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州弑魔录

神州弑魔录

韶台明月

  • 玄幻

    类型
  • 2017.07.21上架
  • 13.04

    连载(字)

1974位书友共同开启《神州弑魔录》的玄幻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震惊!传说技能初现!】

神州弑魔录 韶台明月 865 2017.07.20 16:58

  【序章:海上生明月】

  天元历7758年·盘古帝国·南海

  这天适逢正月十五元宵节,一轮明月照夜船,一名男婴在茫茫南海之上呱呱降生。母亲望月有感,遂为他取乳名为明月。父亲则为他取大名——公孙越。

  一家三口,其乐融融。作为父亲,望着新生的婴儿,公孙离无限兴奋。这位浪迹天涯的大剑客,向来冷面如霜,还是难得的见到他笑得如此开心。

  “灵儿妹妹,”公孙离握着妻子杜灵儿的纤纤玉手,“护送完这一批信物,咱们就离开这险恶的江湖,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一起过无拘无束的日子好不好?”

  “嗯,听哥哥的。”

  为新生儿庆祝之际,两人却忽略了眼前的景象,全然不知灾难即将来临,一场大战因此展开。

  乌云遮月,平静的海面波涛如怒,一只玄青魔兽冲天而出。这魔兽巨大无比,以至于完全看不到星光,只看到巨兽额头上暴起的青筋和偾张的血脉,丑陋的嘴巴突起两颗獠牙,通身布满玄青鳞片。

  一双比灯笼大百倍的双眼,射出令人胆颤的光芒,射向哇哇大哭的新生儿,意欲将这三人抹灭在浩瀚海洋之中。

  这是一只顶阶魔兽,公孙离自然知道他的底细,“是他?终究还是追来了!也就是说……”公孙离不敢再想下去,朝灵儿使了个眼色,准备找机会逃走。

  “恶贼公孙离!偷了天尊的上古功法秘籍,还想逃跑!”

  “哼!魔族之辈也敢妄称天尊!盘古墓中的遗物,岂能被尔等心术不正之人霸占。我取回本就属于我族的物品,有何不可。”

  “天尊为了得到功法,耗费百年功力,苦等三十个春秋,与人界诸灵鏖战九九八十一天,为的就是得到盘古的遗物,统治三界。没想到,却被你们几个小鬼抢了先,可恶!可恶!可恶!”

  “是你们没带脑子!”公孙离不屑一顾,转舵就要离开。

  一切为时已晚,玄青巨兽喷出一股邪气,直逼小船而来。

  公孙离扬起长剑迎击,杜灵儿也摆出琴瑟阻挡,两股势力在空中厮杀。

  剑气如风,琴瑟萧萧,杜灵儿迎击巨兽的同时,弹指一挥,一股灵气悄然出现,将明月周身包围,形成了一道禁制护罩。

  面对顶阶巨兽的轰击,纵使两人是名扬海外的琴仙剑侠,两人合力不但未曾伤到对方分毫,自己反倒中了数招。小婴儿周身的禁制护罩,也被震破。

  “不愧是顶阶魔兽,实力果然不是盖的。”公孙离以剑拄地,勉强站立,他抹去嘴角的血,更加紧张,心中暗想:既然打不过,只有想法子逃生了。

  玄青魔兽目光从未移开啼哭的婴儿,嘶吼一声,一口至强的邪气呼啸而出,犹如排山倒海,奔幼婴滚滚而来。沿途所有海水被撕成两截,就连岛屿也化为碎屑。

  “灵儿,小心!”在如此巨兽面前,公孙离唯一能做到的,只有拼尽全力,保护好自己的妻儿。他毫不犹豫,毅然挥剑划破手指,在剑身写下一个字。

  “不要!”杜灵儿大喊,她深知,这个技能是最后的保命技能,实力可以瞬间提升十倍。可是一旦释放该技能,就意味着主动放弃毕生所学的全部功法,且再也无法修炼。

  看到丈夫转头注视之际那坚定的眼神,杜灵儿眼角泛起了泪花。

  公孙离剑指婴儿,随即一道金光骤然显现,小小的公孙越、杜灵儿还有他自己被团团包围,形成了一道坚如磐石的禁制护罩。

  公孙越不再哭泣,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也静静地看着他的父亲。

  禁制护罩刚形成,至强邪气便倾泻而来,三人没有受到丝毫伤害。公孙离道,“灵儿,快开船离开这里。”

