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上神她人设崩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8章 百年往事(3)

上神她人设崩了 池有荷华 3051 2020.09.01 17:30

  薛珧站在漫天大火前,看着芃羽神像挂着微笑的倒下,他的心狠狠痛起来。

  所有的道观都消失,最后只留下了小唯守护的那一间。没有人知道为何三界只剩下那么一座芃羽观。

  他后来得知,芃羽因为在凡间三次显灵消耗了不少灵力,所以在仙魔大战的时候力量不够受重伤失踪。他明白,只靠着祈福是无法成功,只有自己强大起来才能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事物。

  他想要耐心等待着芃羽的归来,至少说一句谢谢,再认真的道歉。

  沈知风安静的听着他讲述过去的故事,也了解到芃羽的一些不为人知的过往。她低下头摸摸腰间的赤羽,尽管芃羽已经从三界消失,但是自己必须肩负起她的名号将辉煌继续。

  为了不被三界的人称之为“瘟神”,更为了自己唯一的信徒。

  东方已经泛白,一天就要苏醒。

  薛珧望着天空,微微颤抖道:“你那时候为什么显灵三次来帮助我?”

  沈知风突然之间跟芃羽想法相通,她轻轻笑了一下,淡淡道:“大概,因为我也曾经是凡人吧,所以更能体会到你们的心情。”

  薛珧转过头来盯着沈知风的眼睛,脸上挂满担忧道:“你认为当神仙好,还是当凡人好?”

  沈知风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随后郑重的回答:“我更喜欢当凡人,无拘无束。现在的自己做错了什么总会担心被放大,然后凡人们给我冠上什么名号,借题发挥推神像。”

  “怎么听这话,你们仙人好像更加身不由己?”薛珧无奈道。

  沈知风立刻拼命点头:“就是很身不由己,要不然我也不会见到你第一时间假装自己是凡人!万一让你看到我这幅惨兮兮的模样,岂不是当场就‘脱信’!”

  “脱信?”薛珧莫名其妙。

  沈知风竖起一根手指头晃了晃,慢条斯理解释道:“脱离信仰,简称‘脱信’。”

  薛珧忍不住勾起嘴角笑了一下。

  沈知风愣了一下,忍不住揉了揉眼睛。

  这个笑容就像是连续三天阴雨后绽放的晴天,又像是夏日燥热天气后的一杯凉水,让她一瞬间沉迷在其中。

  她呆愣愣的盯着薛珧看,笑容已经消失。那么昙花一现,却比他板着脸时好看几百倍!

  沈知风舔舔嘴唇,心跳有些加速。她两只手捏在一起,尽量用冷静的语气道:“你刚才是笑了吗?”

  薛珧没有回答,沈知风认真道:“你笑起来很好看,没有人说过吗?”

  “没有。”薛珧道,“我从得道后就几乎没有笑过。”

  沈知风一阵心疼,猛然拽住薛珧的衣襟,认真道:“以后你还是多笑笑吧。”

  “为什么?”

  “因为,你跟我在一起一定会有很多开心的事情发生!”沈知风说着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薛珧愣了一下,慌忙抽出衣襟转过头去不看她。他眼神闪烁,喉咙微微有些发紧:“你好歹有个神仙的样子,要不然我会控制不住……”

  沈知风好奇:“控制不住什么?”

  薛珧皱起眉头,很嫌弃道:“控制不住要打你。”

  “……”

  沈知风嘴角抽搐一下,翻了个白眼加快了脚步。

  薛珧望着她的背影微微有些发呆,方才她的样子太像普通人,让他一瞬间有些心动。

  不行不行,这是神仙,自己高攀不起!

  他这样劝说自己,加快速度跟了上去。

  两个人终于来到了菜市口处,

  这里不愧是京城的行刑处,不少怨灵盘桓不肯散去。见到两个人来,它们像是看到了什么美味的饭菜一般,叫嚷着扑过来。

  这些都是不值得一体的小喽啰,沈知风不耐烦的抛出去几道灵符,轻松将所有的怨灵都打散。

  她眼睛在附近环视,寻找着传说中会易容的凡人。

  “是不是哪里?”

  薛珧突然开口,指了指前面的位置。

  沈知风顺着手指望过去,就见到在京城城门附近有一间破旧的屋子。屋子的门微微打开,上面有一块儿歪七扭八的牌匾,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天色”两个字。

  他们两个立刻前去敲门。

  门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模样大约是三十岁左右的男子,眼眉温柔,一股仙气飘飘的劲儿。

  沈知风的嘴角顿时抽搐起来,这人哪是什么会易容术的凡人,而是仙界大名鼎鼎的隐居散仙云隐。

  据说云隐从几万年前就存在于仙界,见过了仙界的几代变迁,甚至还参与了好几次仙界生死存亡的大事之中。

  玉玄帝君曾经苦口婆心要将他带回天庭,作为长老供起来。他却说自己还是喜欢在凡间生活,从而拒绝了邀约。

  云隐见到沈知风后,略微有些惊讶道:“你居然能找到这里?玉玄不会要你再来当说客吧?”

