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州弑魔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昏迷的少年】

神州弑魔录 韶台明月 1310 2017.07.21 22:16

  正月十五·韶台城

  韶台城是整个葱州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县城,接连几日的大雪昨夜刚停,很多人家的屋顶上还覆盖着皑皑白雪。

  上午,日月同辉,东市大街上汇聚了操着各地口音的商贩,一些骑马、骑牛、骑虎的达官贵人来回穿梭,几只喜鹊在枯树上喳喳叫个不停,整个东市到处洋溢着欢声笑语,好不热闹。

  大尚茶楼的老板公孙尚却有点不开心,这一个多月以来,他心情莫名的浮躁不安,整日在自家茶楼门口转来转去,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被小偷惦记上了呢。

  “公孙叔叔,你在等人吗?”一个可爱的小姑娘,一路小跑而来。

  “恭喜发财,恭喜发财。”公孙尚做了个揖,眼神迷离强颜欢笑,完全没有注意到同自己说话的是个七岁的小姑娘。

  听到前言不搭后语的回应,小姑娘摇了摇头,带着一丝娇气和愤怒,“公孙叔叔!”

  这才回过神来,公孙尚望了望这个扎着漂亮马尾辫的小姑娘,见是隔壁街道老刘家的小侄女,遂笑问,“原来是小文晔啊,又去猎杀魔兽吗?”

  “嗯!”刘文晔点头,“叔叔可不准告诉别人哦,尤其是那些凶巴巴的士兵哥哥。”

  “不会,叔叔保证。”山中的魔兽战斗力超强,没有足够的实力,根本不是对手。如果是在学院,像她这样的小孩,根本没有人敢踏入半步,公孙尚虽然也保证不告诉其他人,还是奉劝道,“不过山里的魔兽可不好惹,前些天就有人被魔兽吃光了,只剩下一条胳膊和一条腿啊,你只能在外边,不要能进山里哦。”

  “知道了。”刘文晔做了个鬼脸,匆忙跑远,直奔城外。

  望着跑向远方的小女孩,公孙尚叹了口气,喃喃道:“哎,我家里要是有个这么可爱的小孩该多好啊。”

  “驾!”

  “驾!”

  不远处一个老头驾着驴车,不停地挥斥长鞭,直奔这边而来,看起来非常着急的样子。

  那不是乡下老家的高大叔吗?一个西北、一个东南,从阳丘朔来到这里,少说也有四五日之遥,而且半路上很多妖魔劫道非常危险,他怎么想起来进城了?不会真的有什么大事发生吧。公孙尚看到此情此景,心中暗暗琢磨,免不了往坏的方面考虑。

  驴车行至茶楼跟前,公孙尚已然看清,后面躺着的小男孩,正是公孙越。两三年不见,那个光着屁股满街跑的小孩都长这么大了。

  望着高大叔焦急的样子,公孙尚已经感觉到其中的不妙,抱起公孙越,更加焦急地问,“怎么回事?他父母呢?他父母怎么没来!”

  “快,下车,进屋说。”高老头满脸脏兮兮的样子,声音透着因干燥而产生的沙哑声,跳下车来,直奔店内,喝了两大杯茶才缓过神来。

  小丫鬟刚要驱赶,见公孙尚抱着小孩子进来,便接了过去,回到后院。

  高老头火急火燎,紧紧抓着公孙尚的手,泪流满面,“小尚,你哥哥嫂嫂出事了……”

  公孙离瘫坐在椅子上,差点昏过去,“高叔,到底怎么回事?”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晚上正好是冬至节,我看到阿离的时候……”

  ……

  说完几人来到东厢房,公孙尚摸摸小月月的额头,并不烫手却迟迟不醒,他有些焦急了,“从阳丘朔到这里都一个多月了,怎么还不醒?”

  突然想起端木姑娘是韶台城有名的医仙,遂招呼旁边的丫鬟,“快去请端木姑娘。”

  没多久小丫鬟带着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进来了,小女孩道,“我师父去北边采药了,还要两三天才能回来,如果叔叔信得过我,我可以试一试。”

  这个小姑娘叫戚筱瑷,是端木姑娘唯一的徒弟,一般小病逃不过她的法眼,公孙尚信得过她,点头同意,“筱瑷你可不要看错啊,我就这一个亲侄子。”

  “放心吧,叔叔,韶台城的让我看过病的人都称呼我是小医仙,不会出错的。”

  戚筱瑷坐在床上,望着公孙越病恹恹的样子,伸出肉嘟嘟的小手,静静的为他把脉。

  “他没什么大碍,服用几道药草就能醒过来,不过……”戚筱瑷眉心紧皱,“他超强度调用灵力,气脉尽碎,功力尽失,恐怕再也无法修炼功法了。”

  “筱瑷,他就是个小孩子,怎么会调用灵气呢,不会是看错了吧?”