  玄青巨兽毫不留情,对着固若金汤的护罩狂轰滥炸。

  没多久的功夫,护罩出现了几个针尖状的小孔。再攻击十几次,甚至几次,这禁制恐怕也要破碎了。

  茫茫南海望不到头,想要找到有帝国军队守卫的岛屿何其困难,眼看着丈夫已经撑不下去,杜灵儿不再操纵船舵。她摸摸公孙越的头,也咬破手指,在琴瑟上写下一个字,修补将要被摧毁的禁制,“小离哥哥,一起来。”

  “砰!”纵使两人合力又如何,在绝对实力面前,还不是败下阵来,禁制破碎。

  “要死了吗?”

  公孙离紧紧抱着杜灵儿,杜灵儿紧紧抱着公孙越,等待死亡的降临,“灵儿妹妹,来生我们还做夫妻。”

  “哈哈哈哈,一群渣渣也想跟天尊抢宝物,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玄青巨兽挥动翅膀,露出满意地笑容,朝小船方向飞来。

  乌云退散,明月高悬,海中骤然升起一只焱焰巨龙,巨龙人面龙身,相貌不凡,貌若天仙,细细看来,她的全身也是伤痕累累。

  “烛九阴,她也来了?”公孙离注意到她,心中又惊又喜。

  烛九阴望了一眼小婴儿,正色道,“既然盗走了盘古墓的宝物,也算是天命所为,本座就破例帮你们一把,或许能破解这个死局呢。”

  焱焰烛龙迎击玄青魔兽,一片片岛礁瞬间化为碎屑,裹挟着千层海浪与烈焰直冲天际,乌云也随之崩裂。

  鏖战良久,直到东方泛起一片鱼肚白,玄青魔兽终于败退,灰溜溜潜入海中。

  “哼,你们等着,十五年之后要你好看!”魔兽在海中怒道,声音渐渐飘远。

  焱焰烛龙同样也是遍体鳞伤,奄奄一息,欣慰地望着新生儿,露出满意地微笑,“三界……盘古之灵……他……不能死……”

  说罢,再也没有力气,趁新生儿大哭之际,化为一条幼龙,飞入其口中。

  【第一章:震惊!传说技能初现!】

  天元历7763年·葱州·阳丘朔镇

  时光匆匆六年过,转眼已是冬至节,夜已深,众星高悬,唯独没有月光,明月大街上华灯久久不息。

  明月酒楼旁边不远处的茶摊前,一个中年男子正在破烂不堪的简易戏台上说葱州快书。

  “当里个当,当里个当,闲言碎语不多讲,表一表葱州剑侠公孙郎。那公孙离,八岁学剑到汶上,踏平阳丘黑风岗,勇闯沧海到扶桑,杀遍四海和八荒……”

  台上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公孙离。谁也不曾想到,当年那个浪迹天涯的大剑客,会在这里靠说书营生。

  明月酒楼顶楼的八仙桌上,七八个贼眉鼠眼的文身汉子注视到这一幕,喽啰问道,“六爷,是他吗?这都错八回了,可别再找错人了。”

  “呸!唱的啥狗屁玩意儿,”最壮的那个是黑刀帮分堂堂主朱老六,他唾了一口唾沫,“整个阳丘朔,如此厚颜无耻往自己脸上贴金的,也只有他公孙离一个人,错不了!”

  “我去杀了他。”

  “你彪啊,等人散了再行动。去,叫个小娘们来玩玩。”

  ……

  “一路来是,路见不平斗魍魉,一身侠气慨且慷,忠肝义胆世赞扬,这真是那,英雄好汉——世!无!双!”

