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欲乱魔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专业讲述

欲乱魔神 柯酣 3053 2020.03.03 21:50

  说起来,他每隔三个月要去化验一下。说实话,化验结果,通常是没变化。算是比较理想的结果。

  陪同他去医院,算是种友情陪伴吧,比起孤单的来往医院,我的存在是不可或缺的。

  过去,他都是一个人去,医院里从来不缺少病人。他们三五成群,脸上或多或少带着忧虑,……

  不,实际走进来,来门诊的人都挺乐观的,确诊前大多数人都这样。他们带着耳机悠闲的等待着叫号,说起来医院里也不开空调。聚集在二氧化碳浓度过高屋子,呼出口臭的人太多了。我看的见,用绿色的眼睛,扫描到这里出现了许多病毒。

  拿着病毒探测器,我带着口罩和帽子,来到这里。拿着机器,搜索着,突然有个人挡在我面前。毫无防备的我撞到了他的身上。带着帽子和口罩,他来了医院里。带着两张票,接种疫苗也是要排队的,真是扫兴。我收起了游戏机。

  轮到我伤心起来了,与同龄人待在人员密集的地方还好。与一些老大哥、老大娘之类的同处候诊室的座椅上,让人难受。左右都是讨厌鬼,唯一能够依靠的哥哥还坐在了我前面。

  伸手拍拍他的肩膀,我在他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

  “在别的位置等吧。”

  “行。”

  走到外面的自动贩卖机旁边,我点了一罐果汁。

  “要喝什么?”

  “凉茶。”

  拉开易拉罐,我们都依靠在围栏上,仰头喝着饮料。依靠在医院的围栏边,我们两个都惬意的打了个哈欠。

  “出来的感觉怎么样?”

  “看守的很紧,几乎没有半点松懈。能出来真是不容易。你那边呢?”

  “来去自如。”

  “哇哦,翻越啊。”

  听起来像是狱卒的对话到此为止,我们在宅家太久。

  “回去吧,应该快了。”

  “几乎是42秒一个。”

  回到候诊室,还要等二十个。拿出了苹果,在沾满病菌的医院里,他竟然要削苹果吃。还真是悠哉啊,没有半点防御的心理。

  摇了摇头,我也感到无奈,随他吧。

  出现在医院里有两个带着手铐的犯人,他们穿着黄色的衣服。身后有特警左右护卫着。他们不知道犯了什么罪,带着手铐和脚镣。见到他们,还是会让人感到害怕。有人见到他们出现,直接说,“直接枪毙算了。”

  说话的是个中年男子,他对着旁边手拿着诊疗卡的人说话。

  说这句话,是在他们走进诊疗室才说的。中年人真是个老奸巨猾的种类,经历过许多事,说话都是经过思考的,找个了时机说个话。

  要是犯人听见了,大概会火大的到冲过去揍他一顿吧。

  而我的哥哥向来讨厌惹事上身,见到他们也安然静坐着。有关坏人的事不在他的任务范围内,但是贱人就不同了。我听哥哥讲过,贱人是一种能绕开法律的物种,令人生气也不会遭到法律的严厉制裁。在某种意义上,贱人比坏人要难以对付。

  “走吧。”

  ”124、125进五号诊室。“

  广播喊了我们的号码,在我们走进去之前,我走到哥哥面前。拉了拉他的衣服,他见我一副眼巴巴类似渴望的眼神。叹了口气,一把把我抱起来,让我坐在他的肩膀上。我感觉有些吃惊,他会那么做。我也惊讶啊,突然被抱起来什么的,让我有点没有安全感呢。

  扎针后,我才说了本来想要说的悄悄话。

  “之前走过去的两个犯人,有个是科夫。”

  “哦。”

  “哦,算是几个意思。都不觉得惊讶吗?”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他们都不在我的名单内,贱人可是比坏人还要讨厌的。”

  说完后,他又生气起来,提起贱人,便能让人火冒三丈。虽然外表看不出来,但是他的内心正非常痛苦。

  咔哒,血压过高警告,左臂上的狱练桐生发出警告。右手臂上的给出提示,拉他跑出去。于是,我拉着他从医院里跑了出去。

  一路上没有停,直到我们跑出医院,才停下来。

  “干嘛啊!?”

