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州弑魔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大赚一笔】

神州弑魔录 韶台明月 2968 2017.12.30 22:29

  东市

  太阳才刚刚升起,集市上早已热热闹闹、人来人往。偶尔有几个骑马、骑鹿、骑虎的人在街道上疾驰。

  一个面容俊俏的红袍少年,正坐在小摊旁边,整理刚摆好的魔兽。头也不抬,不停的吆喝:“卖魔兽咯,新猎杀的魔兽。”

  这人正是公孙越,天还未亮,他就在危山外围猎杀了近百只大大小小的新鲜魔兽。有疾行鼠,有幽冥狸,有飞天鼠,最有价值的当属那几十只一阶川贝兽,和罕见的川贝王。

  不远处一妙龄女子,撑着油纸伞,迈着优雅的步伐,走了过来。这女子约莫十二三岁,着一身紫色长裙,眉目如画,长发飘逸而迷人。

  女子合起油纸伞,走到公孙越跟前,看他头也不抬,便笑着问:“这只川贝兽多少钱?”

  “一百块。”

  一百块?女子又气又笑,用油纸伞的伞柄,轻敲了一下他的脑袋。

  “啊?文晔妹妹。”公孙越摸摸脑袋,抬头一看,竟然是刘文晔,很少能看到她穿裙子的样子,此刻也是颇为惊讶,“卖贵了?”

  “太便宜。低于一千铜刀,赚不回丹药钱;低于市场价,别的猎兽人没法卖!”刘文晔轻哼了声,又回应道:“卖这么便宜,你是嫌龙虎堂暗杀你的次数太少吗?”

  由于多年修炼的缘故,公孙越猎杀的这些魔兽,很少售卖,之前都是用来兑换昂贵的丹药和奇特的功法秘籍。

  只是,在端木堂兑换丹药,他从来都是丢下魔兽,拿起早已准备好的丹药转身就走,对各种丹药的价格也一无所知。

  “这么贵?”公孙越面带异样,吃惊的看着刘文晔,“看来我这些年修炼功法,也花了不少钱啊,少说也得几百万银币吧。”

  他哪儿知道,这些年猎杀的魔兽,价值何止几百万。那些丹药的价值,也不止这些。而这一切,都是实力的象征。有些人即使想购置几千万的丹药,他们的身子骨也吃不消。

  试问整个韶台城,所有同龄人中,实力在他之上的又有几人?恐怕一个也没有。

  刘文晔把油纸伞扔到公孙越的手中,双手提着裙子迈过摊子,坐在他的旁边,甜甜地笑了笑,“你不适合做生意,还是我来吧。”

  小摊附近,偶尔有几个人,买些便宜的魔兽,多是些几百块的幽冥狸猫甚至更便宜的疾行鼠。最贵的,也不过是价值一千个铜刀的川贝兽。而且所买魔兽,体型瘦弱,无论是炼制丹药,还是用来补充能量,都弱了一个档次。

  最有价值的川贝王和几头超级大的川贝兽,还在储物手镯里,静静地候着呢。

  “踏,踏,踏……”

  一个约莫十八九岁的骑鹿少年,停在小摊前,冲着得意地笑笑。旁边,还跟着几个仆人,一路小跑而来,累的气喘吁吁。

  这位骑鹿少年是城北林家的少爷,林泽。

  在父亲的耳濡目染之下,林泽几年前就开始从事一些倒买倒卖的事情。处事也算精明,从中赚了不少外快。

  一刻钟前,他的佣人在这里低价购买了几只魔兽。此刻来,是打算全部收入囊中,争取大赚一笔。

  林泽扭头使了个眼色,仆人将一枚金质刀币,恭恭敬敬地递到公孙越的手中。

  一枚金刀,相当于一百枚银刀,抑或一万枚铜刀。公孙越很少接触钱币,对这些不感兴趣。周围的过路人,看到此早已两眼放光。毕竟对于大多数平民而言,这种金币都是可望不可即。

  林泽扬起长鞭,指了指所有的魔兽,双眼眯成了一道缝,“嘿,公孙老弟,这里的魔兽,包括你储物器中的魔兽,我全都买下,不用找了。”

  公孙越笑笑没有说话,饶有兴趣地注视刘文晔,看她到底能把这些魔兽卖多少钱。

  刘文晔瞄了眼林泽,见他全身各种宝物胡乱镶嵌着,不像是富家公子,倒有一股暴发户的气质。

  “小越越,挑最好的川贝兽给林公子。”

  还叫我小越越。公孙越皱皱眉头,白了她一眼,遂从储物骨镯取出几只川贝兽。

  一只,两只,三只,统统递给仆人,直到递到第四只的时候,刘文晔娇咳了声,公孙越心领神会,坐在地上。

  林泽等着接收所有魔兽,看到公孙越不再行动,心中已经明白:这是涨价了。低声嘀咕:“说好的只卖两百块呢?这么一算,要两千五百块啊。”

  他转身狠狠地瞪了仆人一眼。距离他最近的那个仆人胆战心惊,闭着嘴巴,一句话也不说。

  扭过头来,林泽面带笑意讨好道,“漂亮的文晔小妹,再送一只呗?”

