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上神她人设崩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章 祈福遇祸(5)

上神她人设崩了 池有荷华 3301 2020.08.29 17:30

  沈知风无精打采的回到南天门,时花在那里和侍卫不知道在说什么,脸上的笑容怎么也收不住。

  她无奈的摇头,想到见到自己的神仙很少有这么对自己笑的,不免同情起芃羽上神来。

  时花见到沈知风回来,收起笑脸严肃道:“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完成了一半。”沈知风叹气,“看来咱们还要去凡间一趟。”

  时花点点头,跟侍卫道别后,召唤来云朵与沈知风乘坐在上面,径直从云海中穿过去往凡间。

  沈知风心事重重,让时花担忧无比。她琢磨了好一会儿,不由得问道:“看你的样子,事情并不好是吗?”

  “凡间的事情应该是义竹君做的。”沈知风拿出灵符握在手里道,“我向师尊借来这个灵符,想看看义竹君是不是在百年前就计划好了这件事。只可惜,现在找不到他的具体位置。”

  时花也似乎有些发愁。

  两个人再次落回胡同,薛珧还等待着两个人,抬头看了一眼她们的脸色,什么也没有问。

  沈知风思索了一下,对薛珧道:“你在凡间调查的时候,有没有什么线索?”

  薛珧眼神中闪过一丝杀气,道:“我知道丞相跟这件事脱不了干系。”

  “那就去丞相家。”

  沈知风说着,迈开步子就要离开胡同。走了几步,她发现二人并没有跟上来,转过头时就看到时花和薛珧用复杂的眼神盯着自己。

  她一脸莫名其妙道:“怎么了?”

  时花用尽量平静的语气道:“上神,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装不知道啊?丞相府不是一般凡人能够进入其中的。”

  沈知风眨巴着眼睛:“我怎么会不知道,我也曾经是凡人啊!”

  “那你怎么……”

  沈知风摆摆手打断时花,随后幻化成为一名道士的模样,得意道:“如果我说丞相府最近有妖孽作祟,你们认为他会不会让我进?”

  “不会。”薛珧冷冰冰的回答,“他会把你打出来。”

  “……”

  沈知风咬牙切齿:“你这就是嫉妒,看我独自进入其中,你们就后悔吧!”说完,她径直走去丞相府。

  凡间的丞相府非常震撼,单是院墙就差不多要走一炷香的时间。好不容易来到大门口,看着金碧辉煌几乎要将沈知风闪的掉眼泪的门,她忍住了要扣下来一块儿去卖钱的冲动,敲响了大门。

  门里面出来一个门童,沈知风与他说了几句后,门童进去传话。

  沈知风得意洋洋的看向远远站着的时花和薛珧,想着一会儿自己进去就打他们的脸。不曾想,里面出来迎接的不是侍女,而是几个身材魁梧的大汉!

  那些大汉手握木棍,指着她怒吼道:“趁着我们还能跟你好好说话的时候快滚!”

  沈知风尴尬的捂住额头,现在才想起来,如果义竹君真的住在丞相府,那么这里绝对不会有妖孽作祟!

  她沮丧的回到薛珧和时花这边,不忘抬头看看身后的两人高的院墙叹气。

  时花额头上青筋跳动,捏紧拳头不耐烦道:“上神,你方才是认真的吗?”

  “当然是认真的。”沈知风撇着嘴道,“如此看来我们只能等到晚上翻墙进了。”

  时花烦躁的翻白眼,道:“请你以后不要说自己是神仙了好吗,我们整个天庭不想被当作傻子!”

  “……”

  沈知风瞪着眼睛,竟然无力反驳。

  薛珧转头眯着眼睛看看院墙,将一枚普通的灵符飞了出去。这灵符缓缓接近丞相府,在快要翻过院墙的时候,被什么挡了一下,随即化作青烟完全消失。

  他好像预料到了一切,面无表情道:“你的这个想法也不能实现了。”

  沈知风翻了个白眼,不服气道:“你们总是说我,那你们说说有什么主意?”

  “硬闯。”

  薛珧冷漠的吐出两个字,在额头上贴上一枚隐身灵符,径直走到正门处,狠狠踹开大门走进去。

  平日里大门有门童看守,因此没有设下结界。

  听到巨大的响声,门童被吓了一大跳,脸色苍白的望向大门口。使用隐身灵符的薛珧大摇大摆走进去,他完全察觉不出来。确定门外没有什么人后,他疑惑的将门关过来。

  “这也行?!”

  沈知风和时花同时感叹道。

  她们完全想像不到,薛珧竟然会作出这样大胆的举动。二人用手托住下巴,对视一眼后,也学着薛珧的样子,贴上隐身灵符,踹开大门走进丞相府。

  门接二连三被踹开,门外也没有什么人,门童吓得浑身哆嗦起来。他认为一定是妖怪作祟,匆匆忙忙奔跑着去喊人。

  三人直觉他应该是去叫义竹君,于是跟在他的身后。

  丞相府非常大,院子里还有侍卫们来回巡逻。门童一路不停歇的绕过正殿,来到了客人居住的偏殿,敲响大殿院子的门,喊道:“仙人仙人,外面发生了怪事!”

