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欲乱魔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初遇

欲乱魔神 柯酣 2312 2020.01.30 16:42

  再次回到人界,她也没有表现出多么的开心。时隔百天,来到这里,也没有多大的变化。

  不用想,也知道情魔的目的,它是想要让自己调整好,赶快成为有价值的助理。闭上眼睛,她真是搞不懂,情魔为什么会看上自己?

  长相出色的人类,在这个星球上还有众多个可供选择。她的外貌也在颜值区域的中阶偏上而已,并没有浮夸的绝世美颜。至少在她眼里是这样看待自己的。

  根据以前所知道的常识,蓝色的星球上有接近80亿的人。

  闭上眼睛的她呼了口气,想起80亿人共同呼吸着空气,想想都让她觉得可怕。那股从人体排出滚滚热气,与汽车尾气同样让人作呕。睁开眼睛,左手放在自己嘴巴跟前,从嘴里呼出空气。她的脑袋颤抖了一下,像是可爱的小猫,那副状态无法复制,无法描摹。

  总之,她疑惑地样子很可爱。

  “哈,……”她又试着从嘴里呼出空气,发现自己呼的气是冷的。

  再次闭上眼睛,她在心底大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现在是保持着怎样的状态,身处何种环境。有关于这些,她都一无所知,唯一清楚的是自己还保留有自主意识。

  说起来夸张,她才七岁半,就知道一些有关于人类精神学科的内容。成长在这个年代,要么是和朋友们疯玩,脑袋中记住些有趣的笑话;要么坐在有书的地方苦读,脑袋也记不住那堆庞大的知识量。

  叹了口,她发现自己穿着白色的吊带衣裙,适合居家也适合夏季家庭旅游时穿搭。死亡前穿着的连衣裙,纯白色的连衣裙,上面的点缀是红色的血迹。

  生为女生,即使死了还是会在意别人看待自己的眼光。她四下望去,街道上的人匆匆忙忙,干着最苦的活,拿着很少的钱。

  有个从商店里出来的男人,他是个失意的人,手里提着几包便宜零食。后面有个送货的人,带着双白色手套,是个二十多岁干活好手。

  “……你骂骂咧咧给谁看!”

  “……”手里提着几包零食的男人回过了头,他不记得自己有说过话,更加不可能骂别人。脸上满是疑惑,他转过身盯着那个人看了一会儿。站在十五米外,桃干女听见了他们的对话。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听见了孤寂者的内心。

  “穷打工的?不可能,我是个比他还要穷的啃老族。怎么可能瞧不起他。”

  多么令人在意的心灵写照,桃干女的内心忧伤碰撞上他的烦恼。很明显那个走下台阶的人被送货的员工耍了。那位打工者好像是有意找茬,他脸上并没有被人侮辱的愤怒。

  两只脚,跑动了起来,她实在忍不住了。

  “喂,我忍你很久了,他根本没有骂你。为什么要反咬他一口,你说啊,到底他骂你什么了?”

  带着白手套的年轻人很壮,桃干女站在他面前一点魄力都没有。光是透过他身上的肌肉,和脸上凶神恶煞模样。便让普通人望而却步,谁能想到年纪大约八岁的女孩会突然冒出来反抗。

  听到桃干女的话,打工者先是楞了一下,后又想起什么似的。

  取下两只手套,紧紧抓在右手上,用食指指着台阶下的略显颓废男子。

  “他骂我是穷打工的!”

  听到这句话,走下台阶穿着更加陈旧的男子走了上来。他一下子明白发生了误会,运气不好,经常会被人瞧不起的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毕竟他理应是世界上反抗贱人头号人物,发现、学习并在总结归类贱人,以及努力致力于维护社会平衡的男人。

  “你这种,叫做‘投射污点’。”

  “在说什么,我听不懂。骂了人还这么嚣张,你还有理了是不是!?”打工者生气起来,他眼睛睁得大大地,快要从眼睑出冒出火花。介于两人之间,八岁的女孩害怕地缩起身子,刚才她想要打抱不平地勇气消耗光了。

  两个成年人的对峙是可怕的,光是眼神就能让普通人害怕。双手紧紧握拳,眼睛来回扫视着他们两人,仿佛两人之间有股强烈的火气。夹在两人中间,她处境不妙,进退两难。

  “眼下出现了误会。我是个家里蹲,所以……”他在说完“家里蹲”这三个字后,便没有勇气再继续说下去。他羡慕着别人,能够打工,而且也有自觉知道“家里蹲”是不光彩的事情。低下了头,对方笑了起来,原本会演变成拳脚战斗的事件平息了。连带着冷清的空气一起沉寂下来。

  重新带上手套,那个送货的人员笑了起来。嘴里带着一抹嘲笑和自傲,仿佛找到了继续干活的力气和尊严。借由别人的挫折,抬高自己的地位,这让站在原地的年轻人感到气愤和烦恼。他羞愧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简单来说,那位送货地员工不过是幸灾乐祸而已。

  紧紧捏住拳头,他最恨不过的就是那种人。穿着深灰色衣服,带着白手套和价值五百多的运动鞋搬运货物从眼前走过的人。要是他只是安安静静干他的活,少来找自己麻烦也不会被标记为“贱人”。说实话,想要成为贱人,其实是不容易的。

  “级别,才一二级左右。”站在原地的人,小声嘟囔着,他眼里带着恨意。

  “看来,我还差的远呢。贱人抵抗能力薄弱,根本会先气死在贱人手里。……”

  话还没有说完,他顾及到我的感受,转过头对我轻松地笑了笑。讲真,他的笑容真的不好看,不过也起到笑容通常存在的作用。在我面前转过身,然后我看见他马上收起了脸上地笑容。似乎陷入了深沉地思考,本来他有一米八的身高。却也因为失落变得矮小,这是心灵上的,对,没错!

  处在商店门口,我低下了头,要紧了牙齿捏紧裙边。我不敢去回头,生怕见到自己的母亲,她以前是超市里的店长。大家都害怕见到她,包括我也不例外,她严厉的目光比游戏中的“死亡光束”(格斗游戏中,角色从眼睛里释放的光线,威力一般为中级表现为切割、燃烧……)还要厉害。

  颤抖着身体,我、我全身的皮肤都在挣扎着,像是放进油锅里的鱼。外香里嫩,……

  罪过,真不该想起美食。说起来,我不是死了吗?还会感到饿,难道我重生了?

  心中呐喊着,情魔大人的名字,也无济于事。它是个忙碌的魔,比恶魔要好一点,比天使差很多。哼,皱起眉头,心想算了,弄不懂说明我还是人类啊。

  于是,我心情大好准备上路。脸上尽是得意地笑容,迎接着秋日霞光,挺起身板甩开了拘谨地手臂。我迎着风,风儿在笑;我面对着夕阳,夕阳在羞涩;我走出独特地步调,步调在轻昵摩擦地面。

  嗯,我摔倒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