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韶台明月

韶台明月

韶台明月

  • 玄幻

    类型
  • 2017.07.21上架
  • 11.76

    连载(字)

123位书友共同开启《韶台明月》的玄幻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首发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震惊!传说技能初现!】

韶台明月 韶台明月 865 2017.07.20 16:58

  公孙越成为天尊之后,过去的经历记忆犹新,每每谈起,他的眼角都泛着激动的泪花。

  如果他是一个小说家,那绝对也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故事呢。

  好在,他的身边,有一个会讲故事的人。那人后来写了一本小说,其名为:《山海灵魔传》。

  ……

  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世界一片荒凉,无花草树木,亦无虫鱼鸟兽。举目四望,看不到一丝希望。转眼几千万年,依旧如此。

  直到一株幼小的树苗破土而出,万物随之萌发。自此之后,天演万物,树木丛生,百草丰茂。飞禽走兽,游鱼爬虫,随处可见。唯独……无人。

  一条幼龙为避其他大型动物追杀,一路逃离,机缘巧合,竟来到一棵参天巨树附近。在巨树庇佑下,幼龙方才躲过一劫。

  待巨兽离开,饥渴难耐的幼龙遂摘了巨树之上最大的一颗奇异果子,狼吞虎咽般咀嚼。注视她良久的参天巨树,则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生性胆小的幼龙被这笑声吓到,奇异果子滚落到地,消失地无影无踪,她寻找不到,竟然急得呜呜哭了起来。

  不知过了几百万年,当年的幼龙早已化为黄龙,成为山海世界龙族女王。

  曾几度见证沧海桑田的她,早就知道,当年所食果实,其实是长生果。同时,她也深觉世界之枯燥,长生之无聊。

  好在,长生终究只是延长生命,并非不死。加之当年果实并未吃完,已然落地,效果本就大减。待她老态龙钟,化成了一堆枯骨,是为龙骨山。这时候,距离长生果再次成熟仅差两年。

  八十一个月之后,第一个人类诞生于龙骨山,是个漂亮的女子。在其旁边,还有一只乖巧可爱的幼年熊猫和群龙守护着她。

  少女十九岁的时候,在可爱熊猫带领下来到五百丈高的参天巨树旁边。树边小憩的她,被一奇异水果砸中。这水果,酷似人参娃娃。

  她毫不客气,果断吃掉。果实虽甜,却未吃饱。她又在熊猫的帮助下,摘下树上颜色各异的九颗水果,这九色分别为红橙黄绿青蓝紫黑白。

  期间,憨态可掬的熊猫从巨树上接连掉下来十余次,每一次都能站起身来继续攀爬,少女也如愿吃下那九颗果实。至于熊猫,则在专心的吃竹叶。

  十个月悄然消逝,有孕在身的少女早已回到昆仑高地北侧的龙骨山。此时,十八个小孩呱呱坠地,九男九女,其肤其血亦是那九色。

  待这九对小孩长大成人,各自走上了自己的探索之路。其中,排行老三的黄儿,在昆仑高地北侧建起昆仑城;排行老大的炎儿,则在万里沧海西岸建起百草园。

  ……

  转眼万年,当年那九对少年少女,早已离开人间,他们的后裔却发展成山海世界的九大联盟数万部落。

  九大联盟历经万年走遍山海世界,发现自己所在的陆地被海洋包围,便把这块陆地称之为:神州大地。

  在与大自然对抗的过程中,九大联盟发现,在山海世界,有一股气,或聚于万物心间,或散于天地之间。一来一逝,其细无内,其大无外。其名为:灵气。

  正如古人所言,灵气乃万物之根本,有灵则造化万物,无灵则形神俱灭。此言不虚。不仅仅是人类和神龙,包括花草树木、虫鱼鸟兽在内的世间万物,皆由灵气构成。

  正是基于此,世间万物才开发出各种修炼灵气的方法。只要足够强大,就可以调用强劲的灵气,与大自然共生共存。

  然,长生果这种世间稀有之物,谁又不想得到?何况是那些帝王。为此,每当果实成熟,总会带来一场波及世界的大战。

  后来的事情,众所周知,以共工为首联盟争夺长生果不成,怒触不周山。自此,天柱折,地维绝。灾星坠,魔族侵。

  魔族早已盘旋于该星球上空,却因为不周之山的庇护而无法侵入。他们等待八百年,终于等来了机会。能侵入山海世界,他们还要感谢共工呢。

  “闻听月神星固若金汤,也不过如此啊,哈哈哈哈。”魔族首领称呼该星球为月神星,藐视月神星众人,充满了无尽的高傲,“等死吧,蝼蚁们!”

