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韶台明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谶语!八厶子系,十二为期!】

韶台明月 韶台明月 2732 2017.07.22 18:57

  古语有云:灵气或聚于万物心间,或散于天地之间。一来一逝,其细无内,其大无外。

  在这个世界,万物皆有灵气。如果能充分开发和利用体内的灵气,可以拥有连自己都无法想象的力量。

  小到仅能撼动三五片树叶,韶台城那些没有受过严格训练的部分平民实力不过如此;大到摧毁一个岛屿、一个国家甚至其他更严重的事情,这样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

  这种灵气的提升,一靠实打实的艰苦训练,以磨炼意志。一靠摄入大量的能量,以提升潜力,使灵气随时可以最优的调用。

  这一切的一切,都需要系统化的学习。学院、武馆或者武备堂,都是修炼灵气的好地方。

  然,由于天赋的不同,每个人的起跑线也就不同。那些天赋比较强的学生,在专业引导下,可以很快地掌握灵气修炼的要领。

  那些天赋极低的学生,经过训练,完美逆袭也不是不可能。城东的各类武馆和城南的武备堂就是如此。

  只是那武备堂训练极为严苛,十几岁就进入军队参与讨伐魔族的战役,出生入死。而那武馆,除了艰苦训练之外,干的也多是些脑袋系在裤腰带上的勾当。

  对于公孙家的独苗,作为二叔的公孙尚又怎么舍得侄儿受到那么严苛的训练,去那么危险的地方。

  韶台学院,整个韶台城唯一的一座学堂,也是公孙越即将进入的地方。

  茶楼的小丫鬟冰儿,是个只有十五岁的大姑娘,着一身粉色女仆裙,乌黑的头发扎成双丫髻,更显得清纯可爱。在她尚小的时候,就在茶楼打工,如今已有三五年的光景。

  此刻,这个漂亮的大姑娘正牵着小越越的手直奔学院的报名处。

  街道上人满为患,一些骑马、骑牛、骑驴、骑猪、骑鸡的人们,挤满了街道,他们的目的地都是韶台学院。

  趁着道路拥挤之际,街边那些小商贩们叫卖的更加卖力了。

  “冰糖葫芦~~~好吃不贵~~~”

  在一个卖冰糖葫芦的小摊不远处,公孙越两人已经被挤得难以动弹,这其中还有一些咸猪手想要趁机揩油。

  听到吆喝声,公孙越不自觉地地咋了咋嘴巴,眼巴巴地望着半丈之外那卖冰糖葫芦的老头。

  “小孩,你也要来一串吗?”老头儿眼神犀利,绝不放过任何一笔生意,遂问道。

  见小越越眼馋的样子,冰儿姑娘嘱咐他不要乱跑,自己挤过去购买。

  公孙越的附近,是一个算命的小摊子。桌子旁边竖着一杆算命平金幡,幡的正面有两把剑的符号,符号旁边黄底黑字写着“周公算命”四个大字。然而“算命”那两个大字,明显是后来贴上去的。

  一个看上去不过四十来岁、满脸麻子的男子在旁边坐着,东张西望。也正是这时候,这男子看到公孙越,突然眼前一亮,心中暗道:总算碰到了一个乡下来的小孩,哈哈,生意来了。

  他拿出一张宣纸递到公孙越的跟前,道:“小孩,告诉叔叔你的名字。”

  公孙越抬头看了看他,拿起毛笔歪歪扭扭地写了两个大字,当那“越”字写完三横一竖的时候,突然想起什么事情似得,抬头问:“大叔,你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我写名字啊?”

  “小老儿乃是太白金星下凡,特意来寻找天选之子,拯救民间疾苦。”这男子由于长相的缘故,人送诨号“王二麻子”,他眼珠滴溜一转,和颜笑道。快速拿过宣纸低头一看,竟然歪歪扭扭的写着六个大字:八、厶(sī)、子、系、十、二。

  这么难看,什么字呢?王二麻子看了片刻才“看懂”第三个字,低声自语道:哦,公孫王,与大神同名。

  他干咳了两声,拿着宣纸,一本正经地看着公孙越,道:“这三个字,歪歪扭扭,看似巧合,实乃上天注定。你的名字原本是三个字,却被你硬生生地给拆成了六个字。这什么意思呢?这只能说明:你!就是天选之子!”

  公孙越脸颊羞红地看着他,嘴巴撅得老高,颇不高兴,心中暗想:我写的字真的那么难看吗?

