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欲乱魔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原始生活

欲乱魔神 柯酣 2939 2020.03.08 22:55

  出现在眼前的是被现代产品入侵脑部的年轻人。在他们的大脑内产生了持续的兴奋,大量的信息冲击的脑部,都是些没意义的。可是,都在以不同的方式吸引着他们。

  而他,就不同了,对于动漫有特别的好感。

  迷上动画制作的原因是,里面的人物都是有同伴的,紧张刺激或平淡无奇的交流都是在人与人之间进行的。而他,一个人待得时间太久了,说实话他羡慕他们生活。

  缺少亲情、友情、爱情,他到底是怎么生存下来的。我对此深感好奇,在过去的十几年间,他过着怎样的生活?仰起头,我不由得想问,工业社会中他该做为怎样的存在继续生存下去。

  待在这里的人们每天都在想什么,在前辈们开启的模式下,流入各个领域。做该年龄所应该要做的,都没有人想要,跳脱一下工业社会。来个原始战争模式,大家穿着裤衩拿起矛,去追怎么也追不上的麋鹿。或是,像是死鱼游动在本清澈无比的溪流,感受下呼吸鳃堵塞的感觉。不是有那句话嘛。

  野性是动物的原始本能,忠于本能是愚蠢的,可你也逃避不了。——桃干女

  像个野兽,进行穿着裤衩的健康运动,眼下比起复工更为重要的是发泄自己的人类本能。复工会让你忙到起早贪黑,吃不上中午饭,也让你体会充分运动的重要性和足量的工作压力。总之我想说的是,11你给床吧!

  11点25分,他还像是在海滩上做日光浴的海牛。顺带一提,濒临灭绝。

  双手举起床,倾倒着,抓住绝壁艰难求生的人。他还在反抗,还在想要再次酣然入睡。放下床,我快速抽拉床褥,像是传送带一样他被我用手抓住衣领。

  手里拿着一把“瞌睡花”,你会怎么做?献给美丽的姑娘,他自然也会清醒过来,可是他交友不慎心寒。

  “起来,有我做的胡辣汤和菜盒子。”

  从味觉上清醒是对付吃货的方法,对于他来说。哼,我能睡觉来减少体能消耗。

  “再睡下去,晚上会睡不着的,导致另一天的晚起。”

  正当理由,无多余的诱惑,我真心痛他未来的女友。当女友说,早起来是要我,还是先吃饭。身为正义人士,不被利益诱惑,而是维护自身。施展,流着口水“瞌睡花”冷战术,会错过很多的。

  “给你十五分钟,下士。接下来我们要进行,……”

  闭着眼睛,他像是生活在暗无天日洞穴的动物,退化了双眼。以灵敏的味觉和触觉来捕食。不过好在,辛辣又味道的胡辣汤给了他精神,称为早餐铺翡翠黄金的菜盒子足够能量。来了动力的他,赤脚踩在阳台上,伸出手指指向出身有45.7亿年的太阳。他大喊。

  “啊哈哈哈,今天也要全力向朝阳奔跑哦。“

  站在他侧面的,我看见他是闭着眼睛说的,歪斜脑袋的我也感到无力。

  赶在中午前,我还是让他动起来了,去了该地区仅存的未私有化土体。土地上长着高耸入云的杨树,耐寒的红柳,长在土地上被称为“野葡萄”的植物。

  背着行囊,我们带着生活必须品来到这片土地上。

  “我们不会要从编制开始吧。这里空旷,像是个几多年未有人踏足的地方。你在哪里找到的。”

  “在你睡觉时,我都会追着夜晚的蝙蝠和小型啮齿动物来到这里。是这片大地在呼唤我,它是我心灵的寄托,理想的中心。”

  “要在这里干什么,发现镭?”

  “得了吧,我们的任务只是在这里借住一宿。在它成为工业园或者高楼大厦前。”

  “给我个理由,”他竖起两根手指,唰一下指向我,“来着的原因。”

  用鼻子“哼”一声,我冷笑道:“人与自然的融合,不知在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变成人与机械的依赖了。我,我啊,也不过是想让你在大地离别前,提前跟它们打个招呼。”

  “也是,就算是生态恢复工程,也不过是剩下的生物不断复制。缺少了基因的多变性,过不了多久,它们大概都算作是同一家族的族群。”

  天空上飞行着几只麻雀,它们灵巧的转弯,像个下胖子却又行动迅速。它丰硕的身材也不过是羽毛膨胀造成的,为度过寒冬生长出的绒毛。

  放下背包,我们便开始越过寒冷夜晚的准备。

  负责建造小型木质建筑,我用风刃轻松切割出适合木材长度和粗细。他是要在林子里找些干树枝,多带些干掉的枯草用作生火材料和铺地材料。

  午饭,我们用面包和几片腌制的萝卜干解决。而晚餐,我打算开始此行的目的。

  “抓老鼠?”

