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欲乱魔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分享快乐

欲乱魔神 柯酣 2315 2020.02.22 23:02

  组成情感的部分有四个,亲情、友情、爱情、色。世上能完全控制自己情感的,唯有情魔。

  维持这些关系的平衡,是件困难的事情。没人能权衡利弊,准确掌握和正确行动。大家都按着自己性子,维系情感的四个部分。

  而他是个在孤独中,将要迷失自我的人。

  好在,……

  “喂,哥哥,哥哥。能告诉我这是什么吗?”

  “干嘛,说话那么娘。”11看着我手里的东西。像是小型手雷东西。

  捏在手里,说实话那个东西形状,更接近与旧式地雷的样子。他放在手里反复观察着,放在大拇指前,弹给了我。种子在空中飞过,我用双手击掌,刚好接到。

  “地雷花。”

  “地雷花!?”当他说出这个名字时,我满脑子想象出能够结出爆破性物质的植物。

  “也叫紫茉莉,是种观赏性植物。哎,不对,再拿给我看看。“

  种子再一次送入了他的手中,经过仔细地辨识。在之后,他告诉我,那只是红枣的核,没有什么特别的。

  恕我无礼,把枣核弹在了他的额头上。他生气了,抓住空中的核扔进了垃圾桶里。他还真是个容易受人欺负的人,看此情景,我先是一愣。然后马上反应过来,我上前抓住他的手,拖住他。被记仇那可就不好了,凭我那么了解他的心事。

  “你没有生气吧。”

  “当然不会了,”11说着用力弹了我的额头,“才鬼了呢。能不能成熟点。”

  “我是小孩,不成熟也对啊。”

  “少来了,你早就不是天真浪漫的小女孩了。时代变化太快,只有3-5岁的孩子能够成为小孩。其它年龄段的人,都是满载着信息的狡猾家伙。”

  “哦哦,”拉着他的手臂,我来到他前面,“观察挺仔细嘛。”

  甩开我的手,他走进了房间中,在里面单独待着。

  说起来,还真是无趣的一天。要是有什么游戏任务,玩几回合,白天的时间也就过去了。可是待在这里,简直像是20世纪六七十年代。用得还是自行车、手表、收音机,而且还不齐全。真是个有南胡同口唱戏老大爷风味的房间。

  “啊呀呀呀呀,……”我在调台,一打开是戏曲,过去人都爱。

  恐怕我是跟不上那个时代的承重的脚步,跟上后一定会被踩脚面。

  调频中只有几个波段有台,其它都是杂音。要是有张摇椅,挺这个倒是一种享受。可惜,这里只有不会动的凳子。

  向那边瞟了几眼,他正在根据我的建议开始学习绘画。

  房间里一下沉浸下来,似乎我成为这里多余的存在。这当然不会是事实,我要是不在,他得要多孤单。独自守在书桌前,画着别扭的漫画。

  趴在客厅的茶几上,我耐心听着评书,这是里面比较有意思的节目。

  能够有个人来陪着就好了,房间里只有我们两个人。难以想象他过去是怎么度过的。要是我肯定会受不了,疯了似的跑出去。大喊,快来人,救救我的孩子。这类引起别人注意的疯言疯语,可以瞬间召集来一群围观者,好让有个人能站出来与我对话。

  关上柜子,他拿出了自己的画作。走到了我面前,肯定是想要我对此作出评价。

  一副经典动漫,是动漫中笔数最少,画起来随意也很难掌握平衡感的动漫人物。看着这个黑色头发的小孩,我曾经见过他,只不过更矮一些。

  “画得简直像是,饿瘦后体无完肤的你自己。他没有那么高,也就是小孩而已。”

  “是吗?我以前也注意到了。画画不是我的强项。”

  看来我得给他个鼓励,好让他继续坚持画这么比例不协调的画。

  “挺好的,照原作去画,会更好些。”

  扔到茶几上三张纸,两张是白色的,另一张上面有画。画中的主角还是那个无厘头的小鬼。他总是副嬉笑的脸,像是不会消失般童年独家记忆。

  “好,我们来比。谁赢了,谁就能吃今天会来的汉堡。时间为一个小时。”

  待在这里,汉堡不再是过去的中午饭。而是一年难得一次,像是过年般幸运地事。虽然我不是个吃货,但是汉堡套餐里的冰可乐对我诱惑挺大。那味道不同于市面上的普通汽水,有种甘甜的味道,配上薯条吃,绝配!

  站起来,拍了他竖起来的手掌。我当然赞同他这个决定。

  “321,开始。”

  比赛是严谨的,我们双方都要从削铅笔开始。不借用削笔器,而是采用手动方式,用小刀耐心得削除尖头。这是个危险的动作,尖锐的刀片能在你用力过猛的情况下,割开手指、手腕、颈动脉甚至大腿。我旁边这个家伙,在此方面处理的格外小心。带着冬季手套,耐心的削铅笔。我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还吹了个口哨。要是旁边有别人,我一定会说,“瞧瞧这个胆小鬼。”

  不过是削铅笔这种小事,我扔下小刀。张开我的爪子,在空中挥过,一下子就削开了笔尖。

  接下来,我发现他已经开始画了。

  经过十五分钟,我终于画好了。等待了十五分钟,他才画完。

  结果显而易见,我低估了这个毛头小子。看似随意的动作里,有比较惬意的愉悦感在里面。而他花了半个小时,就为了完成那个简单的动漫人物。

  捏着画笔,我感觉到不甘心。竟然输给了“颓丧海参”,真是令人不爽。胜负就是胜负,我也没有办法,想到自己晚上要吃白菜而他要一年一度的美味。我真是受不了,白菜的汁水与鲜嫩的肉汁汉堡,谁能接受这个差异。

  拿起了我的画,与他的作出比较,看得出来真是下了不少功夫的画作。

  走到我面,他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叫了双人餐。”

  “当真?”

  门口的铃声响了,传统的叮咚声门铃。送餐的员工,倒是很乐意给我们送上这顿饭。拆开了,我与他分享着友谊赛的奖品,就当做是这样吧。

  “知道吗,我心情不好的时候会想要吃顿好的。”

  “今天,你心情不好?”

  “当然不,我今天身边有个能够陪伴我左右的朋友在。真是令我感到无比欣慰。”

  “好东西拿来分享。真搞不懂你的那些同学为什么不和你成为朋友。”

  “要是成为我的朋友,那关系钢到冒出火花。”

  “你要说的该不会是,铁哥们吧。”

  “嗯。”边说着,边吃着,他像是心智仍旧停留在孩童时期的人。说着最傻最天真的话,怪叫人不好意思的。不过也正是他,才是我要用心辅佐的最佳对象。

  穷,就代表了人的一切了吗?我看并不见得,有关于穷的定义,似乎有了新的扩展。

  决定下来的事情不会再改变,由我来担当他的亲人与好友。

  原做一生挚友,彼此相依为命、共渡难关、同甘共苦,我只为你——桃干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