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州弑魔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谶语!八厶子系!,十二为期!】

神州弑魔录 韶台明月 2732 2017.07.22 18:57

  小丫鬟就带着公孙越离开大尚茶楼,戚筱瑷刚好顺路也陪他走了一段距离。

  公孙越的心情还没有平复下来,一路上没有说太多话,戚筱瑷偷偷望了他几眼,想要说些什么,却没好意思主动开口,直到离开时才羞红着脸说,“那个……我到家了,不能陪你继续走了。”

  公孙越低头琢磨了一会儿,也不管对不对,模仿大人的样子,抱拳说道,“筱瑷姐姐,多谢你救活了我。大恩无以为报,改日定当亲自登门拜访。”

  两人辞别,待公孙越走远,戚筱瑷已经走进店铺,站在门口,扭头望了他一眼,露出甜甜的微笑。

  小丫鬟牵着公孙越又走了一段距离,终于转进去往学院的路,街道骤然变窄,一些骑马、骑牛、骑驴、骑猪、骑鸡的人们,挤满了街道。

  走了没多久,公孙越两人便被挤得无法动弹,趁着道路拥挤之际,几个书生模样的人趁机趁机揩油,街边那些小商贩们也叫卖的更加卖力了。

  “祖传秘籍,上古功法,洪荒神器,统统一百九,一百九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这位爷听岔了,我说一百九是银币,也就是一万九千块,哎,你别走啊,咱可以再商量……哼,穷鬼,没钱还想买秘籍,去你的吧!”

  “来自危山森林的纯天然魔兽骨镯,历经九九八十一道工序打造而成,让你买得安心,用得放心。”

  “卖肉,卖肉,白花花的小鲜肉,别听他们瞎扯,俺这肉才最新鲜哩,今早儿刚杀的,俺是老实人,保证不糊弄你。”

  “高品质灵兽瓦当,货真价实,童叟无欺,最低两万八,爱买买,不买滚。”

  “冰糖葫芦,好吃不贵。”

  听到吆喝声,公孙越不自觉地地咋了咋嘴巴,眼巴巴地望着半丈之外那卖冰糖葫芦的老头。

  “小孩,你也要来一串吗?”老头儿问道。

  “冰儿姐姐……”话未说完,小丫鬟看到他眼馋的样子,已经迟到他想要说什么,遂挤过去购买。

  附近是一个算命的小摊子,桌子旁边竖着一杆算命平金幡,幡的正面有两把剑的符号,符号旁边黄底黑字写着“周公算命”四个大字。然而“算命”那两个大字,明显是后来贴上去的。

  一个看上去不过四十来岁、满脸麻子的男子在旁边坐着,东张西望,看到公孙越,突然眼前一亮,心中暗道:总算碰到了一个乡下来的小孩,哈哈,生意来了。

  他拿出一张宣纸递到公孙越的跟前,道:“小孩,告诉叔叔你的名字。”

  公孙越抬头看了看他,拿起毛笔歪歪扭扭地写了两个大字,当那“越”字写完三横一竖的时候,突然想起什么事情似得,抬头问:“大叔,你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我写名字啊?”

  “小老儿乃是太白金星下凡,特意来寻找天选之子,拯救民间疾苦。”这男子由于长相的缘故,人送诨号“王二麻子”,他眼珠滴溜一转,和颜笑道。快速拿过宣纸低头一看,竟然歪歪扭扭的写着六个大字:八、厶(sī)、子、系、十、二。

  这么难看,什么字呢?王二麻子看了片刻才“看懂”第三个字,低声自语道:哦,公孫王,与大神同名。

  他干咳了两声,拿着宣纸,一本正经地看着公孙越,道:“这三个字,歪歪扭扭,看似巧合,实乃上天注定。你的名字原本是三个字,却被你硬生生地给拆成了六个字。这什么意思呢?这只能说明:你!就是天选之子!”

  公孙越脸颊羞红地看着他,嘴巴撅得老高,颇不高兴,心中暗想:我写的字真的那么难看吗?

  王二麻子看这小孩脸色异样,又道:“小神,你的名字正应了古代一句谶语啊,认真看呐:这‘八’‘厶’为公,‘子’‘系’为孙,‘十’‘二’为王。这正是:八厶子系,十二为期。公孙王小神,你称王称霸的机会就要到了。”

  见这小孩有些惊讶就要开口说话,王二麻子大手一摆,忙从怀中拿出一本秘籍,继续道:“不过,任何强大的力量,不开发也没有任何作用。小神,我这本秘籍就是专门为你准备的,原价要138个铜币,现在100块卖给你。跟着秘籍认真学,保你日后成为一代武神!”

