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欲乱魔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专业的

欲乱魔神 柯酣 1986 2020.01.31 13:36

  回首仰望,他看见黄色的天空,卷起地层层沙。

  揉了揉眼睛,他眼睛干。

  俯低身体,他看见黄色的泥土是金色的。赶紧带上了口罩,他呼了口气,……

  舔了舔舌头,这现象是挺奇怪。有只黑色的猫看着他,好在,他偏过了头。它待在屋顶上,发出了类似猫叫的声音,……

  摸了摸口袋,他有给看见了这罪恶的纸片。上面白纸黑字,写得很清楚,他瞟了瞟。愣住了,在原地停留,走了几步便回头望望。有阵冷风吹来,带着温暖带着光,它是喷气的车辆。

  “嘿,向你打听个事?”

  “知道。”

  “啊,老熟人,你好啊?”

  “哎,你认错了。”

  刚抓住他的手,老汉就松开了,白激动一场儿。

  处在失意与失魂状态的他,并没有听清老汉嘴里的言语。他不得不相信,那人嘴里有痰。于是,他先咳了咳,发现是老汉没错。

  老汉是感冒了,不过他没有感冒;带上了口罩,三块二,而老汉带的口罩六块九。

  抖了个机灵,他转过了身,开始大步在原地转了三个弯。好在旁边的人,走了过去,他也走了过去。出门,见到了刚才为他打抱不平的女孩。

  作为专业,他严肃起来,看着倒在地面上的人。至少,得要这么认为,那么就错了。她像只死去得白天鹅,倒在了地上。

  笑了笑,她是个姑娘,如果我不遇谁都会扶。

  心痛了起来,他本来想要走开。

  发现周围没有人去扶,他们不会眼睛花了,看不见那是个姑娘。不错,他们正是眼睛花了。不好,赶快准备拿出手机,进行现场控制。

  “你没事吧?”

  “有事。”

  说完她头上流了血,这让他慌张起来,她的样子好像在哪里见过。具体是哪里,他倒是给想起来了。手上出了点汗,手机关机。这并不是手机没有电池了,而是他慌了。

  见到一个头上流着黑色水的她,顿时,他慌张了起来。身为反抗贱人的头号人物,他笑了笑。赶快走到了她跟前。

  视线里透露着黑暗,我看不清来着何人,却能从他颓废个性轻易察觉到。

  ——那是个死人,我沉下气,摇了摇头。

  夜魔城,我闭上了眼睛,我想这又是该回来的时候了。说起来,我到底是怎么回来的?

  轻轻地我的肩膀颤抖了,好在,是有人推我才颤抖的。

  紧张地松开手,他张开了嘴巴,见到了不可思议的景象。一头磕死在台阶上,心里想不会吧。

  好在他是个机警的人,记住了典型的碰瓷案件。说起来也不过在远古时期,有位老师傅他平时喜欢喝酒,从来不多喝。他是位老师傅,满头的银发。他问:“你有事啊?”

  “嗯,……“她表情甚是严肃,看着他掏出了白色的、皱皱巴巴的,七毛钱。

  “用吸水纸止血,不错,有志气。”我伸手去接,发现他也懒得给我,离我有三尺又有两寸。

  好家伙,他踩在黄金上了吗?知道沙子与傻子的共同组成部分是什么吗?

  当然,我也想问问他,可是害怕他真的回答上来了。算是我这个出题的人有罪,该死!

  坐在地上的感受是怪异的,他在转过身,发现了黑色血迹女人。

  “一元,一包,”他转过了身,“一元一包!”

  “这个问题太复杂了,难道我不该买?”我想进入商店的他正在思考如此问题,对于流血而言,他更关心自己的钱包。

  幸好他拿出了左边口袋的剩余零钱。

  “拿着它,你用得着。”

  要不是,他看了,感受的到。我觉得他说出来的,像是从我嘴里说出来的话,不能清楚他到底是何方神圣。竟敢如此无礼,还不如,……

  站了起来,我从他五张纸内抽出了两张。一张用来擦血,另外用来掩盖他失去自尊的那刻。我笑了,只有他不会笑。讲真,我怀疑昨天我遇到了两位情魔。

  好在,我看见了他最伤感的一面。

  “鸭淋淋(100),……”

  左手啊,你忏悔吧,最好快一点儿。不然这个蔑视我的身高的男人,该走开了。对,想要挽留住他,必须要用我这招。

  他也用了左手,明明别着劲。

  这是个误会,明白的误会。

  伸出了手掌,他像是个绅士礼貌的接下了我手里的纸。同时,我重点关注到他,将自己擤鼻涕纸装进了自己的口袋。附近没有垃圾筒,扔垃圾是人类历史上的一项伟大进程。要走好远的路,翻过许多座山,爬过条条蚯蚓,绕过许多条弯路才能遇见。太棒了,当我走进时,发现有个人在呕吐。

  点了点头,我放心地把卫生纸交给了他。

  “回家吗?”

  “……”他点了点头,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如果你带我回家的话,我给你变个魔术。”

  微微摇了摇头,他头在往下缩,似乎也是礼貌性的拒绝了。我猜他头脑中,想出变出蓝天白云的戏法。那是种古代技艺,绝不在民间传递!?

  身为自杀者,看见他躲避接受我的好心,似乎会感觉到心凉。也对,他是个比穷打工还穷的人,哼,我、我又能期盼他点什么?

  说起来,打工者的笑容却是该在他面前更改,不管是话语还是其它。要是没有我,他怎么会脱离又一件伤心事。他根本不会去反抗,大概是忧伤与我伤。我受伤了,他转过了身。

  心中有那么点期许,也在等待中磨灭。

  闭上了眼睛,他闭上了眼睛;我笑了起来,此刻,我能察觉到他内心的动机。

  “就不能相信我一次吗?”

  真是个该死的问句,他脑袋中闪过了数种想法与分支。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扬起了嘴角,他在笑,也在冷笑。气氛一下冷冽下来,秋天从来不会有冬季,冬季里寒风刺骨,夏日里也同样寒冷刺骨。

  “喂,俄罗斯人也会长黑头发。”

  “喂,……”

  查无此人,待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