  “现在,猫已经失去功用。老鼠会在你不知道的地方,长成二十五厘米的大老鼠。要是能抓到四五条,我们大概不愁晚餐没饭吃。唉,对了,你怎么干嘛颤抖、反复转头、还跳着甩头舞。”

  “吃老鼠?”

  “是的,我们要在这么原始的地方吃上品料理来破坏气氛吗?”

  说完,我递给他一根有一米七长带有尖刺的木棍。见我,心意已决,他也不好再说什么。两个人像是野人一样,钻进草丛中。借由我的嗅觉,我们都向着同一个方向移动。在气味浓烈的地方前五十米,我们停下来脚步。

  “嘘,小声点,老鼠是个敏感又狡猾的家伙。听到动静或者环境有变化都会让它们所在窝里。”

  “距离那么远,我们要怎么做,难道要从这里跳过去吗?即使是你,最好成绩也就44米。”

  “不,我们要用在前面放置食物吸引它们走出老窝。在此之前,我先去其它不用踩到草叶的地方。看看在什么位置是它们经常走的路线,或许我能来个截击。”

  抚着脑门,11一副受不了我的样子。

  站在原地,他等了一个小时,也没有见到我的踪影。将木棍刺进雪地,转动身体,活动上肢,来了几个高抬腿。压了腿,他已经等了许久不耐烦了。说起来猫会在看见老鼠后求追不舍,在老鼠进洞后,仍会守候几个小时。对于捕猎小型动物,他没有什么耐心,不过倒是对眼前的飞行而过的鸟,产生了兴趣。

  举起木棍,他用尽力气去抛,想要抓住几只鸟。鸟儿是个预警机,吵杂的嘴闭上后,大家都知道了有敌人在。它们尽量不发出声音,在草丛或者树木上进行伪装,像是树上的木质结构一样。

  另一边,我已经发现在草丛中,快速移动的老鼠。它的前方,我无论如何都要阻止,追着它跑。老鼠会跑向对自己有利的方向,老巢或者是能把对手绕晕的地方。对于小地形,也许是它比较熟悉,但是我能看见轻微摇晃的草叶和穿过的黑影。路上有两只老鼠出现了,我随手快速掷出手中的矛。弹射出去的木棍时速190千米/时,有没有刺中我不知道。眼前那个讨厌的东西,才是我的目标,它暴露身形了。

  体长二十厘米,是只成年的老鼠,有一公斤多一点,甚至有两公斤。是只与家猫差不多大小的老鼠,猫见了它也不会出手吧。找小老鼠欺负,才是它们日常会做的事,迎接同重量级的挑战。它们也会胆怯。

  “地走”,我迅速超过去,一脚将它往后踢,是贯注全力的一脚。可是没有实际的击中感,它大概在被体中的一瞬间向后退,我的脚也不过打在它防御的起来,越在空中的身体。

  飞了三米高,本来会飞个二十米高的,在中招之后就昏厥或死亡。却被它以向后跳跃的方式,躲开了最有力量的踢击。

  对着空中的老鼠施展,来回156下的风刃,知道听到有东西掉进草丛,我才停手。跳过去,踩平草堆,我发现了躺在草丛中鲜血淋淋的老鼠。它尽力了,不过我更深一筹。

  “草原上有个好猎手,你知道吗?”

  “呼,”吸着烟草的老鼠老大,命令“全员不许出洞!”

  自此我便没有抓出任何的老鼠。回到聚集地,我惊奇地看见哥哥在考小鸟。他告诉我,是用棒子在鸟飞的更高前打下来的。

  “抓了三只,真不容易呢。”

  “捕了两只老鼠,也同样不容易。”

  吃着野味,我们躺在了木质小屋下。11告诉我感觉,不好,像是有种热热的东西在肠胃里活动。像是有只老鼠在你胃里活动。我告诉他,老鼠没有啃食肠胃就不错了。

  晚上,有寒冷的灌进来,我们贴的更紧。以面对强力的寒风,生活在这种环境下,他似乎有点体会到了。成为动物的日子也是艰难的,饥肠辘辘是失败的下场。吃与被吃,在有生物的环境下,反复上演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