  戚筱瑷虽然只有八岁,跟随师父见过很多类似的病例,种种迹象表明,他……真的功力尽失了,不会出错。

  高老头忖道,“那天晚上,我看到他家中冒着奇怪的火焰,其中的气势令人胆颤,不是强者根本做不到,莫非是他干的?”

  戚筱瑷拿出几粒丹药,送他服下,又写了一张药方,让公孙尚照方抓药。几人未曾注意,公孙越的右手已经开始轻微的动弹。

  “阿离一向乐善好施,帮过同乡的很多人,没想到真正有难的时候,竟然没有人帮他,唉……”看着公孙越昏迷不醒,高老头眼角泛着泪花,他也算是看着小月月长大的,真的没有想到会出现如此变故。

  公孙尚拱手作揖,“黑刀帮的人太可恶了,他们不敢招惹也情有可原,多谢高叔相救,不然现在我都蒙在鼓里呢。”

  “阿离救过高家的命,听说你在韶台城也帮过我的小儿子,你们都是高家的恩人,我做的都是该做的,还说什么谢不谢的。”

  话到此,高老头看公孙尚眼神感到气氛不对,紧紧抓着他的胳膊,“听叔一句劝,咱们都是小老百姓,这些大帮派的人咱也惹不起,事情就这么过去吧,别再追究了。我听说韶台城固若金汤,非常安全,让小月月在这里好好活着,永远都不要回阳丘朔了。”

  公孙尚确实咽不下这口气,心中充满了愤恨,可是黑刀帮是势力波及济北郡的大帮派,也只能忍着。想了一会儿,他只有点头同意,唯一的盼头就是让小月月去学院深造,将来当上大官,为哥哥报仇了,“高叔说的没错,好好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就在这时候,公孙越的脸色忽然大变,戚筱瑷再次为他把脉,才发现其中的异样,“不对不对,他的经脉好奇怪啊。”

  脸色越来越红,戚筱瑷有点担心了,手忙脚乱又送他服下几粒丹药,直到看到丹药的名字时,她才恍然大悟:竟然用错药了。

  公孙尚夺过丹药瓶,紧紧抓着戚筱瑷的手,大吼道,“这是噬魂散!可以吞噬七魂六魄!你这不是要他的命吗!”

  公孙越脸色青红皂白的,就是不见苏醒,可急坏了戚筱瑷,她眼角含着泪,“叔叔,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不管你是不是故意的,”公孙尚把丹药瓶狠狠地摔在地上,气得火冒三丈,“我就这一个侄子,你若害死我的侄子,我跟你没完!”

  “啊,我要杀了你!你个坏人!”

  是公孙越的声音。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公孙越犹如诈尸一般,口中吐出一口鲜血,蹭的直起身子,看到身边的戚筱瑷,朝着她就扑了过去,紧紧抱着她,眼神带着无尽的愤怒,恨不得现在就要杀了他。

  刚才还是含着泪水,这时戚筱瑷终于被吓到,“哇”的哭出了声来,“呜呜……呜呜”,只顾着哭,来不及多想。

  是谁在哭?看到抱着的,是个跟自己一般高的女孩子,公孙越才缓过神来,脸颊红红的问,“呃……小姐姐,刚才是你喂我吃药吗?”

  戚筱瑷止住了哭声,“嗯!是我害的你!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谢谢你救了我。”公孙越为她拭去眼角的泪,“你的那些药真难喝,苦死了,我再也不喝了。”

  “啊?”所有人惊讶的瞪着公孙越,刚才喂他吃的明明是剧毒无比的噬魂散啊,戚筱瑷愧道,“多亏是你体质特殊,不然我真的害死人了,都是我存心大意造成的。我保证,以后再也不犯这样的错误了。”

  “嗯,我相信你。你这次不但没有害人,还把我给救活了。”公孙越趴到戚筱瑷耳边窃窃私语,“刚才你喂我第一口药的时候,我就醒过来了,只是怎么用力也动不了,喂了第二剂药的时候,我才能动。”

  几个人不明所以,总之看到公孙越醒了,心中只有兴奋。

  伸出另一只手的时候,公孙越发现手中还紧紧攥着那块令牌,充满了愤恨。可是,刚才两人的对话他隐约都听到了,如果说要为爹爹报仇,二叔和高爷爷肯定担心自己去送死,不会同意,怎么办呢?

  “二叔,侄儿想死你了。”公孙越扭头大喊。

  终于听到久违的声音,公孙尚乐开了花,“叔叔也想你啊,新年有什么新愿望,告诉叔叔。”

  “叔叔,我想去学院,学习技能。”

  “好啊,”这正是公孙尚所想的,学院不同于武备堂,只要实力够强,将来就会大有作为,一旦学业有成,飞黄腾达,定能当个大官,到那时候,就再也没有人敢欺负公孙家了,“正好今天报名是最后一天,让冰儿陪你一起去吧。”

  公孙越笑着点头,心中却暗想,“我一定要努力学习功法,为爹爹报仇。”

作者感言

韶台明月

韶台明月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2017-07-21 22:1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