  过了好一会儿,大门缓缓打开,一身青色道袍的男子站在那里。他的面容清冷,眼眸中的光芒仿佛都结冰一般。风吹过来,将他衣角吹起,竹子的刺绣隐约呈现。

  此人正是义竹君。

  “有什么事慢慢说。”他慢条斯理道。

  门童惊魂未定道:“大门一下又一下的打开,但是外面没有任何人,会不会是妖怪作祟?!”

  义竹君托着下巴想了一下,缓缓道:“带我去看看。”

  门童立刻掉转头,指引着义竹君走出院子。

  义竹君没走两部,经过了三个人的身旁,突然就停顿下脚步。

  他盯着三个人的位置眯起眼睛,随后甩了一下手,紧接着三个人头上的灵符被掀翻开。他们的身体毫无防备的出现在院子当中,脸上还带着一丝丝惊讶。

  门童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哆哆嗦嗦道:“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是我的朋友,大概是来拜访我的,你出去吧。”义竹君不紧不慢的说着,眼神在沈知风身上停留下。

  门童长舒一口气,转身离去。

  义竹君将三个人引到院子里,关好门后,面无表情道:“你们怎么突然来了?”

  “实话实说,我是来找你的。”沈知风认真道,“识相的话跟我回去天庭请罪,否则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义竹君皱皱眉:“请什么罪?我只是在丞相府帮忙捉妖,犯了什么天规?”

  沈知风愣了一下,想起灵符被薛珧吞了,狐妖也被玉玄帝君剥去法术扔了,他们这次来问罪,竟然没有带任何证据!

  薛珧和时花期待的眼神投过来,等待着她接下来反驳义竹君。

  沈知风尴尬的捏了捏眉心,从怀里拿出玉玄帝君给的灵符,猛然向着义竹君的额头抛过去。

  义竹君两只脚交叠旋转,轻松避开灵符。灵符擦过他的面颊,在空中打了个旋转又回来,义竹君翻了一个跟头躲开,灵符不偏不倚贴在了薛珧的额头上!

  薛珧紧皱眉头,想要撕掉灵符,没想到居然贴的更紧了!他咬牙切齿,翻着白眼看额头上的灵符,冷声问道:“这是个什么,为什么揭不下来?!”

  “打偏了……”沈知风不好意思的笑笑,正准备凑上前去揭下灵符的时候,头晕了一下。她扶住额头,抬起眼的时候,周围景色竟然产生了变化。

  这里不再是丞相府,而是京城的街道。

  无数的人挤在一起,眼睛瞄着缓缓驶过的囚车。囚车里,一面容孤傲的男子坐在其中,脸上是不畏生死的大义凌然。他盘膝而坐,脏兮兮的囚服也无法掩盖他满身散发出来的贵气。

  “这个人真的混蛋,竟然卖官!”

  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声,紧接着菜叶子和臭鸡蛋扔了过来。

  被溅了一身的囚犯依旧毫不在意,闭着眼睛嘴角挂着笑意,仿佛自己不是奔赴法场,而是晋升官职一般。

  就在熙熙攘攘时,一名七八岁模样的少年从人群中跑了出来。他浑身上下下的衣衫破破烂烂,双手平举拦住囚车的去路。囚车停下,所有人都好奇的看过来,囚车也停下来。

  少年用如同老鹰一般锐利的眼神瞪着囚犯,一字一句道:“不是你做的对不对?”

  侍卫们过来要驱赶少年,他却丝毫不畏惧,发出撕心裂肺的怒吼:“别碰我!”

  他的气势惊人,侍卫们不由得愣住,面面相觑竟然停下动作。围观的群众也安静下来,不知道这位少年要做什么。

  他继续盯着囚犯,道:“我就问你,不是你做的对不对?”

  “珧儿,这重要吗?”囚犯苦笑一下,“我马上就要被行刑,就算别人知道我是冤枉的,那又怎么样?”

  少年咬牙切齿:“我会找出真凶,替你报仇!”

  囚犯摇摇头,温柔道:“为父告诉过你,不要活在仇恨之中。”

  “可是……”

  话音未落,又一枚菜叶子从人群中飞过来,正好砸在少年的头上。他愤怒的转头,听到群众大喊:“这个是囚犯的儿子,打他!”

  随着喊声的落下,无数的菜叶子和臭鸡蛋飞了过来落了他一身。

  少年对着人群大喊:“他是被冤枉的!”

  但是没有人听他的话,甚至还有人捡起石头扔过来。不一会儿,他浑身上下布满了伤痕。他依旧不想离开,目光灼灼的盯着囚犯看。

  侍卫们反应过来,围住他用力将他推倒在地。少年倔强的要站起身,侍卫们抬起脚就要踹下来!

  突然,整条街金光大盛,一道白影缓缓降下来。

  众人的目光被吸引过去,就见到一白色长裙的女子从街道尽头走过来,腰间的红色腰带随风轻轻摆动。她面容俊美,眼神中带着悲伤。

  侍卫们停下手中的动作,震惊的看着她。她则是径直走到少年面前,伸出手来将他抱在怀中,像是抱着一个新生的婴儿一般。

  她嘴角带着一丝轻笑,打了个响指与少年凭空消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