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欲乱魔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水怪故事

欲乱魔神 柯酣 2552 2020.03.13 20:48

  生活在这里七天,对于流亡街有些了解。

  低下是潮湿、肮脏的地下河,下面黑漆漆的。水中住着许多条大蛇和庞大的原始海洋动物游在里面,让人感到不安。你能在安静的夜晚听见,水下怪物撞击地面的声音。那声音让我颤抖,每次我去洗脸,都会产生恐怖的幻想。

  打开手龙头后,有头大蛇从下水道的孔眼钻出来,就在我低头洗脸的时候。它能从里面钻出来,一口咬断我的脖子。关于这一点,教练让我不必担心。可是,一想要到,会有只巨型水怪,会从孔眼里冒出拖你进入深不见底的深海。

  恐惧让我,多天内没能休息好。

  双眼倦怠无力,耳朵比较灵敏是件讨厌的事。看看我哥,依旧精神爽朗,吃着早餐吐司三明治。要是他也能听见水下生物的活动,它们在水中游动的声音,也会夜夜难眠吧!

  皱起眉头,他发现了我窥探的视线。眯起眼睛,他靠近过来,似乎在感受着什么。嗅了嗅空气中的气味,凭他的鼻子能发现什么。做摸做样的家伙,他拉开了袖子,见到我手臂上长着白色的毛。兽化的程度越高说明,我身体防御机制等级越高。

  “给我个解释,为什么不洗脸?”

  “水龙头,开始吐金子,不流水了。”

  面对我没有表情变化的解释,他好像并不相信。

  “是吗?以前我看过恐怖电影,女主角的名字不记得了。通过谋杀哥哥,她获得了财产继承权。有了座死亡城堡,她想要把房子买出出去,遇到了男主角。他不是个正常人,是个连续杀人犯,不过他有张帅哥的脸。开着汽车,他带着行李说是来租房子的。

  经过交流,两人达成协定,房子在卖掉之前可以租。而女主是个花痴,没事会来着他,带着自己的借口三天两头的来。比如,我的性感内衣忘记带走了之类的借口。“

  “大胆的故事,根本没有这个电影的吧。”

  “之后,显而易见,他们连个结婚了。这时镜头照到浴室的孔,里面传出吼叫声。杀人犯杀了第七个有证据的指证他的警察,之前的人都被他绞碎成碎末。按3:4的比例,放入人和水,之后在机器里充分搅拌。

  可悲的女主角都是傻傻的,可运气倒是不一般的好。她成功的发现了自己丈夫是个杀人犯。发现的原因是,她找了之前雇佣的杀手名单。帮助她杀死哥哥的就是他,算是机缘巧合。发现事实的她不敢相信,开始想要逃离男主。在她收拾准备逃离的时候,听到了房间里有动静。黑暗中,待在床铺旁边的她走到了客厅,又走回去卧室。在转头那刻,与死去的哥哥面对面。

  其实那不是她死去的哥哥,房子底下河生长的水怪制造的幻影。

  “哥哥,不,不要。我不是故意的,原谅我吧。”

  早已升天的哥哥是不会理她的,而站在面前水怪触须模拟的人影,张开了大嘴。女主还在谋杀的恐惧和愧疚中,水怪的触手咬了她胳膊。才让她清醒过来,可也晚了。她容易走出大门,却发现自己家的游泳池被抬起来了。有眼睛退化的,靠微弱电波捕食的怪物出现了。她和水怪玩了一会,举高高就死了。

  早年,女主的哥哥收到了个实验样本,他是个海洋生物研究员。他本来将它养在浴缸里,本来它只有8厘米大,头上有个发光体。有就九条触手,还有个像是鲨鱼的尾巴,吃藻类生物。由于哥哥被杀,小家伙也杯水系统。在没有食物的地方本来会饿死的。都是由于有人喂给它食物,才长成了怪物。