  “还不是你每次提及贱人都会心烦,我才带你出来的。”

  沉默下来,他也知道,也想要克服这个问题。但是贱人的伤害,不是那么容易就能从心里摘去的。仰头望向天上,下雨了。

  拉着他的手腕,我们走进附近的快餐店。

  吸着果汁,他十分不开心地望着外面的人。外街的人,大多都是些正常人,也有些没有表现出来的。他想要靠自己的能力判断出来。结果可想而知,能力不足的他还没有办法只用眼力就判别出贱人。

  “想开点吧,事情都已经过去了。”

  “下次你安慰我的时候别这么说。”

  “那我该怎么说?”

  讨厌的反问,愚蠢的对话,让他感到更加生气了。或许没有经历过的我,说错了话。他也不打算教我。我却抛出了个问题给他。

  耷拉下脸,他说了句话,“好啊,我教你吧。你可要听好。“

  听起来,好像以前他也给别人说过。可是别人都不在意正确的话语,现在又讲给我听。他当然显得有些不耐烦。

  “对于在犯贱中获益的一方,当然可以说是过去了。如果是我受益,我当然也能让那种事过去。受伤的人,如果换成你,大概就不会忘记了吧。”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原谅他们。”

  “这就是,面对贱人常见的错误。我可以给你讲个简单的故事。小山是个乖孩子,上学从来不用父母操心。来到学校也很想交个朋友,多点朋友多点欢乐。可是由于家里穷得原因,他很少借给别人文学用具。逐渐,他小气的事情就传开了。上到三年级,同学中有些人刚学会怎么说话,开始用文字来嘲笑别人了。而这个对象真是小山。第一次,原谅了骂人的同学。第二次也一样,直到不能忍的那刻。小山打了个嘴贱的人,让人烦心,每天找机会谩骂别人的贱人。结果,赔了医疗费。多不值,它们根本不配医疗费。世间有种道理在老师嘴里说出,打人就是不对。“

  倒霉的小山,倒霉的哥哥,我想要反驳,说:“也骂回去就好了啊。”

  可是,他提前给我来了句,“要知道正常人是不会像贱人一样以骂人高水平为目标努力并感到自豪。那样有违背正常人的道德观价值。”

  “哇哦。”我拍了拍手掌。听得出来他给别人说过,可是没有得到很好的支持。我当然会支持他,他说对了。

  “反抗贱人有难点。骂,正常人骂不过它。打,赔理疗费,由于它们的狡猾,法律多半会倒向它们那边的。杀,它们的生命形式不具有任何意义。”

  演讲是慷慨激昂的,他模拟过与贱人过招的过程。几乎没人正常人占优势的点。不然你还能怎么对付它们。我敢用一千块打赌,用字时哥哥一定给贱人用”它“这个字,形容牲畜类用字。虽然是口语,我也能知道,心里很不爽吧。

  “贱人的生存能力很强,它们游走在法律边缘与道德角落里,在适当的时机给予被害者伤害。能在大多数人面前当个好人,而且由于它们的能力,会在职场上很顺利。人类终究还是会选择跟有能力的人报团取暖,当然是普通人通过努力奋斗成为强者还好,可是贱人它们就不一样了。”

  看来没完没了,我有点不太想听。谁想要知道这些,我又没有遇见过。而且,我是个死人,有情魔大人可以依靠,在完成任务之后。我用它来称呼情魔,是尊敬的意义,与他用法不同。

  见我,没心听,他立刻停了下来。

  大口大口吃着汉堡,快速的吃着薯条,好像是在发泄心中的抑郁难平。听别人将自己的目标,侃侃而谈的话语,真是个无趣的事情。

  “哦,对了。”他猛吸了一口可乐,在着急地想要说出另外的话。

  “我还为贱人写了首诗。”

  坐在原位,我吸吸饮料,表现出一点感兴趣的样子。

  “《毒狗九贱》门前大声叫,不敢进前来。不招不惹狗,叫声似有恨。班中有此人,暗处在躲藏。没有真本事,确实真的贱。这里说的没本事,不是说贱人没有本事,它们有门路、有人、有钱、有地位、有高水平骂人能力、有栽赃手段等等。将能力用正道上的称为真本事,反之亦然。”

  呵呵,就诗的水平来说,还差的远呢。短小诗题道出贱人的真谛,它们的行为模式。说起来此诗字句工整。只是格局小了点,这便是全诗的败笔。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在初中时写下的,当时就是遇到贱人气愤至极写下的。给8.5分,我喝着奶昔给了评价。

  那我还期盼点什么呢,没动手杀了那个贱人,待在我面前,这已经很好了。因为他也说过,就算是一千亿贱人换一个正常人也不值得。

  “快乐点吧,11。”我甜甜地唤了他小名,或许是喝奶昔原因吧。

  嗯,我嘴巴真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