  魔族所到之处,皆是生灵涂炭,民不聊生。放眼神州大地,血流成河,万山红遍,层林尽染。四洲八海,看不到一丝希望。

  同样的战争,同样的屠戮,不知重复了多少次。

  如果不是那位大神,修炼了盖世无敌的神功,率领众人浴血奋战,击退魔族,这个世界早已是魔族的世界。

  自那之后,魔族元气大伤,他们虽然凶残,为了下一次的攻击,不得不暂时龟缩一方,或山林、或沼泽。很长的时间里,不再主动出击。

  只可惜,那位大神早已离众人而去。人族依旧继续着大大小小各种规模的战斗。魔族依旧入侵。人们再也不曾见到那样的尊者,可以挽救世界的尊者。

  再后来,世间流传着一个关于伽玛暴的传说。传说,伽玛暴可一统山海世界,彻底消灭魔族。

  历经数万年,趁着人族的一场内乱,那些魔族再一次发动攻击。

  这一次,魔族的实力更加强盛,屠杀也更加凶狠。

  人族与其他诸族节节败退。

  任何一个部落,都无法抗拒魔族的入侵。一度分裂多年的九大联盟数万部落,只有再次走向联合,抱团取暖。

  如今,山海世界四大洲几十个大国,以及若干小国和部落,大部分疆土都被魔族占领。

  六年前,一个婴儿在茫茫沧海之上降生,适逢正月十五元宵节,一轮明月照夜船。母亲触景生情,遂为其取乳名为:明月。

  父亲与母亲为新生儿庆祝之际,却不知一场腥风血雨因此展开。

  正是这时候,平静的海面瞬间波涛如怒,一只玄青魔兽冲天而出,其之大,不知几千里。

  玄青魔兽,青面獠牙,目光瞄向哇哇大哭的新生儿,意欲将这三人抹灭在浩瀚海洋之中。

  父亲扬起长剑,母亲则摆出琴瑟,迎击这突如其来的灾难。

  紧随魔兽其后,一只焱焰烛龙从海中升起,只是那巨龙,细细看来,似乎伤痕累累。

  焱焰烛龙迎击玄青魔兽,几处岛礁瞬间划为粉碎,乱石崩云,惊涛裂岸,激起千层浪。

  鏖战良久,父母二人与焱焰烛龙终于击退魔兽,却同样也是遍体鳞伤。

  尤其是那焱焰烛龙,奄奄一息,欣慰地望着新生儿,露出满意地微笑。趁新生儿哇哇大哭之际,化为一条小蛇,飞入其口中。

  ……

  【第一章:震惊!传说技能初现!】

  天元历7763年

  东洲大陆·盘古帝国·阳丘朔镇·明月大街

  冬至节,对于盘古帝国的子民来说,绝对是个大节气。上上下下几乎所有的官吏都已放假,巡逻的士兵也减少了大半。

  午夜时分,星斗漫天却看不到一丝月光。明月大街上,华灯久久不熄。尤其是那富丽堂皇的明月酒楼,依旧载歌载舞。

  一个看起来四十岁不到的中年人,手里提着一坛老酒,腰间别着一柄锈迹斑斑的铁剑,醉醺醺的走在街道上。一路走,一路畅饮,完全不顾远处几个漂亮女子的指指点点和嬉笑怒骂。

  这中年人走到明月酒楼附近,抬头注视良久,不禁喃喃道:“遥想当年,老子可是曾经在这酒楼之上,远眺漯川奇景。雄姿英发,怎不潇洒!浩浩汤汤,怎不壮观!此刻,哎……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啊。”

  中年人名叫:公孙礼,现如今,他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接连不断的打击,早已使他沦落成了一个整天烂醉于街的酒鬼。

  望望身上那破烂的衣衫,一只猫头鹰栖在他的肩膀上。猫头鹰看到这酒鬼,先是瞪着大大的眼睛,惊讶地看了他一眼,紧接着又发出低沉的笑声,拍拍翅膀飞走了。

  可恶!连只鸟都来欺负老子!想到此,公孙礼不禁苦涩的笑笑,却也无可奈何,只好继续醉醺醺地往前走。

  ……

  在明月大街西侧三里之外,孤零零的茅草小院门口,一个只有六岁的小男孩转来转去,看起来非常焦急。

  他在等待迟迟未曾归来的父亲。

  原本显得稍稍有些臃肿厚重的小棉袄,穿在这个小男孩身上,却是可爱极了。

  茅草屋里走出一个漂亮的女子,寒冷的冬季,这女子却一身单薄。借着微弱的星光,依稀可以看清,那布满洞洞、偶有几个补丁覆盖的破旧衣衫,还有那早已冻得发紫的嘴唇。还不等靠近小男孩,就急切地道:“小越越,外面冷,快点回屋睡觉吧。”

