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欲乱魔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追击小偷

欲乱魔神 柯酣 2396 2020.02.23 22:00

  行走在街道上,有个人从后面叫住了我。他是个身高一米七左右的陌生男子。头上戴着灰色的帽子,还有双足够温暖的红色手套。

  被这样装束的人叫住,我感到事情不妙。

  “要手机吗?”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摇了摇头,我连出声也不敢。那个人真是怪家伙,当街卖手机,还用隐秘的方式。像是那部手机是他偷来的,得要小心翼翼才能够把它卖出去。

  还真是让人不安,我好久没有感到这么紧张了。

  回到家,我将事情讲述了给11。他反应平淡,告诉我,少理那种人就行了。

  “我可是遇到怪人了,至少说些安抚人心的话。”

  呼啦啦,他正在刷牙,听见我的话不禁回过头。嘴里喊着那根牙刷,还要说话,我一个字也没有听清。见我生闷气的样子。加快了动作,吐出了牙膏沫,擦擦脸,他走出了洗漱间。

  “好吧,既然你会对他产生兴趣。……”

  “喂!谁会对的那种老大叔产生兴趣。我只是心存戒心,对他保持警惕而已。”

  “好好好,”他不耐烦地说着,“我们跟踪他好了。”

  双手叉腰,我吸了口气,大喊:“你是笨蛋吗?他早就消失不见了!”

  拍拍我的脑门,他无神地走进卧室,还不由自主打个哈欠。那么认真干嘛,想也应该知道他是随口说说。

  打了个喷嚏,我的鼻尖好痒。视线对焦,我鼻子上有根头发垂下来。

  “哥哥,我该理发了。”

  对于他的称呼也是随便,有时候我会称呼他为哥哥,也有时用他的小名。

  摆了摆头,伸直腰板,他拿出一张红色纸币。出门前,11的父亲还要求他带些蔬菜和排骨回来。又给了他一百块钱,还嘱咐他要放在包里带着,以免丢失。

  穿鞋子的过程中,我有看见他的脸,正在为了带着包而感到困扰。

  穿上鞋子,我接下包,“交给我来吧。”

  “还是她比较听话。”11父亲如此说。

  想起来,他和他父亲的关系不是很好。尤其是在意见有分歧的时刻,知道吗,谁才是对的。接下来往下看就会明白。

  大街上,人们三五成群移动着脚步。各色招牌店,都不是我们的目的地。

  “哇哦,好可爱的小妹妹。”有三个女生组成的闺蜜团体,走到了我面前。

  “她的头发竟然是银白色的,有做过染发吗?”

  “而且,摸起来来的手感软软的,平时一定会有保养过头发吧。”

  “她是我妹妹,请你们离开!”发出带有威吓的话,他严肃了起来。

  驱赶她们是对的,包围我,还乱摸真是让人伤脑筋。我也头次感受到他的魅力,原来他严肃起来是这样的酷。

  “好了,我们走。”

  没走多远,便找到一家理发店。那是家,有许多年历史的理发店。看破旧的招牌,便能知道。进入里面,店里的人好像都认识他。

  “哟,来了。她是谁?”

  “义妹。”

  “以前从来没有见过。”

  “刚收下的。”

  什么嘛,什么嘛,简直像是收养了只小狗。说什么刚收下的,当我是特价包邮快递啊!真是个不会说话的哥哥。

  “我看她,好像是不喜欢理发。”

  “没有的事,她也不过是多愁善感的孩子而已。给她理吧。”

  “我看你的头发也长长了,也一起快理吧。刚好今天下午人少。”

  正像我说的,理发店有多年的历史了。看里面的四十七岁老阿姨就知道。她是个热心肠的人,喜欢与客人东拉西扯,和气生财?!

  脸上带着为难的表情,他张开了嘴,有句话想要说出来。思考了大概几秒钟,他才在说了句话。

  “好吧。”说这句话时,他似乎带着承重的负担。

  坐上了理发店的座椅,有个学徒工挡住了我的视线。仰头望上去,我看见她也是个年龄不小的人。

  “怎么,想要和哥哥待在一起吗?”

  说着这么腻味的话,也亏这人能说的出来。做生意的人,他们还真是缺少闭嘴的自觉心啊。

  “剪什么头?”

  “圆寸。”

  那种快捷的头型,直接用推子随便剃几下就可以了。

  “又不是学生,剃那么短,干什么?”

  回答她们的问题是没完没了的,选择闭嘴。她们也会适当的收敛一点。

  “先洗头。”

  洗头、理发动作都不快。给他理发的,时候走进来一位男客人。他坐到了理发店的沙发上。装作没事人的样子,拿起了报纸。而那个妆模作样的理发师,让他把头放正。

  叮当,门口的感应门铃响了。又走进来两三个客人。就在此时,从后面发出一个刺啦的声音。

  “快点。”

  “嗯!?“

  “我叫你快点。”

  也许是,从未有如此气势的哥哥吓到了理发员工。她愣了一会儿,然后加快了手里的动作。

  十五秒,她完成了剩余理发作业。哥哥赶紧转过了身,翻看包。包的拉链是开的,我偏着头看他紧张地样子。大概猜出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恶。”他小声地说着。

  从里面掏出了手套和帽子,最后才拿出了两百块钱。

  “结账。剩下的钱让她拿着。”他说完,像是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

  应该还来得及,刚才也才过去二十秒的时间。他边思考着,边望四周望去。我坐在理发店里,看得见他身影。

  看见一个穿着黑色衣服,深蓝色牛仔裤和旧鞋子的中年人。他能够肯定是他没有错。那个人不慌不忙,向小区走去。他赶快追了上去,想要找个那个人评评理,好好教育一下他。

  用我想不到的速度追了上去。

  跑到小区的门口,有防护栏。踩着石阶,双手一撑他翻进小区内。跑进去后,我就没有看见他的身影了。理发的时间过得真慢,她们好像用花时间来表示自己有没有用心。这是故意表现给客人看得,让别人知道自己是个傻子。

  “可恶。”11回来了,他咬着牙,带有愤恨的说着这句话。

  “没有追到。”

  “发生什么事情了?”

  “刚才我在理发,有人要偷包里的钱。我追了上去,结果他在小区里不见了。”

  “那当然了。”

  说着这种话,令人生气。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态度立马就不同了。要是她们的钱被偷了,保准会气的一个星期。小商贩,他们都是爱财如命。

  旁边那些人的风凉话,让他很不爽。带着我走了出来。

  “真可惜。”

  “是,可惜。好在他没有找到,我放钱的位置。我就说嘛,不要带包出门!又不是大款,……“

  嘴里说着出门前与父亲争执的话语。他越想越是生气。

  当然,他当然是对的。我从一开始应该赞同他的。

  买个冰棒,我想让他缓和下。他大概有一肚子火气没处释放吧。追上小偷的代价就是,赔几千块钱的医疗费。平时我是不知道,可是这个时候,11肯定能打得那个小偷满地找牙。警察是不会管的,毕竟他连钱还没有偷到。理发的时候,已经打草惊蛇了,要是能够沉住气或许能活捉一个小偷。在人员密集的理发店里面。

  小城故事多,明白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