  转眼两个时辰已过,公孙离终于唱完这一段,一轮残月高高升起,大街上的人也纷纷回家睡觉,唯独明月酒楼依旧载歌载舞。

  朱老六随意地玩弄酒杯,“英雄好汉世无双,哼哼,这里庙小,没见过大世面,都以为是他瞎编乱造的段子,咱帮主可知道,他说的有一半是真的。”

  喽啰慌了神,脸色大变,颤栗道,“咱……该怎么办?”

  “怕啥,也不想想他为啥在这里说书吗!听说他在南海遇到魔兽,为了保护信物,自废经脉,功力尽失,再也无法修炼任何功法。”

  喽啰这才放心,声音大了一倍,“六爷,咱也让他尝尝虎落平阳被犬欺的滋味。”

  朱老六照着他的脑袋就是一巴掌,“欺你大爷!把他们都叫醒!准备行动!”

  “十八,十九,二十。”公孙离数着一天赚来的钱,他也不顾满头大汗,心中乐开了花,“哈哈,二十个铜钱。再过十天,凑足五千块,小月月就可以上学了。”

  明月酒楼传来阵阵嬉笑怒骂,几个男丁扛着凳子梯子把明月酒楼的招牌取了下来。

  公孙离立刻就慌了,匆忙跑过去,“你们别拆啊,多好的招牌,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几乎没人理会,各忙各的,只有一个壮丁回头,“好个屁!这都啥年代了,只卖酒菜不卖色就没几个人,恁看这才试营了一个月,招来了多少富家子弟、土豪乡绅、文人墨客。老板算过日子了,说从明天开始,正式改成青楼,叫那个啥阁来着。”

  几个壮丁催促着把招牌抬回自己家当柴火烧,这一人也迫不及待,奉劝道,“哎我说,现在这楼也不是恁的咧,恁就甭瞎矶叭操心咧,去唱恁的快书吧。”

  “唉……”公孙离仰视明月酒楼长叹一声,陷入久久的沉思,竟不曾注意到一只猫头鹰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猫头鹰用圆圆的大眼睛瞪了他良久,在他的肩膀上焦急地跳了两下,又发出诡异的笑声,直到惊醒到公孙离,与他互望了一眼,这才拍拍翅膀飞走。

  “还有一个美娇娘和小屁孩等我呢,我得赶紧回家。”公孙离回过神来,匆忙收拾完家伙,提起半壶浊酒走向远方。

  明月大街西侧三里之外,一间茅草小屋门口,一个看起来只有六七岁的小孩转来转去,眼神里透着着急。

  他便是公孙越,还在等待迟迟未曾归来的父亲,他早就说过,“爹爹不回家,我就不吃饭。”哪知道等了足足两个时辰,父亲还是没有回家。

  寒冬之月,格外地冷,原本显得臃肿厚重的小棉袄,穿在这个小男孩的身上,却是可爱极了。

  茅草屋里走出一个漂亮女子,只见她一身单薄,借着微弱的星光,还能看到她衣裙上的几个补丁。

  时隔六年,当年的琴仙杜灵儿依旧是那么惹人喜欢。她招手道,“小月月,外面冷,快点进屋睡觉吧。”

  公孙越跑到母亲身边,摇了摇头,抓着母亲冰凉的手,放在自己那双小手中,模仿着她之前为自己暖手的样子,不停的哈着热气,“有娘亲做的大棉袄,月月一点都不冷。爹爹很快就会回来了,我再等一小会儿。”

  这番举动令杜灵儿的眼角泛起泪花,她蹲下身子,摸了摸公孙越的头,“那娘亲跟月月一起等爹爹回来好不好。”

  “不好,娘亲不舍得穿大棉袄,手冻得冰凉,会生病的,娘亲快点回屋吧。”

  正此时,伴随着“哐当”一声,公孙离提着酒菜回来了,公孙越扑哧笑出声来,紧紧抱着父亲的大腿。

  “看爹爹给你买了什么?”公孙离犹如变戏法一般,拿出一包香喷喷的酱猪蹄。

  公孙越乐得合不拢嘴,抱着猪蹄啃了起来。

  公孙离抓着妻子的手,面带喜色,“灵儿,今天我赚了二十个铜钱,二十个啊。这样下去,不出半月,就能凑足学费,等明年开春,咱儿子就可以上学了。咱们的苦日子,可总算快熬到头了。”

