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欲乱魔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再回夜魔城

欲乱魔神 柯酣 2672 2020.01.30 19:22

  啊,这是什么感觉。

  无神地我摸着额头,发现额头有点痒;闭上眼睛,感觉到呼吸无力,头脑发懵。有股痛苦升上心中,来回两次地痛苦,发生在我的心里。

  趴在这里,感觉好温暖。

  不对,我又是死了?

  为什么要说又?有关生死事情对于我这个死去的人来说,变得复杂化。

  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回到了夜魔城。周围的景象是我熟悉的夜魔城花园,种植着幽兰花,那种令我无法防备地美丽花朵。每次路过,它都像是在勾引我内心地欲望。

  将心中地气沉了下去,感觉到不太对劲。自己身子底下压着什么东西,那丝滑地感觉,通过皮肤地触摸也能感觉到放松。我趴着,闭上了眼睛,心想好舒服啊。心里小小地诉说着,好像是躺在负氧离子花坛间,无潮湿土壤干扰,单纯地享受舒适优雅地晨曦。

  想要抬起身,却发现自己背后好像有股力量压制着自己。回身望去,望见了三代情魔大人,那张有点凶相的脸。情魔的凶气,并不是令人害怕的,只是那张自以为是的脸让人不爽。想要反抗,又会在它温柔地目光中消散所有憎恨。毕竟,它可是第三代情魔大人,哪有女孩能防御住它无上魅力。

  像只乖巧地白色犬,趴在它腿上,动也不动。大概是来自情魔地威压。它明明没有用手按住我的背,不,用安抚比较妥当一点儿。可是我就是起不来,享受在类似父爱温柔地大手下。手掌下的我可以诉说自己一切苦恼,也在手掌的爱抚下缓解心情。父亲的手掌,是能让人放心,也能让人成长。可是,情魔根本不是我的父亲。两条胳膊并排搭在一起,下巴放在手上。能动地只有眼睑,调动着眼皮,无聊地望着别的地方。

  止不住地好奇,向上撇了一眼。真是该死,早知道别去看它好了。手臂撑在花台上,帅气的脸依在手背上,撇了我一眼。它得意的样子,真是让人气愤。

  干嘛呀,我赶快别过脑袋;看见也装作没看见,这家伙最可恶了。

  生为情魔,它的身材还真是让我琢磨不透。穿着暗金色衣服,在原本没有白昼的夜魔城显得有点耀眼,却也不招致人讨厌。

  “温暖吗?”

  “不温暖。”

  “走开啦。”语气里并没有透露出生气,是种平静地柔和。

  “有本事,你先走开。”桃干女她倒是沉不住气了,表现出适合自己年龄地一面。

  说话间,我又不自觉望向它的脸。真是活该,那让人产生动摇的面容以及它非凡的气质都体现在眼神里。

  眨了眨眼睛,令人陶醉的高冷形象。它闭口不提刚才我趴在这里事情。嘴角微微扬起弧度,笑,它在笑。待在这里的百天内,我都没有见过它会笑。我想,大概是习惯处理吧,将它嘴角的弧度识别成笑容。

  不干脆的家伙,明知道自己仅靠威压便能制服怪物,何况是我这样瘦弱的女孩儿。还理直气壮说,“走开啦”这种让人火大的话。

  微微抬起了头,它,这个起身动作。让我想起来了,嗑瓜子,瓜子皮掉到了腿上。需要站起来才能抖下去,它拿我当垃圾啊,是想要抖垃圾吗!?那我可饶不了它!

  身体向下倾斜,我快要掉到地上。说起来不怕你们嘲笑,其实我有恐高症。似乎不合理,有恐高症地人,坠楼身亡?这个答案,不知道你们是否满意,反正我如此认为——那天我疯了。

  眼见着自己快要掉下来,可,停留在半空中。害怕着摔到鼻梁,我心里小小地担心着。突然,听见了细小地嘲笑声。我立刻转过了头,望向情魔,它依然保持严肃。伸出手,抓住了我地脖颈,像是抓住猫崽仔般。孤立无助地我被它提溜起来,还一不小心,发出了尴尬地声音。

  “喵~”

