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欲乱魔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欲乱

欲乱魔神 柯酣 3270 2020.02.01 23:23

  眯着眼睛,他不能听太懂。我与他的对话,像是山隔座山,我的冷空气敌不过他的冷。

  俄罗斯人也会长黑头发?

  如果你听说过,他比俄罗斯永恒冻土都可怕;那么我说了句,俄罗斯人也长黑头发。你也不会觉得意外。

  咽了口口水,他往前走了几步。他是个普通长相,没有太多坏心眼的人。人都会有黑暗,他心中的黑暗,来自于自己。我看得出来,他拒绝请求的原因。原因有三个,我只能说出两个。

  “真的,不可以吗?”我低下了头,想要落泪。那比落雷还要可怕,他是知道的。

  周围人都在看,他们伸出手指指点点,嘴里小声嘟囔着什么。聚集的人越来越多,他也更加紧张,面对众人,他是个喜欢逃避视线的人。

  “呼,”他颤抖着呼了口气,“我,……”

  想要知道他脑袋里想什么,其实不难。根据昨天,他与打工者的对话,不难看出他是个需要别人帮助的人。发明了,本来不存在世界上的词语,我是没有听说。眨了眨眼睛,我的头低的更低了。

  站在台阶上的他,明显比我高出太多,而那颗心,能把我的哀伤比下去。可恶,我要紧了牙齿,怎么能够输给他。我可是,在百天前自杀的人类!

  攥起了拳头,我朝他冲了过去。

  摆开架势,他俯低了身体,紧张地看着从上来的我。我又能怎么办?

  带着泪光,我抱住了他,最能打动他的不是拳头。我是知道的,我把他的身体当作长满尖刺的砧板,撞到上面会死的!会死,我知道的,我就是无法控制自己的冲动。

  矮小的我撞在了他的肚子上,抓着的抬起的衣袖。紧紧抓住,他想要扯开,连带我们之间的关系。我们之间,有着共同的联结,那便是伤透了的心。我明白的,又怎么会不清楚,他可是个傻瓜。天生的大傻瓜!

  泪水从我眼眶中溢出,打湿了他的衣服,原本靛青色上衣变成了深黑色。泪水的作用,能洗涤内心,也能发自内心的感染别人。生为儿童的我,并不是个爱哭的人,有意在他面前哭是没有意义的。内心的痛苦,能够传给他吧。即使他不清楚我是谁,也能原谅我弄脏他衣服的理由。

  手,轻轻放在我的头上,压在头发上。他的手是厚重地,让人重抬不起地深厚感情,从手掌中发散出来。他轻抚我的头发,手在背后停留住了。深沉地呼吸,像是经历过四十年地好酒。

  憋了六分钟,他原本是想要说几句安慰人心的话。

  “答应我好吗?”

  “请收养我。拜托了。“

  听到这里,他推开了我。脸上带着忧郁地神情,我看了。我想他也能看见,眼泪汪汪的我吧。难道真的没有办法吗?我开始后悔,他真是个没用的人,或许我应该跟着别人走。

  选择他,或许,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是个重大的错误。

  咬着嘴皮子,我抽噎着,握着拳头。自杀转变为他杀的唯一办法是,……

  “给我机会好吗?”真该死,我竟然会再次求助眼前的人。本来我想要认定他是个废物,直到永远的。

  咽了多少次眼泪,咽下了多少口气,我换来了结果。

  “不可以。”

  美丽的夜魔城,我想自己又会来找你了。哪里有三代情魔大人,哪里有让人昏睡的花,这里有的只是站立着的冷漠男子。

  转过身,我用手臂擦干眼泪。丢脸,气愤,算得了什么!?反正我本就是个死人。

  咔哒,我听到撞击地板的声音。

  走出了几步,我才不会再看那人。悲伤地心情下,我不顾泪水与鼻涕往嘴里流。用胳膊挡住眼睛,我往前跑。就那样不顾地往前跑,摔到在绿化带中。

  翻过身,我感受了到久违的肉体痛苦,来自于我的膝盖。

  不服输的我,打算爬起来,扬起我脖子。却不小心,看到那个男人。他倒在了地上,用右手抓着自己的胸口。我憎恨地看着他,他眼神里带着杀气。仿佛是要吃人,不,不对,他眼睛里地是我。他眼睛里地痛苦,我身体上地痛苦,我们是一样的。

  缓解过疼痛,我站了起来。抓着草叶,使出我浑身力气,我低下头看见自己伤了左边的膝盖。血流了出来,我也不打算捂住。瘸腿的我缓慢的走到了他跟前。

  “能再给我一张纸吗?”

  明明他也疼痛着,用了最快的速度,拿出了那最后一张纸。本来他想要,掏出来,让我用的。而那张纸却,卡在了包装袋里面。我明白地,他是个好人。

  走上前去,我抽走了他手的那张纸。

  真像个英雄。

  英雄是为了什么才叫做英雄。不是英雄跳进火堆里,才叫做英雄。不是英雄打败坏人,才能叫做英雄。而是,在需要帮助别人时,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手却递了过来。

  微不足道的纸?

