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韶台明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离家出走!偶遇美少女!】

韶台明月 韶台明月 2274 2017.07.27 08:13

  大尚茶楼以公孙尚的名字命名,如今风生水起,在韶台城也算是小有名气。这其中,文氏起着重要的作用。

  文氏是公孙尚的夫人,本名文雅琴,是城北文家的二小姐。

  当年的文家本是城北望族,却因种种原因逐渐没落。公孙尚正是趁此机会,迎娶了原本只能在梦中才能遇到的仙女。

  文氏相貌美艳,本是个琴棋书画无一不通的奇女子。只是在沦落民间的日子里,变的精于计较。而随着大尚茶楼的崛起,有些懒散的她,也稍显富态。

  才貌双全的文氏本应令众人羡慕,却因为这个斤斤计较的坏毛病,闻名韶台城。

  也正是文氏这斤斤计较的特点,正好弥补了公孙尚那大大咧咧的性格。该含糊的不去追究,该计较的绝不怜惜,赢得众多商家与客人的一致好评,对大尚茶楼的原始积累起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客厅内的八仙桌上,摆放着一只质量不俗的青花缠枝花卉纹梅瓶,公孙尚和文氏端坐两旁,正在谈天。

  文氏心中暗暗盘算着昨天晚上被公孙越烧毁的几盆花、一张桌子,以及差点被烧毁的仓库,还有给冰儿熬药的那些钱。

  她的心中颇不自在,柔声道:“老爷,小越越也不去上学,整天在家里搞破坏。这不,昨天晚上也不知道做了些什么,连咱们的小丫鬟都被他弄晕了,三天又干不了活。我看呢,还是赶紧把他送走吧。不然,家里非被他烧了不成。”

  公孙尚嗔了一口茶,有些生气,却不动声色地说:“这怎么行,他可是大哥唯一的儿子。再说了,这不是还没烧吗?小孩子嘛,总会惹点小麻烦,绝对闯不了大祸。夫人,你就不要杞人忧天了。”

  见公孙尚并不在意,文氏夺过他手中的茶杯就摔在地上,“什么叫还没烧吗!这些年辛辛苦苦积累的家当,能冒险吗!这回我非要把他送出去不可!”

  “你!”公孙尚怒目而斥,刚想再说些什么,只听得客厅外,叽里咣当一阵嘈杂声。

  刚扶着冰儿走到门口的公孙越,碰巧闻听两人的对话,生气地甩头就走。

  在乡下老家时,有父母陪在身边,他的脾气并没有这般暴躁。自从昏迷良久一觉醒来之后,找不到父母的他,性格突发的怪异,让人捉摸不透。

  冰儿的身子虚弱,没有追赶的力气,只好无奈地道:“小越越,你去哪里?”

  “叫你乱说话!”听到外面的声音,公孙尚闷哼一声,看着文氏怒斥道。随即甩了甩袖子,匆忙走到门外。

  冰儿行万福礼后,皱着眉头道:“老爷,他跑出去了,我拦不住。”

  文氏也慢条斯理的走出门来,看了看冰儿,笑眯眯地说:“没事儿,你立了大功。”

  冰儿欲言又止,只是低头并没有说话,心中却有些自责:哎,不该让小越越跟着过来的。

  此刻文氏的言行,让公孙尚气愤至极。他恨不得就要打人,怒气冲冲,“你还说!小越越找不回来,我拿你是问!”

  扬起的胳膊,令文氏不自觉地往后对了两步,一副受害者的样子,怨愤地道:“又不是你的孩子,那么关心干什么?”

  这些年来,公孙尚从来没有打过夫人。此刻虽然生气至极,还是放下了硕大的手臂,厉声道:“哼!我倒是想要自己的孩子,你有吗!”

  文氏掩着袖子跑回客厅,趴在八仙桌上哭哭啼啼。

  “哎哟,我堂堂的文家二小姐,怎么就跑到这来,受这苦头呢。这日子没法过了!”

  突然之间,只听得清脆的一声响,一只瓷瓶,被文氏重重的摔在地上。

  “你!你……你个败家娘们!”公孙尚气急败坏,已经无话可说,索性转身就走。

  文氏虽然还在哭哭啼啼,可摔件东西后,心里就畅快多了。透过袖口,她偷偷地瞄了一眼地上的碎片。才发现,刚才摔的,竟然是——价值将近十万铜币的青花瓷瓶。

  这下她哭的更惨了。

  ……

  正月十五·元宵夜

  城北·明湖·铁公祠

  转眼三天已过,这天晚上正是元宵之夜,华灯久久不息。无数男男女女,在明湖南侧赏明月、看花灯、猜灯谜、放纸船。

  在明湖北侧的一个灯火阑珊的孤亭里,一个小男孩昏倒在地,眼看就要饿死街头。

  小男孩用他那微弱的,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喃喃道:“我好饿,就要饿死了吗?还没见过师父说的伽玛暴,到底是什么神奇技能呢,好不甘心啊。”

  “小越越,今天是你的生日哦。”

  母亲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可公孙越睁开眼睛的时候,却什么也找不到。

  原来是幻觉……

  他无助地望着天空,低声自语:“今天是我的生日啊,你在哪里?妈妈……”

  “哎!你一个人在这干什么呢?”一个穿着紫色长裙的小姑娘,倏地出现在他的面前,轻声问道。

  “我……”公孙越肚子饿的咕咕直叫,没有说话的力气。而且面对一个漂亮的陌生女孩,他也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因为离家出走才落得这般田地。

  小姑娘看他面色枯黄,心想:嗯?这小孩早上就在这儿吧,现在竟然还在这,是做了坏事不敢回家吗?

  想到此,她优雅地蹲下身子,把他扶起来,倚在旁边的小亭子上。

  把原本打算自己吃的一只烤鸡腿,和一个签子馒头递到他的嘴边,轻声道:“饿了吧,给你。”

  公孙越感激地望着这个看起来比自己稍小一些的小姑娘,心中莫名的兴奋。

  只见她扎着长长的马尾辫,面容清秀。虽说小巧,却也是绝对的美人坯子,看起来不像是坏人。

  尽管小姑娘貌美如花,自己肚子也饿的咕咕叫,公孙越还是摇了摇头,有气无力地道:“我不认识你,不能吃你施舍的食物。”

  小姑娘摇着头叹了一口气,认真地说:“我叫文晔,从今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了。快点吃吧,我不会害你的。”

  这三天的时间里,公孙越一直在回忆师父的话。如果还能活着见到师父,一定会好好练习功法。至少,不再会是那个讨人厌的小孩。

  他也在想,三天之前是自己差点烧了睡觉的房子,还差一点把隔壁的仓库给烧毁了。不但没有道歉,一怒之下离家出走,确实不对。可想起二婶那恐怖的眼神,就有些害怕,不敢回去。

  如今,小姑娘这般可爱,还把自己当成朋友。他已经完全被小姑娘那种与生俱来的气质所折服,道:“我叫公孙越,谢谢你。我……可是……我……”

  刘文晔看他还是扭扭捏捏,不好意思吃自己送给他的食物,轻敲了他的小脑袋一下,厉声道:“叫你吃你就吃,磨蹭什么啊!跟个小姑娘似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