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欲乱魔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领养了干女,

欲乱魔神 柯酣 2177 2020.02.04 19:36

  黑天总是在,这天,说起来其它日子都会有黑天。我说得,不是夜魔城,而是他住的这座城市。

  “哎,该睡觉了。”

  面前得他,满脸都是疑惑。凝聚着眉头像极了我见过得任何一个人。说起来,有种魅力,他笑了笑。突然,在我话当口转过了身。

  推我出去,幸好我拿出了证明。那是我的领养证明,上面有警察叔叔盖的红色印章。

  “现在你明白了吧。”

  走进了他父亲的房间,他静静地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我没有去追随他,让他自己去,走到跟前,他停了下来。

  那个人根本没有父亲,我笑了笑,“你说了啊,快点忍了吧。”

  “不可能。”我作为他唯一的亲人,知道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看来我要告诉你,我的真实名号了。”

  “11.”

  “不,”她说了话,“你到底是谁,我已经知道了。”

  听到他用了声音说话,我就明白,他是个好人。第三代情魔大人的位置让给他,他也没有本事做,我当然知道为什么!?

  说出来,不怕,别人笑,他其实个,……

  想到这里我听了下来,他经常性说出实话,害的我也不知道他那一句才是实话。

  作为,11,他不能不承认自己有病。

  “去吧,”她笑了起来,“赶快去吧。”

  “我真的去了。”

  我悄悄地走到他身后,他一脚打了过,好在我在他想要赶走我那刻。

  夜魔城是种魅力,我再次来到了夜魔城。三代情魔大人,它正在,它突然见到我,也不感到意外。它可是第三情魔大人,如果说它感到意外,那就不是例外。说明我,是回来。

  “回来啊,看见他了吗,”第三代情魔大人问,“……”

  “我看见了他了。”

  “好看吗?”

  “好看。”

  在它面前,我从来没有说不好看。明白我的才能知道,知道面前的人才是第三带情魔大人。我说过了也可以再说一遍,如果我可以在说一遍。那么,我又会回去,我可是不想回去的。身为跳楼摔死的人,我叫做桃干女,如果下一个人还想要叫这个名字,那么就死去吧。

  “该死的,你回来了。”榉木良,说出来了句话。

  身为第三代情魔大人,它是在浇花,……

  再次,我闭上了眼睛,心中是该有种力量,让人们平息哀念。如果再一次活在人间,那么,我不想回去啊。

  “绕过许多条路,我就不相信了,我绕不开你。”

  “啊,……”

  说起来,真的,是得成立这样一个部门。

  背着我挠了挠眼睛,幸好我出现了他眼前,如果说我不出现再他面前,那么要拿出证据。

  “刚才我那脚,”我说了几句公道话,“别来找他。”

  说出来不怕你们笑,这个人,他刚才走了出去。幸好我拉住了他,不然,他真的回去找那个警察。那个警察如果是个坏人,他,大概是要做点事。

  知道了,11,我是与你真正地关系。

  “亲情,关系。”

  “可恶,……”

  “如果好人能活着,那么说明好人心里累了。”

  出现坏人时,及时,我又拦住了他,要不然他会忘记自己有病。一个劲去找,那并不是再找我。我心里清楚,毕竟他是创造了“平瞎”这个词,用来掩饰,……

  “听说过吧,你见过我对吧。”

  “……”

  根本不存在,我知道自己地价值,如果你还不知道,那么,……

  说吧,她到底是在干什么?

  “……”

  “个人,”想要知道原因吗,我问:“他寄人篱下。”

  “根本没有什么情魔!”我说了句话,他动容了。

  “如果我可以说,但是我一定不能说。”他说了,自己得要往下,……

  到底怎么,有什么事是可以令你忘记的,如果说出来的话能够收回来。

  说了多少遍了,别去和他们比,现在你知道了吧。如果你真的那么听话,那么,我们家里有人还在。

  “爸,你知道家里,穷吗?”

  “怎么洗不干净。”我说了句话,“怎么搞的。”

  “桃干女,快点。”说话的是他敬爱的,……

  “你有事啊?”11拦住了我,幸好我在他说实话前,拦住了他。

  “要不然,他这辈子或许,……”

  我说过多少遍了,她并不是你的。

  “爸,我来帮你搓背。”我作为家里的亲戚,……

  “给你。”我走了出来,幸好我走了出来,要不然。

  “出现了多少次。”他才敢说出了自己,……

  “如果说出来,那么,我可要说话了。”

  说出来不怕你笑,倒是说啊,他想要地话自己过去那拿。

  “如果有一天,他出现在我面前,请把我埋在,埋在春天里,……”我给我爸爸洗头,他11的爸爸唱了起来。

  “……”他站在我背后,“说多了,都是,……”

  “如果我真的可以说出来,我早就说出来了。”

  听得到吗,我可以在说一遍,如果再说一遍你都听懂了!终于知道了吧,如果我可以再说一遍,我本来我可以再说十遍,如果我再说了一遍,那么,……

  “如果,从你一开始就懂,那么的存在价值在哪里?”他父亲再问他话,我站在旁边笑了笑,他也跟着笑了笑。

  “……”他说出实话,“不知道。”

  “他,真的说了出来。”那么有件事,就是假的了吗?

  生为专业的反抗贱人的,他知道什么才叫做贱人。如果他在不清醒一下,我有会跑出来,幸好他别没有看错。要不然的话,现在他就可以死。

  “快点来吧,如果你真的知道了,”

  “嗯。”

  旁白边地人都走开了,他自己一个人,再给自己地父亲洗头。有我桃干女在场,他终于理解了一点点,我出现在背后地原因。

  “那好吧。”

  听得太听清,他说出来什么才是,我停了停,他走了出来。该你上场了,……

  “该你了。”11,他本来想要再说句话。

  “好吧,如果真的进入了可是出不来地。”我说了句话,相当于是一句实话!

  “他说了句公道话,”11说:“幸好,要不然,我这人,……”

  说出来,就不怕呛着,我在心里默默地说了句。幸好他这家伙,像是个人,又像是个第三代情魔大人!?

  “说吧,还有你又什么想要说出来地吗,”我,说了几句话,“……”

  有位人,他说了自己心事,不过他并不是真地算是别人家地孩子!

  想说的话,还可以再说,如果你止不住,总会有个人帮助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