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韶台明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传说技能!伽玛暴!】

韶台明月 韶台明月 2495 2017.07.24 12:10

  热闹的街道上,公孙越却显得颇为孤单,再一次经过那个算命的小摊子。

  一个银发白胡的老头,正襟危坐,时而吆喝几声:“上通天文,下晓地理。前知五百年,后算八百载……”

  这老头不是别人,正是上午遇到的那个周疯子。

  一股与众不同的杀气逼近,这股杀气,似曾相识。

  周疯子那原本平滑的眉头皱的就像枯干的老树皮一样,把目光聚焦在公孙越的身上。

  看得出来,这小孩心情非常糟糕,他连忙摆手道:“小孩,过来。”

  公孙越望了望附近,无数少年少女大叔大妈走在街上,只有自己是小孩,遂试探地问道:“老爷爷,你是叫我吗?”

  “哎,对,乖小孩。不过呢,我可没那么老,叫我叔叔就可以。”连连点头,周疯子乐呵呵地回应着。

  看着小孩疑惑的眼神,老头缕了缕花白的胡须。久经风雨历练出来的敏锐,使他感觉到眼前的这个小孩有些不一般。至少身上的那股杀气,上午第一次遇到时原本还很弱,此刻却强盛了许多。

  周疯子递过一只烤鸡腿给公孙越,自己也啃着一只,开始套他的话。他笑着问:“今天去上学了吧,是不是遇到了什么烦心事?说出来给老夫听听,老夫也帮你分析分析前程。”

  其实周疯子早就明白,小孩是因为没有被学校录取才不高兴,自此之前他已经遇到很多同样太情况的小孩了。如此询问,只是想知道更多。

  “大叔,你也要卖秘籍吗?我已经买了一本,我没有钱,不能再买了。”公孙越拿出之前买的那本《戊戉六术》晃了晃,一脸嫌弃地回应。

  《戊戉六术》?这本秘籍,周疯子淘了很久,都没有淘到,竟被王二麻子这个疯子给卖了。

  周疯子有些惋惜,不过还好,卖给了这小孩,而不是别人,还有讨回来的机会。他摇头否定,表示绝不卖秘籍,可这小孩就是不相信。

  非要强迫自己对天发誓后,周疯子无奈只好照做。待发誓完毕,公孙越才信以为真,认真地同他交谈起来。

  从小孩口中套话,对于一个身经百战的老头来说,不算什么难事,不一会儿就聊到了那些检测技能的训练师。

  “他们还说,我是一片浆糊,什么技能也没有。”说完,公孙越撅着小嘴,鼓着嘴巴,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这几年学院录取的人数越来越少,周疯子长叹了一口气,心中暗骂:哎,不好好教学生,净想些好事。这群懒蛋训练师,真是一届不如一届!这小孩,说不定还是一匹前途无量的黑马呢。

  想到此,他伸出一只手,和颜道:“来,老夫给你算一卦,算不准不要钱哦。”

  公孙越茫然地伸出娇嫩的小手,周疯子淡然把脉。

  突然间,周疯子的眼神变得雪亮,十分惊讶地看了看公孙越。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又揉揉眼睛,继续看着他。

  狠狠抓着公孙越的手腕,之前只有用夜明珠才能检测到的,那一堆像浆糊一样的天赋,再次显现。

  两丁点非常非常小的火苗,出现在公孙越的掌心。

  这团火焰,看似普通,没有点阅历,还真的无法知晓这其中的奥妙。

  “伽玛暴!传说中的伽玛暴!只在传说中出现的伽玛暴!竟然在这小子身上出现了,那个预言要应验了吗?”