  拍拍手,我鼓掌,面不改色的说:“说吧,讲个妹妹杀死哥哥的故事,想死吗?如果想要用反面教材来教育我,免了。我不贪财。”

  “没有啦,我可爱的妹妹怎么会是做坏事的孩子。只是想,你是不是听到深海中的声呐声,而感到害怕。所以,才多天没有洗漱。”

  “失礼唉,我才不会害怕。要是有怪物出现,我也把它做成章鱼烧。还有我有老实刷牙啊,你看。”

  拉开嘴角,她露出洁白的牙齿给我看。四颗虎牙,比人类的要长,她的牙齿养护的很好,健壮洁白。大概是能咬碎坚硬的骨头吧,与野兽同样撕裂食物。

  “也只是有刷牙而已,没有洗脸对吧。”

  “怎么、怎么发现的,我想也不会有什么变化。”

  “当你洗完脸,身上是没有带有土味、油味,像是野兽般的气味。”

  抬起胳膊,她仔细地嗅了嗅,闭上眼睛细细回想了一下。发出持续地嗯嗯声,她在思考,睁开眼睛语气平常地说:”大概吧。“

  “晚上,听到有撞击声的,可不止你一个。”

  说完,我看着他跟着教练去训练去了。

  晚上,似乎恐怖故事的作用生效了。我的脑海中浮现出怪物,它伸出触角想要把我拉下水。即使我拼命游也无济于事,在水中我是个弱小的。恐惧让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睁开眼睛。心里明白再坚持下去也没有意义,该让那个讨厌鬼付出代价了。

  走出房间,过道是棕色的木质木板围成的,上面挂着些艺术画像。

  来到哥哥的房门前,我有点不知所措,他可能会哈哈大笑。嘲笑我的胆小之类的,不过,我想应该不会。推开了他的门,我看见亮着的床头灯,旁边有本书。他不在这里,我开始担心了。

  门,吱嘎一声响了起来,后面有个灰白色脸,眼圈黑色的人朝我走来。吓了我一跳,以为是出现了邪恶僵尸,或是怨鬼。

  “风刃。”

  “等等。”用袖子快速擦掉了脸上的妆,他低下了头。

  “我们明天去地下河看看吧,发现了底下物种的真面目,也许能减轻你的恐惧。人们总害怕未知的东西。”

  想不到他竟然会提出这个提议,我不敢信想。

  躺在上下铺,我躺在上面,好的让我离那个声音远点。

  望着天花板,我还是能听到水下有东西游动的声音,从感觉上来看。那家伙显然是个大家伙,发出嗡嗡沉闷的声音。

  仰躺在床上,我双手放在胸口处,心里隐隐的不安。

  “呐。明天我们真的要去吗?”

  “想要直面恐惧,最好的方法就是这样。我也有害怕的东西。”

  “那是什么?”

  “密闭恐惧、疼痛、死亡,我每天早上洗脸上的时候,都会感到害怕。用手龙头洗脸,我总感到不安,觉得自己后面有个怪物站在自己身后。它会袭击我。”

  “怎么克服的?”

  “我无法克服。直到现在,我还是得在洗脸的时候提防突然出在后面,会把刀插进你身体任何部分的怪物。”

  “那你还去洗脸。”

  “当做防御训练,我直面它,虽然还感觉不安。恐惧是通过想象放大的。多想些开心的事,你就能摆脱。”

  “是吗,注意力转移。”

  “明天,会见到真的怪物吧。你所害怕的就是在水下战斗,那是个陌生地方。想想吧,勇士总是无所顾虑,面对眼前的困难,不惧生死。我不是,但你是,有战斗血统的你是个能力没有完全决心的半妖。”

  “那也不代表,我是战斗狂人啊。”

  不再说话了,房间里安静下来。他回想起过去,我打斗的画面,脸上带着笑容。身为当时人的我,自然不会注意到。他发现我有着对战斗的渴望,虽然也有音乐上的爱好,不过在战斗时,显示出的魄力更大。享受战斗的乐趣,是每个成为斗士的特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