  它干净又卫生,止住了我这个原本对生存无渴望的人,腿上的红色血迹。

  忍着痛,我蹲了下来。我的眼睛平视着他,他是患有什么疾病吧?

  嘴角,轻轻笑了笑,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感受到温暖。他是个该被人尊敬的普通人。

  “你的名字是?”

  “11。”

  “我叫做桃干女,以后就是你的家人了。从此以后多多关照。”

  当然,他想要拒绝。我看见了他后仰,往墙上靠,喘着气。靠在墙上,他坐在地上休息了一会儿。眯起了眼睛,用右眼看我。抬起左手,他先擦了擦右眼;而后,他擦掉了左眼的泪。

  左手重重放在了膝盖上,他像极了情魔大人。

  真帅!

  暗自,我称赞着他。低下头,我轻笑。他的样子明显是需要人扶一把。摔到的伤痛,在缓和,而他似乎伤的更重。

  右手抓住他赤条条的手臂,左手抓着他宽大的手掌,我试图想要扶他起来。接触到他的身体,我才知道他有多瘦弱。大概只有六十公斤吧,长有一米八的个子,唉,我替他感到难过。

  “站起来吧。”

  “站起来吧,站起来吧,……”我像是在呼喊一位巨人,名叫11的巨人。

  右手扶着墙,他一点往后靠,挪动着脚步。加上我往后拽助力,他在我的呼唤中似乎得到了勇气与力量。

  “请你站起来吧!”

  呼喊着,我是在急切地期盼他赶快站起来。弓着身体,他站了起来。

  “我带你回家。”

  一语不发,这就足够了。我扶着他,往家的方向走。旁边的人,都不会搭理我们,他们像是活在世界上的傀儡。我扶起来这位,才是活着的人,只不过他受伤了。

  “痛,痛吗?”

  “不痛。”

  走在半路上,他停顿了一下。我也惊讶地抬起头。用疑惑眼神,看着我。而我看见地是,他满脸伤痛。

  “继续走吧。”我轻松地说了句。

  嘴里没有其它话,他在我的搀扶下,往自己家的方向走。

  过道是黑暗的,他在自家门前拿出了钥匙,我也在开门后进去了。

  映入眼帘的是,一副气派的装修。

  “身体不舒服吗?你得了什么病?”

  坐在了沙发上,他已经缓过来劲,却不搭理我。走到了他跟前,坐在了他腿上,摇晃着他身体。

  “好嘛,好嘛,告诉我吧!”身为女孩子,年纪小又那么可爱,向他撒娇。

  如实回答,也是正常的事情。

  “不要。”

  什么,我简直不敢相信,那家伙是不是没有下体。难道是我的魅力不足。

  “我才不要告诉陌生人,有关于隐私的事情。”

  听完后,我再次了解到他从前受过的伤害。也被他的不信任伤害到了。

  要是我再在他面前,持续问他患了什么病,他大概会忍着痛,破口大骂赶走我来保全尊严。就像是我知道的,男人的自尊心比女人强一点点。

  “我给你倒杯水吧。”欢快地说着,我站了起来。

  手抓住了我的衣裙,他想要阻止我,可是却不知道什么原因停了下来。

  “不用,我自己可以来。”

  “别不好意思吗?我帮你倒水。”

  走到桌子旁边,我看见了化验单。我大概猜出他得了什么病,也在倒水功夫笑着忘掉了。

  “给你。”

  “放那吧。”

  真是个不诚实的人,他的嘴皮是干的,伸出了右手。嘴里的话语意思,是让我把水放在茶几上。

  可恶,看来我该表现出青春可爱少女的那面了。

  从茶几的左侧绕过,我走到了他面前,趴在了他的腿上。

  “能给我讲个故事吗?”

  “我,”他激动了起来,“我,……”

  啊,啊啊,我窃笑起来,真是个单纯却又不纯洁的人。像他这样的,就算情魔把位置让给他,也做不来。因为我发现他错乱的欲望,不过,还好压在他底线的是善良。

  不然的话,就算我腿部膝盖受了伤,也会爬起来咬断他的喉咙。

  记好了,我可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类。

  “你要听什么故事?”

  差点忘了,我现在装可爱,收起了阴暗。

  笑着说,“我想听你编个故事。好嘛。”

  “我可不擅长。”

  “别那么谦虚嘛。”趴在他腿上的我,用手戳了戳他的胳肢窝。

  “哈哈,别闹。”他憋着气,笑得前仰后合。

  最后,他败在了我的手下。

  “从前,有位勇者,他折断了自己的剑。为宣誓和平,他不惜如此。那是位善良的王子,也是个倒霉的王子。面对敌人,他被多方敌人刺中了,仍旧高傲地笑着。

  笑着,……”

  真是,不诚实,故事讲得那么长。让我的小脑瓜都储存不下来了,只得关闭大脑,乖乖地趴在他腿上睡着了。

  真舒服,我闭上了眼睛,聆听着故事;他的话语里有种魔力,消除了伤痛,让我带着笑意睡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