  “这位怪叔叔,可是我不叫公孙王呀,我叫公孙越。”

  那歪歪扭扭的“十”“二”两字既然不是“王”字,又是什么呢?月?悦?越?

  王二麻子反应极快,已经联想到所谓“越”字,就是超越的越。他拍了拍大腿,匆忙拿出一张新的宣纸,把“越”字拆开,又信口说道:“哎,这就对了嘛。越,从走,从戉。戉(yuè)是什么,刀枪剑戟,斧钺钩叉。戉就是超级大的斧头,王权的象征啊。小神,你不但是天选之子,而且还是行走中的超级武器,未来的超级大神啊。”

  “我苦等这么多年,就是等您得的降临啊。”王二麻子声泪俱下,掸了掸衣服,拱手作揖,“大神在上,请先受半仙一拜。”

  “小月月原来你在这里啊。给你,好吃的冰糖葫芦。”冰儿拿着两支最大的冰糖葫芦走过来,全部递到公孙越的手中。

  不一会儿,道路终于通畅,这王二麻子还在死缠烂打,看来不买下来实在是脱不开身。冰儿无奈,只好给他一个银币,撅着嘴巴道:“好了好了,就买了吧。”

  公孙越揪了揪冰儿的袖子,小声说道:“娘亲说过,算命的好多都是骗子。冰儿姐姐,我们是不是上当了。”

  “没有呀,这个人其实是韶台学院的训练师。经常偷偷贩卖一些学校里的功法秘籍,实用性很强,不算是上当。不过呢,等你上了学,这些教材可以免费得到。”

  “秘籍的事儿,能叫贩卖吗,我这叫有偿授徒。你看这破学院……”听到小丫鬟的话,王二麻子有些激动,可处于面子问题,只说到一半,没有继续往下说。

  小月月一手拿着一支糖葫芦,屁颠屁颠地跟着冰儿姑娘走向远方。

  这时候,一个白发苍苍却眉目如画、一身白衣长袍却早已斑斑的白胡子老头从远方走过来。

  这老头本姓周,整天疯疯癫癫,四处闲逛,街上的人都叫他周疯子。整个韶台城,人们只知道他的来历非常特殊,却没有几人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

  有杀气!

  周疯子目光如炬,把目光瞄到公孙越的身上,厉声道:“慢着!”

  冰儿毫不畏惧,把公孙越拽到自己身后,挺直腰板回应:“周疯子!有事吗!”

  周疯子更是疑惑,捋了捋修长的白胡子暗暗思忖:一个小孩怎么可能有这么强的杀气呢?一定是自己出现幻觉了。

  何况,他又看到了这漂亮美丽、冰清玉洁的冰儿姑娘,尤其是那骤然挺起的胸口。瞬间眉飞色舞,连连摆手笑道:“没事没事,你忙你的。”

  周疯子色迷迷地目送两人走远,来到算命摊子跟前,看到王二麻子,厉声道:“王二麻子!你又在这里招摇撞骗!”

  王二麻子反反复复看着这枚如中指般长短的银质刀币,头也不抬,乐呵呵地道:“这位先生,老夫说的句句属实,你可不能砸我饭碗啊。”

  “你个老匹夫,趁我不在跑到我的地盘抢生意,还不快滚!”

  王二麻子抬起头,见是周疯子本尊,把钱塞进腰包,一本正经道,“哼,我好歹也是个堂堂正正的大人物,你说话放尊重点,不然我可生气了。”

  “这位老先生,请高抬贵腚,哪儿凉快去哪儿喝茶,不然我这把剑眼神不好,可别把你伤着了。到时候,丢的可不是你自己的脸,还有整个韶台学院!”

  周疯子冷冰冰的说完,众人直感觉眼前虚晃一闪,还没来得及看清,一柄精致的木剑已经直刺王二麻子而去,在眉心处戛然而止,再靠近一点就一命呜呼了。

  王二麻子忙卷起宣纸匆匆跑远,也顾不得形象,一边跑还一边自语:“哼,仗着自己功夫高,就知道欺负人,真是厚颜无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