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州弑魔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神秘寺庙】

神州弑魔录 韶台明月 2178 2017.08.01 07:48

  韶台大街贯通东西大门,是韶台城最重要的两条主干道之一,南北宽六十四丈,走起来格外宽敞。

  公孙越哼着歌儿,走在热闹的大街上,心情分外爽朗。来到老刘家解牛堂,见刘文晔正焦急的等待,遂问,“文晔妹妹,醒这么早。”

  都已经日上三竿了,刘文晔瞧了眼太阳,递给他一支熏火腿,“快吃点东西,一会儿带你去个好地方。”

  “不去猎兽了吗?”公孙越有些惊讶,“现在去吧,不耽误吃。”

  刘文晔神秘兮兮地笑笑,拽着他来到一群大公鸡附近,各自挑选了一只。

  这是韶台城最主要的交通工具,俗称走地鸡,只要五个铜刀,就可以在韶台城内骑行一整天,非常实惠。

  两人各驾一只公鸡,不一会儿的功夫,来到了城西区的韶台学院。

  “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公孙越并不想进去。

  刘文晔望着学院后山,说了句“跟我来”,就跃下公鸡,趁着门卫大爷不注意,偷偷溜了进去。

  碰巧路过一件教室,只能教室内一个拄着拐棍的老者,拿着一本攻略,一字一顿,道:“暗石猪,通体发绿,皮糙肉厚,生性凶猛,略显笨拙。精通伪装术,可与森林山石融为一体。击杀的时候,首先应该注意这几点……”

  公孙越颇为震惊,自语道:“哇,好厉害的魔兽。”

  “厉害什么呀。”刘文晔拽着他,继续往前走,“这种魔兽,盘古帝国三年前就宣告彻底消灭了,他们的攻略还没来得及修改。”

  “说不定别的帝国还有呢。”

  又走了一段距离,终于来到学院后山,所谓后山,名为黉堂山,虽然不高,却也占据了城西区将近四分之一的面积。因山石皆为红色,学生们更喜欢取其谐音,称之为“红糖山”。

  为了保证学生的安全,学院规定,一二年级学习基础猎兽知识,三年级进入学院后山修炼几年。只有通过猎兽测试的学生,才允许进入危山外围猎兽。虽然偶有例外,可总是极少数。

  红糖山上,一群学生在捕捉小型魔兽,旁边还有几个训练师陪在身边,其中就有那个秃头训练师刘武驷。

  “文晔妹妹,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公孙越一路跟来,什么也不知道,傻乎乎地问着。

  刘文晔也不多说话,只是一如既往的拽着他在山上绕来绕去,最终来到了一个不起眼的小庙宇。

  庙宇破败不堪,早已看不清匾额上题的是什么字。

  “半夜醒来,我发现西北角隐隐发光,就跟过来了。”刘文晔神秘兮兮的说,“走,我们进去看看。”

  “真要进去吗?不会有什么妖魔鬼怪吧。”对于陌生的东西,公孙越有些隐隐的害怕。

  “怕什么!跟个小姑娘似得!”刘文晔瞪了他一眼,也不去管他同不同意,直接牵着他的手踏进庙宇。

  伴随着“吱”的一声响,破落的庙门被陡然推开,几十只小白鼠一哄而散。

  刘文晔往门外探了探,轻轻地把庙门关上。公孙越即恐惧又好奇,时不时的东张西望。

  破旧的桌子布满灰尘,周围的椅凳也结满了蜘蛛网。一口盛有赤红色液体的水晶鱼缸,静静地藏在门口。一个翠绿色的青铜灯台,燃着点点红光。几只幼小的白鼠,正在那乐不思蜀地吃着灯油,完全注意不到两人的靠近。

  “这些小白鼠都喝醉了,真可爱呢,”公孙越揪着一只幼鼠的尾巴,“但愿他们长大后不会变成那些恐怖的疾行鼠。”

  刘文晔东张西望,在四处搜寻些什么。

  “噗达,噗达”,一个诡异的声音渐渐靠近。

  “有人来了。”刘文晔警觉地拽着公孙越,藏在屏风后面。

  房门被推开,一只硕大的魔兽跳了进来。

  这只魔兽通体黄毛,比平时看到的幽冥狸还大几倍,少说也有二百斤,却酷似老鼠,前肢小短细,后肢大长粗,还拖着硕大且长的尾巴。

  在青铜灯台位置骤然而停,站的笔直。双手抓起醉醺醺的小白鼠,就往嘴里放。

  “滋溜……”鲜红的血液从嘴角喷涌而出。伴随着“嘎嘣嘎嘣”地咀嚼声,几只小白鼠被嚼的稀碎,连骨头都不剩。

  这么大的家伙,公孙越还是第一次见,小声地问刘文晔,“这么大只?它是鼠王吗?连自己的同类都吃,真恐怖。”