  小越越是小孩的乳名,他的名字叫公孙越。他跑到母亲跟前,摇了摇头,抓着母亲冰凉的手,放在自己那双小手中,道:“有妈妈做的大棉袄,我一点都不冷。爸爸很快就会回来了,我再等一小会儿。”

  说完,公孙越紧紧抓着母亲的右手,模仿着她之前为自己暖手的样子,不停的哈着热气。

  母亲杜氏,多愁善感。小孩的这番举动,让她激动不已。她虽然左手捂着嘴巴,却掩饰不住眼角那就要流出的泪水。

  她蹲下身子,摸了摸公孙越的头,道:“那妈妈陪你一起等爸爸回来好不好?”

  小男孩抬头看着母亲,撅了噘嘴,拽着母亲道:“不好,天这么冷,你快点回屋吧。”

  “妈妈,你怎么哭了?是越越不乖吗?”小孩坚强,哪怕被别人家的小孩欺负也不曾哭过。可当看到母亲眼角的泪水时,他的眼角也湿润了起来,问着问着就哭出了声。

  母亲拭去公孙越眼角的泪,心情难以附加,摇摇了头,道:“小越越最乖了,有小越越在,妈妈一点都不冷。”

  正此时,随着“哐当”一声,一个醉汉破门而入。

  “爸爸,你回来了。”公孙越跑到这醉汉的跟前,抱着他的大腿,很是亲切。

  “滚一边去。”醉汉明显有些不耐烦的样子,一脚把小孩踢出去很远。

  同样的对话,同样的待遇,这两年年已经重复了无数次。小孩紧咬嘴唇,强忍着泪水,跑到母亲身边。

  母亲连连安慰,公孙越才恢复了笑容,朝父亲做了个鬼脸。

  转瞬间,公孙礼又看看儿子,过了新年已然七岁。他嘿嘿一笑,之前的绝望一扫而光,牵着公孙越的手,深情地望着杜氏,“娘子,来,快到屋里来,我有事和你商量。”

  走进屋子,公孙礼看了看儿子,又道:“乖儿子,在外屋等着。爸爸和妈妈有大事要商量,不能偷听啊。”

  “嗯,宝宝最乖了,宝宝不偷听。”难得夸自己一次,公孙越乐得合不拢嘴,乖巧地回应。

  在简陋的茅草房里,这所谓的里屋与外屋,不过隔着一层破布而已。公孙越天真的点了点头,乖乖的在外屋等待,而母亲跟着走进了里屋。

  里屋,桌子上摆着一碗还未曾凉透的馄饨,那是今年冬至节一家三口的丰盛晚餐,也是唯一的一碗。

  “娘子,小越越现在不小了,也到了该上学的年纪。”公孙礼眼珠一转,深情地望着娘子。

  两年了,自从那件事之后,这是夫君第一次关心小越越。本就多愁善感的妻子眼角又一次湿润,只顾着点头。

  “你也知道,上学是一件非常昂贵的事情。咱们家的收入,完全承担不起。”公孙礼望着妻子,她的衣服早已破烂不堪,除了重要部位,连补丁都没有,任凭空洞散布着。而他自己的衣服,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还说!不是你把明月酒楼败光,越越早就该在学校了。”

  虽是深夜,可公孙越却毫无困意,蹲在地上画着一朵朵可爱的花儿草儿。看到前方不远处的光点,和隐约的几个人影。他腾地站起身来,拍拍屁股就跑了出去。

  残月初升,土墙外,一个身上缠着铁链的彪形大汉,一脚踹开并不结实的栅栏,提着灯笼走进院子。大汉后面,还跟着几个稍显瘦削的喽啰。这些人可不是什么好人,而且都是实力不俗的练家子,经常在阳丘朔境内惹是生非,寻衅滋事。

  “小孩,你爸爸妈妈在哪里?”走在最前面的壮汉,身材最为魁梧。看到跑出来的小孩,弯腰俯着身子,假装友善的问候道。

  公孙越虽然只有六岁,借着灯笼微弱的光,还是能分辨出来,这些家伙绝对不是什么好人,遂撒谎道:“哼!我爸爸妈妈不在家。”

  里屋,看着满面愁容的妻子,公孙礼道:“孩子跟着咱也是受罪,要不就送人吧。一来,孩子在富贵家庭,可以有上学的机会。二来,咱们也可以补贴家用。”说完,醉醺醺的他望了望那空荡荡的酒壶,忍不住地咋了咋嘴。