  “整个韶台城没有人不知道,我们家小越越猎杀的魔兽,从来都是最新鲜的。”刘文晔指了指公孙越手腕位置,一个晶莹剔透的烈焰骨镯耀眼夺目,继续道:“何况,他的储物手镯更是无人能比。你摸摸,这血还是温的呢。你认为这么点儿金币,能买几只?”

  “她说的没错。”公孙越缓缓点头回应道,“我这里还有二十八只川贝兽,五十多只幽冥狸,你若想买,统统卖给你。你若不买,我就卖给别人咯。”

  闻听此言,林泽心中震动,挠了挠腮,长叹一声,望着地摊上摆着的各类魔兽,陷入沉思:摊子上摆着的这几只川贝兽,在其他店铺就算最大的,没想到他骨镯里的川贝兽,比这些还大,而且更新鲜。若是在龙虎堂购买,至少还要贵一半。如果全部买下来,再抬高价售卖,肯定能大赚一笔。

  只是,由于各种原因,最近资金周转不开。林泽自己的全部家当也不过三枚金币,三百余枚银币而已。这点儿小事,若找父亲要钱,又要被臭骂一顿。

  见到林泽犹豫,公孙越站起身来,走到他的旁边,小声道,“林哥,我这里还有一只罕见的川贝王,想不想收入囊中?便宜点,”看到刘文晔伸出手掌,公孙越继续道:“五万块卖给你。”

  川贝王?市场价少说六万块,我可以赚一万块,加上之前的川贝兽,每只赚八百块,如果全部卖掉,也能大赚一笔。他既然这么大方,我就豁出去了。

  “买!”林泽狠狠咬咬牙,硬着头皮回应,把身上所有的吊坠、玉佩、手镯、扳指,统统摘下来。就连自己的坐骑,都给了两人。

  公孙越哈哈一笑,也不吝啬,把那些价格便宜的疾行鼠和飞天鼠,免费送给了他。

  全部魔兽,总算买了下来。林泽长出了一口气,扛着魔兽走远,心中别提有多高兴了。

  还好今天公孙越略显懒散,放走了一只更加更加昂贵的二阶暗影狼。不然,这林泽可就真的买不起咯。

  “小越越,看到了吗?很值钱的。这还比市场价便宜许多呢。”刘文晔把所有钱币放入自己口袋中,纤纤玉手指了指他的脑袋,“像你这么卖,那群猎兽人早就饿死了。”

  第一次售卖魔兽,不懂行情,也是情有可原。公孙越龇牙一笑,拽着刘文晔的胳膊,“走吧,哥哥请你大吃一顿。”

  两人手牵着手,刚走几步,张逵和陈天佑从城外走来,陈天佑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张逵则咯咯笑个不停。

  “你笑个屁!”陈天佑骂道。

  张逵也不言语,只是狂笑不止。看到公孙越和刘文晔,他立刻呼喊着跑过去,“越哥,等等我。”

  陈天佑也跟随过来,刘文晔问他为什么不高兴?他撅着嘴巴,“真倒霉,被老鼠咬了。”

  疾行鼠,是危山周围实力最弱的魔兽。在他们小的时候,就可以轻易对付。而且,这类魔兽,生性胆小,见人就跑。今天竟然能把平时经常完虐川贝兽的陈天佑咬伤,实在是奇迹。如果疾行鼠也有情感,此刻肯定躲在鼠洞里开狂欢派对呢。

  原来是这等小事儿,刘文晔和公孙越听罢也扑哧笑了起来。公孙越道:“吃顿饭就好了。五弟六弟咱们一起去吃饭吧。”

  见他没有询问原因,张逵突然收住笑声,自问,“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能被一只小老鼠咬伤呢?”又戏谑着自答:“嗨,别提了,还不是脑子太笨,看小老鼠可爱,就亲了它一下,它伸出獠牙就咬了一口。”

  “张逵!”陈天佑气不打一处来,“你个混蛋!”见张逵滋溜一声跑远,也挥动技能追了过去。

  “哎,他们两个天天打闹,也闹不够。”公孙越笑道,“不去管他们,咱去吃饭吧。”

  “轰!”城外传来一声巨响,大街上所有人都循声望去。

  街道上,一排士兵极速前进,直奔东城门方向。

  张逵陈天佑两人闹了一会儿,又屁颠屁颠地跑回来,招呼公孙越和刘文晔,“越哥,七妹,你们快过来看看。”

  刘文晔拽了拽公孙越的袖口,“不吃了,去看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