轰炸舰侧翼,继续进攻。

  这次崔敏舰长飞得有些靠前,进入了这艘莫拉古运输轰炸舰侧翼机关炮的射击范围,一阵密集的机关炮击中了崔敏舰长的战舰,崔敏舰长努力稳住舰身,回射了一阵密集的机关炮。

  高强舰长抓住机会,对着这艘莫拉古运输轰炸舰一阵猛轰,这艘莫拉古运输轰炸舰也爆炸解体了……

  但是,崔敏舰长的战舰也撑不住了,开始起火。

  崔敏舰长不得不跳舰逃生,高强舰长降低高度掩护他。

  跟着降落伞下坠的崔敏舰长还带着便携式无线电通话装置,他对着在自己周围盘旋的高强舰长说:“快上去!我这里是我们的地盘,没事!”

  高强舰长驾驶着战舰在缓慢下降的崔敏舰长周围盘旋了一圈,确信没有危险,立即驾驶着战舰高速地冲了上去。

  在高速冲击的过程中,高强队长刚好对着一艘莫拉古运输轰炸舰的腹部,他开始猛烈射击。

  那艘莫拉古运输轰炸舰下部的机关炮手也发现了高强舰长的战舰,开始瞄准射击。

  双方就这样互相猛烈对射,双方都中弹了,莫拉古运输轰炸舰被连续击中,爆炸解体了,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球坠落下去……