  这个动作被妻子捕捉到,恶狠狠地看着他,恨不得把他掐死,带着怒气,厉声呵斥:“你是想买酒喝吧!不行!你再天天这样,我和小越越就……就离家出走。”

  听到里屋出来女子的怒骂声,站在最前面的那个彪形大汉,诡异地笑道:“哈哈,小孩不乖啊,这么小就骗人,长大会变成大骗子哦。”

  壮汉使了一个眼色就往里屋跑,几个喽啰也紧随其后。公孙越见状,紧紧地拽着壮汉的胳膊,“你们不准进去!”

  一个小孩力气微不足道,又怎么是彪形大汉的对手。任凭再用力,也无济于事。被壮汉狠狠一踹,就踹出了半丈远。

  “爸爸妈妈快走。”公孙越捂着肚子,动弹不得,只好大声呼喊。而此时,那几个彪形大汉,已经闯到了里屋。

  “哟!你们小两口倒是快活。”那彪形大汉望着公孙礼两人,嘲讽道。紧接着,这彪形大汉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字条,狠狠地甩在桌子上,道:“公孙老贼,还不打算还钱吗!”

  那张字条上,写着简单的几行字:

  现收到黑刀帮现金十万,利息五万,借期一年。如到期未还清,愿翻倍返还逾期利息。立此为据。

  借款人:公孙礼

  除此之外,字条的下方还有腰牌号、借款时间和手印盖章,没有人可以抵赖。

  虽说如此,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那个“五”字分明做过手脚。而后面的那一句,也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是新增加的文字。

  欺人太甚!

  当时借的,分明是铜币,去年黑刀帮却要求还银币,如今更得寸进尺要求还金币。莫说当年坐拥明月酒楼的公孙礼,就是镇上当今的首富,也不可能短时间内还清。

  看着这张借条,公孙礼的肠子都悔青了,若不是当时糊涂,中了小人圈套,又怎能有这种不明不白的借条,又怎能这般过上落魄凄惨的生活。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个混球,难不成还想赖账!”壮汉一脚踩着桌子,把铁链放在上面,一只手掐着公孙礼的脖子,怒斥道。

  “有话好好说,别伤了和气……呃……”

  “现在谈和气,当年的硬气哪去了!”不等公孙礼把话说完,已经被这大汉单手掐起,紧紧地挟在墙上。

  妻子拼尽力气,试图推开那大汉粗壮的胳膊。却没有挪开半点,反而被随手一拽,摔倒在地,忍不住疼痛“啊”的叫了一声。

  听到惨叫声,公孙越捂着肚子跑进里屋,看到被摔到地上的母亲,也顾不得疼痛,跑到母亲身边。

  “妈妈!”

  “妈妈没事。”母亲用力支撑着身体,试图站起来,阻止那几个讨债的人。

  刚才被那大汉狠狠地踢了一脚,公孙越都没有如此气愤。此时,看到受伤的母亲,突如其来的怒气,涌上心头。血脉偾张,甚至可以看到红色的血液在流动。

  他拿起家里唯一的一把斧头,气冲冲地高高举起,大声呼喊:“坏人!你们这些坏人!不准欺负爸爸妈妈!我要杀了你!”

  那几个人见小孩拿着斧头,一把就抢过来,随意地哈哈大笑,嘲笑小孩的初生牛犊不怕虎,也嘲笑公孙礼的无能。

  自从六年前回到阳丘朔,公孙礼整个人颓废堕落了很多。加之两年前的事情,他的心情更是糟糕到了极点。现如今,本该是明晃晃的宝剑,早已锈迹斑斑。

  黑刀帮势力遍及整个阳丘城,面对他们的威胁,公孙礼也不再做无谓的挣扎。

  挣扎有什么用呢,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欠条上的钱,还不是任凭他们随意解释,要怪只能怪当年自己太笨中了奸计。公孙礼心中暗叹,眼角却流下泪水。

  看着父亲受难为的样子,还不停地喘着粗气,公孙越更是越来越气,双手用力的捶打大汉。

  然而,不痛不痒。

  那壮汉目光瞄向这个小孩,不耐烦地道:“小孩子别来瞎掺和,伤着你算白伤,想抵债可不管用!”