  周疯子明显有些激动,接连说了几遍同样的话。如此震惊,不像一个阅经沧桑的老者本应有的神态。

  “大叔?你说什么啊?”看着掌心的异样,听着老头嘀嘀咕咕的自语,公孙越也颇为惊讶地问他。

  “啊,也没什么。”周疯子假装坦然,依旧慢慢啃着那只未吃完的烤鸡腿。

  吃完烤鸡腿,他从头上顺手掐断半根发丝,不顾形象的在那儿剔牙。一边剔牙,一边半眯着眼睛审视公孙越。

  虽然来到韶台城有些日子,可小孩并不懂得隐藏。对于周疯子这样的高手,小孩身上的那股杀气可以轻易地察觉到。

  嗯,这样也不奇怪了。他身上蕴藏的潜能,想杀死一个普通人,不是很困难的事情。想到此,周疯子摸摸他的小脑袋,道:“别难过,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该得到的迟早都会得到。”

  公孙越点点头,笑嘻嘻地说:“不难过,今年去不了,明年我再去。明年去不了,后年我还去。总有一天,能进学院。”

  嚯,这小家伙还真有毅力,一番深造绝对大有作为,看来那“伽玛暴”选择了一个好宿主。

  可是,学校那渣渣训练师,竟然把我们的绝世小天才给刷下来了。

  不过也好,伽玛暴可不是一般技能,莫说这韶台学院,就是连城南直属军队的武备堂都不见得能教的了他。

  何况,这个小子还杀过人,不经一番管教,后果不堪设想。

  哎,如今也到老夫出山的时候了。

  周疯子缕着胡须,心中暗忖,当年的经历记忆犹新。

  想想当年浪迹天涯的日子,经历了太多的悲欢离合,如今本已无欲无求。来到韶台城,索性开了个“周公论剑”的地摊,讲讲各种名剑。奈何无人来听,只好改成算命。

  事情也是怪,改成算命,效果瞬间就好多了。想到这些往事,周疯子苦笑着站起身子,道:“叔叔我原本可是一个大剑客哦。想当年,带着十几个小弟一起闯荡世界,可威风了。”

  周疯子一边说着,一边环视四周,似乎在寻找些什么。

  目光所及,左手边百尺之外,一富家男子正在调戏良家女子,却没有人敢吱声。像这种事情,即使是巡逻的士兵看到之后,至多也仅仅是口头警告而已,不会有太严厉的惩罚。

  方才剔牙的那半根发丝还在手中,只见周疯子“啪”的一弹,发丝随之飞出,没有任何声响,直接击穿小流氓的那只脏手。

  小流氓哀嚎之时,周疯子的话才刚刚说完。拿过算命平金幡,撕下幡布上的补丁,真的变成了“周公论剑”四个大字。这四个字,与那两把剑的标志刚好相符,威武霸气。

  上午刚看到那剑的标识时,公孙越就觉得奇怪。新出现的这两个字,他也认得,看着那字两眼直放光。

  哼,瞧你兴奋的这样。周疯子哼笑一声,颇有当年驰骋沙场的风范,正言道:“那些训练师的渣渣技能太烂了,你跟他们学习实在是浪费生命,不如拜我为师吧。”

  之前训练师对自己天赋的评价并不高,公孙越有些犹豫,低声说:“可是那些训练师说……”

  周疯子提起平金幡,佯装出一副要离开的样子,道:“别可是了,不同意我可收摊走人了。”

  想想刚才,这个神秘老头竟能徒手把手中的技能逼出来。学院的那两个训练师,只能用夜明珠才能测试出来,而且质量不好还爆炸了。还能用柔软至极的头发丝剔牙,甚至还能击中百尺之外的流氓。

  公孙越又怎能不惊讶,他也明白,这个老头,肯定比那些训练师厉害多了。虽然,长的一点也不可爱。

  跟着他学功夫,就能成为大英雄了吧。到那时候,妈妈就会来看我了。嗯!我一定要拜他为师。公孙越暗暗思忖,望着周疯子,“师父。”

  许多年过去了,周疯子再也没有收过徒弟。突然出现一个六七岁的小孩,心中的负担难免有些沉重。他道:“慢,别急着叫师父。我只答应你可以拜我为师,可没有答应一定要收你为徒啊。”

  “啊?你耍我。”公孙越瞬间感觉自己被骗,大声道。说完,狠狠地咬了一口鸡腿,愤怒地咀嚼着。

  “哈哈,那老夫就破例一次,收你为徒。”言罢,周疯子把平金幡随手一扔扬长而去,速度很快,“别傻愣着了,跟老夫走吧。”

  “嘿嘿……哎?等等我……等等我……我追不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