  高强舰长的战舰也中弹,有些驾驶失灵,他勉强驾驶着战舰飞了上去。

  又有几艘“火飞云”战舰、“火流星”战舰突破了莫拉古战舰的阻截,飞进了莫拉古运输轰炸舰群,进行扫射。

  高强舰长认出了金兰的战舰,飞了过去,帮助他压制莫拉古运输轰炸舰的机关炮。

  金兰顺利击落了一艘莫拉古运输轰炸舰。

  “两两编队,一个压制,另一个攻击!”高强舰长在无线电里命令。

  这几艘“火飞云”战舰、“火流星”战舰开始组合,进行协同进攻,又击落了几艘莫拉古运输轰炸舰。

  就在这时,高强舰长的战舰再次中弹,他只能跳舰了。

  莫拉古运输轰炸舰已经飞进了地面激光炮和地空导弹的射程,“火飞云”战舰、“火流星”战舰只得撤出了这片空域,防止误伤。

  低空导弹腾空而起,拖着明亮的尾焰快速朝着莫拉古运输轰炸舰飞去,地面激光炮也开始发射,强劲的激光束朝着空中飞射……

  莫拉古电子舰又开始了强烈地电磁干扰,许多导弹开始偏离预定轨道,飞行轨迹乱了起来,空中出现了许多混乱的导弹飞行烟柱。

  莫拉古运输轰炸舰也开始发射烟雾弹和干扰弹,顿时,莫拉古运输轰炸舰编队下方笼罩了一团团浓密的烟雾,银色的细微反光粉末夹杂其中,激光炮的威力大为减弱。

  整个着陆场上空出现了一层厚重银灰色的阴云,一路滚滚而来。

  许多导弹漫无目标的乱飞,激光炮又穿不透浓密的烟雾,只有少数导弹钻进银灰色的阴云里,击中了莫拉古运输轰炸舰,从烟雾中炸出一个个巨大的火球。

  无数的重磅炸弹从银灰色的阴云中呼啸着落下来,着陆场的近防炮在火控雷达的指引下开始密集射击。

  巨大的爆炸从高空到低空一直延伸下来,就是一道威力强劲的倾斜爆炸火墙……

  爆炸的冲击波一次又一次地冲击着着陆场,许多激光炮、近防炮被震歪,射击也偏离了原定的角度。

  更多的重磅炸弹落了下来,穿过了倾斜的爆炸火墙,落到了着陆场上。

  巨大的爆炸震得地动山摇,持续不断的地动山摇震得土壤不断地颤抖,出现了松动,甚至是垮塌。

  着陆场被炸出了一个个巨大的弹坑,尘烟滚滚,灰黄的尘烟升腾上去,快要与银灰色的烟云连在一起了。

  近防炮还在努力的射击,但是在烟尘里,射击的精准度越来越低,重磅炸弹一颗接一颗地落在了着陆场上,更多的冲击波沿着地面高速地冲过去,摧毁沿途遇到的一切。

  有的避弹坑被炸塌,有的避弹坑被掩埋,激光炮的发射也在减弱。

  “高射炮!高射炮!”还在空中缓缓降落的高强舰长看着激烈的轰炸场面,着急地大喊。

  星际舰队早就不装备高射炮了,这种武器被认为太原始,无法满足星际战场的防空需求,然而攻防技术的不断进步,高射炮其实还是实用的防空武器。

  在升腾的灰黄烟尘要与银灰色阴云相接的时候,一些莫拉古运输轰炸舰降低了飞行高度,钻进了灰黄烟尘中,开始了低空轰炸。

  这样的轰炸更准确,重磅炸弹准确地落在着陆场上,使得着陆场更加面目全非,而激光束在浓密的爆炸烟尘中无法有效击伤莫拉古运输轰炸舰。

  威力巨大的爆炸持续不断,地动山摇的震颤一直没有停息,地面不断升腾的辉煌尘烟终于与空中银灰色的阴云混在了一起。

  这些滚滚的尘烟最终汇成为了一团巨大稠密的灰黄云团,遮天蔽日,仿佛世界末日。

  巨大稠密的灰黄云团弥散开来,莫拉古运输轰炸舰开始返航了。

  骠骑战舰、火飞云战舰、火流星战舰追了过去,莫拉古护航战舰重新护住了自己的运输轰炸舰,与追击的星际战舰进行着混战。

  虽然是混战,骠骑战舰、火飞云战舰、火流星战舰的飞行员的心情都很压抑,他们没有保护好自己的着陆场。

  莫拉古战舰并不想在空中分出胜负,他们已经掩护自己的运输轰炸舰成功地摧毁了着陆场,他们希望尽快的撤离。

  空中的混战并没有持续多久,莫拉古战舰掩护着自己的运输轰炸舰撤离了,骠骑战舰、火飞云战舰、火流星战舰没有追赶,而是飞回了威宁星。

  飞行员们在空中看着还在弥散的巨大浓密烟尘,看着早已面目全非的着陆场,心情沉重,各自把战舰停在了远离着陆场的旷野中,久久不能释怀……

  飞云司令官来到了战后的着陆场,他心情沉重地看着这一切。

  浓密的烟云还没有完全散尽,地面上满是重重叠叠的巨大弹坑,掀翻的泥土里插满了尖利的弹片,泥土中还冒着刺鼻的硝烟。

  这一次被击落的莫拉古运输轰炸舰并不多,激光炮在烟雾弹和干扰弹的共同作用下失灵,地空导弹在强烈的电磁干扰下失灵,这些都是飞云司令官没有想到的。

  飞云司令官查看了被震塌和炸塌的避弹坑,因为有了临时支撑支架和防护罩,伤亡并不大,主要是战时战斗力减弱,营救人员正在努力把被掩埋的人员挖出来。

  飞云司令官去看望了伤员们,医护人员正在紧急的进行战场急救,严密防护的星际野战医院里到处是忙忙碌碌的人们,他们在抢救生命。

  飞云司令官开始了沉思,他不得不开始思考新的技术和战术下的防御策略。

  跳伞着陆后的高强舰长和崔敏舰长看着满目疮痍的着陆场,心情很不好,他们俩对于今天的攻防进行了讨论,形成了新的防御思路。

  他们俩决定集体来找飞云司令官,希望飞云司令官能够支持他们新的防御作战思路。

  “飞云司令官,我们不能被动防御。”高强舰长见到飞云司令官说。

  “你有什么想法?”飞云司令官问。

  “飞云司令官,我们一直莫拉古的优势是长途奔袭和密集激光阵,但是我们忽略了莫拉古的技术进步能力。”高强舰长说。

  “是的,莫拉古的电磁干扰技术出乎我们的意料,我们以为他们不会采取这样的技术。”崔敏舰长说。

  飞云司令官深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两位年轻的舰长,说:“你们继续说下去。”