  刘文晔瞪了他一眼,示意他不要说话。

  然而一切为时已晚,黄鼠王听觉极其灵敏,把手中的小白鼠随手一扔,纵身跃至屏风。用它那锋利的獠牙,狠狠地撕咬屏风。

  刘文晔反应极快,千钧一发间拽起公孙越,刚好躲过攻击。那屏风,已化为废墟。

  刘文晔审视黄鼠一眼,不禁唏嘘,在危山外猎兽有两年了,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魔兽,更不要说知道对方的实力了。

  “平时见到的疾行鼠都是不入流的小怪,这只黄鼠在这里修理多年,至少是五级,或许比幽冥狸还要强一些。”

  “才五级吗,杀死它,换烤肉吃。”公孙越扬起大刀,欲要攻击。

  “你什么时候也跟着筱瑷姐姐似得,就知道吃了。”刘文晔惊讶地看着他,“什么叫才五级,平时击杀的幽冥狸不过一级而已。”

  公孙越瞪大了眼睛,前些日子最严苛的任务,也不过是同时击杀12只幽冥狸,还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这……简直更残酷。

  带着文晔妹妹一起逃跑?那多没面子。公孙越紧紧地握着拳头,大喊一声:“豁出去了!”遂扬起大刀,迎接黄鼠王的攻击。

  黄鼠王攻势奇怪,脑袋紧贴地面,两排牙齿瞬间增长,竟有如拇指一般长短;屁股翘的老高,硕大的尾巴直直的竖着,犹如蛤蟆的肚子一般,渐渐地鼓了起来。

  刘文晔手持短匕,公孙越扛着大刀,迎接黄鼠王的攻击。黄鼠王确是聪明,不去管刘文晔,专门挑着公孙越攻击。

  这魔兽利齿如剑,若是被咬到,下场恐怕和那几只小白鼠没有什么两样。想到此,公孙越身子后缩,惊险的躲过撕咬。却不料,被它那硕大的尾巴狠狠地抽了一下。

  刘文晔扶着公孙越,道:“我来对付它的牙齿,你去对付它的尾巴,小心点。”

  黄鼠王实力不俗,竟能一心二用战斗良久,且不败下风。鏖战许久,伴随“吱”的一声怪叫,黄鼠王终于疼痛难忍,伸出长长的舌头。

  公孙越正持着火焰光环刀得意地笑着,地上是半截的硕大尾巴。

  刘文晔忍不住扑哧一笑,手持短匕趁机割掉黄鼠王的舌头,并顺势而上,又刺伤了它的一只眼睛。

  黄鼠王疼的团团转,突然间又发出“斯斯”的吼声,似在传达什么信息。

  寺庙内近千只疾行鼠轰然而出,把两人围的水泄不通。

  公孙越索性扔掉大刀,也怒吼一声,手中出现一团烈焰,瞬间分为几十个火圈。

  “乓”、“乓”、“乓”,团团火焰如游龙般飞扑到每一个疾行鼠的身上。

  刘文晔如矫捷的兔子,快速的转换着步伐,利刃巧妙地划破黄鼠王每一个部位,并趁它不备之际,利刃封喉。

  注视着轰然倒地的黄鼠王,刘文晔露出甜甜的酒窝,她似乎发现了其中的原因:正是因为公孙越砍断了它的尾巴,才瞬间扭转局势。

  与此同时,公孙越也已经解决掉近千只疾行鼠,回头刚要继续战斗,吃惊的道:“哎?你怎么把它杀死了,我还没过过瘾呢。”

  “多亏了你,不然还要苦战很久呢。”刘文晔指着那根半截的硕大尾巴回应。

  那只黄鼠王的尾巴,确实颇有趣味,公孙越好好地收拾起来。

  两人在寺庙里逛了很久,把上上下下所有的东西翻了个底朝天,除了那个青铜灯台,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公孙越感觉无聊,欲离开寺庙。

  “嗖。”刚至门口,旁边鱼缸里跳出来一个奇怪的东西,公孙越不禁“啊”地大叫一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