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箱庭中的比翼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心寰境界

箱庭中的比翼鸟 夜夜夜子 2652 2020.02.08 20:46

  随着“砰”的一声,上野一辉应声倒地意识陷入混沌之海中,黑影则将手中的钝物随意丢在一旁。

  随后便直接拽着他的衣服将其拖到房间内。

  “……”

  “这是什么地方?”

  当上野一辉睁开双眼的时候,自己正躺在一处海滩上,海浪柔和的冲刷着岸边,发出哗啦的声音,皎洁的月盘也倒映在海中。

  抬起头就能看到那漆黑的夜空中所倒转的璀璨银河,时不时有明晃晃的流星缓慢的从遥远的天际带着斜度划过。

  它们的尾巴拖着极长摇曳的光线带来光明,在半空中爆发出那一瞬间的绚烂,随后投入漆黑深沉的大海,成为其中的一块沉石。

  他看着眼前的场景,内心陷入了深深的震撼。

  “这里很美,对吧?这个地方叫做心寰境界。”

  从旁边传来了男人说话的声音,这道声音简直就像是上野一辉自己的声音一样。

  “这些流星里面都包含着一个人的记忆,看样子你是误打误撞不小心闯进来了。”

  上野一辉回过神将视线转移到男人身上,那是一个拥有和他一样的长相的人。不论是外貌身材还是声音。

  唯一要说不相同的地方的话,那就是气质。眼前的这个上野一辉身上充满了成熟和沧桑感,他的眼神中充满了疲惫以及他所看不懂的某种情绪。

  “现在的你暂时还没有资格进入这个地方,你也无法承受这些记忆的碎片,对于现在的你而言,心寰境界只不过是一道壮丽的风景。”

  “去寻找真相,去获取更多的记忆,届时我们一定能再度相见,如果你还活着的话。”

  说完这句话后,男人就像变魔术般,从手上拿出了一个木棍。

  “等等,我只有一个问题。”上野一辉连忙挥手说:“你是谁?”

  男人摇了摇头并将木棍精准的打在上野一辉的脑袋上,他看着上野一辉倒在地上,身影逐渐消失化为光的碎片。

  他抬头看着不断流转的璀璨星河和划破天际的流星喃喃着,每一道划过的流星就代表着每一个失败的未来,代表着每一个上野一辉。

  在这个不见天日不见白日的空间,他总是独自一个人在海滩上徘徊着,看着一个又一个上野一辉闯入这里。

  又一遍一遍的亲手将每个上野一辉送走,他始终在这里看着划破天际的流星。当流星停下的时候,也许他所期待的那个结局就会实现。

  不论是几十年、几千年、几万年他都会在这里等着,在这个没有时间概念的时间一次又一次呼喊着她的名字。

  传说中有一只名为比翼鸟的鸟类,此鸟仅一目一翼,雌雄须并翼才可飞行。

  最后只留下一道深深的叹息声,男人也消失在了海滩上。这个世界有无数人来过同样也见证着无数次失败。

  唯有流星还在不停的转动着,在那道绚烂璀璨的光芒背后,只有一望无际的深沉黑暗。

  “……”

  伴随着剧烈的钝物打击感上野一辉再一次睁开了眼睛,只不过眼前不再是那片海滩而是一个房间,比较熟悉的房间。

  带有霉点和破旧的天花板,空气中充满浓厚的尘埃味。

  “嘶!”

  正当他准备起身的时候,从后脑勺传来了剧烈的刺痛感。

  “你醒了?但是最好不要这么快起身。”

  房间里传来了其他人说话的声音,根据音色判断像是一个女生。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是上野一辉看见女生说的第一句话,因为此刻天色暗淡的原因,他没能够看清她的样貌。

  “抬起头,可能稍微会有一些痛。”

  女生走过来抬起上野一辉的头,将类似药膏的物品轻轻敷在他的后脑勺上。

  “嘶!”