  “没工夫理会我师尊。”沈知风摆摆手无奈道,“我这次来是诚心想要让你帮忙我们易容的。但是不能用法术,毕竟那人对于法术太敏感了。”

  云隐无奈的耸耸肩膀:“可我只会用法术帮人易容。”

  沈知风满头黑线。

  云隐转头瞧见了薛珧,眼神移动最终定格在他腰间的凤纹硬币之上。薛珧不满的看着他,手指微微遮盖一下硬币。

  云隐轻笑道:“不用法术也可以,只是时间会比较长,你要是可以等我就帮你们弄。”

  “那就拜托了!”沈知风当即眼睛闪亮亮道。

  两个人进了屋子,坐在桌子旁耐心等待着。他只要易容一个和现在完全不一样的模样即可。

  薛珧道:“既然他对法术敏感,为何昨晚你能骗过他?”

  沈知风解释道:“道士身上本来就有灵力,因此他不会怀疑。如果你一个凡人都有灵力,我想他一定会起疑心。”

  薛珧觉得是这么个道理,转头看向云隐。

  他此刻正在屋子里忙里忙外的调试药水,手里三个碗各有不同的颜色。他在里面放了不少药草,搅合在一起散发出来怪异的味道。

  沈知风捂着鼻子,忍不住问道:“你是专门捣鼓药草的神仙吗?”

  云隐低头继续摆弄药材,淡淡回了一句:“那时候除了上神外,其他的仙人没有专门的分类。我只是爱好捣鼓药草,并不专业。”

  沈知风忍不住好奇起来:“那时候的神仙都是什么样啊?”

  云隐笑道:“那时候神仙大多都是凡人,妖修仙会被当作异类排斥,还有的神仙为了修炼也会寻找仙侣。现在的天庭可真是开放了,凡人和妖都能修仙,只可惜不能谈恋爱,也算是一大遗憾。”

  “现在可不叫妖怪了,修仙的都叫做灵兽,作恶的才叫做妖怪。”沈知风道。

  云隐无奈的摇摇头:“世道变了,凡人飞升的反而不如灵兽。真该让那只小狐妖看看,她肯定嫉妒的哇哇叫。”

  沈知风笑了笑,突然想到了泰元真君和扶阳将军。那时候的仙人还能够谈恋爱,如果他们生活在那个时代,会不会结局就不一样了?

  胡思乱想之间,云隐将药膏调和好。他拿过来一碗黑色的药膏,对着薛珧的脸一点点涂抹起来。

  沈知风看着他那张英俊的脸被涂抹上颜色怪异的东西,不免有些心疼。在仙界都很少见这么好看的人,她都恨不得让薛珧成为自己的徒弟。

  云隐余光看到沈知风,一脸嫌弃道:“上神,请你擦擦口水。”

  沈知风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在盯着薛珧看的时候竟然流了一下巴的口水。她胡乱拿道袍擦了一下,不好意思的笑起来。

  这黑色的药膏抹完后,薛珧白皙的面容立刻变得黝黑起来。云隐等到药膏都干了之后,再次拿起绿色的药膏慢慢涂抹起来。

  沈知风打了个哈欠,无奈地问道:“还有多久啊?”

  “大概三四个时辰吧。”云隐道。

  三四个时辰,都够自己乘着风飞去齐州再飞回来了!

  沈知风一脸不满的盯着薛珧看了一会儿,索性站起身,道:“那我回去道观一趟吧,晚上回来。”

  “芃羽观吗?”薛珧问道。

  沈知风很认真的点点头,道:“我有些事情想要问一下。”

  薛珧点头表示明白。

  沈知风乘着风在芃羽观落下后,直接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此时正是晌午,来祈愿的人还不少。小唯站在一旁细细聆听,还时不时在本子上记下来。她视线扫到沈知风,无奈的密语传音道:“事情都办完了?”

  “没有,我是回来问你一件事。”沈知风快速凑过来,将她拉到神像的一边。

  小唯莫名其妙:“你又被薛道长追杀了?”

  “不是!”沈知风无奈道,“那个,赤羽剑怎么用?”

  小唯愣了愣,低头看向她腰间的佩剑有些犹豫。思索了一阵,她抬起头来冷漠道:“你力量不够,应该使用不了。”

  “我认为我如果战斗的时候只是用灵符和血,恐怕坚持不了多久。”沈知风双手合十,“你告诉我吧,我可以借助这个身体的力量来操纵它!”

  小唯嘴角抽搐,没有办法只能实话实说:“这把剑已经被芃羽散去了所有的灵力,现在同普通的剑一样没有什么区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