  “他们也想出了办法对付我们的激光炮,因此,我们不能再依赖于我们现有的防御装备,必须出动出击,先敌攻击。”高强舰长说。

  “对,在莫拉古轰炸编队还没有进入我们防御范围就主动进行攻击,击毁莫拉古运输轰炸舰。”崔敏舰长说。

  飞云司令官思考了一会,说:“你们考虑过没有,如果那样的话,我们的飞行员一旦被击中,跳舰就会浮在无助的星际,不在我们的防守范围内,难以及时营救。”

  高强舰长和崔敏舰长互相看了看,高强舰长恳切地说:“如果不这样做,威宁星堡很难建成。”

  “我们火流星舰队志愿进行中途阻击。”崔敏舰长说。

  “那我们火飞云舰队也不落后,也志愿进行中途阻击。”高强舰长紧跟着说。

  飞云司令官想了一会,说:“如果是这样,就暂时由你们两个舰队进行中途阻击,其他战舰还是要就近保护着陆场,你们要尽力坚持!”

  “明白!”高强舰长和崔敏舰长挺直了腰杆答应。

  随后,高强舰长和崔敏舰长离开了,他们开始进行编队攻击运输轰炸舰的训练。

  先遣舰队的战舰掩护着运载锦兰大使和兰谷飞行员的运输舰朝着望海星堡飞行,他们本来以为崔敏舰长会来接应自己,结果来的是新的舰队。

  昱辰司令官才知道崔敏舰长和“火流星”舰队已经调到了威宁星堡,通过中继卫星通讯链路,他也知道了威宁星堡激烈的战事,知道了莫拉古强大的电磁干扰和烟雾弹、干扰弹。

  昱辰司令官有些忧心忡忡,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不禁想起了在莫拉古兵工厂那个人的话:“我会帮助你们,也会帮助莫拉古的。”

  看来,那个人确实帮助了莫拉古!

  昱辰司令官决定先送锦兰大使和兰谷飞行员们前往联盟星城,他们更换了运输舰,莫拉古运输舰留在了望海星堡,重伤员也先留在望海星堡就近医治。

  先遣舰队继续护送锦兰大使和兰谷飞行员飞往联盟星城,茂大使早早就在联盟星城着陆场等候了。

  茂大使见到了锦兰大使,紧紧握住锦兰大使的手,热烈的拥抱在一起。

  “锦兰大使,您冒着生命危险促进两大星际文明的交流融汇,可敬可敬!”茂大使开心地说。

  “也要感谢星际联盟神勇天兵冒死相救!”锦兰大使也感激地说。

  “如果不是大使冒死前来,我们哪有营救的机会?”茂大使说。

  “茂大使前往兰谷星球,不也是冒死前往的吗?”锦兰大使说。

  “哈哈!出任大使,也就是出生入死!”茂大使气盖豪天地说。

  “这倒是!没有出生入死的念头还真做不了大使。”锦兰大使赞同地回答。

  “是呀!作为大使,一定要不辱使命。”茂大使感慨地说。

  这话一说,锦兰大使禁不住流下泪来,他想起这一路的艰险苦难,自己曾经遭遇的种种威逼利诱,自己当时奋力咬牙坚持,现在到了安全的联盟星城,内心堆积的伤感心痛都开始释放出来。

  “好了,好了,到了联盟星城就到家了,就安全了。”茂大使赶紧安慰锦兰大使,带着他们到星际七星级酒店休息。

  在星际七星级酒店宽大、舒适的客房里,锦兰大使隔着巨大的玻璃窗俯瞰着联盟星城,未来科技高楼林立,空中运载飞船上下交错,穿梭不息,一派兴旺发达的景象。

  锦兰大使为这样发达的科技文明而感慨,对这样的发达文明产生了由衷的敬意!

  第二天,茂大使来接锦兰大使,带着他前往星际联盟议会,昱辰司令官陪同,先遣舰队的飞龙带着兰谷飞行员们来到了星际联盟的基地,进行飞行参观和交流。

  在联盟议会,议长、洪议员、德议员早就在等候,鹏程司令官和宗胜参谋长也都来了。

  议长、洪议员、德议员非常热情地欢迎锦兰大使,问候了兰诺行政官,询问了一路上的各种情况。

  锦兰大使受到这么热情的欢迎,非常高兴,他把兰诺行政官的意见说了一遍,也把自己的艰险经历说了一下。

  洪议员听了以后,恨得跺脚说:“这该死的莫拉古!”

