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欲乱魔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获得能力

欲乱魔神 柯酣 2377 2020.02.18 23:25

  进入客厅,11举起了杯子,他必须得这样做。每天多少喝水对身体好处,记得吗?

  当然,他喝水的原因,并不是这个。

  喝水的时候,11瞄到了一个东西。黑乎乎的影子,窜梭在客厅里,像是野兽突然出现在你面前,导致视线受阻变得灰暗。

  那是个什么鬼?他放下了喝水的杯子,眯着眼睛才发现我的存在。

  都已经走到他面前了,他仍旧往远方看,真是的藐视我的身高吗?站在11旁边,我望着他那张疑惑的脸庞。不情愿,也有点生气地拉拉他的衣服。

  “喂。”我低下头不与他的视线相对,摆明我的立场与下面要说的话。

  ”……“11,收回了视线,不由退后了一步。

  ”呆头,外面有呆鸟吗?“我不给他好脸色,憋着一股闷气。

  双手叉腰,11看着我,捏了捏鼻子,然后笑着站立着依旧双手叉腰。摆出一副神气的样子,像极了摆出架势嘲笑我的预备式。脚跟蹬地,侧过身子,我也正等着他能够还击。抱着双臂,我也摆出了架势,昂首挺胸也高傲了起来!

  气氛沉淀中,他一语不发;我仍旧气定神闲,高傲地仰着下巴。

  于是,我站了十分钟。

  后来,我才反应过来,自己面对的是一堵墙。他不言语,避免了直言的伤害,“给我站墙角面壁去“。这种迂回策略实在是高,我在一个沙发的角落,拿出笔和纸写下了,面壁思过文字当口。听到咔哧咔哧,吃苹果的声音,我一回头看到惊悚的画面。

  阴影中,笑着吃苹果的人,他笑了跌坐在地上。

  “吓人,呼——”我拍着胸口喘了一口气。站了起来,推开了他。

  坐在了沙发上面,他看着我,继续吃着苹果。

  甜吗,我不由得想问,也因刚才得事自感愧疚,就此作罢!

  “喂,刚才是什么策略?”

  “什么、什么策略?”

  “当然是让我,面壁十分钟的策略。”

  “莫名其妙。”11说完,继续啃食着手里的苹果。

  生气了,我真的生气了。看来要把他手里的苹果抢过来,为了想要继续保有嘴里那份微薄的甘甜,会说的。

  跳了过去,我在跳跃中带有着自信,因为我看见他害怕的样子正打算躲开。

  时间上实在来不及了,他往后缩着身体,防止我撞到。这样就好,他的注意力被转移了,我有把握抢走他手里的苹果。太好了。

  熊扑,我也扑,脚被茶几挡住。我刚好扑进他的怀里,仍旧是那样的温暖。把脸放在他的腹部上,安静地睡着了。

  拿着苹果的11,顿时愣了,策略?跳跃?摔倒?她这个小家伙,也不知道想要表达什么,而且他低头去看肚子上不是肥肉,而是桃干女的小脑袋。还在自己的衣服上蹭了蹭,他发了会儿愣。

  继续将未全吃完的苹果咽下去,他的肚子在咕噜咕噜的叫。扔进垃圾桶里,那是他很艰难的一次瞄准。垃圾桶被遮挡住,而他不能挪动身体,相当于避着眼睛扔。

  近了,苹果核掉在了茶几上。他失望了,沉沉地叹了口气。

  “起来吧。”11,说了句见我没有反应。

  “哼,”闭着嘴巴发出了这个音,好像是发觉什么了。他的大脑开始运作,没有人能这么快睡着,她一定是有阴谋。

  其实,我也就是在他温暖地臂窝下沉静了会儿。被别人耍了多年,他能相信的人并不多。

  点点头,他仰望着太阳高挂的良好天气。午后的时段陪着乳臭未干的孩子,真是浪费。回首间,他大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让他不由颤抖了一下。

  昏厥、休克、突发性疾病,想到这里他慌了起来。

  大脑给他提供信息,“忠于革命,忠于人民,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不,不是这条,他在大脑里整理着。那句话是喇叭里经常播放的言语。

  脑袋里还想起几段广告语,什么酱油的,还是饼干的广告词语。

  双手放在头发上,11用手指揉搓着自己的头发。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脑袋里记着些没用的东西。

  “不不不,我的安娜·卡列西亚。”他赶快移动身体,将桃干女放在了沙发上。他将右手食指放在我的鼻子下,用左手按住我的脉搏。

  “71脉,呼吸,”11停止了呼吸,静静地感受着,“正常。”

  “哦,哦,”我趴了起来,“那我到卧室去了。”

  揉着眼睛,我怎么也不会知道,他脸上的表情。

  死小鬼,竟然敢吓唬我。他并没有说话,只是我与他心灵相通而已。不用想也知道,他一定是握着拳头,生气的样子吧。

  那样就不是他了,关上卧室门的时刻,我见他把苹果核扔进了垃圾桶里。

  睡着的人,没有办法知道别人再干什么。当你醒来,就会发现。

  下午五点二十分,我站了起来。听到外面静悄悄地,心想那个家伙是想要来个恶作剧。悄悄地,我取下自己右脚上的拖鞋。一点一点,一步一步,谨慎走出切割地板上的每步。我眼前的不是地板,而是通关浮板,低下是滚烫的岩浆。仿佛置身于水生火热,进退维谷的陷阱里,回头是拿着毛瑟步枪的外国大叔,嘴里念着不知名的语言。带着抢,还留着小胡子,好像在说要么走开,要么我吃了你。

  还能怎么办,走呗,我看着眼前的地板。尝试着用找寻通关暗语,上面写着一个福字。也就说,……

  抬起头,我看见站在窗户边有个男人,双手捧着东西。我马上明白过来。扑了上去,我一下子抱住了他。

  “给我。”

  “……”11,把手里的小本子给了我。

  转过头他,发现了个问题。

  “刚才你是怎么走过来的?”11突然转过脸问。

  话语给我不好的感觉,像是遇到疯狂科学怪人。我害怕了,抱着小日记本,像是单手握着《圣经》。脑袋里浮现出,有关疯狂科学家活体实验的场面。颤抖的我坐在沙发上,仰着头看着他庞大地阴影。

  “干嘛?”我带有防备地看着他。

  摇了摇头,他虽然没有笑。在我眼里他就是在笑,或许是由于恐怖所造成地幻觉,而且笑容诡异。他看着右边的门,和先坐下沙发上自现弱小无助的我。

  蹲下来,他拿出了笔和纸,写出了几个字母与数字。期间不断找寻资料,最后得出结论,她是跳过来的。

  于是,我站在南山南边,他站在了北斗星下。尝试着跳了几次,也未能到达他的身旁。

  “快跳,我在这边。”

  “不,我做不到。”

  “没关系的只要你跳就好了。”

  “我、我、……”

  “相信自己,你一定可以。”

  经过一段,隔空对话,那段海拔数千米高空传来的对话,成为我心中的底气。

  跳高,23米。立地跳远,最远距离44.1米。我获得如此成就,他帮我如实记录在小日记本上。知道他的表情吗?

  摇了摇头,像是每任体育教官,他之后又给了我坚定的眼神!

  意义是,我还可以跳得更高跳得更远!

  来自于11的肯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