  王二麻子看这小孩脸色异样,又道:“小神,你的名字正应了古代一句谶语啊,认真看呐:这‘八’‘厶’为公,‘子’‘系’为孙,‘十’‘二’为王。这正是:八厶子系,十二为期。公孙王小神,你称王称霸的机会就要到了。”

  见这小孩有些惊讶就要开口说话,王二麻子大手一摆,忙从怀中拿出一本秘籍,继续道:“我这里有一本功法秘籍,原价要138个铜币,现在100块卖给你。跟着秘籍认真学,保你日后成为一代武神!”

  “这位怪叔叔,可是我不叫公孙王呀,我叫公孙越。”

  那歪歪扭扭的“十”“二”两字既然不是“王”字,又是什么呢?月?悦?越?

  王二麻子反应极快,已经联想到所谓“越”字,就是超越的越。他拍了拍大腿,匆忙拿出一张新的宣纸,把“越”字拆开,又信口说道:“哎,这就对了嘛。越,从走,从戉。戉(yuè)是什么,刀枪剑戟,斧钺钩叉。戉就是超级大的斧头,王权的象征啊。小神,你不但是天选之子,而且还是行走中的超级武器,未来的超级大神啊。”

  “小越越原来你在这里啊。给你,好吃的冰糖葫芦。”冰儿拿着两支最大的冰糖葫芦走过来,全部递到公孙越的手中。

  趁公孙越不注意,王二麻子又匆忙换了一本秘籍,道:“不过呢,任何强大的力量,不开发也没有任何作用。我这本秘籍,看了嘛,《戊戉六术》,就是专门为你准备的。”

  不一会儿,道路终于通畅,这王二麻子还在死缠烂打,看来不买下来实在是脱不开身。冰儿无奈,只好给他一个银币,道:“好了好了,就买了吧。”

  公孙越揪了揪冰儿的袖子,小声说道:“妈妈说过,算命的好多都是骗子。冰儿姐姐,我们是不是上当了。”

  “没有呀,这个人其实是韶台学院的老师。经常偷偷贩卖一些学校里的功法秘籍,实用性很强,不算是上当。不过呢,等你上了学,这些教材可以免费得到。”

  “秘籍的事儿,能叫贩卖吗,我这叫有偿辅导。你看这破学院,那么多学生被阻挡在门外……”听到冰儿姑娘的话,王二麻子有些激动,可处于面子问题,只说到一半,没有继续往下说。

  小越越一手拿着一支糖葫芦,屁颠屁颠地跟着冰儿姑娘走向远方。这时候,一个白发苍苍却眉目如画、一身白衣长袍却早已斑斑的白胡子老头从远方走过来。

  这老头本姓周,整天疯疯癫癫,四处闲逛,街上的人都叫他周疯子。整个韶台城,人们只知道他的来历非常特殊,却没有几人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

  有杀气!

  周疯子目光如炬,把目光瞄到公孙越的身上,厉声道:“慢着!”

  冰儿毫不畏惧,把公孙越拽到自己身后,挺直腰板回应:“周疯子!有事吗!”

  周疯子更是疑惑,捋了捋修长的白胡子暗暗思忖:一个小孩怎么可能有这么强的杀气呢?一定是自己出现幻觉了。

  何况,他又看到了这漂亮美丽、冰清玉洁的冰儿姑娘,尤其是那骤然挺起的胸口。瞬间眉飞色舞,连连摆手笑道:“没事没事,你忙你的。”

  周疯子色迷迷地目送两人走远,来到算命摊子跟前,看到王二麻子,厉声道:“王二麻子!你个疯子又在这里招摇撞骗!”

  这个世界主要货币是刀币,分为金银铜三种。一枚金币相当于一百枚银币,一枚银币相当于一百枚铜币。形状奇特,皆为刀形。王二麻子反反复复看着这枚如中指般长短的银质刀币,头也不抬,道:“这位先生,老夫说的句句属实,你可不能砸我饭碗啊。”

  王二麻子刚抬起头,一柄木剑直刺而来,眼看就要刺中,在眉心处戛然而止,周疯子厉声道:“你个疯子,趁我不在跑到我的地盘抢生意,还不快滚!”

  竟然是周疯子本尊,王二麻子忙卷起宣纸匆匆跑远,也顾不得形象。一边跑还一边自语:“哼,自己就是疯子,还整天喊别人疯子,真是厚颜无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