  杜氏抱着公孙越,眼角流出激动的泪水。

  借着微弱的光线,壮汉终于注意到杜氏那破烂不堪的裙子,色眯眯地道:“哟,这小娘子的裙子真他娘的漂亮啊。”

  壮汉另一只手化为猪手,且诡异地伸长了一大截。猪手靠近杜氏,伸出手指,挑着她的下颚,道:“我说小杜啊,你跟着这个浑球没好日子过的。看吧,连完整的裙子都买不起,不如跟着我,做我的压寨娘子,保你荣华……”

  杜氏紧紧地抱着公孙越,毫不畏惧的瞪着壮汉:“你休想!我就是死也不会离开我的夫君和孩子。”

  “哼!一个贱女人硬气什么!想当年,那个天天在明月酒楼卖弄姿色的贱女人,还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睡过!现在还他妈的装贞节装烈女。谁信啊,呸!”壮汉唾了一口唾沫,伸出硕大的猪手,欲要凌辱杜氏,旁边几个喽啰也跟着哈哈大笑。

  “你可以侮辱我,不可以侮辱我的娘子!”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忍,唯独不能羞辱自己的妻子。刚才还被挟在墙上的公孙礼,手心发力,紧紧地拧着壮汉的那只胳膊,愤怒地吼道。

  在绝对力量面前,吼声再大也没有用,他随即抽出那柄生锈的剑,直刺壮汉。

  然而,作为一个酩酊大醉的醉汉,站都站不稳,还谈什么救人于水火。何况,对面这壮汉还是黑刀帮分堂的堂主,实力不是一般的强大。莫说是醉酒状态下的公孙礼,即使清醒时分,也绝对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没动弹两下,就被三两下踩在地上。任凭公孙礼拼命挣扎,也无济于事。

  在公孙礼拔剑的同时,小男孩公孙越的全身突然冒出赤红色的火焰。两个火点从掌心生出,瞬间形成一把亮闪闪的巨钺,照亮周围。

  他挣脱开母亲的怀抱,高高举起巨钺,直劈壮汉。

  速度,意想不到的快!

  由于公孙越身材娇小,巨钺最高也只能触及到壮汉的腹部。不过,这已经足够。

  随着一声惨叫,那壮汉连同整个房子,都被劈成两截,一道刺眼的光芒犹如火龙,划破夜空,照亮漆黑的夜。

  自此壮汉一命呜呼,连挣扎和喘息的机会都没有,其尸体,竟然化为一只黑皮野猪,现了原形。而公孙越,却也同时晕倒在地。

  这一切,全被公孙礼看在眼里,醉醺醺的他,如梦初醒。

  这一个看似普通的技能,在这种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也只有公孙礼一人,识得其中的奥秘。他虽然功夫尽失,可浪迹天涯的那些年,对这些技能研究的很透彻,不禁脱口而出,“传……传说中的技能!莫非……与那条神龙有关?这些年来……是我错怪他了。”

  那几个跟随的喽啰,见堂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被斩杀,也惊诧万分,纷纷发出惊叹。

  “快!”

  “好快!”

  “哇,好快的兵器。”

  “快你妈个头!堂主死了!”

  “啊!堂主死了!”

  “为堂主报仇!”

  “对,报仇报仇。”

  分堂的堂主竟然被一个小孩杀死,这是多少年来从未有过的事情,几个喽啰瞬间惊慌失措,纷纷握紧手中的武器——锋利无比的黑刀。

  看着满身是血的大汉化为原形,杜氏赶忙抱起躺在地上的小越越。

  大名鼎鼎的黑刀帮,分堂堂主竟然被一个小孩杀死,这传出去岂不是贻笑大方,以后黑刀帮还怎么在江湖上混。几个喽啰手持黑刀,凶神恶煞,逼近杜氏母子,试图为堂主报仇。

  黑刀已至杜氏发梢,眼看就要命丧黄泉。

  突然之间,随着“嗖”的一声,所有黑刀被一把铁链卷走。

  那持铁链的人,正是刚才还醉醺醺的公孙礼。

  得罪黑刀帮的人,都得死!一个恐怖的念头一闪而过,公孙礼额头直冒冷汗,他虽然实力有限,为了娘子和孩子,不得不背水一战。

  面对这七个喽啰,公孙礼还是能苦撑一会儿。可如果再不离开,恐怕就真的来不及了,一旦被势力庞大的黑刀帮知道此事,这一家三口都要死无葬身之地。

  他大声呼喊:“娘子,小越越有他自己的使命!你们快走,过漯川去找阿尚。这个家,由我来守护!”

  杜氏极度不舍,可也无能为力,只好无奈地点了点头,哭哭啼啼抱着昏迷不醒的小越越匆匆逃离。

  【本章完】

作者感言

韶台明月

韶台明月

新书首发,请多多关照。

2017-07-20 16:5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