  上野一辉猛吸了一口冷气,意识也变得清醒许多,同时也根据眼前的情况进行了一个大致的判断。

  这个女生恐怕就是刚刚所看见的黑影,但是她没有将我灭口反而为我治疗,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可能是因为我具备利用的价值。

  这是一个十分简单的道理,人们通常只会和对自己拥有价值的人进行交往,并且嘘寒问暖。

  “你不是男生吗?稍微忍着点,很快就好了。”

  大概过了几分钟后,女生用纱布抱住了一下伤口,整个流程算是结束。上野一辉也得以从这个痛觉地狱逃脱出来,只是变成猪肝色的脸还需要一会才能恢复。

  “这句话应该由我问你才对,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女生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浑身散发着一股冰冷的气息。

  “这个就有点说来话长了。”上野一辉慢慢坐起身子。

  “那就长话短说吧。”

  双方互相深深的凝视着彼此的双眼,这是一场奇异而又特别的心理战,就看哪一方先沉不住气,主动透露信息。

  “呵,倒是挺聪明的。”

  过了几分钟后女生笑着摇了摇头,从靠在旁边的桌上拿起了几张照片。

  “既然你不打算交代自己的事情,那你的这些东西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说完她便将照片撕成碎片,散落在地上。

  “!”

  上野一辉右眼下意识的眨着,继续看着女生拿起了另外一张照片撕碎,他的内心在不断告诉自己,沉住气,沉住气。

  “好吧,我告诉你,所以不要再撕了!”

  像是计谋得逞一样,她禁不住笑了起来,嘴角的弧度似月牙般完美。

  “……”

  “……”

  “……”

  “情况我大概明白了,不过你的这些东西还是要作为擅闯别人家的惩罚扣留在我这里。”

  “这是你家?这里明明是一栋废弃无人居住的建筑物!”

  “我住进来了就是我家,你有什么意见吗?”

  “没意见,请问我可以走了吗?这位女士?”

  上野一辉现在只想立刻离开这里,每待在这里一秒,他就感觉自己没办法平静下来。

  似乎这个女生有着一种奇怪的魔力,只要和她说话都会感觉自己莫名其妙的无法冷静。

  “你不想要取回你的东西吗?”

  “取回来?难道说我身上还有什么其他的利用价值吗?”

  “我们来做一笔交易如何,你帮我的忙,我就把你的东西还给你。”

  女生说着便将地上的黑色背包拿起来。

  “如果我说不呢?”

  “那我也只好按照我自己的方式处置这些物品啦。”

  女生说着就站了起来,将角落旁的棍杖拿在手中,那副意味很明显。

  如果上野一辉拒绝的话,别说他的那些东西想要拿到手,恐怕连命都要落在这里。

  “这是我一生中遇见的最不公正的交易。”

  “哎呀,你在说什么呢,你可以同意也可以拒绝,这是你的权利。”

  她露出了狡黠的笑容,此刻终于露出了她的狐狸尾巴。

  “……,我答应你我答应你的交易,你赢了。”

  上野一辉气氛的点着头,脸色变得铁青。

  女生看着吃瘪的上野一辉忍俊不禁的笑出声说:“你知道吗?你的脸色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变,超级搞笑。”

  “这样可不行哦,要玩侦探游戏的话你已经出局了。”

  “要冷静,要冷静,千万不能冲动。”

  上野一辉在心理这样告诉自己,对面的女生就是一个白痴,捉摸不透的女魔头。

  自己身为一个男人不要和她计较,要大人不记小人过。

  “交易就这样成立呢,在我允许你外出之前都不要离开这栋建筑物,否则后果自负。”

  女生带着这句话便准备走出门。

  “喂,那要到什么时候?”

  “嗯……,起码要等你身体好一些再说吧?刚刚为了避免你醒了对我动手动脚,我给你吃了一点药。”

  女生眼角带着笑容走了出去。

  “我记得好像是泻药还是什么来着,不过不重要了,明天见。”

  “等等?你说什么?泻药????”

  上野一辉好不容易恢复的脸色突然又为之一变,开什么玩笑,居然是泻药!简直令人难以置信,这个女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