  杜灵儿微笑着点头,为他拭去额头的汗,“忙了一天了,早点休息吧。”

  土墙外,一个身上缠着铁链的彪形大汉,一脚踹开并不结实的栅栏,提着灯笼走进院子。大汉后面,还跟着七个稍显瘦削的喽啰。

  公孙越正好跑出来尿尿,看到这群人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提起裤子就往屋里跑。奈何人小腿短,被走在最前头的朱老六揪到了半空中。

  “爹娘快跑,来坏人了。”

  公孙离闻声赶了出来,朱老六呵呵一笑,嚣张的问,“听说你就是公孙离?”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葱州剑侠公孙离。”公孙离把刚出来的杜灵儿拦在身后,继续道,“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一切跟孩子无关,把他放了。”

  朱老六随手把公孙越一丢,就丢出了半丈远,拿出一块令牌,狞笑道,“收人钱财,替人消灾,我朱老六奉令来取你的小命。”

  杜灵儿匆忙跑过去,抱起摔倒的公孙越,“月月不哭。”

  “娘亲,他们都是坏人。不过娘亲别怕,我把他们都打跑。”言语间公孙越挥动双手,调用技能,一团火焰喷涌而出,刚烧到一个喽啰的屁股,火就熄灭了。

  几个喽啰顺势抢过公孙越,抓起杜灵儿,骂道,“你才是坏人,我们是替天行道。”

  呆呆的注视着这道特殊的令牌,公孙离双脸涨得通红,憋了半晌才吐出一句话,“叛徒!言而无信的家伙!”

  “六年过去了,你的信物还没有送到,我奉令追杀你,明证言顺。听说你小子还是汶上翁的关门弟子,可惜现在功力尽失,手无缚鸡之力,不然就会有一场别开生面的厮杀了。不过老子向来菩萨心肠,最喜欢满足别人临死前的愿望,说吧,你想怎么死?老子成全你。”

  “我还不想死!”公孙离摇摇头,“你……啊……”

  朱老六伸出健硕的臂膀,掐着公孙离的脖子,将他紧紧的挟在墙上,顺势挥动黑刀,狠狠地咬着牙齿,“快说啊,你到底想怎么死啊!老子真的可以成全你的!呵,呵,呵,呵。”

  他不停地重复同样的话,几个喽啰跟着哈哈大笑。邻居家的屋子亮了又灭,又恢复夜色。

  公孙离大喘着粗气,极力挣扎都挣脱不开,杜灵儿怎么呼救都无济于事,没有人敢出来救人。

  “坏人,放开我爹爹。”

  “哈哈哈哈,放了你爹?有种你自己来救啊,来啊。”

  公孙越不住地喊着,却被喽啰紧紧拽着,急得身体都泛着火红色,却动弹不了半步。

  “求求你,放了我的妻子和孩子,一切与他们无关。”公孙离挣扎着吐出一句话。

  “哼,死就死吧,弱者谈什么条件啊。”朱老六已经不耐烦了,面对一个毫无功夫的弱者,他从来没有浪费过这么多口舌,顺势挥动黑刀,朝公孙离的脑袋砍了过去。

  “弱者?”公孙离缓缓地摇头,眼角微微皱起,遥想当年,葱州剑侠公孙离驰骋江湖,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如今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步,他不禁仰天长啸,“强者才能生存,弱者注定被欺辱,在这样的世界里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啊……”公孙越的全身突然冒出赤红色的火焰,两个火点从掌心生出,瞬间形成一把亮闪闪的巨钺,照亮周围。

  他终于挣脱开了喽啰的怀抱,高高举起巨钺,直劈朱老六而去。

  速度,意想不到的快!连黑刀帮分堂堂主朱老六都没有反应过来。

  公孙越身体娇小,巨钺最高只能触及到堂主的腹部。

  不过,这已经足够。

  随着一声惨叫,朱老六连同整间房子,都被劈成两截,一道刺眼的光芒犹如火龙,划破夜空,照亮漆黑的夜。

  自此,黑刀帮分堂堂主一命呜呼,连挣扎和喘息的机会都没有,其尸体,竟然化为一只黑皮野猪,现了原形。

  那几个跟随的喽啰,见堂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被斩杀,惊诧万分,纷纷发出惊叹。

  “快!”

