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欲乱魔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插曲

欲乱魔神 柯酣 2177 2020.02.15 20:59

  眨了眨眼睛,你躺在父亲的臂膀下。我有模有样,像只百灵鸟儿一样,站在了他的眼睑上。刺刺爪子,站立在他的额头来回走动;尖利地鸟喙,点击着他沉入深海的大脑。

  沉得那么深,沉得那么重。我环抱住手臂,蹲坐他旁边镇守。看见有只蚂蚁爬在了手臂上,我伸出舌头,像是食蚁兽一样点了它。

  蹲在地上的我发觉,如此一来是叫不醒他的。捂着肚子,我饿了。

  “呼噜噜,呼噜噜,……”

  真是无可救药的人,大半夜三点睡得那么香。

  翻开冰箱里,是青菜和大青菜;打开下层看见得是空。我不由想起一句古话,“翻开男人的冰箱,就像打开男人的钱包。”

  “有个半食也好,留个半成食品也行啊。”我不由默念,感叹。

  关上门,冰箱,我打开了电视,里面全是讲得大部分都是能吃得东西。

  看看这麦色的肌肤的人,我露出了尖牙,抱着电视机,发出嗷呜地叫声。

  外行驻军,相隔1.983㎞。

  队长,是个左撇子,立掌。

  后面站立的两排人员在困乏的行军,停下了步伐。

  站在队伍前端的队长,紧握拳头。后面的队员停下了脚步,连带着副队长也停下了脚步。

  “嘘,大家安静,丛林里有狼。”队长紧张地说着。

  楼房的隔音效果差,还是我耳朵敏锐。我听得见,也明白,外面的人在干什么。巡逻,为了检查有没有人可疑人员,越是在这种紧要关头,他们更是会冲在前线。

  啊,他们跟我一样,饿晕了吧。叹口气,谁能明白。带着红色袖标的人到底是谁,应该和躺在床上的那位一样吧是好人。

  只不过他们,身体硬朗,而那个家伙骨架子弱。

  月光下,我把手放在沙发上,用我以前学会的技艺,弹奏着名曲。发不出,那种颤抖的声音,我也不再是前世的人了。

  再回首,我不也并未有所触动。

  “10点11分23秒,他仍未清醒。”我用笔,在纸上一个个的读写。记录着月夜与白昼间的事情。

  翻了翻,找了找,我移动在客厅的位置找寻一个能够把他叫醒的东西。

  点燃,我带着点点星光走进了他的房间,真是个赖床的人。

  掀开了他的被子,我拿起了黑色草叶,对准他的薄弱部位,一下子我有点想要烫下去。

  却又自觉不够文雅,于是,我拿出了那本名叫《太上感应篇》的薄抄本文字。

  “醒过来吧,醒过来吧,……”我左手拿着薄抄本,右手拿着艾叶条熏烤他腰的部位。

  看他这瘦小的身躯,我就知道自己做了件对的事情。

  谁还能不知道呢,这个疗效。有助于驱散蚊虫、提神醒脑,还是治疗腰肌酸软,体寒身虚的良方。

  “醒过来吧,醒过来吧,11。”

  微弱的火光中,我的笑容似乎显得可怕,像是带着灿烂笑容的变态。简直是,看中了一块到嘴边的瘦肉。

  说不定,没有《太上感应篇》的镇定效果,我会大吼几声让他清醒过来。这样也算是小女子罪过喽。哼。

  “烫。”

  “哦,了解。”我用铿锵有力地声音回应他。

  于是,我移动手上的艾叶条,放到了另一边的腰上。

  太阳的出生与云彩的消散,都似乎在预示着什么?

  预示着什么呢?

  早上到了,不然呢。我敢肯定的说,太阳下我一个七岁的女孩看着文言文,绝对是怪事。

  按原有记忆,我是在大城市学习钢琴的女孩,只不过在威逼下掉了下去。生死也不过一瞬间,却造成了永久的遗憾了。

  我曰:“非善非恶,我若不是佛何以渡春天,春天不遇我,自有采光点。我踩、我踩、我踩死你。”

  语言里带着童真,却也是个有点脾气的。谁有个脾气呢,我也不是有意的。

  站了起来,揉了揉眼睛,他张嘴就说。

  “干嘛?”

  带着困意的声音,好似我是个幻觉似的。

  “饿了。”我吹了艾叶,冒出了更多火星,只是重量较轻而已。

  拿着我手里的艾条,很是随性的放在了阳台上。

  本来我是想要提醒他,那个还没有灭。不过,他在我说话前走开了。

  早上起来先了个脸,漱了漱口,带着省下来的水盆子水浇在了艾叶上。

  呲啦,多么爽快的声音,真是邋遢的动作。然后,他拿起旁边的布擦拭着窗台和地面,真是个颓废的家伙。大清早就无精打采的。

  “现在知道了吗?”

  “什么?”

  “你成为废材的原因。”

  “我分析过,原因有三个,一个是我在上学期间不断失去朋友,第二个是我失去了所爱,第三个是……”

  “是你无法独立自主的生存下去。”我身为七岁儿,也说了句大道理。

  “……”11叹口气,确实没有什么可以解释的。问题就是这么明显。

  肚子发出饿的声音,我不知道他倒是听见没有。

  “做饭吧,我想知道你的做菜水平。不准打开其它参考书与电子教学视屏。”我双手叉腰说。

  “……”11,他想脑袋里真是个麻烦的家伙,不过也对吃饭是早上该做的事。

  再次清洗手掌,我看着他拿出刀闪了闪。

  翻开冰箱,他拿出了白菜。放在案板上,他准备后切菜了。像极了我所见过得厨神,下一秒,深沉地他转过了身。像是不看爆炸的硬汉,也像是个有点男人样的人了。

  指着我旁边的碗,他问:“几碗?”

  “两碗!”似乎这个节点不踮起脚尖,理直气壮的回答他是不行的。

  “啊,不是常说女人是猫吗?”11。

  “那我叫了,那我要叫了。”话语中意义不明,我不过高傲地与之对答便是。

  “好啦,多吃吃多补补身体啦。”11说。

  “嗯。”我也是真的饿了,要不然我才不会离他太近,因为他散发着比死人还可怕的死气。

  首先,我见他拿起了刀。其次就是一刀切。接着就是开锅,我一看这动作就知道他没有做过饭。

  不过,他推开了我。

  菜放进已洗过的锅里,加入清水清洗,他边洗边告诉,这是老一辈传下来的。

  洗完菜的水倒入盆子里,菜倒入大漏勺中控水,清洗一边锅倒入盆内。

  开火,加入清油,放入白菜两碗半。炒到熟食,冒出蔬菜味,加点盐。

  给我的那碗撒上了青椒丁。他的那碗什么也没有。

  白馍馍、鸡蛋和白菜,早餐算是有搭配上营养。

  够淡,也有滋味,我是吃下去了,比那种多加调味的好多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