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欲乱魔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先坐会儿

欲乱魔神 柯酣 1791 2020.02.11 18:00

  被欺负得十一,他跑了回来,只要他一着急就开始失去记忆。想想试试吗?

  11,“回来了,对吧。”

  “嗯,不然你会在这个圈子里发臭,”我低下头,心里想着他不会知道自己得使命了吧!

  “抱歉,我就是知道。”11,他沉默了,想着自己到底是出现什么一场情况了。

  没有什么情况是他必须要面对得,面对是一种,桃干女跳了出来。走到了11,面前说了几句话。告诉他先等等,如果他们实在是觉得能每个月值三块两毛儿。我就出来,快点拿告诉他们。

  “值吗?”

  “那不然,能领取三块二毛儿,也不错。”11说道。

  沉浸下来,我明白他得意思,就是想要每月有那么几个零头。

  说出话来都是泪,他这个人,我算是彻底得明白了,如果不能直接,看见!

  他不会相信,所有得人,我存在你面前。有些事,是你不需要知道的。知道了以后,才能明白自己到底是那里出现了问题。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是你的疾病。而是,我们家里的事情,要不然你怎么会明白自己使命。

  我桃干女能证明,你一生清白,不论是别人还是你,亦或者是你最爱的那个人欺负你了。告诉我,11,你有一天会需要知道自己是个人。

  “知道了吗?”

  “现在还不是你,他是说了那么多,你到底是什么?”

  能够说出来,才是真的知道,没有人能够知道什么才是一个人使命与责任感。

  幸亏他知道自己一点点事情。

  就那么一点点事,以后小心点,要不然的话。没有人会说出来,他这个人明明特别喜欢,他是个想要却也不知道自己是个多大的能力的人。

  经过多次证明,反复验证,我终于明白了。

  他着家伙是有点事嚎!

  嗯,我反应过来,赶快拿走了他的手机,他不能用现在还不是他用的时候。他想要成为,到以后再说吧。现在,是个节气,他说了出来。我不能相信,要不然,他才不会说出来。我又拿出了我的领养证明,像是我过去那样。

  上面的名字写着桃干女,女,七岁半,出生于河北淮阳市。底下还有字,都是用来证明我是个死人!

  坐在椅子上,我低下头,先办法吸引他的注意力,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是个傻瓜。

  “喂,傻瓜,”我摸着桌子上苦瓜说了几句话。

  我觉得没有什么才是,他无法作为能力一种。我往后看,看见他在看书,一些没有用的书。他看见了多少遍。我看见他皱起了眉头,他没有说出自己的名字,想想也知道没有谁会去叫十一这个名字。像是我,我死了,看见了桃干女这个名字后,觉得太不自在了。

  说出来你也不信,每个人的出生带着光出来,是的。

  这么谦虚吗?

  “嗯,”作为十一的爸爸,他从来不会明白自己的使命,“他终于走了出去。”

  “是啊,当初我想要做鱼给他吃。”

  却,不会做,毕竟那是个有毒的鱼,用来专门治疗我的老年寒腿的。作为十一父亲,及时提醒了他,要不让他皮肤要从头到脚腐烂。

  我说了,“有毒,快撤,快撤!”

  “……”11,他站在了我身后,看着我拿着手机,手上拿着把专门用来挑刺的刀。

  好,现在请问那条鱼到底有没有毒?

  走在过道中,走来走去,走来走去。抬头望着月亮,月亮突然对他眨了眨眼睛,他也不太明白。有个人站在楼房上,他抬头看见了,得亏它没有下来。要不然,吓死你啊,……

  “拿着米黄色的证明,那是份证明,证明了这个穷人。”

  谁在说话,他转过了头,想要拿出武器。却发现,我正在看书,嗯!

  转过了头,我看见了有个人站在两百米外。

  “快爬下,后面有个人。”

  看见他躲开,我就知足了,他小子终于上去了哈!

  “给你,这是你想要的。”

  “什么。”我的眼神明显透露出一点点信息,他看出来了。

  该做饭了,他不用看也知道,我爸爸说了几句。全让他给听见了。

  “还是养女儿,好!”

  “……”

  走了过去,她走了过去,想着如何才能做饭呢。再生前我学过,不过我看那个家伙一定是这样。我蹲了下去,她看了一个,死人在两百米开外。幸亏我看见了,不然这小子,会跑下去。

  像是他昨天晚上那样,被惹生气,就跑出去了。幸亏我看见了,要不然他不得死在马路上。你说,他这家伙,还是挺喜欢找个安静地地方躺会儿。好在,他穷,没有在半路上掉点值钱地东西。

  那个老年人不提也罢!

  “谁家里没有个老年人!”我在脑袋里静静地说了说。

  “这样是个幸福年月里,比较容易理解地话语。”

  其实他不理解也没有关系,毕竟,他是个人。如果说我知道他心里地事,那么我必然会决定,给他一点点颜色瞧瞧。让他知道,这是什么!?

  “看,那是什么!?”

  有事吗,没有,这样就好。“作为11的父亲,他终于知道自己的儿子心里那点儿事。

  要说了,他想起了好早之前的话语。

  作为他,也真实不容易,他就是不太想要见到太多人。

  作为十一的父亲,也是个苦命人。

  吃饭,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