  “外交就是没有硝烟的战争,同样需要出生入死。”德议员说。

  “是呀!要做到不辱使命,还真要钢身铁骨呀!”锦兰大使感慨地说。

  议长问起了兰诺行政官关于结盟的想法,锦兰大使说:“从内心来说,兰诺行政官很想进行结盟,但是两大星际文明之间的距离太过遥远,一旦莫拉古大举攻击,营救也来不及。”

  “兰诺行政官提出的建立前进星堡的事,我们已经在进行了,”宗胜参谋长说话了,他打开了3D虚拟星图,指示了威宁星堡的位置。

  锦兰大使仔细看了看星图和威宁星堡的位置,忍不住夸赞说:“这个位置选得好,随时可以进击莫拉古腹地。”

  “但是,莫拉古的反应很大,对威宁星堡的争夺很厉害!”宗胜参谋长说,“我们正在全力保护威宁星堡。”

  “嗯,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一贯狂妄的莫拉古是不会让其他文明染指自己领地的。”锦兰大使说。

  “同时,还有一个消息,”宗胜参谋长说,“自从大使被莫拉古劫持后,从巨大行星群飞往星际联盟的航路已经被莫拉古舰队严密封锁,已经无法通行了。”

  这个消息让锦兰大使很意外,这意味着他在短期内无法返回兰谷星球,也无法传递消息。

  锦兰大使一下子陷入了无言的沉思。

  昱辰司令官趁着这个时间把莫拉古第五基地的情况大致讲了一遍。

  宗胜参谋长听完后,点了点头,说:“这一次威宁星堡的防守也很不理想,莫拉古舰队首次使用了电磁干扰、烟雾弹和干扰弹,对我们的战斗力影响很大。”

  “对了,我们在莫拉古兵工厂又一次遇到了那个曾经的星际联盟居民,这些技术有可能是那个居民提供的。”昱辰司令官说。

  “这些贪婪的人!”宗胜参谋长叹了一口气,说,“我们的军事技术就这样源源不断地跑到了莫拉古那里。”

  “还好莫拉古生性粗蛮,他们不屑于使用导弹、高空预警卫星,喜欢面对面,直接、干脆、利落地解决问题,否则我们的难度会更大。”昱辰司令官说。

  “是,莫拉古的电磁干扰其实技术很初级,就是简单粗暴,但是功率强大、强悍难挡。”宗胜参谋长说。

  声音洪亮地鹏程司令官说话了:“看来,我们要考虑彻底消灭莫拉古第五基地。”