  刚发出声音,我便立即闭嘴,在心里咒骂自己。喵个头啊,又不是猫,装什么可爱。给这种家伙听见,更会感到羞耻和恶心。

  它根本不是人。

  它根本不是人。(注:我想你们没有明白,所以才会再说一遍。)

  成为情魔后,它的确已经超越了人类境界。再者说,它的原体可能根本不是人。它是有张类似人类的脸,不过可能是别的妖怪修炼而来。不过这么说,又显得有些失礼。三代情魔对我不错,还是个功力高强的魔,身为魔没有让我见识到可怕的一面,便是它善意的体现。更主要的是,它送我去镜像乐园,大概是想要调正我想要自杀的念头吧。想让我变得更坚强。

  哼,这已经超过了魔类应该做的善事。

  不过,眼下的它最讨厌了。抓着我的后颈,掉在半空中,往下看的我抖动了一下。可怜地望着情魔,啊,我本来不想要装可怜地,对,一点也不。

  人,总是有那么几个弱点难以克服。

  明亮地眼睛,它看见了我类似训化过宠物乞求地眼神。它,会把我轻轻放在地上,对吧?它,会把我轻轻放在地上的。内心在期盼着,它平静地挪开了视线,左手臂伸开,一副想要用左手告别地样子。

  等等,情魔大人,你左手上可是抓着一条性命。

  转过身,它打算离开这里,也要松开手。它就不能,“轻拿轻放”吗?

  可恶,我双手环抱在腋下。气鼓鼓,发出嘶嘶,还发出吼吼地声音。它都不理我,就那么潇洒,也就是那么随性撒开了手。

  抬头仰望星辰,我有多久没有凝望着它们,哼,我在说什么傻话。是我,那天选择撒手人寰,放弃原有家庭,还能指望魔来帮助自己吗?

  做梦,去吧。

  从空中掉下去地过程很漫长,……

  掉落地过程中,我在内心傲娇地说了句“你撒开,撒开——”

  大概是人性中最后地底线,叫做尊严地东西吧。听说男性比女性稍微多一点儿。

  落下去,我闭上眼睛,无怨无悔。双手搭在肩膀上,伸直了腰板;脚尖与地面接触地那个瞬间,发出了蓝色地暗光。光芒笼罩着自己,包裹着身体,我在往下坠。有股力量牵引着自己的身体,那是不受控制,通往人界的力量。

  再次回到人界,是该许个愿望。

  别回到从前,闭上眼睛,再次回到情魔安排好的环境中。无法抵抗。

  “三代情魔大人,将那个女孩投入到人界真的好吗?那可是情魔与狐狸怪的孩子,我怕普通凡人会在她力量觉醒的那天,死去。这样变成了我们不得不承担的责任。”

  “放心吧。她待在那人身边不会有事。”

  “反倒是,我那个愚蠢的弟弟,怎么见到谁都要分别人一半力量。它当自己是天使啊,骨子里传承的魔类狠心呢?它本来能打死全部的九骚狐的,何必让九狸狐帮助。”

  它没有生气,只是单纯地看不顺眼罢了。明明是魔界排名在前五百的情魔,却被低级的尾巴类怪物缠住。它真是,让我感到失望,好好的魔不做,反而去斩妖除魔。

  “那家伙现在,在哪里?”

  “被至高情魔召回,按照传统它会在23天中接受一种刑法。”

  “两项罪名,接受一种刑法。想必那种刑法是最为残酷的。”

  “暗自让女儿转世成人类,和以前攻打妖怪魔鬼的罪。”顺承着情魔的话语,榉木良说出事实。

  兵足卫,在它走上魔殿后,停下了跟随的脚步。那座殿堂象征着情魔的权利与地位。没有允许,谁都不能踏足境内。否则,会接受残酷的刑法。像是玉带情魔的弟弟一样,接受正规的刑法。单腿屈膝,他平视着台阶,不抬头看上去。必要的尊敬是维持魔界和平条件,尤其在这里谦逊尤为重要。他不过是夜魔城的守城的神兵而已,多了个队长头衔罢了。

  夜魔城,宣召着夜晚的放肆与神秘。来自于黑暗的力量,汇聚在此,它镇守着魔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