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欲乱魔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恢复正常

欲乱魔神 柯酣 2103 2020.03.30 18:03

  花语下的阳光下,他出现在一个门背后,周围都闪着刺眼的光线。

  橙黄色、明晃晃的白色热光让周围都变得不可视。进入里面后,他明显是迷茫的,所处地域根本没有听说过有长满白色月季的,三月的花都开始枯萎了。

  与白色光芒所笼罩的环境不同,有块正方形的土地上,有个喝着冰饮料的女人。她朝着11那边看,谁也不知道,那人在做什么?

  当他跑过去,眼前的所有景象都开始变成黑色,崩坏的土地开始塌陷。站在地面上的他,来不及爬上对面方形的土地上,掉了下去。

  闭上眼睛的他爬起来,有个站在他面前,以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站出现。抱着手臂,闷闷不乐的看着他。

  “昨天晚上你去哪里野去了?”

  “去哪里,我刚才做了一场梦。”

  “梦里有谁?”

  “一个女人,和一块枯萎白色月季的土地。最终我掉落下去,就醒来了。”

  “哦,是吗?真有胆呐!还在我面前提及女人,那个蛇女不知跑到哪里去了。而你也莫名其妙复原了。”说着,我将镜子扔给了11。

  面对已经长大后的自己,显然他没有变得更加高兴。

  背对着他,我问道:“接下来呢?我们要做些什么?”

  “继续无聊的人生啊,不然你想怎么样。想上学吗?”

  听他这么说,我同意了,上了小学一年级。

  同班的学生都比我矮一些,看起来都笨笨的,流着口水和鼻涕。会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喊叫爸爸妈妈的孩子。他们脸上都带着口罩,我也带着口罩,大家都在听老师讲述无聊的课题。

  有关于声母韵母的关系,它们的关系不普通,我只知道这个。

  站在课堂上的老师,长了不会讨好你的脸,学不会,像变脸戏法一样能变成红色。看见后还是能感到挺有趣的,但当她近距离靠过来,就能闻到一股子午饭味。

  喂!我的鼻子可是很灵的。捂着鼻子的我,暗自想道。

  上体育课,是比较活泼的课,体育老师先是介绍一下家事,在跟你打招呼。

  “我们先跑个四百米,活动下筋骨。”

  配合着他们慢悠悠的步伐,我都觉得自己被侮辱了,跑那么慢。路上的老爷爷都走路都赶得上。

  有个带着白色口罩,边走边叫喊买冰糖葫芦的人,他推着小车。

  虽然改了样子,但是我能嗅出他身上的味道。站在校园附近路口处,进行摆摊的就是我那没有用得哥哥。昨天他还是小孩子的,在晚上归家那时。

  放养式的体育教学,能交给我的其实不多,毕竟里面没有人是我的对手。

  快速跑向路口,也有几个小孩跟在我后面。他们都是听见叫喊声来买东西的学生。

  “给我串菠萝。”

  带着口罩用帽子遮掩眼睛,他好像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是我哥哥的事情。

  老老实实的收了我两块钱,还送给我一份粘牙的冰糖葫芦。谁晓得,他还有这种叫街买糖葫芦的能力。

  当体育老师说下课,也就是上午放学的时刻,大家都在等待着。

  体育老师,讲起了自己小时候锻炼的事情。讲自己小时候条件不好,也不爱学习,当时考了两百多,上了体校。我给你们讲,要好好学习,将来才有更多可能性。

  说话间,他坐在操场的草地上,满脸轻松的仰望着天。说起来,他的话不对,像我哥哥身体不好失去了所有可能性。还是好好锻炼身体吧,能够说身体控制了他的未来。

  愉快地体育课,马上就过去了,谁都清楚,第一节体育课是不会留下深刻印象的。

  三点五秒,我穿过了近七百米的操场,跑出了校园。

  “等孩子啊。”有个穿着毛茸茸涂着劣质口红的大龄女性站在他旁边。

  对于别人的搭话,他没有半点兴趣。那是当然的,他不会搭理已婚女士。

  走出校园,我们在外面的小馆子吃了顿饭。

  “老师,是不是很招人讨厌,说些有的没的。然后,周围的孩子很吵。”

  吸着饮料的我回答,还好啦。

  重重吸了口气,他好像对于我的求学之路有意见。

  “说吧,我听着呢。”

  “这家店的饭,真是难吃。”

  停顿了三分钟,他并没有说其它的话,我可能多心了。

  离开这家店,我在想,天气是不是变冷了。缩了缩身体,马路上刮着冷风,人们都穿着御寒的衣物。

  恢复正常的他,变得少言寡语。

  之后又三节课,过得蛮快的。

  回到家里后,我们见到了那个蛇女。

  上去我就用手指指着她,“你怎么还在这里啊,赖着不走,是没有伙食的。”

  “阿拉阿拉,别那么见外,我已经煮好饭,等你们会来。”

  说着话的她,抱住了我,脸埋在她怀里的无法呼吸。旁边的11,似乎在羡慕着什么,也没有说话,只是在远处呆呆的看着。

  吃着蛇女做的饭,让我们恢复原本的力气。

  饭后,我们三个肚子鼓鼓的,坐在原地动弹不得。

  养神片刻,肠胃得到满足的我们开始聊起来。

  “恢复不是需要你的泪吗?你有哭。”

  “没有。”

  “那他就恢复过来了。”说着我拍拍旁边这个大块头。

  说着她从胸口处取出一个吊坠,玻璃瓶里放着泪水的结晶。

  “事先有解药的话,就不要让我费力。”

  “主要,我是听说,他长大后会出现疾病。才不想让他变回去。”

  “哦,你还是挺有爱的嘛。干嘛不提前说。”

  说到这里,我发现他站在了窗台旁边。

  当我走到旁边,他只说了句,那段时间,谢谢你。

  听他那么说,我也有些感动啦。

  过了几天,我发现了家附近生长着不普通的草。

  生在城市边角的花草,肆无忌惮的生长着,旁边的人似乎都没有注意到它们异常的反应。能够移动,它们的移动是短距离的。

  能够吃下的不是普通的昆虫或是土壤里的营养元素。它们可以捕捉飞行在空中的鸟类。生长缓慢也算是今后才有的敌人吧。我蹲在它们旁边,都装作人畜无害、绿意盎然的藤蔓植物。

  爪子一挥,小小的风刃切片,将它们全部消灭。

  一场未雨绸缪的战斗,便结束了。

  “喂,你还蹲在那里做什么,上学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