  “消灭第五基地?这将会使战争强度大大增加!”宗胜参谋长说。

  “你想一想,如其被动防御威宁星堡,不如主动出击,直接攻打莫拉古第五基地。”鹏程司令官大声说。

  宗胜参谋长开始了沉思,过了一会,他点了点头。

  “昱辰司令官,你再把莫拉古第五基地的情况详细讲给宗胜参谋长,我们要仔细考虑进击莫拉古第五基地,彻底消灭他们的前进基地。”鹏程司令官说。

  昱辰司令官又想起了莫拉古第五基地密集的防空雷达和激光炮。

  在威宁星堡,修复着陆场的工程在紧张进行。

  工程机器人在紧张地施工,将无数的巨大的弹坑填平,重新铺设航空跑道,重新挖掘避弹坑,加固避弹坑的防御强度。

  飞云司令官重新布置了防空雷达、激光炮、地空导弹和近防炮,重点加强了电子对抗设备,加大了地空导弹抗干扰的强度。

  就在威宁星堡在全力修复的时候,莫拉古舰队的第三波空袭开始了。

  空中预警雷达发来了警报,巡星舰立即升空,电子对抗舰也同步升空。

  就在巡星舰发射导弹之前,“火飞云”舰队和“火流星”舰队的战舰已经高速前往莫拉古舰群飞来的方向,进行拦截。

  还在飞行途中,一艘“火飞云”战舰和“火流星”战舰同时报警,出现机械故障,请求返航。

  高强舰长知道那是因为威宁星堡着陆场被炸毁,在旷野中的维护保养能力不足导致的,他和崔敏舰长简单商量了一下,同意两艘战舰返航。

  两艘出现故障的战舰返航了,只剩下十一艘战舰高速朝着莫拉古舰群飞去。

  密密麻麻的莫拉古战舰对两支小舰队进行阻拦,防止两支小舰队的战舰接近自己的运输轰炸舰。

  “火飞云”舰队和“火流星”舰队早有准备,他们这一次携带的高爆弹药,一发炮弹的威力是过去常规弹药的三倍,爆炸毁伤范围也是常规弹药的三倍。

  十一艘战舰组成了一个密集的箭形编队,密集的高爆炮弹朝着编队前方猛烈发射,试图阻拦的莫拉古战舰纷纷中弹,起火爆炸,碎裂成几截……

  其他的莫拉古战舰还没有反应过来,十一艘战舰就已经打开一条飞行通道,迅捷地钻进了莫拉古运输轰炸舰群中。

  密集的莫拉古战舰无法进入自己的运输轰炸舰群中进行追击,只得先看着自己的运输轰炸舰上的机关炮进行交叉射击。

  莫拉古运输轰炸舰上的机关炮手迅速行动,将机关炮对准了十一艘战舰,开始了猛烈地扫射。

  十一艘战舰立即散开,分散飞进了莫拉古运输轰炸舰群中,在运输轰炸舰之间的缝隙中飞行。

  莫拉古运输轰炸舰保持着固定距离和固定角度,各运输轰炸舰上的机关炮共同射击,形成了交叉火力网,“火飞云”舰队和“火流星”舰队的战舰要形成有效的射击并不容易。

  星际战舰在莫拉古运输轰炸舰的交叉火力网中艰难的飞行,试图寻找破绽进行攻击,但是在莫拉古交叉火力网中,一时难以找到合适的攻击角度。

  “胡乱发射,打乱他们的交叉火力网。”高强舰长在无线电里大喊。

  “明白!”飞行员纷纷答应,密集地高爆弹再次射出。

  被无准头射击射中的莫拉古运输轰炸舰的舰身被能量巨大的高爆炮弹炸飞了一大块舰壳,出现了一阵晃动,各处的机关炮出现了极其短暂的停顿,就是这么稍纵即逝的停顿被星际战舰的飞行员捕捉到了,他们驾驶着战舰对准这些莫拉古运输轰炸舰进行了精准的点射,然后快速飞离。

  就是这稍纵即逝的点射,将数枚能量巨大的威猛高爆炮弹送进了莫拉古运输轰炸舰的舰舱,引发了巨大的爆炸,运输轰炸舰瞬间被炸碎,爆成了一团火球。

  有些重磅炸弹也被引爆,发生了巨大的连环爆炸……

  几艘莫拉古运输轰炸舰被击毁,运输轰炸舰之间的交叉火力网出现了空洞,十一艘战舰立即两三组合,一俩艘战舰压制运输轰炸舰的机关炮,另一艘战舰立即对着运输轰炸舰进行迅猛射击。

  又有五六艘莫拉古运输轰炸舰被击爆,巨大的爆炸火球猛烈喷射着爆炸的碎片,还有一些重磅炸弹一边抛射,一边发生着猛烈地空爆……

  莫拉古运输轰炸舰快速拉大飞行间距,莫拉古战舰飞了进来,开始对十一艘战舰进行追击,十一艘战舰只能暂时放开对运输轰炸舰的射击,转而进行防御。

  这时,整个莫拉古舰群已经飞进了巡星舰导弹的射程,由于十一艘星际战舰飞在莫拉古舰群中,巡星舰的指挥官拿不定主意,是否发射导弹?

  他们通过无线电询问飞云司令官,飞云司令官拿着无线电对讲机,沉思了片刻,果断地下令:“发射!”