  “好快!”

  “哇,好快的兵器。”

  “快你妈个头!堂主死了!”

  “啊!堂主死了!”

  “为堂主报仇!”

  “对,报仇报仇。”

  一个小孩竟然有如此恐怖的力量,七个喽啰吓瘫了两个,一个喽啰不敢行动拿出一只烟花筒,朝空中发出信号,另外几个挥出黑刀砍杀公孙离三人。

  “着火了,像是公孙离的院子,过去看看。”明月大街上几个士兵非常机敏,看到火光,毫不犹豫,三五成群的赶了过去。

  公孙越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浑身无力,踉跄地捡起那块令牌,双眼泛着火光,怒吼道,“你们这些坏人,我要杀了你……”走了两步,再也无力动弹,说完便扑通一声跌倒在地。

  “月月!”杜灵儿来不及多想,哭着抱起公孙越,公孙离却明白的很,“烛龙之力?”

  “娘亲……他们……都是……坏……”

  眼看着黑刀逼近,公孙离功力尽失,无力面对,遂扬起一把石灰粉,随之纵身跳跃到杜灵儿跟前,牵起她的手,“灵儿,快走。”

  “想跑,没那么容易!”等众喽啰回过神来,公孙离已经跑远,其中一个狠狠地拽了地上瘫的那两个各自一脚,大骂,“夯货,愣着干啥,给我追!”

  公孙离牵着杜灵儿,抱着公孙越,朝明月大街跑去,因为那里有士兵守候。不料大街上横七竖八躺着士兵的尸体,数百只火把朝这边跑来,几个扛着黑刀的人追了过来。

  明月酒楼走出来一个醉醺醺的将军,揉了揉眼睛,破口大骂,“他奶奶的!是哪个不要命的混蛋敢杀俺的兵!”

  “我滴个亲娘哎,这么多土匪。”待看清阵势,将军酒意立刻消散,眼珠子瞪得比牛眼还大,“来人,把老子的青牛瓦当和玄铁长矛拿来。”

  五里之外是近百丈宽的大河,对面是其他帮派的地盘,黑刀帮不敢越界,这是唯一的一条生路了,“灵儿,这边。”

  恰这时,那只猫头鹰又飞了回来,后来还跟着一个五旬左右的老头子,是个老当益壮的船夫,见这阵势,招手道,“阿离,杜姑娘,快跟我来。”

  猫头鹰带路,一路狂奔,来到河边,几艘精致的木船靠在岸边,更多的是露天的猪皮筏子。

  杜灵儿刚跳上猪皮筏子,隔壁木船上窜出来几个喽啰,扛着黑刀砍杀过来,船夫和公孙离各自解决掉一个,奈何人太多,完全应付不过来。

  公孙越被抱在怀里,见身后数百坏人追来,有气无力的问,“爹爹……是因为……我杀了那个坏人,他们才追来的吗?我不该那么冲动……”

  “傻孩子,杀坏人天经地义,阳丘朔的乡亲们会感激你的。”公孙离摸摸他的头,安慰道,“是爹爹无能,不能保护你们。”

  人越来越多,再不走已经来不及了,公孙离奋不顾身,把船夫推到筏子上,“你们快走,这里交给我。”

  “阿离哥哥,要走一起走。”

  “你还记得六年前,我们在南海上的事情吗?快走,一定要好好活着!”公孙离边杀边喊,被砍伤了手臂,“快走!”

  黑刀帮几百人扛着黑刀统统赶了过来,再往后看是阳丘朔的守镇将军和百余名士兵。船夫见此,“官兵来了,阿离福大命大,不会有事的,快走吧。”

  杜灵儿含泪望着公孙离远去,公孙越不住地喊着“爹爹”,看到父亲一次次受伤还在拼命砍杀,愈发焦急,口中吐出一口鲜血,竟然昏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