  从理性概率来说,十一艘星际战舰飞行在数百艘莫拉古战舰的包裹中,被导弹击中的可能性很小,但是在强烈地电磁干扰下,谁知道导弹会击中谁呢?

  飞云司令官的心里也在打鼓,但是为了保护威宁星堡的着陆场,他只能狠心下令。

  数十枚导弹朝着飞近的莫拉古舰群飞去,电子对抗舰早已开机,功率强大的电磁脉冲守护着这数十枚导弹的飞行航路。

  莫拉古的电子干扰舰也开始释放强烈的强磁干扰,两股强大的电磁波在空际中遭遇,产生了巨大的碰撞,激发出尖锐的电磁激波,四处喷射。

  飞行员的无线电接收器接收到了碰撞产生的电磁激波,耳机里传来了高强度刺耳的尖利啸叫,很多飞行员受不了,立即关闭了无线电接收器。

  还有的飞行员被巨大强烈的电磁啸叫猛然击晕了,任凭战舰在飘荡……

  双方的战舰都暂时失去了空战能力,只能凭着惯性在飞行。

  飞云司令官在指挥部紧张地盯着战场态势大屏幕,紧盯着穿梭在莫拉古舰群中的十一个红点,那是突入莫拉古舰群的十一艘战舰。

  电子对抗激波还在反复激烈对撞,几枚导弹受到莫拉古电磁波的强烈干扰,出现了紊乱,漫无目标地乱飞,但是大多数导弹依然在星际电子对抗舰的守护下飞向莫拉古舰群。

  在飞云司令官的战场态势大屏幕上,数十枚导弹标签直直地飞向莫拉古舰群,爆发了持续不断地爆炸,等所有的导弹爆炸之后,飞云司令官认真地看着大屏幕,十一个红点还在。

  就在数十枚导弹飞入莫拉古舰群,发生了持续的爆炸,莫拉古战舰一片混乱的时候,十一艘战舰忍着电磁波的巨大啸叫,趁乱击落了三艘莫拉古运输轰炸舰。

  这时,莫拉古运输轰炸舰已经飞近了着陆场激光炮和地空导弹的射程,十一艘战舰开始撤离。

  他们再次开始汇合,形成了箭形编队,朝着外围莫拉古战舰编队射出密集的高爆炮弹,再次炸出了一条飞行航路,飞了出来。

  威宁星地面的激光炮和地空导弹开始发射,地面的电子对抗装置也加大功率守护着地空导弹的飞行。

  莫拉古运输轰炸舰再次抛射出了烟雾弹和干扰弹,莫拉古电子干扰舰加大干扰强度,进行强烈干扰。

  很快,着陆场上空又出现了浓密的银灰色阴云,激光炮失去了战斗威力,只有地空导弹还在顽强地朝着天空突进……

  莫拉古电子干扰舰在竭尽全力地进行电磁干扰,粗暴的电磁波在天地间对撞,巨大的电磁激波在天地间反复回荡,尖利的啸叫已经让所有的无线通讯中断,有些地面和空中显示屏被电磁波的极速振荡烧毁,甚至是显示屏幕直接爆裂了!

  一半的导弹被莫拉古巨大的电磁干扰影响了,偏离了正确的飞行方向,剩下一半的导弹射进了浓密的银灰阴云中,持续不断的爆炸从银灰色阴云中传来,红色的火球不断从银灰色阴云中坠落下来……

  与这些巨大火球同时下坠的还有数量众多的重磅炸弹,地面的近防炮火控雷达在超高强度的电磁对抗中失灵,射击精度大大降低。

  无数的重磅炸弹穿过了近防炮的密织火网,直接落在了着陆场中,巨大的冲击波连绵不断,持续冲击着着陆场表面,横扫一切拦在面前的物体。

  电磁对抗激波尖利啸叫不断,重磅炸弹轰炸带来持续不断的地动山摇,冲击波呼啸着冲击,这一切叠加在一起,考验着守军的意志和勇气!

  许多避弹坑又被炸塌了,守军们依然在奋力坚持,猛烈地对空射击。

  凶猛的轰炸还在继续,电磁激波的啸叫越来越尖利,强劲的冲击波如排山倒海一样冲过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